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天安门母亲:子弹射头 中共军队不让医生救

【新唐人2014年6月8日讯】编者注:今年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城第25周年,中共当局至今未公布六四实情,为了编制这一场谎言,今年已经有50人左右因此遭到逮捕或“无故失踪”。

新唐人新闻团队从亚洲、欧洲和美国三地,采访25年前天安门大屠杀的见证者和幸存者。希望呈现给观众和读者更为完整的历史原貌。

采访:李雨璇
整理:朱洋宏、李雨璇

张先玲简介: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
•1989年6月4日,张先玲儿子王楠遭子弹打中不治身亡,时年19岁。

子弹打穿头盔 戒严部队禁救援 尸体埋天安门

问:可不可以麻烦您能稍微地回忆一下儿子王楠遇难的经过。

答:这种事我是最不愿意回忆的,我只能简单说一下吧。他当时走的时候我不知道,他当时跟同学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要去拍摄历史的真实镜头,他就在南昌街南口那个地方遇难的,他遇难时子弹是从左上额进去,从左后脑出来的,所以把他的头盔打穿了。当时他并没有死,有一些跟着戒严部队后边过去的医学院学生,曾经给他包扎,曾经要求把他抬出来送到医院,但是戒严部队不准许。

这时候从南长街的北口开了两辆救护车,也不准到长安街上去救伤员,最后医生从救护车上下来说那我们过去抬伤员,戒严部队也不让他们去抬伤员,所以我说这简直比法西斯还法西斯。即使是两国打仗也不能不让人救伤员哪!

好多人都死掉之后,几个医学院的学生问能不能把他们抬出去,让他家里人来认尸呢?也不准许。最后他们把这些人都埋在了天安门前面,我的儿子跟另外两个人埋在了北京天安门旁的28中学,现在叫161中学,埋在他们那个中学的大门旁边。后来过几天又挖出来,挖出来以后,因为我的儿子比较年轻,又穿了一身军服,以为他是军人,就把他送到医院去。然后辨认之后,确认他不是戒严部队才通知学校,通知了我们去认尸体。

要不是他从那里抬到医院,不是我们找到了他的遗体,根本我就不会相信在天安门那还会埋人,这么样残酷的事实。

听闻噩耗 天旋地转

当时接到这个消息,你想想作为一个母亲,那当然是痛不欲生啊!我当时都没有知觉了,感到天旋地转,完全都没有知觉了,完全都不能行动的躺在床上。

后来我想他头上包着绷带,为什么不在医院里?到底怎么回事?因此我身体稍微好了些后,就决心要去寻找真相,大约花了5、6个月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一些目击者,说知道谁给他包的绷带,发生了什么事,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不让医生抬到医院去抢救,怎样不让救护车到长安街救人。我就把这些事情都搞清楚了,也把这些人都找到了,反正因为这些人现在正在国内生活,不便把他们说出来。

他只是想记录历史 没想过真会开枪

问:今年是六四25周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话想对您儿子说?

答:我现在正在整理他的一些东西,我看到他的同学写他的回忆录,我感觉过去跟他交流太少了。有很多他的情况我不特别了解,学生运动开始时,他应该还是一个很懵懵懂懂的少年的感觉,在经过两个月的学生运动,他听到一些别人的话,之后他也成熟了。他知道学生运动是为了国家好,是为了争取法治和民主。所以他最后想去记录历史的真实镜头,他自己就去了。

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永远回不来,他也不会想到那么严重,因为他问我会不会开枪?我说不会开枪的,我说四人帮都没有开枪,现在怎么会开枪呢?不会的。所以我想他也不是说为了想要怎样去出生入死,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希望当摄影记者,能够记录当时历史的真实镜头,这样一个情况。

铺后路 儿子遗物捐香港 盼更多人了解中共罪证

问:我知道您去年的时候,把他的东西捐给了香港六四纪念馆,然后还因此就是,好像你们还因此去不了香港,是有这回事吗?

答:是的,是有的。

问:后来他的遗物有成功捐给香港纪念馆吗?

答:对,是的。

问:那您可不可以讲一下,您当时下定决心把他的东西捐出去,就是您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您是怎样的心情?

答:我不会再见不到,因为当时交给他们的时候,我就暗忖著,因为我老了,有些东西总在我这保存,我没有了,(东西)也不好说了。然后我当然家里还是会有保存的,但是毕竟我是作为母亲来讲,我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把这个东西能够给放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因为他的头盔和眼镜上有很多土的痕迹,他被埋过嘛!时间长了,每次就是都有人在拍照,我就拿出来拿下去的,就会那个土就会掉落很多了。我希望放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然后正好香港六四纪念馆我想这是个合适的地方。

当然如果我们大陆有六四纪念馆,我肯定是会给大陆的六四纪念馆。可惜大陆的六四纪念馆什么时候建立,恐怕还遥遥无期的。如果香港有的,我当然愿意捐给他们,希望大家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这个东西,这是一个罪证嘛!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罪行吧!

寻衅滋事?政府反应“很可笑”

问:我们知道最近因为六四的事件很多人都被捕了,包括浦志强律师。上一次你们在北京有一个研讨会,您也在场,然后当时有很多人也都被抓了。您对于当局指控这些人寻衅滋事,您有什么想回应的吗?

答:我跟很多记者都说过了,不存在任何寻衅滋事的问题。因为这个研讨会在私人的家里,而且是很文明、很理性,连个暴力的语言都没有,怎么叫寻衅滋事?我实在搞不懂。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局这么样的害怕这个研讨会,我觉得这个研讨会讲的,大家讲的都是各抒己见,个人的看法、对六四的看法,二十五年来的看法,以及当时的一些想法、看法,今天看来又是怎么样的情况。既没有什么暴力语言,也没什么什么样的计划行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样的反弹,和政府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我很奇怪。我也觉得很可笑,而且也完全没有什么叫寻衅滋事,我搞不懂怎么个寻衅滋事啊?我不明白。

监控前所未有 八人24小时轮班看守

问:您觉得当局今年对于关于六四这个事件的打压,有比过去更严厉吗?

答:是,那是很严厉的。首先是对记者的打压,从4月以来他们就禁止记者采访,只要我在电话里,记者来跟我约好时间,他们肯定过来拦阻,不让继续。但是电话采访还是没有断,我觉得大概电话采访他们能够听到我们说话吧!他就比较放心了吧!

问:是,那您还可以举更具体的例子吗?

答:从5月6日以后,他们就在我这里24小时的看守着,晚上楼下有几个人、楼上有两个人,不睡觉的看着门,这太异常了,往年没有这样的。往年就是在25日左右才能够有这种情况,而且不会24小时的。

问:所以现在在您家门口有两个人在看着您?

答:不仅两个人,楼下两台警车4个人,上面楼门口还有2个人,1个保安、1个便衣。楼上还有两个,或者是保安,或者是便衣。

问:那您平时要出门怎么办?

答:可以,随便出门。只是他跟着你,要你坐他的车,自由还是有的,他不限制我的自由。

问:但是就是一直有人在监控?

答:有人跟着你,就是说。他说不是监控你,他说我是怕记者来找你..

问:但是就是一直有人在监控?

答:有人跟着你,就是说。他说不是监控你,他说我是怕记者来找你,他是监控记者。

“真相、问责、赔偿” 北京自始至终无回应

问:从你们成立天安门母亲开始到现在,当局的回应有没有任何改变?

答:我们天安门母亲开始上第一封书信的时候是95年,到现在没有什么改变,它也没有什么任何的回应。

问:可不可以再跟我们讲一下,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你们的诉求是什么呢?

答: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三条。第一条就是调查公布六四的真相。第二条就是公布死难者名单并立法赔偿,和赔礼道歉,向死难者家属道歉。第三条就是追究责任者的刑事责任。这个三条要求演变成六个字就是:真相、问责、赔偿,这三条。

问:那现在同样跟您遭遇的天安门母亲的人数,大概有多少人?

答:我们天安门母亲没有一定的这个人数。我们是以每年参加我们这个公开信签名的人数为准。今年3月的公开信,有128个人签名,那我们就是128个人。如果说有人退出了,那就会少一点。有人去世了也会少一点,有人加入了也会多一点。但是现在为止还没有人退出,只有人去世,但是去世的人,他们的遗愿都是要把他们的名字写在后边,以表示他们致死都要争取这个事情的实现。

不怕年华老去 历史总会真相大白

问:您自己有没有曾经担心过,就是你们都已经渐渐的年纪越来越老了,然后年轻的一代人,他们根本也不清楚六四,您会不会担心历史的断层,以后也会随着你们的消失而这些东西也就消失了,很多人他没有办法知道六四真相了。

答:我也不担心,所以这也是我把东西捐给六四纪念馆的一个原因,因为六四纪念馆毕竟是一个很稳定的机构,它能够让大家看到。再一个,我们天安门母亲,现在我们老了,我们还有一些年轻的人,他们现在也已经挑起了很重的担子,他们在做一些我们已经力所不能及的一些事情,我觉得我们是后继有人的,我们并不担心。

至于说真相的话,我想现在资讯比较发达,这个互联网的这种情况,年轻人还是会知道这些情况的,我相信历史总是会真相大白的,历史总是不会就是永远被谎言掩盖的。即使谎言掩盖也不会永远,只是在一段时间里面,会被掩盖,现在在国内大陆上,应该说有些东西也在逐渐的,真相也在显露出来。比如说大跃进的时候饿死人,这些慢慢都能够看到了。所以说我不担心这个今后没有人知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