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陆医证实活摘仍在进行 “源头”受军队控制

【新唐人2015年03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镇江采访报导)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在出席两会期间表示,从今年年初开始,当局已经禁止摘取死囚器官做移植,中国大陆目前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来源是“自愿捐赠”。但国际医疗从业人员警告称,中国死囚的器官仍会被利用,只不过可能将其改名为“捐献”器官。本台特约记者在两会前一个月曾致电大陆多家医院调查发现,至少2家以上的医护人员坦承,他们在器官移植手术中所使用的供体器官,都是医院方面前往军队控制的“源头”亲自摘取的。


中共
活摘器官的血腥罪恶仍在继续,“源头”受军队控制。(网络图片)

黄洁夫声称中国已停止强摘死囚器官做移植 遭到国际舆论质疑

3月10日,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两会会场外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已进入了由公民自愿捐献为唯一来源的发展新阶段。”言外之意,过去中国大陆存在的强制摘取死囚器官的做法已停止。对于这个表态,国际舆论普遍表示怀疑。

法新社随即报导称,有专家怀疑,中共的“有关方面”会继续使用死囚的器官,只不过现在会把它们归类为“捐献”以掩人耳目。

有来自美国、德国和加拿大的四名专家近日也发表公开信,呼吁中共向国际检查员开放它的系统。“中国仍然使用死囚犯器官,”他们在信中写道,“唯一的不同是这些器官现在被归类为来自公民的自愿捐献器官。这个改变将正式绕过国际道德准则,这个不道德的做法可能永远不会停止。”

从2015年1月1日开始,中共当局对外宣称,已要求所有中国的医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然而,就在今年2月,本台特约记者致电大陆多家医院调查的情况显示,一个由军人管制的“源头”在为全国的医院提供器官供体,其中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主治肝、肺病理科的主任医师谭云山和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的一位护士长,都承认其移植手术所需的器官是自己去“源头”现场活体摘取的。下面是记者与他们的对话笔录。

对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的调查对话记录

2015年2月7日,本台特约记者接通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的值班护士长。

记者:你们的器官来源是什么?

护士:我们可以做活体。

记者:我们的器官是四军大提供的。

护士:我们是自己去提的,我们有自己的渠道去提的

记者:也是军队上去找的,是吧。

护士:对

记者:那你们是哪个军队(提供的)?

护士:这种事情你就不要打听了,我们护士是不经手这个的。

记者:你们附近也没有军队吧。

护士:全国各地都会有军队,不单单是我们附近。

记者:有些太远了,它是要求时间越短越好嘛。

护士:再短,飞机飞几个小时也要了啊。

记者:那你们取(肝)是直接去拿一下,还是自己去取?就是你们直接是从供体上取呢,还是人家给你们取好了的?

护士:自己直接从供体上去取。

记者:那你们不是从一个渠道取吧?

护士:那是,我们全国各地都有。

记者:我们是军队医院提供的,那你们?

护士:不是,我们是直接从“源头”上拿。

记者:那你们做一个肝移植要多少钱啊?

护士:住院费的话要50-60万吧。

对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调查对话记录

2015年2月8日,调查员接通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病理科主任医生谭云山的电话。

记者:喂,您好!您是谭云山啊?

谭云山:是

记者:请问你们医院还在做肝移植吗?

谭云山:做啊。

记者:我听说很多器官是由军队控制的,你们上海有家医院自己说直接去源头拿供体,拿最新鲜最好的,也不用转,这种供体一定是比较健康的成活率很高的。那你们的器官也是直接去源头拿的吗?

谭云山:所有的肝脏都是源头拿的,因为自己去拿,可以把控住供体最原始的资料。因为委托别人拿的话,不能保证它这个条件,自己拿的可以控制这个条件,所以像我们医院绝大部分肝脏都是自己去拿的,因为自己拿的,自己心里有数,这个肝脏能不能用。像我们医院(说心里话)我们做的是比较正规的,它拿回来之后,在做(移植)之前,我们会做个病理检测,这个干细胞它倒底有没有变性,有没有脂肪变性,有没有坏体,有没有符合。

记者:那你们去源头拿的时候,你们应该知道供体是谁

谭云山:这当然知道的呀,因为这事先要做一些检测的。

记者:我在网上看,很多是男性,30多岁,那你们也应该知道男性女性,健不健康都知道。

谭云山:这当然知道的呀。

记者:法轮功的,我听说是最健康的,你们能拿到吗?

谭云山:至于法轮功不法轮功,我们不管,我们不介入政治。作为医生来说我们只看这个供体的肝脏,它符不符合移植的要求,如果它符合标准,不管你是谁。

记者:您知道?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已经供认了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那在那个政策下是不是都在做啊?

谭云山:对

2014年12月22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上海市17家非军队系统医疗机构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记者发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名列榜首,而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位列第4。

2014年10月初,“追查国际”公布了对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犯罪调查报告,在录音文件中,白书忠供认,中共前当权者江泽民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

源头--神秘的活体器官库

中共宣称移植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的说法,在国际上一直被医学专家广泛质疑。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在2009年8月接受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共)解释说器官移植的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如果那样的话,那么死刑犯的人数一定比认为的要高得多。”

大陆官方公布每年实施全肝移植四千例,且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来算,也必须从三至五个人中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那四千个肝脏就至少需要从一万二千至二万个死刑犯中挑选。据国际人权组织调查,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二千人左右,即使全部用上,也只能让二千人做肝移植手术,而其余的人又是从何处得到的肝脏呢?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来自死者的器官暴增,成倍增加,使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2005年这6年间,中国大陆至少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这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供体倒底来自哪里?中共一再改口掩盖了什么?

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上首度曝光。此后,面对外界的指责,中共一再改口,从开始信誓旦旦地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让人不禁怀疑其背后隐藏了什么目的。

2001年中共军医王国齐曾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承认中共有组织摘取死囚器官贩卖,活摘器官确实存在。中共当局断然否定了这个说法。

2006年3月,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同年4月10日,时任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否认说:“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但到了2006年11月,中共官方突然转变了说法,一口咬定大陆的移植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BBC》2006年11月17日在“中国承认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囚”一文中写道,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2007年1月11日,曾声色俱厉否认摘取死囚器官的毛群安在接受《BBC》的“中国丛谈”节目专访中,也改口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2012年3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在摸索中前行的中国器官捐赠”。文章中提到:“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有分析认为,中共当局的态度之所以突然180度地大转弯,是因为越来越多的证人、证据显示,在中国大陆存在着数量惊人的活摘器官供体群,其数量远远超过中共官方承认的死囚人数,而掌握这些供体群的正是中共的军、警、政法系统。为了掩盖中共当局系统活摘死囚之外的良心犯器官这一惨绝人寰的罪恶,当局才被迫承认公众相对比较能接受的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事实。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