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中共敏感神经 披露刘汉案细节长文被封杀

【新唐人2014年5月13日讯】四川富豪刘汉涉黑案4月19日审结,至今尚未宣判。近日,有大陆媒体发表长文,披露了刘汉案庭审期间的更多细节。大陆各大门户网站一度蜂拥而上转载该文,但日前又全部蹊跷删除。有海外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共宣传审查机构已下达密令,要求各网站不要炒作这篇长文。有分析认为,长文披露的刘汉案细节,揭发了刘汉能够在政商两界红黑通吃的根本原因,触动了中共当局“敏感的神经”故而被封杀。

“他曾被评为四川省改革开放30年的标志性人物,这与起诉书对比有些反讽的称号,确实标记着一段历史——刘汉的机会,刘汉的手段,还有刘汉的眼泪,实在是个说来话长的故事。”——大陆杂志《三联生活周刊》最新一期中发表的《权力网与黑社会:刘汉的财富史》一文,如是评价刘汉缔造黑金帝国的人生。

据长文披露,刘汉被控14项重罪,包括涉嫌组织及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妨害公务罪、开设赌场、非法经营、强迫交易等罪名。刘汉否认了绝大部分控罪,处心积虑地为自己辩解。尤其在庭审最后一天,他在法庭上花了140多分钟做自我辩护,“滔滔不绝地讲述著自己记忆中的创业经历”。

据称,一位曾在公事和饭局场合都和他有过接触的市政官员曾说,刘汉给他留下的印象是“说话没什么条理,拉拉杂杂的”,但旁听了这次庭审的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洪浩却表示,刘汉的自我陈述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很有条理性,也很清晰,感觉像一个正常的商人,而不是黑社会老大那种脸谱式的形象”;而汉龙公司去旁听的人都说,“平时开会的时候都讲不出来什么东西,也没有逻辑性,这次居然这么能讲!”

刘汉在庭审的大部分时候都神情严肃,但在自我辩护的陈述过程中,他有“36次长叹,6次克制但明显的流泪”,“法庭7次提醒他注意情绪和措辞”。

长文这样描述刘汉的的“奋斗史”:他没上过大学,在上世纪80年代 ,从木材运输和贸易开始踏上淘金之路。此后挟贸易实战中积累的“人际关系决定一切学”及对价格的经验和敏感,在期货市场中获得了真正意义的第一桶金。

文章写道:“在地方政府财政危机与发展愿望共同膨胀时,他通过提供资金帮助地方政府完成市政项目,换取廉价土地的开发利润。当国企经营陷入困境时,他又获得了参与国企改制的机会,也获得了在资本市场上高抛低吸的金融平台。”

刘汉深谙权利与交换的法则,“每每出手帮助政府解决一个问题,总能换得自己心仪的、放大多倍的资源”。一位熟悉他的人这样解释刘汉资产的超常增长:“他瞄准的是大手笔、特殊的有超额利润或者垄断利润的东西。或者用对手交易吃掉对手,或者靠垄断资源牌照,每个布局都是一旦成功就有巨大利益。”
  
文章形容刘汉是一个具备“了解规则的精细、等待机会的耐心,以及利用规则的精明”的人物。他熟谙中国特色的各种“规则”,在资产壮大的过程中,他充分地利用利这些规则,尤其深谙“如何与官员交往”的规则。

“官员为我所用、为我调度是他非常擅长的方法。他每进入一个领域,公司高管名单中就会出现该领域的官员。随着产业扩大,高管名单成员也由前成都联交所总裁、前证监会期货部副主任、前中期公司总裁,直到后来的前省委书记秘书、前省办公厅主任。”

一位前任政府官员说:“我的很多朋友都到他那里去,除了他出手大方,还因为他有想法。他要靠这些人去帮他做大,但他也给这些人一个事业的版图,给一个比较自在的机制。”

刘汉的前妻杨雪也曾向警方这样供述刘汉与官员的交往之道:“刘汉会带我一起跟他们吃饭,向他们赠送黄金、翡翠等贵重物品,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有时候还会通过赌博向他们行贿。”

但刘汉与官员交好的方式远不止这些。据披露,他曾通过向滇池保护基金捐款1.2亿元,获得了与云南省官员坐上同一张桌子的权利,并用一顿价值上百万的宴请来表达他的财力和对官员的尊敬。他接受一位阿坝州领导的力邀,去投资环境尚不完备的阿坝投资,但换得的是这位领导给他介绍更高层的关系,使他的官场网路从川内辐射到北京。

刘汉凭借他的“人际关系决定一切学”,使他走通官场、银行,所有流通与保障环节,如鱼得水。

刘汉在自辩中说:“我给官员们行贿,我都交代了,我没有和他们有权钱交易,那是礼尚往来感情交往,我以前不认为那是犯罪。”

对此,文章分析说,“赠予巨额‘人情往来’的财物,却不直接与项目挂钩,让给予和收受财物的双方都置于一个相对安全的境地。”

在有关黑社会的指控中,刘汉承认自己因弟弟刘维而犯下了窝藏罪。在刘维因涉嫌参与枪杀陈富伟被通缉后,刘汉去探望过躲藏在广汉的一处僻静的院落中的刘维,给他提供钱物,“并在某年的除夕夜,以省政协常委的身份给四川省公安厅电话,让刘维有了回家吃年夜饭的权利。”但刘汉拒不承认他与刘维之间有更深层关系,拒不承认自己“涉黑”。

而一位当地警察谈到刘汉兄弟的黑社会手段时,却对当年刘汉弟弟刘维制造闹市枪案被通缉,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近5年竟然没有归案而感慨,他说:“以命抵命是常识,因此一般人出了问题是商量、谈判。但他们(指刘汉兄弟)有胆子,也有能力用人的性命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

而普通老百姓对刘汉兄弟的所作所为的反应就是“不谈”。

文章写道:“那些发生在这个城市里,嚣张但没有受到惩罚的暴力,即便与己无关,仍然能形成一种威慑力。不谈就是一种自我保护,不谈,危险就离自己远一点,但不谈也是最大的问题。”

目前,中宣部已向大陆各大网站下令不得炒作这篇长文。有分析认为,长文披露的刘汉案细节显示,刘汉正是充分了解了中共官场的个种运作潜规则,才能在政商两界红黑通吃,这个事实,触动了中共当局“敏感的神经”故而被封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