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3年12月1日讯】11月28日,由总部设于美国华府的“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DAFOH)在香港立法会大楼内举办了中共活摘器官研讨会,在会上,多年来致力于调查并收集中共活摘证据的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指出,香港掌握了打破中共掩盖此罪行的关键,即“中国肝脏移植注册”数据库。他表示:“中共政府正在掩盖罪行,其中一部分掩盖工作正是在香港的玛丽医院发生,因为中国每一家医院都要把肝脏移植个案汇报给玛丽医院,这项数据过去是公开的,但当我与其他研究员开始引用后,它们就关闭了它。”

资料显示,中国肝脏移植注册(CLTR)项目是在2005年2月由中国二十所肝脏移植中心发起成立的,主要目的是登记中国大陆进行的所有肝脏移植手术,对中国大陆肝脏移植进行科学分析及评估,联络和沟通中国大陆的肝脏移植中心,建立中国大陆肝脏移植与世界肝脏移植交流的科学平台。由于香港大学外科学系玛丽医院在肝脏移植方面具有世界级的水平,并在2003年起被香港指定为肝移植中心,因此,中国肝脏移植注册资料库由玛丽医院的肝脏疾病研究中心负责日常管理工作。

这也就意味着,大陆主要从事肝移植手术的医院都要将每一例手术案例向玛丽医院报告。在 2008年5月,中共卫生部正式授权中国肝移植注册(CLTR)为国家肝脏移植科学注册系统后,CLTR已经覆盖了全国36个城市的80家肝移植中心。从 2005年始建,截至2012年初,短短8年间,CLTR共收集了21740例肝脏移植患者的资料,其中包括1560例活体肝移植,成为在数量上仅次于美国移植受体科学注册和欧洲肝移植注册的世界第三大肝移植数据库。

根据中国新闻网2012年12月10日的一篇的文章可知,玛丽医院21年来才完成了1000例肝脏移植手术,而且2011年和2012年分别为74例和78例。如果将21740例肝脏移植手术中扣除玛丽医院所做的500例,那么至少21000例肝移植报告来自大陆医院。我们不禁要问,这些手术的供体究竟来自哪里?有多少在数据库中标明的是“来源不明”?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中国肝移植注册中心每年还对上报数据质量进行排名,它包含了肝移植提交数量、数据填写完整度、数据填写有效性、数据提交及时性等。这个排名真实客观的反映了各肝移植中心数据收集和管理工作的工作质量,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连续两年获得中国肝移植注册数据库2010、2011年度数据质量综合排名第一。

此前,根据追查国际经调查确认,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正是涉嫌提供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之一。据《朝鲜日报》披露,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在2004年12月曾创下一周之内完成44例肝脏移植手术的记录。以每周5天工作日计算,日均进行了8.8例肝脏移植手术。还有患者家属向《凤凰周刊》透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这家医院何以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如此充足的供体?显然背后没有庞大的器官库支撑是不可能的。

这家器官供体可疑的医院居然登上了香港玛丽医院掌管的中国肝移植注册数据质量综合排名的首位,说明了什么?在这个数据库中还有多少家医院的数据应受到质疑?毫无疑问,数据库一旦彻底公开,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尾巴将又被抓住了一个,这大概就是为何中共心虚,在麦塔斯律师等调查员引用一些数据后,禁止对外公开的原因。而这显然是继美国政府掌握由王立军提供的活摘证据后的又一直接证据。

中国民间有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中共再怎么想掩盖,也是枉然,不仅真相将大白于天下,罪恶也将得到彻底清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