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来信》连载34:第4章 回家(5-2)

五、“我要回家!”

(续前节)
7

“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于爱江大发雷霆。

“你小子一分钱没花,就给你个俏活儿,就算是一天不减期你都应该懂得感激我,结果你还敢骂我!”

一个耳光又一个耳光的抽他,最后于爱江打累了。

“滚到大厅去!”他命令赵俊生,“贴墙面壁!”让他反省自己如何“不服从管教”、“抗拒改造”。

赵俊生在大厅里“反省”了一个通宵。他想不明白,自己平时小心又小心,是谁打的小报告呢,真是防不胜防啊。右眼皮这几天就没完没了的跳,果然又倒楣了。

第二天,李勇把他叫到办公室。

“于大对你非常的气愤,所以我对你也非常的气愤。”李勇从鼻子里哼道,一边说一边把四本考核卷宗卷起来,然后用胶布捆住,他问赵俊生,“你知道我捆这个干什么?”

“不知道。”赵俊生回答,他真的不知道。

李勇慢慢的说:“用这东西打,我的手就不会疼了。”

接着,李勇就连续用这东西猛抽赵俊生的头。

鼻青脸肿的赵俊生又回大厅去“反省”了。

赵俊生把“反省”后的《检查》交给于爱江,然后蹲下。

“怎么和我说话呢?”于爱江脸上的横肉一楞一楞的。

赵俊生知道于爱江的意思,是让他跪下,他假装不知道,站了起来,于爱江更生气了。

“蹲著不行还站着!”又一阵暴打。

赵俊生被打跪在地,于爱江满意了:“不要用别的姿势,就用这姿势和我说话!”

看到赵俊生仍不服软,他叫李勇去拿电棍,准备电击赵俊生。

电击了一阵儿,于爱江突然问李勇:“没人上楼吧?”他怕院部的领导来。

今天是星期六,不会有人来的,李勇说。

确定领导不会来,他们把赵俊生的双臂朝后背铐上,然后开始了疯狂的电击,一直电到没电,再继续拳打脚踢。

于爱江用脚在他身上使劲跺,边跺边说:

“你不服?我就不信制不服你!”

然后他俩又拿出第二根电棍继续电,直到电用完。

赵俊生一直没有叫喊,也没哭。

于爱江说:“你小子还挺能抗,今天你不哭得泪流满面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于爱江叫李勇去给电棍充电。

“今天不把你制服,于大是不会下班的。”李勇在旁边说。

于爱江继续用脚跺赵俊生的后背,李勇则用捆好的卷宗抽打他的头。

最后,他们打累了,就命令赵俊生自己爬到大厅,“去哭!如果你不哭还会打你!”

赵俊生蹲著一步一步走,于爱江在后面踢,“你的前爪放不下是不是?!”

赵俊生被逼着爬到大厅,跪下给其他人看。

走的那天,赵俊生穿上了那件特步T恤衫,全身都是伤。

他没忘记于爱江最后警告他的一句话:

“解教之后,你马上给我滚回老家去,如果让我在马三家看到你,当心我给你弄个就地教养!”

8

赵俊生没有直接回老家。

解教后,他到沈阳公安医院检查身体,公安医院出具了验伤报告:

1. 左胸部外伤,

2. 双手臂皮肤划伤。

赵俊生问,明明是电击伤,为什么写划伤?

公安医院的医生说:“司法鉴定和公安是一家,我们怎么能给你写电击伤让你去告警察呢?结果不满意可以到别的医院鉴定。”

赵俊生在沈阳联系上了李万年,一起找了律师,把于爱江、李勇告了。

从地方到中央,几百封控告信被寄到各级人大、政法、检察院、纪委等部门,只要能知道的政府部门,他们都投了控告信。信中详细检举控告了于爱江、李勇一伙警员在马三家一所三大队的种种恶行,包括对赵俊生、李万年、张良等劳教人员施行的打骂、体罚和酷刑虐待;包括威逼利诱劳教人员给张良作伪证、蒙骗检察院;以及他们利用职权长期敲诈勒索劳教人员财物的具体情节等等。

9

“我缺一辆车,还缺一台五十寸的电视。”于爱江把杨大智单独找去,毫不掩饰的说。

杨大智心里明白,要过年了,于爱江又要“挤牙膏”了。

躺在床上,胖胖的手撑住胖胖的脑袋,杨大智的眼神茫然若失。

一方面是在外面与公安抗争,申请劳教复议;另一方面还要靠送礼来求得在劳教所里的安逸,这个体制给杨大智带来的屈辱状态没有什么本质的改变。他看着妻子的照片,照片被他贴在了上铺的床板下,一睁眼就能看见。照片上妻子写着:“我们会成功的!”

杨大智琢磨著,要给妻子打个电话,让她继续向法院进行行政诉讼。

法院的回复很快:根据辽宁省相关内部文件规定,凡因上访被劳教的人,行政诉讼一律不予受理。

法院不立案,杨大智还是没有气馁,他指挥妻子到各级人大上访,请律师重新调查,找证人作证。

10

于爱江拿着表格进了库房,解教前必须让鲁大庆填写《解教书》。

鲁大庆闭着眼睛,他默背经文呢。

“你还想咋的,让你回家你都不填!这是解教的手续!让你回家!”于爱江吼起来。

鲁大庆还是闭着眼睛,于爱江摔上门走了。

加期三十五天后,2010年7月,鲁大庆解教回家了,穿着他被抓时穿的衣服,一件在库房里捂了一年、已经发霉的皮夹克。

走在沈阳城里,刚出来的鲁大庆耳朵总是听到警笛声,感觉好像到处都有警车似的。

回到家,家里已经没有了媳妇。

哥哥说,媳妇抱着孩子走了,她托了法院的人,在鲁大庆不签字的情况下拿到了离婚证。

当天晚上,鲁大庆去了街边,自己要了一碗饺子。

11

劳教所的最后一夜,和平常一样,张良没感到有什么不同。

在警察值班室的监视屏上,张良的床铺是监控器看的最清楚的,他睡的很安稳,侧着身,一只手臂被铐在床侧的脚蹬踏上。

没人通知张良回家的时间,直到第二天早上,警察让“四防”给他办手续,张良才知道是要回家了。他被加期二十天,总共关押了两年六个月二十天。

办手续的时候,警察检查了张良要带出的几件旧衣服,一件白色T恤,一条灰色秋裤。边边角角都捏了个遍,确保没有夹带任何东西。

我妻子的信呢?警察说弄丢了,找不到了。张良没有要回塑封的家信。

张良的钱款,被扣除了绝食的医疗费、灌食费,只剩几十元了,张良没有签字认可,也就没得到一分钱。

穿过空旷的操场,走出了一所的大门,阳光非常好,但张良对自由的渴望已经不再强烈。

拿回了自己的眼镜,张良也没仔细看周围的环境,大墙里面和外面的差异,他已经感受不大了。

文章来源: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