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来信》连载23:第3章 专管(6)

六、世博会和上海来的

1

李万年一到三大队就当上了“四防”,一分钱没花就戴上了红袖标。

于爱江了解到,李万年1999年曾在马三家被劳教过,那时就当“四防”,他估计李万年有管人、打人的经验,就亲自把他从一大队挖过来。

专管队需要更多的“四防”来加强对法轮功的管理,不得不让有“管理经验”的劳教不花钱就当“四防”,这样一来,花钱买“四防”的就少了,财源明显减少,于爱江着急了。过去管教大一年能挣小二十万呢,现在做法轮功转化只能得个名,落不着实惠呀。

于爱江把“四防”们叫到办公室开会,那天晚上他值夜班,其他干警都不在。

“你们心里要清楚,是谁给你们减的期,是谁给你们安排的俏活儿!”

“四防”们不吭声,心里明白,于爱江又要“挤牙膏”了,又该给“鳄鱼”上贡了,“鳄鱼”喂不饱会咬人的。私下里,于爱江被“四防”叫做“鳄鱼”(谐音“恶于”)。

最后于爱江吹胡子瞪眼睛,敲了桌子:“你们有几个人心里装着我的?告诉你们,既然我能给你们减期,我就能给你们拿掉!就看你们是什么表现了。”

真是急了,这“鳄鱼”晚上睡觉都张著嘴呢,李万年在心里骂着。

2

当“四防”没几天,李万年被于爱江单独谈话。

于爱江暗示李万年:在三大队要想多减期,过得舒服,就要主动靠近他,“任何其他队长你都甭搭理”。

李万年明白,这要还不懂事儿,后果会很严重的。

挤出一副笑脸,李万年赶紧表态:“于大您就放心吧,怎么能不报答您呢,这点事儿我还不明白吗?我也是在马三家混过的,您放心,等家里来接见,我让我家人直接找您。”

“好,你可得对得起我。”于爱江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拍了拍自己胸脯,“什么时候需要打电话找我!随时可以打!”

李万年没想到,家人没能按期探视,也没给他寄钱。不知出了什么事儿,答应于爱江的事无法兑现,他明显感到于爱江生气了,李万年的心吊起来。

唉,这鬼地方,想想就憋气。这次为了不被送到这倒楣地方,他在拘留所吞了一大把牙签,当时拘留所干的活儿就是包装牙签。没想到他算计错了,满肠子牙签,扎的他在地上直打滚,照相时却照不出来,因为牙签是木质的,白受罪,也没“撞”出去,送到马三家时,他还直拉黑水呢。不过,听说有个吞铁撑子的,马三家给他动手术取了出来,腰上缠着绷带也给送进来了,医药费还得自己掏!还有个跳楼的,脚筋都断了,马三家让他家里出钱,接上脚筋也送进来了。跟他们比起来,自己就算走运了,没花钱就当上了“四防”,也该知足了。

不久,李万年就知道家里出了大事儿,一条狗把他闺女给咬了,闺女吓出了精神病,治病就要花几万块,家里正筹钱呢,哪能顾上给他寄钱。李万年心里叫苦不迭,他一边心疼闺女,一边着急自己,真是祸不单行啊。

3

上海开世博会,倒计时六百天就开始了“严打”,和奥运一样,主要是清理外地人。2009年上海抓了很多人,平时算不上什么的小事儿都上纲上线判了劳教,本地关不下,上海只好到处送。

马三家缺劳教,但不愿意要上海人。过去发生过伙食不好,上海来的劳教集体绝食抗议的事儿,后来还发生过上海劳教控告马三家警察收贿赂、卖减期的事儿,所以马三家认为南方人维权意识比北方强,不愿意要他们。

但这次上海不仅白送劳教,每人还倒贴八百块钱,于是马三家同意接收了,于爱江很快从上海接回了一批南方劳教人员。

吃过早饭,大厅里一片嗡嗡声,李万年监督上海来的劳教背诵23号令。九点多,有人举手报告要解手。

“憋著吧。”没找到队长,李万年不敢私自做主。又过了半小时,有人再次报告要去上厕所,实在憋不住了,李万年只好带他们去了。

刚回来坐下,只穿了条大裤衩的于爱江就趿拉着拖鞋,光着膀子,从大闸那头横晃着进了大厅。

“于大好!”哈著腰的李万年马上跑过去立正问好。

“谁让你带他们去厕所的?”于爱江沉着脸问。

李万年吱唔说没人让去。

不由分说,于爱江上去就是一顿耳光,之后又连踢带踹的,把他打翻在地。

他边打边骂:

“你这个小气鬼!舍命不舍财,像你这样不懂事儿的,我会让你死在三大队的。”

于爱江穿着拖鞋的脚踩着李万年的脑袋:“我能整死你,你信不信?”

“信,于大,咋能不信呢,我信。”被踩在地上的李万年忙不迭的说。

于爱江点点头:“你信就行。”

见李万年在地上抱头不动,于爱江大吼:“起来!去给我面壁反省!”

李万年赶紧爬起来,瘸著腿找自己的鞋。

接着于爱江双手叉腰,对着新来的上海劳教开始了第一次训话:

“跟你们讲的好听一点,你们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样一天一天从这里熬出去,讲的不好听点,那就是你们要好好合计合计,怎么样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说完,于爱江甩著膀子,趿拉着拖鞋回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大家才缓过神儿来。接着大厅里又响起朗读23号令的声音了。没人敢说话,谁都不敢抬头,已经不需要监督了。

赵俊生在小凳子上绷直腰板,不敢扭头,但是眼珠向右一转,就看见了李万年站着反省呢,鼻尖顶着墙,弓著的腰努力向上,挺的很直。

4

第二天,李万年胖肿著耳朵就下车间干活儿去了,赵俊生看见他的红袖标给摘掉了。

是呀,需要考虑的是怎样一天一天从这里熬出去,还有一年多呢,怎么熬呢?赵俊生看的明白,与管教大的关系决定了在三大队的生存质量,也决定了在马三家多呆一段时间或少呆一段时间。

上海来的这些南方人很快就摸清了三大队的基本情况。

食堂里,赵俊生和老汪、老福等几个南方人在一起嘀咕:

“知道吗,李万年才当了一个多月的‘四防’就被撤了,不花钱的免费‘四防’,袖标不好戴呀!”

“听说以前花两千块钱能戴上袖标,现在涨价了。”

“钱不能随便送,一定要送到于大手里才管用。”

“怎么给钱呢?”

“不能直接给,先把钱寄到秦队长那儿,再由秦队长转给于大。或者,通过吴贵送上去也行。”

“没钱上贡也能‘混得开’,就看表现了。”

“想立功,可以当‘点子’呀!”

“听说吴贵就是‘点子’,刚一来就‘积极靠拢政府’当了321,必须得小心着点,于爱江总叫他去办公室下棋。”

“积极靠拢政府”当321,这事儿赵俊生是做不来的。他盘算著自己的处境,没有多少钱,无法用钱来买俏活儿或买减期,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别惹麻烦,低调做事儿,少得罪人。

食堂另一头,有特权的劳教在买“小灶”。所谓“小灶”,就是警察食堂里的剩菜,折箩在一个大盆里,拿过来卖给劳教,十五块钱一份。

“鬼地方,吃点剩菜都得走后门 !”

5

赵俊生一来三大队,就奇怪,法轮功专管队怎么这么多残疾人呢?上食堂吃饭时,有一瘸一拐的,有拖着腿走不动路,一点一点往前挪的,还有被架著去的。

他原以为李明龙就是个残疾人呢。

老汪架著李明龙去食堂,李明龙看起来好像中风的样子,站不住,哆嗦。

吃饭时,老汪、赵俊生、老福和刘二喜几个上海来的又嘀咕起来。

老汪说送了于爱江七千元,才当上了“四防”,刚刚从车间调进特管室看管李明龙。

刘二喜说,下个月老婆接见时也会带钱过来。

“听说吴贵是走了‘水路’(利用男女关系进行贿赂),让他姐姐找了于大……”

“看,队长又带冯军去小卖部了,这家伙从来不吃食堂的饭,月月拿红旗,这回的‘标兵’肯定又是他了。”

李明龙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饭盆,精神显得不太正常。说起李明龙,老汪看看周围,低声说,于爱江“很不人道”,“给他(李明龙)上抻床抻了好几个小时,腿筋都拉伤了,现在让我们天天帮他锻练呢!”

赵俊生很惊讶,原来李明龙“不是残疾人”,是“上抻床抻的!”

“那个‘小法轮儿’也不是残疾,是抻床抻的胳膊举不起来。听说他是和他妈一起去天安门打横幅被劳教的,他妈关在女所……”

“梁凯也不是残疾,也是上抻床抻的……”

“抻床是什么呀?”

“就是你睡觉的那个架子床,床板一卸就是抻床。”

“啊!?……”

6

第二天,赵俊生和老福突然被叫到于爱江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他们就看见老汪单膝跪地,耷拉着脑袋。

于爱江瞪圆了眼睛,劈头就问:“你俩昨天在食堂听见他说什么啦?”

坏了,一定是有人打小报告了。赵俊生心里连喊倒楣,怪不得早上起来右眼眉就跳个不停,果然没好事儿。

接着,于爱江把老汪一顿暴打。看着哭天喊地的老汪,蹲在一旁的赵俊生低下了眼睛。

“你俩都给我睁大眼!好好看着!”于爱江吼道。

他俩赶紧抬眼继续观看,一动不敢动。

一定是刘二喜告的密,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他居然把一起从上海来的也给告了。

最后,于爱江打累了,说:“你们三个都给我滚回去!”

赵俊生腿都蹲麻了。

自从老汪被告密以后,比较抱团的上海帮,互相之间就很戒备了,凑在一起说话不仅要避著吴贵,也总是小心着刘二喜。

“谁能想到刘二喜是321?不一定还有谁是321呢,动一下舌头都可能被人听去,撇个嘴可能都有人看到,以后说话可要留神啊!”

表面上不露声色,赵俊生每天都叮嘱自己:千万别出什么麻烦,一定要好好活着,早点从马三家出去。

一天,老福在厕所兴奋的告诉赵俊生,“冯军回家了,楼上可能缺‘四防’了,没准调你上去管张良呢。”

不久,赵俊生就被于爱江从车间调到了楼上库房,看管张良。

7

过去都想当“四防”,现在李万年可就不这么想了。

拉关系、献殷勤、看警察的脸色,这还不算,在三大队还必须违心的打人,这种生活就像太监一样,也没啥意思。

当“四防”就得上贡,至少给当班警察一天一盒烟吧,自从北京、上海的(劳教)来了之后,上贡的烟都是十几块以上的,警察的胃口越吊越高,十块钱以下的烟根本看不上眼。李勇就说,别人给的我一般都不要,你看我的烟,李勇掏出来的都是好烟。

一盒玉溪,再加上一根香肠、一瓶饮料,班班都这样,得花多少钱呀,再说,上贡也不一定能减期。

吴贵经常给想送礼的牵线儿搭桥,他常说,在三大队光给钱不一定能得到减期,还得配合警察协助转化法轮功。

“这样的‘四防’,是叫人捉了土鳖(东北方言,指“花钱买罪受”),还不如下车间干活呢。”

自从下了车间,李万年也乐得干活儿。可是,最近为了加快生产进度,车间里把凳子都收起来了,只能站着干活,一天站十多个小时,五十多岁的他还真是吃不消。

而且于爱江的眼神儿老让他感到不安。

朝不保夕啊,头上就像悬了把剑,随时就可能掉下来,天天这样熬著太受罪啦,李万年盼著家里能寄点钱来,有了钱,心里能踏实点。

钱终于到了,在一个接见日,家里来人给李万年存了两千块钱,由高原代管。李万年琢磨著,赶快把钱取出来,买几条玉溪烟,赶紧上贡。

8

一天,李万年正在检验缝纫活儿,一个矮胖的黑影在他旁边停住了,是于爱江。

玉溪烟还没送到“鳄鱼”嘴里,是不是又要找我麻烦了?李万年心里直打鼓,那次被于爱江打的耳骨骨折,留下的伤疤现在还痒痒呢。

在外面偷东西都很少慌张,可在三大队,李万年一看见于爱江心里就扑腾,这个“三大队的爷”,不声不响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没想到,于爱江是调他回去当“四防”,让他上楼看管张良,楼上缺人。

李万年不想去,他对于爱江说:“于大,还是让我在下面干活儿吧。”

于爱江一瞪眼:“什么?你想干啥就干啥?这是什么地方?由了你了?!”

在别的大队可以不当“四防”,在三大队不想当都不行。

于爱江带李万年上楼,路上对他说:

“他就是你的敌人,也就是你的仇人,如果让他舒服了,你就该倒楣了。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进了库房,李万年看见了挂在床铺前的张良,形象就像耶稣挂在十字架上一样。

9

他已经观察好几天了,水磨石的水槽边有一个棱,非常锋利,把手腕压在上面,使劲一划,准能把脉割破!

早上洗漱的时候,对着水龙头漱口,余晓航就这么想,一了百了,他真想死啊。

水从管子流下来,落到盆里,又一点点漾出来,水盆满了。余晓航最后还是撑起手臂,把脸浸到水盆里,他没有勇气。

从此,他特别佩服那些敢自杀的人,“想自杀也得有那胆儿啊。”

每隔两三天,他就遭一顿暴打。

在外面挨打,在新收六大队挨打,在一所三大队余晓航还是挨打。小小年纪,他总是习惯性的皱着眉,耷拉着嘴,耸起窄窄的肩膀,灾难随时会降临,他躲不开,也抗不住。

大闸那边有了响动,他全身绷紧,耳朵仔细辨别着筒道里的声音:警察交接班了。

又是李勇的班,余晓航的心突突起来。每次李勇上班,都是先上楼收拾他一顿,然后再下楼去吃早饭。有时余晓航就想,一次打死就算了,但每次打完之后,过几天李勇还过来,总能找到打他的理由,没完啊。

李勇爱穿板鞋,脱下鞋,用板鞋的立面砍人,打完再穿上。

如果他穿皮鞋,皮鞋总是最亮的,走路轻的很,不知什么时候他就站到了你身后。

“像鬼一样,穿皮鞋走路怎么会没声儿呢?吓人啊!”

李勇干巴瘦,但有一个小肚子可以腆起来,他走过来了,腆著小肚子,没有笑容,眼睛在眼镜片后面变的有一点点大,他观察人非常仔细。有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脚上的板鞋被他发现多了一道白边,他上去就给扇了几巴掌,因为他看出这鞋是家里送进来的,不是从小卖部买的,小卖部的鞋比外面的贵,队里就靠小卖部挣钱呢。

车间里,只要李勇值班,“四防”们都多长个眼睛,一点儿小事李勇就来硬的,谁都怕李勇。有一次他打一个“普教”,叫他用膝盖跪着走,那个普教就在车间过道跪着走了一圈儿,最后把头都磕到地上了。

还有一次,余晓航撞见李勇打一个法轮功学员,他听见李勇蔫蔫的说:

“你死了我也能把你换成钱。”

吓的余晓航心惊肉跳,“人死了怎么还能换成钱啊?”

10

刚到三大队,李勇就找余晓航“谈心”,因为他是负责思想教育的干事,定期“谈心”,就是警察给劳教们做例行的思想教育。

李勇关心他,问他家庭情况,“家里有人管吗?”没人管是榨不出油水的,“父母做什么的?收入多吗?”

最后,李勇让余晓航放心:

“小伙儿,以后呢,看看,缺啥,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呢,只要我能做的,有减期我一定想着你。”

“好的,谢谢李干事。”

余晓航明白,这是要让他上贡呢,可他知道家人在外面正给他找关系呢,再等等吧。

没想到家人找到的是高原的娘家人,拐弯抹角送了礼。托了高原的关系,余晓航当上了“四防”,管监舍卫生。

钱没送到于爱江手里,麻烦可就大了。于爱江找茬儿打过他两回,已经很少了,李勇打他也是替于爱江出气呢。余晓航家人月月都来看他,上次他哥还给他送来一条中华烟,于是李勇认为余晓航家里是有钱的,怎么就打不出钱,榨不出油水呢?李勇当然生气。后来那条“中华”就扣下没给他,余晓航哪里还敢要。

一天早上,李勇检查卫生,专门对余晓航分管的监舍检查。

一个个叠好的“假相被”被李勇拽到地上,“不合格!”

余晓航跟在后面,跪在地上一个一个的整理。喷上水,反复捏拽被子的边角,都快捏熟了。他觉的差不多了,就回去睡觉了,因为他前一天晚上值的是夜班。

李勇发现余晓航回去睡觉了,进屋一把从上铺把他拽下来,打了他半小时,然后叫他到办公室去写“检查”。在办公室李勇又抄起办公桌下的板鞋,抽打余晓航的后腰和脖梗子,肉都打烂了。等于爱江来了,他俩又一起用电棍电他,他不停的哀嚎著,最后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晚上收工后,看到血肉模糊、浑身是伤的余晓航,同监舍的人都哭了,有个法轮功学员掏出藏在被窝里的饼干,“你吃吧。”

很大的铁片饼干,虽然没有什么味儿,但那可是好东西,只是余晓航吃不下,他抽嗒著,话都说不出来了。

11

直到家里终于把钱送到了于爱江手里,余晓航才安稳的坐在厕所门口。从此他就在三大队看厕所了。

厕所里有个举报箱,那都用不着看,没有人往里投举报信。

白天,大家在厕所里偷偷找机会说话。因为于爱江怕法轮功学员互相交流,不许在厕所说话,但余晓航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晚上清闲,因为夜里十点钟至次日凌晨五点之间,三大队禁止法轮功学员上厕所,这是于爱江规定的,理由是防范法轮功学员逃跑。

清早就忙起来了,憋了一夜,劳教们一大早就急着上厕所,还有拎着暖水瓶或者矿泉水瓶倒尿的,那也是要排队的。

12

十七岁的小崽儿也当上了“四防”,接替老汪管李明龙,老汪嘴不严,“四防”最终还是给撤掉了。

小崽儿没上贡,但机灵的很,手脚勤快,眉眼都会说话。过去总拿车间的胶条给队长的警服沾毛毛,队长一下班,他就端著一大盆警服吭哧吭哧的洗。现在,他喝上了队长涮火锅的剩汤,腰杆也硬了。因为给队长擦皮鞋,他把自己的鞋也拾掇的很干净,在筒道走起来洋洋得意,他是于爱江的宠儿。

李明龙上厕所来了,走路像脑血栓后遗症一样。

进了厕所,小崽儿一般先不让李明龙解手。

“先练练蹲起”,小崽儿命令他,李明龙蹲下去很困难。

“别装,蹲!”

警察认为李明龙的腿是“装的”,让小崽儿帮他“锻练”。

于是,为了解个手,李明龙一会儿蹲下,一会儿站起来。

最后李明龙在厕所里小便失禁,裤裆湿了。

一天,李明龙瘸著腿呜咽著从特管室跑出来,余晓航听见他嘟囔:

“他打我!他打我!”

李明龙跑到值班室求助,值班的是秦伟利。余晓航看见瘦瘦的秦伟利劈头盖脸就打了李明龙一个耳光,然后慢悠悠的说:

“谁打你了?我打你了吗?谁看见我打你了?有人证明吗?”

余晓航赶紧扭头装作没看见,他听见李明龙呜咽的更厉害了。

随后,追出来的小崽儿就把李明龙拖回特管室。

门被关紧了,声音还是传了出来,他听见小崽儿逼他骂法轮功个师父,逼他骂自己的父母。怎么能逼人骂父母呢,余晓航就做不到。

李明龙再进厕所时,拉屎就蹲不下了。

“蹲下!”小崽儿踩他一脚,李明龙就惨叫一声,小崽儿又踩一脚,就又一声惨叫,最后李明龙蹲下来了。

“恶心死人!”小崽儿对着解完手的李明龙嚷嚷起来。

李明龙没有手纸,小崽儿不许任何人给他手纸,李明龙只好用水洗。

13

吴贵哼著小曲儿,乐颠颠的从大闸那边回来上厕所,一股浓烈的烟味,他又被于爱江叫去下棋了。余晓航想,准有人又倒楣了,他每次去下棋都打“小报告”。

果然,一个叫做老郭的法轮功学员被吴贵“汇报”了,老郭“私自串换物品”,给了李明龙一包手纸,违反了《劳教人员生活规范》。

第二天,就听见于爱江在筒道里训斥老郭:

“你是在支持反改造分子,和政府对着干,你假装同情、伪装善良,你的行为是要严惩的!”

接下来,老郭被罚坐小凳子一个多月。

这个老郭经常违反规范,上一次他在筒道遇见李勇,就被李勇打了两个耳光:因为他“没有向警察大声问好”。23号令里有明确的规定:第二条、遵守社会公德,讲究文明礼貌,……

不挨打,不挨罚就是幸福了,余晓航安慰自己,过一天少一天吧。

“透露感情,暴露思想”是危险的,亲近、同情法轮功就更危险,所以不能和法轮功学员太靠近,不一定哪个321就给打了小报告,刘二喜这个321现在也在筒道里值班了,叽叽喳喳蹦蹦哒哒的,必须长心眼啊。

一天,余晓航去库房送行李,看到乒乓球案子下,露出两只胖肿的脚,踩在鞋子上。他知道案子后面的人是张良。上次他见过张良被灌食,这次看来又因为什么给挂上了。

动不动就给人挂上几个月,谁不害怕呢,如果是正常人,一天都受不了啊,何况是几个月,吓人啊!余晓航认为张良有点较真儿,但他心里还是佩服这样的人。

他很想把自己的一双大号毛袜子送给张良,他掏出了袜子。

犹豫了一下,余晓航还是把袜子塞回了行李,余光中,他发现刘二喜在门外看着他呢。

文章来源:大纪元网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