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到了纽约州北部的山里小镇度假,晚上到店里买牛奶,碰到了三个中国小伙子,看到我大吃一惊,“这不是涛哥吗?”那地方中国人是少之又少,小镇也就不到1万人,买一栋房子也就是不到10万美金,那地方都有人看我的节目,我很感触。

回来后看到了西方媒体都报导了这么一条消息,BBC报导《英媒:北京扰乱了江泽民粉丝的祝寿会》,这篇文章居于BBC中文网站的榜首,可以想像这是一个比较轰动的事。

“《金融时报》周一(8月15日)报道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被视为‘威胁’,”


《金融时报》报导(网站截图)

江泽民能够威胁的就是今天的习近平。他们之间的位置和权力是对等的,被习近平斩杀的所有的高官几乎都是江泽民嫡系的人。特别是在结果了郭伯雄之后,在他之前的所有的高官都是以个人的罪名被拿下,而郭伯雄判了无期之后拿下了官,都是以组织罪名,对抗中央八条。中央八条是十八大之后出现的,对抗中央八条不就是死保著十八大和之前的东西吗?那就是江泽民的天下,被斩杀的所有的官都是想维系江泽民垂帘听政的年代。

英国的《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这样的大报上刊登江泽民是个“威胁”,而BBC的这篇文章又恰恰刊登在北戴河会议结束之后。去年这个时候,天津出现了大爆炸。这都是对等著时间来的。

文章中还说:“当局担心维权律师和工运人士等公民社会团体将利用前领导人江泽民90岁生日进行潜在的‘颠覆’活动”。

维权人士从来都没有和江泽民这么挂钩过,变成了他们是一体的。最早的维权律师和人士有高志晟、胡佳、陈光诚、郭飞雄,从十多年前的2003年、2004年开始,维权活动一直走到了今天,那些年出来的维权活动和以后出来的更多的维权律师直接对抗的是以周永康为中心的政法委体系,而周永康是江泽民的马仔,所以两者从来都是死磕和对立的。


胡佳(上左)陈光诚(上中)郭飞雄和高智晟律师(新唐人合成)

结果在今天的《金融时报》当中却把两者划为一体,这就是今天的主政的人必须明白的,不是只有江泽民认为你是它的威胁,在西方媒体中,在现实中国社会表现的环境中,已经完全把今天的主政者孤立起来了。这是非常有趣和诡异的报导,但表现出来的现象是什么?今天被镇压的709律师和所有被代表的这些维权人士,再加上连云港这样的社会层面的抗议行动,都会集中在今天主政人的身上,无论是不是你下的手。

江泽民是习近平的威胁,两个党中央已经成为了事实,下面省部级以下的官员一定隶属于两个党中央,或者谁都不得罪,谁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很多的官都是这样的。所以不能一笔划,不能当成一体去说,但人家就这么说了,包括英国的《金融时报》就这么说了,那就是今天主政者和江泽民对垒的关系只能出结果。媒体报导的是:江泽民体系中的官员,今天的维权人士,民间抗议引起的动荡,都是习近平的对手。这是环境造成的氛围。

再过一个月就到中秋了,去年的中秋习近平就应该把江泽民和曾庆红挂起来,但之前发生了天津大爆炸,否则就没有现在的事了。现在耽误了一年,走到了今天,我们看到所有的矛盾都集中起来了。而所有的罪名一定挂在今天主政人的身上,这就是世界上顶尖媒体的看法。对一般的民众而言这就是一种证据,这是媒体的影响力和身份。这样的媒体敢登出这样的文章,明确表明今天就是江泽民和习近平之间的对垒。你习近平不对江泽民出结果,江泽民就一定对你出结果。别看已经把他抓起来了。习近平的爹习仲勋当初也被抓起来了,邓小平还三起三落,最后不都出了结果吗?谁能相信?共产党之间就是相互的倾轧和虐杀。

“虽然周三满90岁的江泽民身体虚弱,却被现任领导人习近平视为有政治上的威胁。”


江泽民(网络图片)

这与原来的说法完全不同了,2013年到2016年在海外替江泽民卖命的媒体,包括一些香港媒体大篇幅的要把习近平和江泽民放在一起,习近平对曾庆红得感恩,没有曾庆红就没有习近平的今天,实际上,当初曾庆红是设计利用习近平,来确保整个江家帮在中共权力结构中的人脉,然后再计划杀了他。以前有很多文章都在说,习近平要表示感谢,现在都不说了。我们在节目中说江泽民和习近平就是死磕的关系。

文章中还说:“习近平在第二个任期之前,正在准备明年晚些时候大规模调整高级官员。”

明年2017年是中共十九大,文章的意思是说要在十九大大规模调整高级官员,这不就是变天了吗?

按照我的想法,2016年年初中纪委六中全会的目标根本还没有做呢,现在正处于要出但没出结果的时期,北戴河会议悄默声的结束,据说是8月11日结束的,但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消息,只是俞振声和李源潮在北京见了客人,而俞振声是7个常委中最万金油的,李源潮不是常委,是国家副主席,过去时间里一直遭到攻击说他要“死”了,下一个要被斩杀的就是他。我认为李源潮有没有毛病,是否要被斩杀,其实根本不重要,因为李源潮这个国家副主席在中共的建架结构当中,只是一顶帽子,随时可以扔掉,随时可以戴上。根本不是有份量的人物,所以他下来和不下来一点用都没有,都是障眼法,真正的绝杀在江泽民和习近平之间。

报导还说,打压江泽民祝寿会的原因也是“为了压制人们对更为开明的1990年代的怀念。”

这就是今天习近平在夺取中共党的权力的过程中所面对的场面,他刚开始和胡锦涛一样没有权力,在砍杀一干人马后拥有权力。而作为曾庆红遗留下的整个官场体系,用的是“以夷制夷”的方法,用习近平封杀的做法封杀掉全国的氛围,你习近平和王岐山打的是官,作为还没有打到的官,打的就是老百姓。

如果没有这样的东西,能用变天吗?能像《一步之遥》里面的漫天大雪吗?自己把辫子剪掉了就得了。

“报道提及中国一些自称江泽民粉丝的‘蛤丝’们很希望为他举办生日庆祝,却遭到警方的阻止。”

这些所谓的蛤丝们背后真正的政治势力是画引号的,有些也许就是玩它,耍它,大家公认的一点就是江泽民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就是外部和内部条件凑齐在一起,逼着习近平端出蛤蟆汤。

与此同时,里约奥运会还在进行当中,游泳比赛基本就结束了,在我外出的时候,孙杨“1500米之王”就给“亡”了,预赛就被淘汰了,让我也挺意外,外媒对此也有讨论,我记得有一次节目我谈到孙杨的时候,我说今年他24岁本命年,中国人对本命年很讲究,都要系红腰带,我曾开玩笑说,不知孙杨有没有系。


孙杨无缘1500米决赛(Matt Cardy /GettyIMages)

那期节目,我抨击的是爱国主义,孙杨无论今天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在未来的时间里,你看哪家广告商敢用他?所以受伤害的是自己,别看今天在风头浪尖上,国内的朋友在赞扬他的过程中把他推到了浪尖上,但明天他就能跌落到浪谷。报导说,他游了800米就浑身没劲了,他自己和国内媒体讲他感冒了,当年的羽毛球选手李玲蔚也是感冒了。西方报导关注到了他吃药的问题上,我们现在很难说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一句话,做人不实在,一定会害了自己。游泳就是年轻人的运动,过了这个岁数基本就不行了,他后面的日子怎么利用自己的名望赚取自己的生活呢?

牙买加选手博尔特三次蝉联男子100米冠军,而和他对垒的美国人曾经因为吃了禁药而被禁赛4年,再次上场的时候,全场对他嘘声一片,不买他的账。对谁都一样,欺骗是人们无法接受的。


牙买加选手博尔特(AFT/Gettyimages)

大陆影星王宝强昨天声明离婚,老婆给自己带了绿帽子,和他的经纪人偷情。经纪人都是好朋友,否则怎么能把自己的身价交给经纪人谈买卖?结果一个是好朋友,一个是太太给自己戴了帽子。

网上有一张太太穿浴巾的照片,不知谁照的,但无论怎样她曾经是你太太,还生儿育女。这样的事情出来就是在做人的基本道义消失之后,这样的风头浪尖的人面对的却是百分百的苦难和无解。


王宝强与妻子马荣。(Andreas Rentz/Getty Images)

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有七情六欲就应该有人的道德标准的约束,失去道德标准的约束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纯粹欲望和利益的过程,自然就会带来伤害。

而人性自然表露的一瞬间会突破所有的爱国理论。中国跳水选手秦凯在里约向本届女子单人三米板亚军何姿求婚,感动现场和世界观众。何姿也没想到男朋友有这一手,报导说当时她什么都听不见了,男朋友说什么都答应。这是所有的人都感动接受的场面。就像“洪荒之力”受到的欢迎,一个自然的人,自然的情感表露所有的人都接受。如果他们得了奖后说,“感谢党,感谢领导栽培”,那就变了味了。人们接受人性的自然表露,不接受以体育作为标榜的“强国理论”,因为它杀掉所有的人,包括持有强国理论的人。


何姿在观众不断的欢呼和掌声中点头,表示愿意。秦凯很开心。(Clive Rose/Getty Images)

中国人的道德大幅下滑是从“八九·六四”以后,以及镇压法轮功学员后开始的,当中国人不敢想别的,只敢想挣钱的时候,损失的是道德和做人的基本准则。师父教给我们的道理,就是你占有别人一分钱,就会相应损失自己的德行。而当钱成为成功标志的时候,有人就会无恶不作。其实人们大笔的追求赚钱的过程就是道德急速下滑的过程,今天在中国表现的淋漓尽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