声称聂案不冤 刑法专家洪道德被情妇实名举报

【新唐人2016年12月06日讯】中国河北省聂树斌案改判无罪后,舆论界要求对制造这件冤案的相关人员追责的呼声顿时高涨。有舆论指出,在聂树斌案复查过程中,除了办案人员的枉法污判外,还有一些人,虽然不是直接制造冤案者,却在掩盖案件真相上推波助澜,发挥了误导舆论、愚弄百姓的作用。中国政法大学的所谓刑事法学专家洪道德就是其中一个。日前,有媒体挖出一封举报信来晾晒。这封举报信的内容显示,一个名叫粱蔓丽的年轻女律师,向中国政法大学举报洪道德包养情妇、始乱终弃。

聂树斌案交由山东省高院异地复查后,2015年4月28日山东高院召开了一个复查听证会。两天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于4月30日播出“聚焦聂案听证会”节目。在这个节目中,中国政法大学的洪道德教授以司法专家的身份分析聂案,毫不掩饰地为河北省政法委站台,替河北警方说话。

5月1日,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陈光武发博文,指洪道德罔顾事实诱导舆论,否认聂树斌被冤判,“用谎言为公权力权利做工具和推手”。

当时,《焦点访谈》播出的这个节目,给聂家、案件代理律师和其他关注聂案的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由此,洪道德也成为关注聂案的众多网民扒皮讨伐的对像。聂案改判无罪后,有媒体挖出当年洪道德的情妇粱蔓丽举报洪某道德败坏的丑闻,再次把举报信翻出来晾晒。

2015年1月22日,一个名叫粱蔓丽的天津女律师,向中国政法大学的领导举报洪道德“包养情妇,玩弄女性,始乱终弃,道德败坏”。

这封举报信揭发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在2005年担任某司法考试辅导班授课教师期间,勾引当时为辅导班学员的粱蔓丽。洪某欺骗对方自己己离婚与粱某建立了恋爱关系,又以担心儿子不能接受自己的父亲马上再婚为由拖延结婚,只出钱包养了粱蔓丽。

但多年后洪的骗局被另一个女人拆穿。洪某竟翻脸无情,要求粱蔓丽分手并退还他包养梁某花费的一百多万元,否则他就要“采取措施”。

据陆媒《京华时报》2015年6月28日报导,6月26日下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起诉天津律师粱蔓丽,要求归还170万元借款一案,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对此,粱蔓丽辩称170万元并非借款,而是洪道德送给自己的生活费。

当时,另一名律师王卫洲曾发表题为《x教授汇给女学员的170万是借款吗?》的博文,质疑洪道德与粱蔓丽的关系不简单。

文章质疑:1、洪教授为何借给梁蔓丽这么多钱,还是分6次借的?一个人会在别人欠自己巨款多年来一分钱没还的情况下连续多次继续借款吗?如果肯借,肯定关系不一般。洪教授司法考试培训或者带政法大学教过那么多学生,为何和梁蔓丽关系这么铁,以至于肯借170万而且连借条都不打?

2、这钱是干啥用的?据梁蔓丽说是生活费,梁蔓丽提交了8组证据来证明洪教授给其170万属于生活费,洪教授不予认可。但王卫洲称,自己凭职业敏感判断,这8组证据可能是真的。

文章写道:“我个人认为洪教授给梁蔓丽的170万绝对不是洪教授所称的因事业发展借款那么简单!试想谁会为一个普通女子投资170万,利息还才0.5%/月,连续五年本金和利息没有一点返还,洪教授还继续看好她,为她投资?”

(记者欣然综合报导)

附梁蔓丽举报信原文

尊敬的中国政法大学领导:

您好!我是一位受害的女性,现举报贵校教授洪道德包养情妇,玩弄女性,始乱终弃,道德败坏,并存在其他违法乱纪的嫌疑。具体举报内容如下:

2005年我是某司法考试辅导班学员,洪道德是该辅导班的授课老师。相识后,他想方设法对我百般现殷勤,告诉我他己离婚很久了,说我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请求我做他的恋人。

每天早晨6点打电话、中午12点打电话、晚上18点打电话、夜间23点打电话,每次通话2、3个小时,甚至打的3块电池都没电了。他告诉我:“有时我没接电话,他就六神无主,在屋里转圈,坐立不安,百无聊赖,直至我接电话为止”。

当年9月1日,洪道德来我的驻地总政招待所房间(由辅导班统一安排)借口谈司考的事,并强行和我发生了关系。事后他跪在我面前声泪俱下的认错,抱住我不放,告诉我他的妻子和西城区人民法院的院长有染,不断诉说他婚姻的不幸。

他说是因为爱我,是想要和我结婚。当时我心软了,相信了他的表白和诚意,与他确立了恋人关系并住在一起。

从那以后,他在感情及生活方面对我很关心呵护,在经济方面也确实表现的很大方,给我钱让我购买化妆品、衣物等高档消费品,供养我的其他日常开销。

用他的话说“我一年收入几百万,我供养你,让你享受高品质的生活,工作不工作无所谓,你是我的爱人,宝贝不能累著”。这期间,我也多次要求结婚,可他总是推托。理由是和妻子刚离婚,儿子为此深受打击,马上再婚,怕儿子不好接受,影响儿子的学业,等儿子在人大附中高考一结束,马上和我结婚。

我想他为儿子的学业前途考虑是对的,所以就认可了。并憧憬著早晚有一天,我会和他结为合法夫妻并相伴终生。

到了2013年的一天,突然有一个自称姓孙的女人给我打电话,说他和洪道德己经生育一个女孩,并把孩子的照片发给了我,请求我退出,成全他们。

当时我犹如五雷轰顶,万念俱灰,我竟成了二奶、三奶了。我找到洪理论,让他给我一个解释和交待。洪一开始百般狡辩,拒不承认。后来看无法抵赖,竟然翻脸无情,不但声称已经跟我玩够了,坚决要求分手,更无耻的威胁说我跟他这几年是双方你请我愿,他为包养我花了一百多万,要求我把在我身上花的钱都还给她,如果我不答应分手并还钱,他就要采取措施。

尊敬的领导,洪道德作为贵校的大学教授,头顶高级知识份子的光环,披着教书育人的外衣,外表光鲜,满口仁义道德、公平正义,并经常在各种公共媒体上接受采访,发表所谓的专家意见,引导舆论的主流方向,俨然以正人君子的形象示人。可私下里却道德败坏,行为龌龊,玩弄女性并始乱终弃。这样的衣冠禽兽,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头顶教育工作者的头衔,继续站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误人子弟。

我得知自己被骗后,内心非常痛苦!百般纠结,后悔于自己涉世未深,被洪的显赫身份及花言巧语所蒙蔽而上当,一度失去了生活的信念和勇气。但经过长期慎重考虑,为揭下洪的伪善面纱,使其得到应有的惩罚,更为了避免其他无辜女性再重蹈我的覆辙,继续上当受骗,终于决定向贵校领导、纪检部门举报洪道德。

希望贵校领导及纪检部门尽快开展调查,我愿意为自己的上述举报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并积极配合提供相关证据材料。同时,如贵校的调查因其他各种干扰因素不能彻底全面,我保留另行向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及司法机关举报的权利。

举报人:梁蔓丽

2015年1月22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