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称警方有设套嫌疑 陈宝成案难下定论

【新唐人2013年8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韩净综合报导)山东省平度市公安局刑拘财新传媒记者陈宝成及金沟子村拆迁居民事件,近日在网上引发广泛关注。陈宝成被指涉嫌非法拘禁他人被刑事拘留,陈家属与警方对事实的认定存在巨大争议。陈宝成认为,事发现场警方不作为;参与处置此事的民警则称,警方因事态紧急不敢刺激陈宝成等人。陈宝成家属和代理律师则认为,挖掘机司机可能是故意被留置的,以使事态发展到25小时之后,便于警方以非法拘禁他人的名义抓人。

今年7月,山东大众网抛出多篇报导和评论指“个别拆迁户要价远超标准”,并表示金沟子村“占全村99%的旧城改造上楼户中的九成”投票同意对8家拒拆户“强制执行”。当月,村民陈青沙家被强拆。

报导说,8月9日上午,陈青沙家人发现在被强拆的宅基地上来了一辆挖掘机,就和丈夫张鹏珂一起将司机暂扣,他们认为抓住了一个毁坏财产的犯罪嫌疑人,就报警,警方当时的答复是不管。

财新传媒多年维权记者陈宝成,当天下午两三点钟赶到现场后,让陈青沙继续报警,陈宝成也给多个公安部门打电话,但一直没有反馈。之后,有警察赶到现场,没有到挖掘机附近,而是在远处站着。

10日上午11点左右,突然来了90多人包括警察将事发现场围住,现场就起了冲突,将陈宝成他们控制。

前日18时45分,平度警方通过官方微博@平度公安发布消息称:“8月11日,平度市东阁街道金沟子村陈某某等人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审理。”

被扣司机郭晓刚陈述

据大众网记者8月13日采访报导,9日上午郭晓刚过去清理垃圾被赶走,下午再去准备将挖掘机开走,车门刚打开,就有一名男子冲进来,拿着瓶子倒东西,他闻到汽油味赶紧跳下车,但被三名女子抓住逼回车上。

随后,车上的男子将汽油浇到他身上,并拿出打火机,说再动就点火。郭晓刚告诉记者,整个过程中,陈宝成等人大概往他身上倒了七八次汽油。

平度警方陈述

平度市公安局副政委石德欣称:9日上午,110接到一个报警,说有非法施工的挖掘机来了,要求他们出警。城关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只有一台挖掘机,司机不在,其他人也不在。

9日下午2点多,又有报警。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陈青沙和丈夫张鹏珂将司机堵在驾驶室里,还拿着汽油桶,将汽油泼在司机身上。包括陈宝成在内的居民不让司机走,陈宝成还挥舞著一个自制的长柄状的东西,不让别人靠近,就是不放人。

一直到10日上午,挖掘机的司机自己打了120,说恶心头晕,120急救车到场后,村民仍不放人。后来警方做了一些解救的方案,到下午2点左右将人救了出来。

陈宝成对律师陈述

《南方都市报》报导说,李会清在会见陈宝成,陈宝成表示,将司机暂扣后,并未对其采取什么措施。他们给司机拿了黄瓜、梨、水等物。

李会清说,他明确问了陈宝成有没有打司机,陈说没有,说司机被带走时,人还是好的。

李会清表示,陈宝成说,有一份录音在他被警方扣下的手机里,在录音当中,司机说是自愿留下的。这个手机,平度警方开始说给他们,后来又说可以将手机卡退回,手机是涉案物品,不能退。

李会清觉得这个录音肯定存在,如果司机被强迫录音,那司机肯定会跟警方主动讲,不可能隐瞒,而录音是在司机不知情的情况下录的,司机如果不自愿,不可能说是自愿的。

京华时报报导说,李会清认为,事发过程仍有诸多疑点。例如,平度警方一方面强调司机随时有生命危险,但在处置过程中,并未要求消防及急救车到现场待命,9日警力最多时也只有7人,当晚只派了4名民警远远看守。

陈宝成的家属和律师指出,警方有意夸大紧张情势并等待时间超过25个小时才实施解救,种种行为仍无法摆脱设局的嫌疑。

律师界联署声援陈宝成

13日,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等10位法律学者联名向青岛市委书记及市长发出声明,对陈宝成被刑事拘留一事深表担忧和关注,呼吁青岛妥善解决有关矛盾和问题。参与联署的还有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北理工法学院教授徐昕等。

此外,浦志强、迟夙生、王才亮等一批律师正组织律师团,将于近日陆续赶到平度,为此案当事人辩护。他们将分成刑辩组和拆迁行政组,分别就本案案情及征地规划施工等两方面进行调查。

不过,据大陆多家媒体相继报导说,当事三方被刑拘的陈宝成、涉事人司机郭晓刚、平度警方对事情经过的陈述在细节上有很大出入,三方各执一词,使案情变得复杂。

争议之一:陈宝成是否属于正当防卫

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法律中明文规定私人财产受宪法保护,如挖掘机确实是在私人宅基地上违法施工,户主和相关利益人依照法律将挖掘机控制或扭送公安机关,均不认为其违法。但如陈宝成等人对身处不自由状态的司机使用了殴打、浇汽油、威胁等行为,则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陈宝成的律师表示,陈宝成与律师会见中详细讲述了事发过程,但始终没有提及浇汽油一事。

争议之二:警方是否涉嫌设局

陈宝成家属认为,以前强拆时从无一辆车到场,这次开发商将一辆挖掘机派到现场,明知村民会采取措施,因而对村民是一种暂扣的诱导。而警察长时间不出警,出警后又不处理,非等司机被扣25小时才动手,说明警察是先不作为,再设局抓人。若陈宝成构成非法拘禁罪,警方有关人员就是同案犯。

陈宝成家属质疑:既然警察说形势危急,为何警方在前20小时内仅部署3至7名警力,且距现场很远;为什么不叫救护车、消防员到现场待命;看到村民三次拿汽油到现场,为何不在外围拦截;为何不清理现场,设置警戒线,任凭无关人员干扰解救?

陈宝成7年抗拆路

据报导,陈宝成是财新传媒记者,其家乡平度市金沟子村从2006年起征地拆迁,7年来他一直维权抗争。其间,他家小麦地曾被人喷洒大剂量农药致使该地块绝产,还发生过家中后窗玻璃被人砸碎等事件,但他一直坚持不签征地拆迁协议。

陈宝成的家人称,拒绝签协议不是为钱,而是为了一个“理”。据说金沟子村征地是用于商业开发,对方却拿不出任何批复文件及法律手续,用于置换的也是小产权房。

陈宝成的代理律师朱孝顶也证实,陈家征地所属的人民路、广州路项目不仅没有征地许可证、施工许可证,连招投标程序都没有。在此情况下,涉事挖掘机前往施工可能已经涉嫌违法。

目前此案还没有最后定论,我们将继续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情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