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杭州G20兴师动众的背后

【新唐人2016年08月30日讯】【今日点击】(2622-2)

提要
如此做法真能博得各国政要的欢心吗?
希拉里被指安排捐款人出席胡锦涛午宴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随着奥运会的结束,特别是最后郎平,有人说不叫女排精神,应该叫郎平精神。那随着郎平的故事呢,爱国主义呢再次被党的宣传所利用,而在全国的范围内太多的人,从这个在奥运过去的时间里过程中,奥运金牌数量的衰退,人们突然变得比较的包容和淡定。无论我们拿多少金牌无所谓,大家只要是这么参与啦,我们是如何如何啦,这种说法呢,在过程中随着比赛接近尾声的时候,过程中就出现了,让人们看见了一种相对比较崭新的,相对比较人性的讨论和说法。结果郎平挺坏,最后这一槌子,喀,给砸了,把谁砸了,把爱国主义的虚伪给砸了。那当她拿到金牌的时候,那曾经我们看到的在体育运动中,在全国范围内的那种爱国主义情操,呼,就起来了,全都烧焦了,立刻就回来了。所以所谓的宽容与包容,是一种面对现实环境中的无奈,纯粹是无奈,无奈之后以苟且偷生的方式,来安抚著自己早已兴奋,但没有兴奋起来的内心的热潮,所以我说郎平坏,对不对?

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职业教练,她干这个活儿是因为她挣钱了,挣钱就得对得起老板,仅此而已,这就一个工作态度,对不对?这就是一个工作态度。但在中国的环境当中,当兵的就是各部门里面,有拍老板的、有玩老板的、有耍老板的、有不鸟老板的,一句话,谁都来为了讨一份工作,尽著自己十八般武艺的努力,但拿到这份工作之后,玩耍他的就是这样的人本身,这是今天社会的行为,那同样社会的行为,爱国主义一下子又给激起来了,对不对?这个郎平这个大榔头,喀一下,扔到爱国主义这个热汤里头,所以我说了爱国谁都有,一成主义就是邪恶的。当郎平这个榔头,扔到这个爱国主义热汤里头的时候,这汤就蹦出来了,溅著谁呢?是烫著每一个爱国主义者。当一个政权来诱导人民,进行狂欢的爱国主义的时候,就是这个政权将扼杀这些,高举祖国之旗帜,高喊爱国主义之口号的这些人,一定杀他们,一定污辱他们,这是统治的方式,这是以夷制夷的概念。

如此做法真能博得各国政要的欢心吗?

因为真正的所有崇尚的,高喊爱国主义口号的人,他的内心是自卑的,内心是卖国的,你不信吗?推特上今天登了一篇照片,杭州,对吧!杭州。它照片上头写了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停工、停厂、停市、放假,这样搞真能搏得各国政要的欢心吗?是这么回事。那能否得到各国政要的欢心,里头20国首脑会议,那只有一个,20国,1/20是中国人,剩下的都是老外。要赢得世界尊重,不是靠炫耀大金项链、金手镯;不是大耍阴威,不是靠大撒币,而是靠你对世界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物质文明的贡献,不然就像奥运会、世博会那样,到头来一场空。我们也跟大家分享过,特别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女人,在空荡荡的大马路上穿着旗袍,打着阳伞。有朋友说涛哥,那不叫阳伞,那叫油布伞,可能是应该是叫油布伞。北京人老土,我们那时候就管那东西叫阳伞,对不起啊,这是地方语言。那在空旷的大马路上,穿着旗袍、高跟鞋,我不知道这些女孩是不是一般高,从这头走到那头。你说这件事情是不是习近平知道?这事我倒觉得,我不敢肯定,我个人觉得有点过,但是作为地方官员,被派下来的任务,这么去操守,我觉得是非常有可能。

可能朋友会说,那你不能丢人现眼啊,我早跟大家解释过他不会别的,他不会,你怎么就这东西听不懂哪,人家当头说叫一加一等于三,你说不对,是一加一等于二。他说我说一加一等于二的时候,我今天就当不了这个官,我说一加一等于三的时候,我今天就是你爷爷。我管它是二还是三哪,是几个问题都不重要,问题是我顺着上边说,我今天就是你爷,你听懂不?这就是党的体制,说常了就习惯了,是不是这道理,一定要把欢迎工作做好,他就会这个,你说这些女孩倒霉不倒霉?有朋友说涛哥你也不对啊,你不能埋汰人家,你早说过,要打美国人的话,把军队里面的伺候这些当官的女人,给排成一连就行了,你看人家杭州干了,你怎么又不高兴了。我刚才跟大家讲了,爱国是每一个人都具备了的,爱国本身是做人的道德和尊严,一成为主义的时候就邪恶了,他杀的一定是这些爱国者,杀的一定是这些本国的、具体的、普通的每一个人。

在这一组照片当中,除了这些女人,就是警察,这就是奥运之后拿出来的,爱国主义的情操和精神,除了淫荡就是杀戮。淫荡,出卖自己国民、民族、本人的尊严;杀戮,屠杀本国国民。因为你们本国的尚存人性的国民,都是党的死敌,都是对党威胁的,这就是爱国主义的结果。

希拉里被指安排捐款人出席胡锦涛午宴

但中国人奉行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美国媒体报导说:希拉里被指安排捐款人,出席胡锦涛的午宴。所以希拉里现在遇到麻烦,那事情发生在2010年,胡锦涛作为这个,中国的国家主席正式访问美国,在当时这个希拉里任美国国务卿,利用她的权力,安排了当时瑞银集团,私人财务管理的首席执行官卡恩、洛克菲勒基金总裁罗丁,和西联汇款的首席执行官,这人叫做贺博睿。那三个人原因就是,他们是克林顿基金会的捐款人,那捐助的资金呢50万到2500万。所以作为希拉里,对人家捐款的一种答复,利用国务卿的权力把他们安排了,安排在欢迎胡锦涛的午宴上。那因为这样大的财团,跟中国有着必然必须的,金融业务上的往来,那作为这样集团的首脑,能够跟中国的国家主席搭上钩,对于他们的业务在中国的开展,那这是有目共睹的,一来一回,一还一报,这本来在中国人的环境当中,我相信这是非常正常的,这是生意,对不对?这是一种价值观的直接表现,但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它将受到莫大的冲击,这是事实。

因为在任何正常的一个社会中,政府官员、政府职员绝不能利用,政府职员本身的权力,来回报自己私人上的朋友、目的和生意,那这是一个社会道德底线的问题。因为作为美国国务卿也好,他隶属于美国总统,但是当他隶属于美国总统的时候,美国总统是被美国国民,一票一票选上来的,他理应代表着整个国民的,本身的利益取向,在这个时候他属下的政府高官,利用自己的权力,利用国民给予他的这么一个机会,去回报自己生意上的赞助者,回报自己利益上的这种共同者,麻烦就在这儿。那这东西我们就知道,对比之下我们知道,在中共的体制之下的邪恶,那一份邪恶,没有国民之说,对不对?只有被要求去做爱国者的义务。当你被要求去做,爱国者的义务,你却成为一个爱国者,而出现的时候,国家就可以任意把你凌辱。因为国家的利益,高于你个体人的利益;国家的尊严,高于你个人人的尊严;国家的生命,需要你去保护和奉献你自己的生命。所以这就是我跟大家讲,爱国主义的邪恶,高喊爱国主义者,必被爱国主义所屠杀,因为在拥有爱国主义,本身的说法的权力者的眼睛里,你根本不是人,你是他们眼中的一个玩偶。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