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偶记:周家老屋 上

【新唐人2016年09月21日讯】 这次回乡,听到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我们周家残存的几间祖屋,已被当地文物部门拟定为文物,计划稍作修缮大致恢复原貌后,做旅游项目,对社会公众开放。



仅存的这几间老木屋可谓是家族百年兴衰的见证。

听父辈说,在曾祖父时代,这样的房子总共有十八间,U字形,正房十间,两边各四间,全木头的,均由方圆百里最好的工匠精雕细琢而成,耗时三年。房子左右各一处泉眼,门口有一大堰塘,养著两只从宜昌弄来的千年老龟。




从我收集到的资料来看,我们家族在共产党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在走下坡路了,因为大规模种植鸦片惹怒了官府,而我们周家只是有钱的大户,在朝廷里并没有过硬的靠山,为了摆平这桩官司,就请当时的武状元(有人说中的是榜眼)李福成帮着摆平,出于酬报,我们送给了李家大量的田地和山林,后来,爷爷四兄弟都认他做了义父———这个有碑文为证,李福成老太爷的碑面上,孝子名单那一列,刻有我爷爷四兄弟的名字。



我总共有七个姑妈,一个早逝,剩下的六个,个个擅长刺绣,嫁的也都是大户人家,那个年代讲究门当户对。在湖北老家,我们的亲戚比较广,方圆百里几户最大的姓氏和我们周家都是姻亲。解放后被共产党镇压的大地主罗臣子就是我三奶奶的娘家。

——本文经《纪元心语》授权发布

责任编辑:李丹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