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03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唐明综合报导)近日,陆媒惊爆死囚器官利益链,其图说透露,2009年前中共器官移植情况,在供体来源及占比例的图示中显示,“活体器官”来源比例占28%。而活体器官供体来源不是死刑犯,也不是自愿捐献,据分析指向被外界高度关注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陆媒惊爆器官利益链

陆媒搜狐新闻3月20日发表一张示意图,惊爆死囚器官利益链,其图说称:中国依赖死囚器官有30年的历史,政策包受诟病的同时,为何难以刹车?在死器官分配催生黑色产业链的图示中显示,2009年前中国器官移植情况(供体来源及占比例),死刑犯器官占65%、自愿身后捐献器官占7%、活体器官占28%。

引人注目的是,该图片注明的“活体器官”并未有任何说明其来源及器官提供者身份。这接近1/3的活体器官,究竟来源于何处?由何人提供?引发媒体的高度关注。

海外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分析认为,“活体器官”的人群来源,并非死囚,也非社会捐献人士,那么唯一可能的途径,只能是被秘密关押在各种黑暗场所的人员,极可能包括一直被外界媒体报导的遭非法抓捕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及一些异见人士。此外,从中共公布的每年死刑犯数量与1999年后中共器官移植数量的比例来看,“活体器官”背后这个群体实际所占比例恐怕远远不止28%。他表示,尽管这一数据不一定符合实际情况,但这个信息已经清楚展示:中共存在着大量不明来源器官活摘的现象。

中共官员黄洁夫变相承认活摘器官的存在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共政府过去严词否认“使用囚犯、死刑犯”器官。但在2006年遭指控活体摘取法轮功及良心犯器官后,自2005年起陆续矛盾改口称95%以上器官源自死刑犯。

中共官方就死囚器官移植问题,突然在2005~2007年间频繁改口,显得被动混乱。而当时出现了比移植死囚器官更严重的指控——大量移植健康的非死囚犯器官。

有中共官方背景、获准在中共发行的《凤凰周刊》2013年11月刊文〈中共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指,过去十年器官移植旅游在中共兴盛,器官几乎随叫随到“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无须等候、快速配对的奇迹,中共器官移植量实际高于美国,国际医学专家认为“中共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

3月16日,香港凤凰卫视推出《黄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这是官方10年来就此“太敏感”问题的第7次改口。这一次,因为归罪于周永康及其政法委系统,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显得更坦白,承认死囚器官的大量移植“肮脏”。

黄洁夫表示,2014年以前,中共器官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为死刑罪犯,这引发了国内外对死刑罪犯是否需要人权的关注。中共当局及黄洁夫宣称2015年起全面停止利用死刑罪犯器官,将全部依靠公民自愿器官捐献;但法新社3月报导,国际医学界人士质疑并警告,囚犯的身体部位可能仅仅被重新归类为“捐赠”而继续使用,并呼吁中共当局向国际检查员开放其器官系统,“唯一的不同是这些器官现在被归类为来自公民的自愿捐献器官。这个改变将正式绕过国际道德准则,这个不道德的做法可能永远不会停止。”

加律师调查:“至少6.4万名法轮功修炼者成为牺牲品”

数据显示,自1999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从1999年的5,000例增长到2006年的两万例;器官移植中心从1999年到2006年也增加了300%,从150个增加到600个。这种现象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2006年7月发表了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七届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为调查中共当局涉及在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电话咨询了40多所大陆有器官“应急”移植广告的军医院和武警医院,以及采访了世界各地曾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的术后患者,所做出的独立调查报告。

美籍中共问题专家葛特曼(Ethan Gutmman)2014年8月出版《大屠杀:群体杀害,器官活摘和中共异议问题秘密解决方案》一书,披露大量新证据指出,1999年法轮功团体被镇压,被劳教的法轮功群众,成为健康器官的海量新来源,促成了2000年开始的大陆器官移植业井喷式的发展。葛特曼推测,在2000年到2008年间,至少6.4万名法轮功修炼者成为牺牲品。


搜狐新闻3月20日发表一张示意图,惊爆死囚器官利益链。(截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