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乐:保党逆天失人气 此题破开解百题

“2014年,到了律师界对法轮功问题破题的时候了。”针对血债帮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的爪牙在建三江对无辜律师的迫害,北京法律界人士滕彪在推特上说的这话,很有可能成为并不太遥遥而领先的预言。已经沦落为最黑暗之地的这个“最早迎接太阳的垦区”,或许成为撕破黑幕迎接新曙光的突破口之一。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名大陆维权律师陪同受害人及家属30多人,于3月20日前往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公安局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洗脑 班),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拘禁的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法轮功学员。3月21日,4位律师与7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建三江公安局非法绑架,后被诬以“利用X教危害社会”罪名,行政拘留5至15天,罚款200至1000元。此事件在网上引起极大关注,民间前赴后继前往建三江抗争。大陆律师公民自发组建失踪公民营救团,接连不断前往要求放人。当地公安局非常恐慌,继续打压前往声援律师公民。事件不断发酵、升温。

4月1日黑龙江省宝泉岭农垦公安局网络分局官方微博公布了一个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公安局的通告,污蔑4名律师煽动38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在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门前的维权行动系“闹事”,“扰乱社会秩序”。中共官媒《新华网》4月2日以黑龙江当地公安局官方微博发的长微博形式报导了这个消息,但不久就删除了,而《人民网》等网站则继续转载。4月2日《环球时报》发社评论声称,前去建三江声援的律师鼓动聚众抗议,直接参与非法聚众滋事是搞政治。

“法轮功问题”,由此再次被抛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中共中央尽管意见不一,现政权与江泽民集团之间的“保党协议”在表面上却还在维持着,为了掩盖高层严重的分崩,故意显示在法轮功问题上“高层一致,没有分歧”,但已难以为继,因为这主要是血债帮对现政权的捆绑,习近平并不愿意背、也背不起那笔笔血债。

而建三江事件再次表明,逆天“保党”,只会失去民心,失去人气,越来越孤立。因为党旗已经失去过去的那种骗人的凝聚力,党内力量的菌集已经不是纪律性的组织“团结”,而已经是赤裸裸的利益“粘结”,主要靠的是制度性腐败和整体性腐败,也就是靠同罪腐败,“保党”只会增强离心力。而同罪腐败,是血债帮的“优势”,并且还多一大宗迫害重罪,包括活摘极罪。所以,江泽民想搅事,还有人听,而习近平想做事,反倒做不成,没什么人去冒险、趟雷。因为大家都看到中共要黄了,快完 了。习近平一“保党”,就没法发挥自己的优势,更不能挖掘和利用自己潜在的优势。

经过一番努力,现任当权者们已大权在握。但由于长期腐败治国和长期镇压法轮功,罪恶太大,特别是活摘,造成了两个致命的问题:

(一)中共邪党和红朝政府的公信力已经几乎丧失殆尽。所谓“保党”,其实是假的,是“玩命”,缺乏内在动力,已经没有一个人会真的甘愿为“保党”而献身卖命了。这个邪党谁都不会真的保它。所谓“保党协议”,无非是“用党协议”、“玩邪党协议”,即共同利用这张“破烂党皮”来谋私的协议。因而同时它也就不可避免地成了“被邪党利用的协议”、“被邪党玩的协议”,因为这是互相利用,末日邪党也在利用党徒苟延残喘和垂死挣扎,诱骗其最终当陪葬。“保党”,就得“跟着邪党走”,“玩党”,就得“被党玩”,就得掩盖罪恶,继续欺骗,继续杀戮,因为邪党是邪灵,是个流氓党。所以,不止审判薄熙来、王立军、薄谷开来要避重就轻,并互相切割,而且像血债帮组织的所谓“九一八”反日大游行打砸抢闹剧、武警化装昆明砍人惨案、武警血腥镇压茂名民众等一系列搅局罪行,也得明知故“放”,起码不能马上公开处置。而像建三江这样明目张胆地践踏法律的行径,照样不能“动真格的”,非但如此,不仅舆论上保持一致,打马虎眼,而且行动上公然给予支持(或者说是允许血债帮自我支持),还得为虎作伥。比如,近日,北京市司法局通过行政手段变相迫害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在律师证件年检时要求律师写保证书,不准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否则年检不通过,或者注销律师证书。这就等于直接抽习近平的大嘴巴:什么宪法梦,什么“领导者不要以言代法”——“逗你玩”呢。在其党内,这并不奇怪,邪党就是这种邪恶机制。当年朱镕基“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给贪官,一口留给自己”的大话,不是成了笑话吗?尽管他本人起初不想骗人,但邪党可是要利用他骗人,那是邪党的地盘,结果就成了大骗局,他跟大家一起被邪党涮了。只是现在天在灭共,邪党涮人更厉害了,习近平马上就挨抽了。在欧洲访问也是如此,外交部、大使馆听邪党的,还是那一套,搅扰神韵演出,阻挠法轮功抗议,结果,全是臭棋,全给习近平帮倒忙,弄得他进下榻的酒店重蹈江泽民的覆辙——走后门,他那领导人外访不再搞欢迎活动的禁令也变相地给打破了。说白了,习近平想在党内立威,就得搞“假恶斗”,可是,那立的是什么威呢?立得住吗?镇压法轮功,就江泽民的一句话。建三江公安非法拘捕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完全是“听上面的”。这事不敢碰,说“领导者不要以言代法”,谁听?只有血债帮真听,真的当党内黑话反著听,当“涛声依旧”的歌听,“一切照旧干”。法轮功学员可以随便打压甚至活摘器官,为法轮功鸣不平的高智晟律师可以随便迫害,那么,随便拘捕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律师就成了“正常的”,法制梦就成了不正常的。这样,政府的公信力,还能剩下一星半点儿吗?

(二)反腐、改革均缺乏内外的支持 ,“苍蝇老虎一起打”,“刮骨疗毒,壮士断腕”,不过是自欺欺人,早已成为笑谈。拍也罢,打也罢,别的不说,得先论罪吧?政变不提,活摘不问,避重就轻,不明摆着欺软怕硬吗?何以服众?苍蝇也好,老虎也好,真反腐败,该怎么反呢?不得除根、掏窝吗?治病,得对症下药,先把脉号准,把病查明吧?诊断错了,手术不是瞎弄吗?如此制度性、整体性腐败,末期癌症,“刮骨疗毒,壮士断腕”,光摘碰头碍手的腐败之果,那不等于给腐败之树减枝整容吗?遍体烂疮恶瘤,减枝整容顶啥用呢?4月1日,《纽约时报》报导援引一名曾与习近平共事的退休官员的话称,习近平曾在内部讲话,指责军队中存在范围更大的“谷俊山现象”,要求采取行动“深挖产生谷俊山的土壤”,并称要把“大大小小的谷俊山”拉下马,暗示他可能还会对中共军队当中的其他高层领导施加前所未有的惩罚。“深挖产生谷俊山的土壤”,那“土壤”都毒化了,只会供给腐败之果营养了。为什么不放弃呢?还费那劲干啥?

现在,中共危机四伏。就因为“保党”,就因为法轮功问题不解决,什么正事都干不了。习近平自己都得日夜提防著被血债帮暗杀。正如《大纪元》特稿所指,迫害法轮功的灾难性后果已到了让当政者无法收拾与无法掌控的地步了。现任高层不仅无法正常施政,甚至自身安全也受到严重威胁。现任当权者恐惧中共崩溃失去政权,而不得不试图有限恢复秩序,稳住民心,而另一方江泽民集团为避免清算不惜一切代价搅乱局势,江、习冲突无法调和。

双方出于各自私欲的“保党协议”的存续,也就剩下灭亡之前的这点时间了。显然,它须有内部和外部的两个方面的条件支撑。就大陆而言,即其党内党外、红朝内外来说,在内部,就是大面上双方都还能继续蒙混。在外部,民众继续沉默、躲避。那么,“保党协议”的破产,也就来自这两个方面条件的变化。这两个方面条件的变化,又是互相联系,互相影响的。总的趋势是,对血债帮越来越不利。它在内部,尚有一定的同罪势力,但整个处于被削弱的衰败态势。它本身,声名狼藉,民心资源是负数,无法直接利用。目前它借助外部条件的手法,主要是直接“以血债掩盖血债”,通过制造血案激起民愤,煽动对现任当权者的不满,这个,现在比较容易被揭穿或识破。但由于“保党”,习近平也只得吃哑巴亏。可见,“保党”,对习近平来说,完全是“蚀本生意”、“消耗战”,越拖越被动,越拖越“丢”人。三退的人自不消说,裸官明显靠不住,其他贪官不会真心拥护,洁身自好的明白人也不会支持,这样反而使血债帮有机可乘。

根本在于以实际行动赢得人心、凝聚人气。而赢得人心、凝聚人气,目前除了迫害法轮功之题,别无它途。可见,四勇士律师今日的铤而走险和国内外的群起支持,恰巧在周永康案公布之前,江泽民潜伏深圳拉开鱼死网破阵势,茂名发生血案之际,实在是风云际会,上天给予习近平的一个大好机会。正是:

正邪大战一盘棋,天手无形有玄机。
法轮转时魔乱世,赤龙红祸终到期。
除恶救善新宇美,三退醒悟见天梯。
保党逆天失人气,此题破开解百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