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揭秘中共一手炮制的“新党”:茶党

【新唐人2013年6月9日讯】据《彭博社》6月5日(周三)报导,彭成显(音)被押著从一月的寒风中来到警察局,有两个人在那里和他见面。他没有问他们是谁。他们每人穿着浅色的夹克,提着一个深色手提包。

彭先生说他猜测他们一定是“国保”,那是中国所谓维护社会秩序的秘密警察的名字。

“邀你来谈一谈”,其中看起来比另一个大十几岁的人对彭先生说道,“不用紧张。”

“我知道”,32岁的彭先生回答道,“就是‘喝茶’,对吧?”

“你知道得很多嘛”,那名官员说,“你被请去喝过茶吗?”

彭先生说他没有。他只是一个小博主,写一些关于房价飙涨、房屋强拆以及经济增长伴随的腐败之类的文章,他以前在网上读到过一些关于“喝茶”的内容。“喝茶”指代著对一些越界了的公民被进行非正式的审问。

那名官员说道:“的确!你在网上读的东西太多,受影响太深了。”

十分钟之前,彭还在家里,仍然穿着他的睡衣。他的妻子古倩依(音)正在洗衣服,而他岳母正在逗他们8个月的儿子陶陶(音)。

妻子慌了

大约早上11:30,敲门声使他们从周日的上午里惊醒。两名警察踏进他家时,陶陶的姥姥把他带进一间卧室并关上了门。彭先生的妻子说她慌了。她把他的智能手机抓出来打开了录音机。她把手机揣进他的口袋里,紧张地悄声跟他说小心一点。

27岁的古小姐在警察把她丈夫开车带走时担忧著这个家的未来。

彭先生也很紧张,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他知道人们可能“消失”好几个月或者被打。他一直开著录音机直到他确定车子并没有离开他住的地方太远,仍然在天津郊区。

当车停在本地派出所之前时,他冷静了下来,意识到这只不过会是关于他博客的一次喝茶。

给挪威献的花

对类似谈话的描述在网上传得很广,是由像彭先生的普通人写的,包括高中生和办公室职员。他们描述了警方如何用这些谈话来压制被认为是威胁社会稳定的行为。一位妇女在2010上海世博会给挪威展馆献花来表示对将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异见者刘晓波的感谢,这之后,她遭到了审讯。

在这个过程中,作家们解密了政府的一种社会控制手段。有一些人笑称他们是中国的“茶党”。甚至还有一个关于如何在喝茶时表现的在线指导,里面包括这样一些窍门:不要生气,不要表现出害怕,避免侮辱审问者。

沉默的大多数

大约四年前,在2009年初,彭先生开始写博客。他希望强调一些社会问题来使像他那样的平凡人生活变得更好。

他的第一个博文就是关于中国4万亿人民币经济刺激造成的房价增长。

基本上没人读。没有人愿意留下评论。

彭先生把他的深思自语命名为“沉默的大多数”,这个名字出自王小波的文集。彭先生17岁时买了一本满是错误的非法印刷本,他觉得这些讽刺的文章在他的思想里激起了独立感。

很多个晚上,他花很多个小时坐在他那巨大的三星电脑显示屏前,上面贴著古小姐的各种购物网站的账号。有时候,她也会转发他的博客。

不偏激

他写一些当代的问题:有毒食品,当地腐败和计划生育的后果。在这期间,彭的博客被移除掉4次。他总是把这抛在脑后。

“彭并不偏激,只是敢于说出来”,他一个也写博文的朋友赵伟说,“而他敢说出自己的真名。我很羡慕他这点。”

在警方把他叫进来时,“沉默的大多数”在新浪网上已有1000个粉丝​​。这比起中国知名的博主比如韩寒那超过一百万的粉丝算很少了。

尽管这是一次喝茶,在派出所并没有人给彭任何茶。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官从一个茶壶里向一次性杯子里倒了热开水。

这次谈话开始时,警官问彭先生觉得中国怎么样。

“没人能抵赖这30年来的发展”,彭说,“但是也有一些很严重的问题:腐败,强拆,高房价,高医疗费。政府应该尊重民众的发言权。”

接下来他们问了一些关于他童年的事情。然后他们把他的家庭也加进来,问道:“你的妻子怎么想?”

彭和他的同事古小姐在2010年结婚。他们藉了17万人民币作为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的首付。

“就像天津的所有妻子一样,她希望他的丈夫不要有麻烦”,他这样答道。

在一个多小时的质问之后,彭忍受不了了,问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征求签名

警察很惊讶他不知道。他们告诉他六天前他写了一些关于记者在《南方周末》反对审查的文章。这个争议变成了一个全国性的公开抗议限制媒体自由。李开复在微博里给他的320万粉丝宣传了此事。几天后,他发表了一副茶具的照片,评论说难喝的味道仍留在他嘴里。

彭签了一封公开信表示支持并强烈建议他的读者也这样做。

年轻一点的便衣警官问他是否知道这被西方反华势力操控。

“我只是个平凡人,我怎么知道。”他当时只想平和地说出他的想法。

“你可以自己做一做,当很多人一起表达意见时就很危险了。那是不允许的。”

他被告知如果他在签任何名之前打电话给警方他会更安全一点。

疯狂的电话

在谈话期间,彭的妻子开始拨打他的手机。古小姐说她在她的第三次电话中故意大叫让警察听见。

“你孩子生病了,你快回来!你又没抢又没偷。你什么都没做错。怎么待了这么久?!”她大叫着。

警察笑笑说他们会让他回家。

“听你妻子的”,老一点的那个警察告诉他,“过平凡的日子。”

他把这个评论当成含蓄的威胁和警告,属于在整个谈话中的其中一个。谈话的大部分时候,他有意识地保持冷静避免冲撞审问者而使谈话延长。除此之外,他也发现这谈话并不是为他好。

“这种手段意味着暴露你的家庭,所以他们给你施压让你停止”,彭先生说。

密码之争

当他回到家时,古小姐把他的密码改了。而几天后她登录时发现彭又发了一条新博文。那是关于这次喝茶的。

彭用“忘记密码”的功能拿回了密码。古也知道安全问题的答案,她再次登录。这次她将密码和安全问题都改了。

经过许多天和许多次的争执之后,一封来自彭的邮件进入了古的工作邮箱。

在里面彭保证他再也不会亲自参加任何抗议而伤害这个家庭。他解释了他写博客的原因:使得陶陶可以自由的生活在和平和稳定之中。

古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我很感动,”她说。那一天晚些时候,她把新密码给了彭。

“请你喝茶就够了,”古小姐说,“不要让他们请你吃晚餐。”

文章来源:看中国
原标题:“请喝茶就够了,别让他们请你吃晚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