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敬宾:香港何以能够“四两拨千斤”

香港,面积不及上海五分之一,人口不及其三分之一。在巨大的中国行政区域内,香港的规模不过一个普通的二线城市。然而,这样一个“小城”,当下正发生的“占中”事件却惊动整个世界。事件还远没到尾声,香港学生与市民们依然高唱着“风雨中抱紧自由”在街头驻守,而僵持状态带给中国政府的压力却是巨大的。一个庞大的、惯于依靠严密的权力系统治理社会的政府,现在在港人的和平抗命面前变得束手无策,它的庞大突然显得好空洞、好虚弱。人们在观望事件的走向,结局虽仍难以预测,但以四两撬动千斤,港人未必不能。

“四两”何以能拨动“千斤”呢?其实所谓“四两”、“千斤”,只是人们目力所见之表面,“四两”表面看小,却有信念和道义的强大根基;“千斤”虽重,就好像是古希腊神话的巨人安泰,当他双脚离开了大地,只需轻轻一拨,本已摇摇欲坠的“千斤”就会被它的自重击毁。而中国大陆政权现在的境况,正如双脚已离开大地的安泰。

人们常说,不要撒谎,因为一个谎言需要成百上千句谎言去维系;作恶也是如此,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做了一件坏事,如果不想承认,不想悔改,那他就会打击那些要求他改过的人;然而又会遇到阻力与谴责,那他就再用强力打压一次。可每一次的打压,都是在不断地增加著反对者。反对者的增多,刺激著作恶者的恶念,他拚命聚集力量,强大他的武力,以此来恫吓反对他的人。就像滚雪球一样,一开始一个恶的核心,粘连纠集起无数的恶,变成了一个恶贯满盈的庞然大物。

由恶聚集成的庞然大物是很恐怖的,因为它可以不讲道理,一切用斗的办法去解决,并且因为强大,所以行起恶来无所顾忌。被这恶的气势笼罩下的人们,包括作恶者本身,往往容易被眼下的局面遮蔽住眼界,往往就接受了恶者的逻辑:强者王侯败者贼,世界本无善恶之别,亦无报应可言。

然而这毕竟只是种目光短浅、心胸狭隘的认知。自然之法谓之道,大道贯通上达苍宇下通人世,善恶自有分别与判断,而贞下则起元,月满必自亏,恶发展到极致也就到了它的尽头。

今天中国的共产政权,就处在这样的即将崩解的时刻。在经济上,政府不惜重金收买世界各国,以求政权稳定;官僚阶层全盘腐化,不计后果的贪污掠夺;平民饱受压榨面临生存危机,国库严重空虚通货膨胀已成事实。

在政治上,越南与朝鲜的共产极权已至末路,唯余中国政府仍口头上不放弃共产意识形态,但终究是独木难支,国际交往中愈来愈显尴尬与孤立;同时其政权内部也处于分崩离析、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之中。习近平寄希望于通过大力反腐以振朝纲,但腐败漫延是极权制度走到最后的通病,治标并不能治本。如果腐败已遍及整个的官僚体系,习果真能有决心把这个体系全盘打翻吗?如果腐败已成为这个体制无法摆脱的潜规则,抓尽贪官再来一批又会如何?

整个社会更是民怨沸腾。中国共产党从诞生至建政、执政,已近一个世纪,这近百年的历史中,它的所作所为为自己积攒了无数的血泪债。1999年,江泽民身为共党党魁,运用这个党多年积累的所有整人手段,打击迫害法轮功信仰群体。但迫害者们却没料到,对于这群信仰者的迫害,最终将他们自己推到了身败名裂的绝境。

法轮功的修炼群体人数众多,他们身处最恶劣的环境,却恪守“真、善、忍”的信念,在中国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非暴力不合作的公民反迫害的示范。面对暴力威胁,既不动摇,不服从,也不退缩,不绝望,又能做到不冲动,不以恶对恶。他们勇敢而又坚韧,不计个人危难披露事实真相,曝光恶者本质,启发人们本性中的良善,劝诫人们拿出勇气摒弃邪恶,从善如流。

这是一场了不起的公民运动。它不仅使人们逐渐认清对这群信仰者迫害的真实情况,而且给人们带来了中国社会不至堕入暴力混乱危局的新的可能。共产政权沿其轨迹迅速腐化和匪化,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却由法轮功的反迫害运动中受到启发,找到了一条新的自救与救社会的道路。人们也都拿出了勇气,抛弃共产思维中的斗争哲学,以真理对峙邪恶,以理性消解疯狂。共产党历史上的笔笔劣迹被逐一盘点,曾经遭受的欺压与掠夺,人们都在呼吁必须反省与清算。正义之声正在逐渐上升与强盛,相应的,中共强权虽四处灭火,却也终是强弩之末,力不从心了。

由上所述,拥有广大领土与巨大人口的中国共产政权,虽然看似强大,其实已处在内患外困、千疮百孔、危机四伏的险境之中。它在历史上做的所有恶事,都是为自己埋伏未来将要爆发的炸药,现在炸药遍地,一个小小的火星都可能导致无法收拾的毁灭式的连环爆炸。

回来说到香港。其实香港问题也是早时中共政权为自己埋下的一颗炸弹。“一国两制”本就是个推诿责任的不是办法的办法,一国为何要两制呢?两制之计是不可能长久的。中共不过是在耍伎俩,以他们某些人的盘算,曾经屡试不爽的暗度陈仓、偷梁换柱、先蚕食后鲸吞之法,在香港问题上仍可奏效。于是自香港回归以来,中共政权一直打着民主的幌子,操控立法会与特首选举,扭曲民意,含混民主概念,拖延普选计划,按他们的想法,时间会磨平港人的棱角,加之利益收买,关键时刻还可用武力征服,不信香港不能赤化。

不过,时过境迁,共产体制的大势已去,这是无可挽回的历史趋势,某些人赤化香港的企图已注定变成泡影。香港人的生命里有从英国继承来的法治意识、正义原则,以及现代文明的自由精神与理性传统,同时也积淀著华裔骨血里的坚强、勤奋与聪慧,并且蕴借着强烈的历史感和责任感,他们珍惜家人,珍惜孩子,珍爱生于兹长于兹的香港,在关涉到自己与香港未来命运的重要关头,他们担负起了自己的使命,宁可冒坐牢之险,在街头和平抗命,向外强中干的中央政府大声说出了“不”。

港人是智慧的,他们在“占中”运动中表现出的克制与谦卑,使某些人妄图挑起事端,伺机运用暴力镇压的计划反复落空。抗命者尽量降低自己的诉求,以至降到无法再降的最低限度,他们不扩大树敌面,只就香港问题发声,他们只要求撤换现任特首,而不道破梁特首背后牵涉到大陆方面的政治阴谋,他们只要求中央政府要说话算话,他们赤诚相见坦陈是否真普选关系到香港未来的福祉,必须要负责面对。

道理已全部都在港人一方,然而虽然港人的诉求已低到最底线,但普选一但实现,就意味着香港民主时代的到来,这恰恰触碰到共产政权的最要害。因为香港一旦实现普选,必然会引发大陆不可遏制的民主呼声,共产政权必然如摧枯拉朽一般迅速终结。

已被内斗和自己历史上的血债逼到无路可走的中共政权,现在又面临着港人不屈不挠的民主抗争,全世界都在关注著习李政府在此事件上的决定,因为它很可能就定下了中国–这个庞大共产专政国家的未来。这也正是本文题目“四两拨千斤”之涵义所在。

今日之香港,是一个将引起轰动效应的导火索,还是会成为中共为自己埋下的又一颗炸弹,这是摆在习李政权面前的重要考题,他们如何做答,取决于他们品性中良知的比重,以及是否有审时度势的智慧和顺势而行的勇气。善良的人们不仅拭目以待,更在努力声援港人早日获得普选之民权,更用心祈福中国能早日摆脱困扰百年的邪氛瘴气,迎来充盈著自由、善意和生机的朗朗乾坤。此届中国的掌权者,希翼你们不要让善良的人们失望。

2014年10月14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