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皇协军”里少一人

“女杨佳”张小玉杀警,让我想起了不堪回首的过往。在广东省公安厅上访时,我多次遇见一个死里逃生的老妇人。她说有天晚上截访的警察在车里暴打她,掐晕她后,以为她死了,于是将她拉到垃圾场“抛尸”,顺带拿走了她的钱包。我在旧文中说起过这事,也在博客里发布过她的照片。

在那样的情形下,假使这妇人的手里握有利刃,会不会又是一个“女杨佳”?截访的焦作国保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命陨于访民张小玉之手的,我们无从得知。在记者和律师常常都得靠边站的“法治国家”,斑斑血迹往往伴随的是云迷雾锁。即使死去的是警察,也不会有什么事实真相可言。

这次也不例外,事情更是扑朔迷离,“女杨佳”张小玉杀警,后又变成了其夫“许有臣趁其不备突然持刀袭击,王军干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知情人称,许有臣、张小玉夫妇是反抗暴力截访过程中自卫造成了王军干死亡”……事情的起因是截访,唯有这一点还算确凿无疑。

暴政看来,最简单的事情就是给生命草率地划上句号。国人救不了夏俊峰,救不了杨佳,估摸也救不了张小玉或是许有臣。暴力截访所催生的命案,在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无人管事的“共和国”,反复飘扬著冤民和截访者“血染的风采”。这回连带的又是两个家庭的毁灭。

这何止是两个家庭的灭顶之灾?这根本就是两个社会群体的无须之祸。除了这个“负责任的大国”,哪个国家的警察还得干不让人鸣冤这档事?哪个国家的冤民会走投无路到这境地?暴政没将访民群体当人看,同样也没将整个警察群体当人看。截访的焦作国保死了,而暴政仍在狰狞地活着。

暴政是全人类的公敌。基于这一认识,我们能得出这样的判断:行暴政处,其实就是敌占区。在敌占区讨生活不易,在其屋檐下为了领点糊口费,有时不得不听命于强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也往往在所难免。可当需要以职业操守甚而生命作为谋生的代价时,这代价也未免付出得太大了。

暴政和烧火棍们互利并互害著。烧火棍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润滑,加上权力的扩张不受限制,日趋放浪形骸,让暴政、恶政和惰政由此变得越发加剧,令局势隐含了更多的变数。暴政手里一天也离不开烧火棍,在频繁拨弄著烧火棍们的同时,燃烧的不只是烧火棍,燃烧的也是暴政自身。

有冤无处申的张小玉们可怜,周永康为非作歹后的警察群体,又何尝不可怜?不光公安队伍许多时候被弄得有点像是日寇侵华时的“皇协军”,不记得了警魂所在,就连整个政法系,也已是快没有了自己的三魂七魄。强拆、截访、包庇凶徒、打压异议……该干的不干,不该干的总是在干着。

这种行业性的迷失和错位,摧毁的是职业荣光,破坏的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加大的是整个群体的高危系数……焦作英年不测的这位截访警察,若是当真以身殉职倒在了打击犯罪的岗位上,则死得重如泰山;雪上加霜不让冤民讨公道而“不幸牺牲”,则是暴政下的阴差阳错。

下回轮到谁?遥知兄弟登高处,“皇协军”里少一人。死于截访路上的焦作国保,是其警察同仁的兄弟,也是全人类的苦难兄弟。我们不难想见,换在与世界潮流合拍的体制浪潮中,他不会去雪上加霜,他能活得更有人格……日夜哽咽的小河,不单在为张小玉们而哭,也在为警察群体而哭。

不该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不论这事的最终走向如何,都又一次揭示了夜色中的定律之一:荒庙林立的荒野,随时可能倒下的不只是羚羊,也有可能是肉食者。实际大家都是鹿走苏台的受害者,天亮前你也并无安全可言。总有人“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可悲可叹。

在这样的体制框架下,警校的毕业生们要记住:你穿上这身警服的同时,也意味着将自己的生命、人格和未来交在了暴政的手里。你加入的近似于“皇协军”,许多时候汹汹面向的不是犯罪成员,而是苦难的百姓。不只是你需要实现自我的救赎,就是整个政法系统都已需要实现自我的救赎。

在地棘天荆已被夜魔所绑架的苍茫荒野,所谓国家,不是张小玉们的,也不是焦作国保的。国家是贼党的,命是自己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若再行事不讲方式方法,无异陷落自我于不测之渊。“皇协军”里少一人,其实也是用鲜血和生命镌刻了一句大实话: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

写于2014年7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赒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3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35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