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英语教师曾称多活12年 移植了聂树斌的肾?

【新唐人2014年12月18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近日,有关中共前外交部高官章含之生前第一次换肾手术所用肾源,疑来自19年前被匆匆处决的聂树斌的消息在中国大陆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热传。1994年10月1日聂树斌强奸杀人案被列为嫌犯,仅6个月后,聂即于1995年4月被处死,当时即有舆论称该案证据薄弱,恐有冤情。十年后,“真凶”王书金的落网,使得聂树斌或被冤杀的疑云更浓。日前,有香港披露,章含之在2007年底曾自述多活了12年,间接印证了章某第一次换肾时间与聂树斌被处决时间相吻合。

聂树斌被匆匆处决的疑云

1994年8月11日石家庄市西郊的一片玉米地里发生的一起强奸杀人案。当年10月1日,时年19岁的聂树斌被列为该案凶手而被刑事拘留。1995年,聂树斌因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年4月,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年,曾犯下多起奸杀案的罪犯王书金在河南落网。他承认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2007年3月,王书金一审被判死刑,随后,他以西郊玉米地案未被公诉为由,提出上诉。同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审不公开审理了王书金上诉案。

此后,该案被长期搁置,直到2013年6月25日,河北高院对王书金上诉案进行第二次审理。于是,在此次庭审中,出现了控辩双方角色换位的颠覆性“奇观”:律师极力证明自己的当事人曾经犯下过某桩强奸命案,而出庭检察员却拚命辩称,当事人并非该案的“真凶”。一时间,聂树斌案成为网路舆论讨论的焦点。

2013年9月28日,博主“揉太极”在其博客中转发的一篇署名为“划破夜空砖土”的博文。博文称,当年石家庄法院发现该案有疑点,主张疑罪从轻,判死缓。但是在为当年患尿毒症的外交部高官章含之寻找肾源的过程中发现聂的肾脏与章匹配,为了救章某的命,经高层下令,立即执行。而章含之因患严重尿毒症曾先后两次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博文称,章两次换肾的时间分别是1995年和2002年。

据香港《苹果日报》12月17日报导,当年聂树斌案,从开庭到判刑,公安都没通知家属。直到1995年4月28日聂父去看守所送衣服,才获悉儿子已于前一天被枪决!

近日,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法院对当初由河北省高级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案进行异地复查的消息传出后,

聂家委托的律师刘博今在接受《苹果》记者电话采访时说:“要等手续交到山东高院后,才能展开工作。我们很期待。”当被问及“为肾杀聂”的传言时,刘急忙说:“没听说,你不要跟我说这个。”

报导表示,此前曾协助聂家申诉的杨金柱律师则回应称听过该传言:“但这东西肯定不会出现在案卷里!”杨又提醒“复查”不等于就一定会“再审”,该案能否翻案仍存悬念。

章含之曾自揭多活12年

据了解,中共红色名媛章含之1971年调入外交部,此后历任亚洲司处长、副司长,曾出席联合国大会任中国代表团副代表。1990年,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任国际部主任。章含之另一个更引人关注的身份是章士钊的养女,毛泽东的英语“教师”。

2008年1月26日73岁的章含之因肺部感染引起并发症,在北京朝阳医院过世。她的女儿洪晃曾在当年1月30日播出的央视《新闻会客厅》接受李小萌的采访,在访谈中,洪晃谈及其母与病魔搏斗的过程时说“她是12年前得了肾炎之后就需要透析,然后就做了换肾,五年前又做了第二次换肾。”

报导称,章含之去世前曾自说“我多活了12年”。

公开的资讯显示,章含之1994年从澳大利亚回国时即已发现肾病。1995年章病加重,昏厥在办公室,医院当时发出了病危通知。

章的同事鲁志强2011年曾撰文回忆,章当年换肾成功后大谈过程和细节,包括怎么住院、什么肾脏来源、如何手术、什么医生主刀、术后效果以及住院期间听到的奇闻轶事,她由衷的高兴,多次用夸张的神态谈到如何“幸运”、“凑巧”,显得非常满足。

第一财经日报社社长助理叶航2008年1月曾发表了一篇题为《哀伤的雪——悼章含之》的文章,文中写道:“章老师很相信本命年说法的,就是(2007年底)最后一次我去看她的那天她说:‘本命年是有些晦气,我的每一个本命年都有些麻烦事儿,上一个本命年是我大手术,再前一个本命年是老乔去世,这个本命年我又这么不好,哎!’”

以此推断,那生于1935年的章含之所说的上一个本命年应是1995年1月31日到1996年2月18日之间。

《苹果日报》12月17日报导称,对于外界流传章含之第一次换肾手术与聂树斌加快被枪毙有关的传闻,中共官方没有任何回应,但章的女儿洪晃昨晚以短信回复朋友微信查询时,没有否定有关传闻。她称,其母确实换过两次肾,第一次是在北京朝阳医院,第二次是上海长征医院,两院都没有透露肾源。洪表示对有关揣测,最好是“到医院查询,那样更精确”。

网友热议

聂树斌疑因肾脏恰巧与章含之匹配而被匆匆冤杀的消息,引发了网民的热议。

魔山洞府:“草菅人命,匆忙给毙了连家人都不通知,做父母的连儿子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这还叫世道吗?是不是为了给高官换肾?不可能有真相。”

Birdbb123:“现在看来,这样匆匆忙忙就枪决,连家属都没来得及通知,那么是为哪为领导人物提供紧急器官也不是不可能的。中国的事那么黑,谁知道。”

Dalidali:“从被枪毙后的死刑犯身上取器官在中国是公开的秘密。我认识的济南医学院(大学)毕业的一对夫妻就亲口说很普遍,他们就取过。但后来人心坏了,有权,有钱人开始利用权和钱找货源。。。。。。。。不幸开始普遍了。我猜章含之可能是有钱又有名,医院和法院是为了钱而帮她找货源。。。。。。。”

路边的小草:“在FL功出现前好多年,俺的一个好朋友就给俺讲了在福建枪毙犯人后摘器官的故事,千真万确的,因为他们家里就有人在相关的司法部门工作,拉上面包车,人其实还活着,还可以动,就死死按住下刀子了。”

frankk2014:“家父九十年代初在北京一家大医院搞肝移植,搞了两例并且成功以后就不肯再搞下去了,我问他为什么,他私下里说跟他们合作负责供体一方有问题,器官来路不正。他参与过一次合作洽谈,发现对方在和法院合作,法院直接开出价来卖,估计哪个配上型了哪个死期就到了,没冤鬼才怪呢!他借口年纪大了,要退下来了就再也不肯做三例了。他曾黑著脸说:人心怎么坏到这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