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江河:中国最大的老虎在国内而非TPP

10月5日,TPP达成一个初步协议,成为许多国人撰文议论的焦点。我对TPP知之甚少,故不敢多言。近来,看了一些关于TPP的相关知识和文章,也想简单地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中国农民是最善良的农民。他们明知种玉米、大豆等粮食作物不赚钱,却舍不得荒芜了那几亩田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耕耘在田地里。按我父亲的话讲是:“一个农民,春不种,秋不收,还是啥农民。”好像这种田与赚钱不赚钱并没有多大关系,反而成了一本良心帐。可是,因为今年的玉米收购价格每斤下跌了一角左右,父亲去年收回家里的那几亩玉米现在还没舍得卖出去。看来,作为农民的父亲,除了种田的良心账外,更多的则是面对种粮不赚钱这种尴尬的无奈。

中国的农民工是最伟大的工人。他们干著最累最脏、工作环境最差的活,然而,工资赚不了几个,还经常没有保障,保险基本不交,岗位还经常不稳定。第一代农民工为城市建设付出了自己大好的青春,现在,他们渐渐丧失了劳动能力,然而,在城市里养老——没钱;回农村养老——憋气。欣欣向荣的中国,蓬勃发展的城镇化建设,却无第一代农民工养老的立足之地。在城市里辛苦几十年,最后留给自己的是辛酸,留给城市的是返回家乡前流下的几滴泪水。

中国的制造业寒冬袭来。来源于各方面的各种消息,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产品出口乏力,内销有限,工厂倒闭,工人下岗。改革开放以来,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廉价的劳动力和资源的开发泛滥,不计代价的环境污染,即将成为历史,转型期的阵痛或将持续较长一个时期。中国制造业在春天里没有崛起,今日在寒冬里只能寂寞哭泣。

粮食价格。国内已成谷贱伤农,在国际上却仍然没有任何竞争力。粮价应该与TPP市场接轨还是继续实行国内的保护价?接轨,意味着国内农民将承受短期内的更大阵痛,因为粮价不赚钱,甚至赔钱的时候,农民们定会在短期内进行自我调整,甚至让田地荒芜,这有利于农田的自由流转,形成大面积的种植规模和农产主庄经营模式,增强中国农业竞争力;保护,意味着国内农民将长期深陷在不赚钱也种田的尴尬里,保守在小农经济的种植模式中。

既然实行粮食保护价的中国农民,并没有真正从种植粮食上赚到钱,那么,粮价放开又如何?我想,受到冲击最大的也不会是农民。粮价下跌,他们可以不种粮食;粮食上涨,他们除了自给自足还会有结余。何乐而不为?

劳动力市场。中国工业的发展,已经牺牲了工人利益30多年,30多年来,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养肥的只是几个富翁,大量的国有资产流失换来的只是几个暴发户。工业畸形的发展,不顾工人生与死的发展,即便不受外力冲击,又能持续到何年?另外,关于对劳动者保护的法律越来越多,然而,真正不折不扣落了地的,又有那一个呢?法律尚且不能有效保护劳动者,劳动者的利益保护又能靠什么呢?我想,即便与TPP接轨,国外也没有多少人会喜欢来中国打工,以至对中国的劳动力市场造成冲击,相反,一定会有大量的中国农民工走出国门,成为世界工人,迎来中国工人出国创业的新高潮。

中国制造业。中国制造,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加工”,作了世界发达国家的廉价加工厂,至于“中国智造”,现在仍然是一个美丽的中国梦。中国制造业的出路在哪里?还是那两个字“竞争”。没有竞争就有没活力和动力,只有让他们参与TPP竞争,在竞争中承受沉重的打击,才能让他们被迫去思考“中国智造”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才能真正去动手实施“中国智造”,而不是嘴上一套、实际一套,搞两面派。

金融市场。存到银行的钱,年年在贬值,而银行还在想方设法收取储户各种费用,存钱的人赔钱,拿储户钱赚钱的银行利益在最大化。这种只顾银行潇洒,不顾储户利益的金融市场,要他有啥用?与TPP接轨,最多也就是大家都不往银行存钱,最差也就是像现在这样存进去1000元,拿出来时只有500元的购买力。也许,银行之间竞争,反而会真正把储户当作上帝,让储户存款少贬值几个点。

任何企业来到中国,都不会让中国的工人没饭吃,因为工人没饭吃,企业就不会有活力。30多年来的事实,已经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有一个案例,外国的企业在某地开采资源,把一部分利润用于工人福利和当地环境改造,当资源枯竭,当地成了一个拥有几十万人的城市,成功转型;中国的企业在某地开采资源,利润全部被企业主和利益集团所瓜分,当资源枯竭,当地空无为烟。

TPP,也许不是老虎,而是机遇。中国最大的老虎也并非TPP,而是国人的思维,是利益集团的良知。谈到良知,用老百姓的话讲是:许多国人的良知早被狗偷吃了。至于什么高科技产业和高端服务业,中国有吗?

人,总是要活下去的。不管世界如何变化,唯有“利益”二字不会变。当前的中国,“利益集团”即便没有走到绝境,也该到了不得不让步的时候,让利于民,让民众有所喘息,整个中国才会有所活力,否则,民众口袋里无钱,或者有钱也不敢花,长此以往,越走越远,整个社会必然会陷入死水一潭,一潭死水。即便不被中国人民所抛弃,也一定会被世界所抛弃。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