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否定江系治疆 习近平释两信号

【新唐人2014年5月1日讯】(新唐人记者唐美华综合报导)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昨日(4月30日)发生大爆炸,由于爆炸事件正好发生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视察新疆的最后一天,事件再次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中国问题专家周晓辉分析,习近平考察新疆释放了两个信号。而对于这次爆炸事件,习近平也发出了狠话。

分析指习近平新疆行向江系释放强硬信号

4月27日,习近平开始对新疆进行考察,这也是中共十八大后,他对新疆的第一次考察。习近平重点考察的喀什位于“反恐维稳前沿”的南疆。

中国问题专家周晓辉在其撰写的博文《习近平考察新疆喀什戴花帽释放的信号》中认为:习近平此次新疆之行释放了两个主要信号。

一、选择喀什为主要考察之地,意在向制造恐怖活动的江系传递己方强硬姿态的信号。喀什地区在近年来发生了多次所谓的“恐怖袭击事件”,由于只有官方信息,而且很多信息不透明,外界根本无法判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所谓的“恐怖事件”究竟是缘于民族、宗教冲突和压迫,还是真的恐怖袭击,外界只能存疑。

此次习近平专程到喀什,并分别前往军队、武警、公安系统考察。从其言辞中,可以捕捉到的信息是:中国的恐怖活动应主要来自内部。

二、传递否定江系治疆政策、或将调整少数民族政策的信号。

去年3月,新疆各地曾出台了进一步禁止维吾尔民族习俗的规定,如无论是学校还是企业、学校都严厉限制民族服装:“不许穿特色服饰上班,蒙头巾不让上班,不让带花帽、头巾,除了诺鲁孜节获准戴花帽一天。”

习近平在访问期间,新疆人给其带上了花帽,该照片在各大网站以显著位置刊登。花帽维族语称“朵帕”,为新疆多个民族喜爱,是新疆民族身份的象征。

此次习近平戴上了花帽,外界认为,除了有安抚之意外,更多的是在否定江系对新疆的这种做法。

新疆是江系铁杆周永康盘踞多年的地盘

《大纪元》报导,新疆是江系铁杆周永康盘踞多年的地盘,也是薄、周政变计划中三条退路之中的一条。而在新疆掌控多年、被称为“新疆王”的王乐泉,因有江泽民、周永康撑腰,在2009年新疆“七五流血事件”中未被追究,此后被调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成为周永康的副手。现任新疆一把手的张春贤也与江系藕断丝连。在3月召开的中共两会期间,他曾将新疆的高压政策造成的民族矛盾的责任,90%归咎于所谓翻墙传播境外视频的结果。

周晓辉认为:对于新疆出现的一系列“恐怖事件”,江系是脱不了干系的,习近平内心也应是清楚的。

4月28日,就在习近平现身新疆视察部队、武警之际,海外博讯网报导称:传新疆分裂分子要在北京进行恐怖袭击。这被外界认为是江派有意放风。

就在习近平视察新疆的最后一天,即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大爆炸,这不得不引起外界联想。《大纪元》报导,新疆很多冲突是周永康一伙因应其政治目的的需要来挑动及发起的。

2013年10月28日中午12点05分,北京有人开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护栏,车辆起火燃烧,事件震惊国际。中共定性为涉“东突”恐怖袭击。北京消息称,江派将事件升级为东突恐怖袭击的目的是为了恐吓国际社会、撕裂和分化中国社会及胁迫习近平。

消息还称,冲撞天安门金水桥事件从“作案者”被定性为新疆人,一直到最后整个事件被定性为“东突恐怖袭击”,另一个目的是给美国造成压力。美国是新疆维权人士的支持者,给这起事件安上“东突恐怖袭击”的名头,会让习近平在新疆问题上骑虎难下,并可能使得美国对此做出反弹,增加习的压力。

新疆爆炸 习近平发狠话

4月30日,新疆发生爆炸的时间和地点也均很敏感,地点为长假期间人流最多的火车站。暴徒在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出站口接人处持刀砍杀群众,同时引爆了爆炸装置。据中共官方最新说法,爆炸目前造成3人死亡,79人受伤,其中4人重伤(暂无生命危险)。

此次爆炸与中共两会前的昆明血案地点类似。另据最新官方消息,暴徒也是持刀乱砍杀无辜百姓,同时升级为爆炸。大陆网民在网路上发布爆炸照片显示,现场十分狼藉,到处是血迹以及看似人体残肢的东西,但照片2小时后全部被删。

中共当局最新消息称,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是一起严重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

习近平得知发生爆炸案件后,称“反暴力恐怖斗争一刻也不能放松,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把暴力恐怖份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习近平发出的这番狠话,迅即成为中共各大媒体的头条。

时间点蹊跷

据悉,习近平在新疆访问期间,保安力量加强到最高级。有分析认为,爆炸事件是有意选择习近平刚刚离开警戒松懈的时候进行的。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对《新唐人》记者表示,这起事件发生的时间,显示习近平还在新疆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秘密策划搞爆炸了,但是在习近平来新疆的保安工作如此周密的情况下,这么多官兵、武警愣是没有发觉,所以有理由推断,搞爆炸的人是有一定背景的。

英国防务安全智库——皇家联合军事研究所(RUSI)的资深研究员潘图奇向BBC中文网表示,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的爆炸案,令人感到担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