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来信》连载33:第4章 回家(5-1)

五、“我要回家!”

1

正在筒道里排队的李明龙突然跑出来,一直冲到大闸,小崽儿追上去就凿他:

“上哪去?”

李明龙大声嚷嚷:

“我要回家!”

余晓航早就知道李明龙精神不正常了。

上厕所时,他经常看到李明龙自言自语,看见他光动嘴皮子,却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走路就像梦游一样,无缘无故的傻笑。

田贵德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李明龙是在厕所,他很吃惊:以前健壮得像头小牛的李明龙,瘦成了一把骨头,劳教服挂在他身上晃晃荡荡的。

李明龙傻笑着,向田贵德借钱。

田贵德给了他五十元钱票。没想到的是,李明龙拿到钱后,张著嘴,仍然目光呆滞的盯着田贵德的手,突然,他一把将田贵德手里剩余的钱票全抢了过去,然后瘸著腿跑了。

李明龙以前不是这样啊,在六大队时他俩关系很好,放风时还一起背过师父的诗呢。

后来警察发现李明龙有钱,就问他从哪里来的,李明龙说向别人借的。

“你借钱干什么呢?”警察问。

“我要回家。”

“怎么回家?”

“坐飞机。”

李明龙向田贵德借钱是要买飞机票回家。

解教的时候,没有家人接,李明龙自己徒步走出了马三家教养院,走了一上午,他又自己走回了三大队,因为警察没给他身份证。

小崽儿减了很多期,解教回家后,据说他把女朋友给杀了,后来判了死刑。

2

检察院第一次找张良调查的时候,张良已经结束了四个月的“死人床”生活,每天都可以在床铺上睡觉了。

李勇把张良带进心理矫正室,一边跟检察人员说些低三下四的话,一边倒茶端水,迟迟不肯走开,直到检察人员冷冷的说,你先出去吧,李勇这才悻悻的走了。

验明身份后,检察人员问张良有什么要申诉的。张良就开始讲他因为不转化被三大队酷刑折磨的过程;三大队强制转化学员的真实情况;上刑和长期关小号,已经造成他胳膊韧带拉伤,腿部肌肉萎缩,膝盖里面长了东西。

一个检察人员做了记录,另一个人非常认真的听着。

最后,两个检察人员对看了一下,问张良:

“所长高卫东对你上过刑吗?也有过虐待你的行为吗?”

当然有。

张良把过程都讲了,检察人员对高卫东很感兴趣,还追问了一些细节,全部详细的记录下来。

在什么地方?

在“小号”。

“马三家教养院没有‘小号’,”检察人员纠正说,“不是‘小号’,是‘特管室’,是为了你的健康,保证你的生命安全,‘特殊管理护理你’。”

3

正在厕所门口值班的余晓航,发现除了自己,所有的“四防”都被叫到办公室那边去了,干什么呢?为什么没叫自己呢?

刘二喜回来后憋不住的兴奋:检察院来人了,写证明去了,有减期!

写什么证明啊?

证明没有“小号”,证明张良在特管室没受过虐待。

余晓航想,我也是“四防”啊,我也想减期啊,怎么不找我作证呢?

他去找了高原,所有“四防”都去给检察院作证,怎么不让我去?

高原说,因为你的案子和政治有关系,大队不让你这种人作证。

因举报警察违规停车而被劳教的,怎么敢再让余晓航给警察作证呢。

一个月后,沈阳于洪区检察院第二次来调查张良被虐待案,这次赵俊生、李万年是被调查的主要证人。

李勇把他们两人叫到办公室,交待他们:

“一定尽量少说话,检察院如果问到大队有没有虐待张良时,就回答说没有。”

赵俊生第一个接受调查,去之前被李勇叫去,李勇叮嘱他:“如果问为什么给张良戴铐子,就回答:防止他自伤自残。”

当天下午检察人员调查过赵俊生之后,李勇把赵俊生和李万年一起叫到办公室,让赵俊生把检察人员的问话及赵俊生如何回答的全部复述下来,让李万年记住赵俊生回答的原话,并且要求李万年以同样的口径去回答检察院。

部署完毕,李勇带李万年去见检察人员,在路上,他对李万年说:“于大给你报了一个标兵奖,快回家了,好好干吧。”

“真有上面来查这事儿了!”

李万年认为不可思议,回来后,他背着监控,激动的对张良说,“你妹妹真厉害!”

赵俊生很少说话,生怕哪句话被人听到了打小报告,但房间里只有他和张良的时候,赵俊生微笑着,低声跟张良说了一句:

“现在你是三大队最有面子的人了。”

4

李万年已经有了好几个红旗,于爱江又说给他报了一个标兵奖,不过他还是拿不准什么时候能回家,花更多的钱才能提前知道解教时间呢,磨人啊,但毕竟有盼头了。

赵俊生是用一个硬纸卡片划算刑期,每天都自己一个人在上面涂来涂去,算计著。

和李万年不能比,人家毕竟是花了钱的,自己是一分钱都没花啊。不过他也盘算,他可是为三大队做了很多事情的,李勇许诺过,说三大队不会亏待他的。

但哪天能回家呢?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呢”,赵俊生借杨大智的手机,避著监控,悄悄给妻子打电话:“应该快了吧。我刚学会一首歌,你听听。”

赵俊生就对着手机唱了几句《牵手》。

妻子在电话那边说:

“你怎么唱歌还是跑调啊?”

5

李万年先解教回家了。

解教前一天夜里,李万年把刘二喜叫到了水房,乒乓一阵打。

“打人了!打人了!”

刘二喜大叫起来。

门口的余晓航装作没听见,其他人也装作没听见。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刘二喜的脸上就有了好几种颜色,腿也好像一长一短的了。

余晓航假装关心:

“咋整的?摔了?”

“不是,李万年打的。你没看见吗?”

没人看见。

也没人汇报,刘二喜自己也不敢汇报,还有十几个小时李万年就回家走人了,能把他怎么样呢,李万年早就设计好了。

李万年暴打321刘二喜,是让三大队所有劳教都很解气的事儿,“活该,让他谁都点!老婆孩子他都能点!”

6

“我快回家了!”

赵俊生提前很多天就告诉老乡,那神情好像已经自由了一样。

老乡送他一件特步T恤衫,赵俊生时不时拿出来穿一穿,有了这件T恤,走的时候也算有面儿了,赵俊生身板特好。

天天在小卡片上划着勾,黄旗一个月减三天,按黄旗算,日子也该到了,怎么还没消息啊?何况李勇说过于爱江要给他多报一个奖的。

早该回家了,怎么回事儿呢?他不敢问于爱江,瞅机会问李勇,李勇总是含含糊糊。最后赵俊生知道自己的期是按最少减的,人家一个黄旗减三天,给他只减两天,这么多月下来,可差不少天呢。

赵俊生想,我给你们编了那么多《帮教日志》《谈话记录》,连干警的《开会记录》《呈报材料》都帮你们编造,还帮你们给检察院作假证、说假话,不就是为了能减期早回家吗?结果三大队竟然说话不算数!赵俊生在心里骂起来。

唉,谁让自己没上贡呢。

尽管如此,毕竟也是熬到头了,深藏不露的他还是憋不住的高兴。他和张良说,回家后一定和妻子好好过日子,借笔钱再开个豆浆店。

“还有三天啊!”赵俊生兴奋的告诉大家。

终于要熬到头了,一向谨慎小心的赵俊生,放松了对周围环境的警惕。临走前三天的晚上,在厕所与一个老乡提起了大队少给他减期的事儿,随口骂了于爱江。

他哪里想到吴贵就在厕所最靠里边的位置上蹲坑呢。

当晚吴贵就把这事儿汇报给了于爱江。

文章来源: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