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5月6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05月07日讯】【禁闻】5月6日完整版

提要
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应对新危险?
中国财政养多少人 李克强遭遇蝗虫
解析中国人眼中的“民主”

马三家受害者聚集北京讨公道

一批在马三家劳教所受到酷刑虐待的受害者,目前聚集北京,向中共的喉舌媒体及新闻主管机构问罪,要求他们对否认马三家酷刑的造假报导,作出解释。

郝威、王玉萍、梅秋玉等7名马三家劳教所受害者,日前到北京的中共喉舌《新华社》与《新华网》部门抗议, 5月3号他们又到新闻出版总署,要求官员出来对证。但是等了一天,只有一个职员通过电话告诉她们,去找信访局。

据《大纪元》新闻网报导,郝威表示,她们都是从马三家出来的人,亲身经历了里面的一切情况,现在几十人从辽宁纷纷赶过来,就是想对证一下。她们是当事人,也被马三家女警用暴力伤害了身体,有的人身上还带着四年前的伤。

村民集体下跪 乡长不屑一顾

一组村民下跪,哭求官员,而官员背着手站立,不屑一顾的照片,最近在网上疯传,照片的主角是河北石家庄市平山县古月镇北冶乡乡长。

据网友爆料,当地官员在2001年以每年900元的极低价,将6000多亩山林,出租给开发商建设旅游风景区,并签订30年的合同。自此,景区与村民经常发生摩擦。近年来,景区更以各种理由强占村民的口粮田、和自留山。今年3月,景区人员强拆村民建筑物,而引发村民不满。

4月30号,双方爆发冲突,力挺村民的村书记和村长被捕。事后古月镇北冶乡乡长前来视察,一群村民下跪乞求释放被捕人士,乡长却鼻孔朝天冷漠以对。

山东两千民师上访 警察戒备拦截

5月6号,山东省各县市的民办教师近两千人,集中前往省委上访,要求落实关于民师的八号文件政策,解决医疗、养老问题。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济南的警察事先得到风声,半夜就到各旅馆搜查,很多民师被抓,并遣返当地,还有民办教师在通往省委的路口,被密密麻麻的防暴警察截住。

报导说,济南市公安局副局长亲自到现场指挥,并且出言威胁示威者。

据示威者说,有几位民师代表进入省委信访局面见了有关官员,并要求给予明确答复,但是,官员的答复跟以往一样敷衍、拖延。

参与示威的老师表示,这次行动他们经过了深思熟虑,至少将上访三天,不达目地绝不撤离。

编辑/周玉林

中国财政养多少人 李克强遭遇蝗虫

近年,中国大陆呼吁精简政府机构,减少公务员等呼声不断,中国纳税人到底养了多少公职人员?虽然官方和学界说法不一,但禁不住资料的推敲,中国民众负担之重,在专家们精算的数字背后,原来隐藏多数“蝗虫”。

作为中共新一届政府总理的李克强,在3月17号人大会议后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他表示,“未来财政再保持高速增长的收入态势不大可能了”。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那就需要削减政府的开支。

看了李克强的豪言壮语,人们不禁回想起当年的前总理朱镕基,他在即位不久,也是如此般的立誓“两手抓,两手硬”:第一手硬:“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第二手硬:国务院先行开刀,举国上下来个大规模的“精兵简政”。

如今十四年过去“精兵简政”的成果到底如何?

据大陆官方提供的资料表明,从1998年到2009年,中国财政供养人员规模从3843万人飙升到5393万人。并且自2007年以后,还在以每年250万人的增速继续飙升,专家推算,到2012年,中国财政供养人口可能已超过6000万。而这一数字还仅仅是有公务员编制、或者事业单位编制的体制内人员,没有包括来自60万个村委会及8万多个居委会的多达近300万的准财政供养人员。

北京《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巩胜利:“中国政府可以堪称全球第一大最大官国,到2013年已经超过6千万人了,也是中国5000年来政府官员最多的时期。”

难怪朱镕基感叹:如此臃肿的机构和数量庞大的行政人员,把国家的钱都吃光了!究竟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如此庞大的官员系统?

巩胜利:“中国的政权运行是双重的体制和最多构架的政府。从两个方面来讲,第一,中国政府首先是政府之上有个党,就是中国各级政府里面都有两重机构在运行,一个是党的机构,一个是政府机构;第二,中国政府和全球各国国家政府(相比),运行的构架层次是全球最多的。层次多,设立的官员多。”

巩胜利统计,从中央到地方再到最底层的村委会,中共政府机构构架多达7重,而美国等国家从州到最低级行政机构只有3到4重,而最简洁的新加坡和香港只有两级。

中国财政供养规模问题不仅仅是存量巨大,增长速度更是令人担忧,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财政供养人口快速增加呢?香港《凤凰周刊》一篇题为中国财政到底养了多少人?一文指出,除了在职人员,平均年增90万的离退长休人员也是财政供养人口的主要来源之一, 占增加数量的60%。

巩胜利:“因为中国现在是个老龄性的国家,它的退休人员大概要超过2000万左右,因为党政干部的体制没有纳入社会保障体制,而是党的退休的机制,而且退休金不是社会保障体系供养的,是国家财政供养的。”

文章指出,对于纳税人来说,这代表很大一部分税收用来供养近三成“光吃饭不干活”的离退长休公职人员。庞大的供养人数带来的高昂的行政成本和管理费用,给中国的财政和人民带来无法承担的重荷,政府开支增速远超GDP。

巩胜利:“中国财政供养的人是全球之最,这是当然的,还有中国(共)政府成本的运行也是全球最高。”

为此,中共总理李克强约法三章,试图削减政府开支,但被专家指出是治标不治本。旅美经济学家简天伦指出,如果中共当局诚心想减少开支,只要把党的系统去掉,就会摆脱目前财政面临的困境。

采访/刘惠 编辑/张天宇 后制/李勇

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应对新危险?

“五四”青年节前夕,一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只有33%的高校学生信仰共产主义。中共一位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对此现象表示担忧。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同各界青年代表,进行座谈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除了宣称“青年强,则国强”之外,他还多次提及“中国梦”,并声称中国梦是青年一代的。

大陆媒体报导,今年五四前夕,北京大学学生写了一封信给习近平。习近平5月2号的回信中,再次提及“中国梦”。

5月3号,有媒体在报导中,引述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对北京市45所高校所作的一份调查。调查显示,88.6%的学生重视入党,只有33%信仰共产主义。调查并指称,大学生政治参与的动机,功利化色彩较为明显。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这个调查当中说有33%的人信仰共产主义,就是在学生这个群体,实际这个也不能说是学生在信仰它,因为在中国这个教育体制下,他没有别的信仰可以去选择、可以去认知,所以他只能被共产党洗脑。”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还指出,习近平给北大学生的回信,最终的落脚点还是所谓爱国就得爱党,这是中共的一贯基调。但现在很多学生都已经认识到,所谓“中国梦”和共产主义毫无关系。而调查结果也反映出:中共对青年群体洗脑失败。

邢天行:“中共这个研究者他非常担忧害怕,他已经看到一种趋势,如果中共不能真正的让青年学生的爱国和他们的价值感,有一个实际的落脚处,那么将来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隐患,这些学生就有可能起来改变这个社会,这就是它这篇文章里边,长篇大论的隐藏了一个很明显的信号,也是在告诫中共,危险性就在这里。”

习近平4号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与各界青年代表举行座谈。他强调,青年最富有朝气和梦想,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

习近平还说,中国梦是每个人的,更是青年一代的。他号召广大青年要担负重任,紧跟党走。

中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陆东:“中国梦本身是一个美国梦的山寨(版),他没有学会美国梦的要害。美国梦的要害在哪里呢?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有追究幸福和平等的权利。依靠一个法宝就是《圣经》里边的一个普世价值的一个原则。你中国梦的价值观念在哪里呀?”

毕业于复旦大学的中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陆东指出,习近平想通过“五四”青年节重提中国梦的问题。但是中共继承“五四”,只是为了利用民族情结去抵抗所谓的国外敌对势力。

中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 陆东:“所以它纪念五四和我们的立场是不一样的。它是用五四极端排外的这么一个立场,要封锁海外的谣言网站,要抵制西方文明世界的所谓和平演变的这么一个市场。”

另外,5月5号是马克思诞辰195周年,有网友表示:“马克思主义是东方国家政党的招魂幡,快把你的信徒都带走吧,一个也别留!”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这些网民出于愤怒,呼吁‘你让马克思把他们这些信徒都带走’,其实就是希望共产党灭亡,都带走了,当然就不存在它这个党群了。”

邢天行表示,中共统治64年来,把中国变成腐败、谎言横行的社会,不仅没有公正与正义,甚至连法律底线都没有。所以,她说:学生要真正爱国的话,必须得认清中国与中共的不同、进而抛弃中共,才能真正的爱国。

采访/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解析中国人眼中的“民主”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明澍,最近出的新书“中国人想要什么样的民主”引发话题。张明澍表示,调查统计的结果,显示中国人的民主观有些出人意外。究竟中国人现在的民主观和80年代发生了什么变化?如何看懂调查数据的意义?来聼专家的解析。

张明澍的新书“中国人想要什么样的民主”,由中国社科院的一个重点科研项目:“中国公民政治素质调研”扩展而来。调研根据的是,2011年的调查数据。

张明澍对国内媒体说,调查结果有些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例如,如果以左、中、右划分中国人对民主的看法,偏左,也就是对西方化抵制的人比例较大,占38.1%,中间化立场的占51.5%,偏右的只有占8%。

另外,中立派有一大部分接受主流媒体导向。

不过,张明澍也承认,这次调查比1988年进行的类似调查要谨慎。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最多贴到体制内的边,不过线。

时事评论员蓝述认为,张明澍的这一顾虑,使得调查问卷的题目,和衡量坐标轴一开始就偏左。按照实际情况,所谓左派的比例应该在30%以下。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也认为,目前在中国还无法完全脱离中共因素,客观的做学术调查。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首先这个民意调查,必须得建立在一个客观的,比较超越党派利益的基础上。应该是一个客观的机构来进行。同时这个调查必须有一定的独立性。不能受某些党派或者是事先的,一定的规定性或者是先入为主的前提。”

蓝述指出,关键要看懂中国社会的左派、右派,和西方社会正好相反。西方高教育程度的群体往往偏左,突破传统。而中国正好相反,偏左的人愿意在体制内、偏右则是要突破,走出体制之外。

不过蓝述认为,调查结果仍然有一定参考价值。

蓝述:“那麽他的调查结果里面显示,知识份子,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他比较靠右。另外就是,越年轻的人,他越靠右。这个调查结果有一定的参考作用,它说明什么呢?就是知识份子和年轻人,他们希望走出这个体制之外。这个东西实际上它代表了这个社会的方向。”

张明澍说,这次他们将认同“民主好不好,要看适不适合中国国情,不能把美国和中国简单比较”的人认定为中间派,但没有做更具体的划分。并且,他凭经验想见,中间派里有一部分人确实是跟着主流媒体走的。

蓝述以2008年贵州瓮安事件举例分析,中间派也是中国人在现行体制下表现出的特有心理。

蓝述:“你看当时瓮安城内,真正去烧县政府大楼,去烧公安局大楼的人也就是不到100人。但是呢,上十万人在那里围观,大家拿着照相机在那里照相觉得解气。这些就属于那些中间派。真正能改变现状的人并不是很多,但绝大多数人,他的这个观望状态,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张明澍说,和1988年的类似调查差异很大的是,1988年受调查对像的西方化程度,比现在明显高很多。当时刚改革开放,社会对西方的东西是一种拥抱的态度。

朱欣欣指出,这恰恰证明了政府在这25年间的舆论导向,造成中国人的民主素质无法提高。

朱欣欣:“人们的素质只有在运用自己的权力中,在社会的实践中,才能逐步的提高。你如果不给他创造条件,人们的各方面的能力、素养它不会提高。为什么中国现在从人的素养,从整个新闻自由的环境来讲,是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的水平,我们就能看到这一点。”

另外张明澍还表示,调查结果还显示,中国人对政治的期待体现出儒家文化的伦理主意特点。西方人希望用政治来抑恶,而中国人是希望用政治来扬善。

采访/朱智善 编辑/尚燕 后制/李若琳

香港新书回望林彪之死 挑战党史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即将出版一本新书,重新审度“林彪事件”,它挑战“中共党史二卷”中对“林彪事件”的传统定义。历史学者援引1983年的秘辛指出,林彪并未死在飞机上,而是被8341部队用火箭炮打死。学者也指出,中共编纂的历史,只是为了它的统治合法性所编织的一件外衣。

这本名为《九一三回望——林彪事件史实与辨析》的新书,试图通过很多首次公开的文件,来证实中共当局漏洞百出,难以自圆其说的说法。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导说,这本新书“摧毁了”第二卷党史中关于“林彪事件的定性”。

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导编撰的中共党史二卷,在二年前出版,中共在党史中继续指控林彪有两大阴谋罪状,包括:“试图刺杀毛泽东、并试图在华南另立政府。”

根据中共的说法,被选定为毛泽东的继承人,十大元帅之一的林彪,1971年9月13号,与妻儿同乘的专机在蒙古境内坠毁,机上人员全部死亡。

而1983年,在美国出版了一本英文版的《林彪的阴谋和死亡》,香港《远东评论出版社》同年8月翻译为《林彪之死——流产政变幕后秘辛》。

书中表示,林彪与妻子叶群,是参加了毛泽东精心安排的晚宴后,被火箭打死的,而在温都尔汗坠毁的飞机,则是林彪之子林立果所乘坐,中央文件公布的坠机现场照片出于伪造。

这本书描述说,9月12号晚8点,林彪、叶群抵达毛泽东在北京西山的“玉泉山”别墅赴宴。宴会之后乘车离开。晚11点整,毛的别墅内外接连听见两次巨大的爆炸声。这是埋伏在附近的8341部队的爆破小组,将火箭弹打到林彪汽车,汽车有好几部分在火焰里飞向空中。前座的两个人被炸得粉碎。

原“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苏明,对书中林彪之死的说法表示相信。

原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苏明:“这个时候,林立果就在北京西园机场那里,一架直升机等着他父母出来,结果听说爆炸了。他才飞到山海关,开着那架所谓的英国买的飞机,最后他跑的。这时候才把他打下来。就在炸死林彪夫妇以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当时参加这次杀林彪夫妇特种部队的四十个人,就纷纷的都秘密死亡了。”

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表示,中共编纂的历史,核心点在于统治的合法性。但中共的历史有许多地方完全颠覆史实。

李元华:“实际上因为中共它不是一个民选的政府,政党也是以反阴谋,搞集权搞斗争出名的。所以他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权,一直在篡改一些历史,去说明它是中国社会如何需要它,它对中国社会有多大的贡献。实际上这整个和历史是相反的。”

苏明表示,中共给学生灌输的历史观、和人类社会演化的过程,就是“谎言”,中共对“抗日”和“内战”的叙述,更是违反史实。

苏明:“为什么长征呢?是因为他们要抗日,国民党不让他们抗日。所以他们努力北上长征。这件事在我十几岁,读中学的时候,历史课就这么讲,那时候我就很奇怪,我说,我知道那个时候日本是在山海关一带,你北上抗日,你怎么跑西北去了?那个时候我就有这个怀疑。你实际是逃跑。”

为新书《九一三回望》作序的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也表示,林彪早在中共的“九大”期间,就与毛泽东要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发生了矛盾。由于林彪主张优先发展生产力,而毛泽东恐惧林彪在军队中的威望与影响,随即开始肃清林彪的势力,最终设置圈套,迫使林彪就范。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李月

【禁言博客】“不允许在家门口生事” 谁听你的?

最近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通电话时说:“中方对朝鲜半岛当前的紧张事态表示严重关切。朝鲜半岛是中国近邻。我们反对任何一方在这一地区的挑衅言行,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

对此,网上有篇署名李振平的文章评论说:我看了不明白,王部长说“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指的是谁?谁会听?如果说的是朝鲜,可朝鲜的所作所为一直在生事,先是把中国苦心积虑拼凑出的一盘“六方会谈”大菜,像对待垃圾似得说扔就扔了,接着不顾中国苦口婆心的劝说,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核弹射卫星,最近又变本加厉的叫嚣要占了首尔,灭了美国,要大打肉弹和核战争,可见中国的不允许对朝鲜来说没用。

如果说的是美日韩,就更没有道理了,朝鲜整日的叫嚣要灭了美日韩,面对赤裸裸的威胁美日韩不露露肌肉,展示展示防卫的能力,难道甘做缩头乌龟或待宰的羔羊?看来,这不允许也只能是动动嘴罢了。再说,这中国一直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朝鲜虽说是近邻,但人家也是一个主权国家啊,中国凭什么不允许这、不允许那的,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吗?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总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欢迎潜伏英雄凯旋

有香港媒体报导,最近中共领导人子女纷纷离美返国。这其中包括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汪洋和马凯的子女。对此,网上有篇署名陈兵的文章评论说:作为一个有着坚强“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观念的公民,我绝不相信本朝这么多一线领袖,会把子女都送到那个大走特走邪路的美帝国家学习、工作和生活!主流媒体应该大张旗鼓地出来辟谣!并要给予造谣的香港媒体迎头痛击!不过俺还要补上一句,即使以上领袖的子女真是去过,现在也真都回来了,那我也认为,他们肯定是为了执行最崇高的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而去的。用俺们老百姓的话来说,他们是为国家利益而去卧的底,是为人民幸福而去潜伏!

这几十年来,在全世界许多走邪路国家里,已经有着众多的为中国高官团队延续香火的接班人,他们在那里上学、就业、工作以至结婚育子、定居、入籍。如今这群人数量,已不是一个小数。那中国高官团队,为何不顾巨大危险,非得把他们亲骨肉,往狼窝里送呢?这只能更加证明中国领导们的伟、光、正! 因为他们是在把无产阶级进行世界革命最大的风险,留给了自己亲属!他们要让广大的中国人民,在安居乐业的状态下,安闲地等待着高官团队的亲属大军,带来世界革命成功的巨大硕果!

现在,高端领导的儿女,俺们民族的英雄潜伏期已满,组织交给的“煽动颠覆”任务也已胜利完成。英雄们该看的都看了,该做的也都做了。现在的就等著凯旋,向国家安全部门述职了。不知国家的领导们,何时在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里,为他们的儿女兼潜伏英雄摆上隆重的庆功宴席?

蒙眼驴
有一种驴叫蒙眼驴,就是农村拉大碾子的那种驴,不蒙上眼驴不走还偷吃碾子上的粮食,蒙上眼后驴就很听说的一圈一圈不知疲倦的转!中国有许多的蒙眼驴,蒙眼干活,只为一把廉价的草料,如果有人试图想取下他的眼罩,他还跟你急,怪你耽误了他发财。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