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6月07日讯】再来关注:作为旧金山纪念六四27周年系列活动的一部分,6月4日当天,主办方“人道中国”等组织邀请三位因六四事件而脱离中共体制的人士,罗宇、高文谦和吴仁华以亲身经历讲述历史真相。

旧金山中国城的国父纪念馆礼堂,挤满了前来参加六四座谈会的民众。能够亲耳聆听三位前中共“体制内”人士讲述27年前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前中共军队高级将领 罗宇:“就是六四的所有的场面,所有的那些血腥的场面,我是通过国际媒体在巴黎看到的。”

现年72岁的罗宇,是中共已故大将罗瑞卿之子,曾任中共总参谋部航空装备处处长。六四血案发生时,他正在法国巴黎出席活动。

前中共军队高级将领 罗宇:“看到今天六四这个场面,这个人就完全没法过了。就觉得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在巴黎的时候,我就决定我不能再在体制内呆下去了。”

曾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的高文谦表示,六四的清晨他亲眼目睹了中共军队追杀手无寸铁的学生与民众。

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 高文谦:“(军队)它还往小胡同里面追杀。当场我就看到有三、四个人倒在血泊里面。后来我就回去了,那时候我就跑到了一个墙根底下,一个70多岁的,北京一个蹬三轮的老大爷跟我一块儿蹲在那个墙根下面。这个老大爷说的话,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说什么,说共产党真是缺了八辈子的德了,小日本当年进北京都没这么杀人哪!”

前中国政法大学教师 历史文献学者 吴仁华:“当时我在现场看到一片那么惨烈的场面,所以跟很多学生我们一路哭喊著:106,106,请所有的市民记住这辆坦克。记住这辆坦克。”

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六四时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师。他描述了自己苦心沥血寻找六四屠杀事件当事军人的过程。

前中国政法大学教师 历史文献学者 吴仁华:“一直到最后,他终于说出来了,他说他是坦克一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第一排106号坦克的二炮手。你知道我当时的激动哦。我当时就趴在电脑键盘上痛哭,我说终于找到了这辆坦克上的一个成员。”

回顾六四事实、讲述历史真相。三位演讲人都表示,六四悲剧的发生归根结底在于中共的独裁本质。

前中共军队高级将领 罗宇:“我给习近平写信我就说了,我说今天你所遇到的所有问题,中国人民所遇到的所有问题,万恶归宗,就是一党专政。”

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 高文谦:“六四这个案不翻的话,中国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上也永远抬不起头来。中国社会也永远不会有一个持续稳定发展、长治久安的这么一个局面。”

新唐人记者林骁然旧金山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