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与怀:中国,每一头死猪 仿佛都丢掉你的尊严!

【新唐人2013年4月2日讯】“就是这样,染病的猪大部分还是死了,显赫一时的杏园猪场土崩瓦解。死猪的尸体堆积如山,无法焚烧,只好挖坑埋掉。坑也无法挖深,半米就出水。无计可施的人们,在兽医们走后,便趁著夜色,用平板车,将那些死猪,拉到河堤,倾倒到滚滚的河水中。死猪们顺流而下,不知所终。”

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莫言在他最喜欢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中所描写的一段情节。真想不到,莫言八年前所构思的魔幻现实主义的轮回故事,竟准确预测到今天中国社会的“生死疲劳”!

三月中好些天,上海黄浦江上游河道竟然浩浩荡荡飘来成千上万头死猪!如此怪象,真是天下绝无仅有。中国线民改编《东方之珠》,以抒发悲愤的心情:

小河弯弯向东流,/流到黄埔去看一看。/东方之猪,我的朋友,/你的尸体是否漂浮依然。/月儿弯弯的海港,/夜色深深灯火闪亮,/东方之猪,整夜未眠,/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头死猪,/仿佛都丢掉你的尊严。/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请别忘记,那永远不变死猪的脸。

又有模仿李煜的《虞美人》,作此等描写:

群猪投江何时了?/死猪知多少?/黄浦昨夜又东风,/渔民加紧打捞月明中。//猪栏猪圈应犹在,/只是猪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瘟猪向东流!

因传从死猪中检验出了猪口蹄疫、猪瘟等病原,当地市民担忧生活用水与饮用水质遭污染发生恐慌。而好几天了,死猪的源头在哪里,政府仍没有头绪,但坚称“水质稳定”;浙江省农业厅则发誓:黄浦江死猪多系冻死。真是“前不见猪头,后不见猪尾。望猪汤之幽幽,臭气呛人泪下”;而在当地某些党政领导看来,“七千死猪江上漂,饮用水质符国标。各项指标都稳定,浦江劳苦又功高!”

这岂不是“猪发猪瘟、人发人瘟”吗?!线民改版《上海滩》,句句歌声更皆是发自肺腑的探究与质问,是痛彻心扉的震骇与悲愤: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中猪千头,/皮已烂,骨已露,/肉汤滚滚直奔下游。/官查,民究,/为啥找不到幕后黑手?/真相谜底无非有人遮羞挡丑//疫情危急,问君可知否?/切不可儿戏胡诌。/猪千万,/搁浅滩,/触目惊心发恶臭。/大上海,水堪忧,/不知江中猪还有没有?/盼只盼,黄浦江,/佑我百姓惩凶手!

不过,一般而言,线民只能做些讽刺、调侃,比如说,经查,万头“猪投上海”,死因不同,主要如下:1,不满饲料添加抗生素,集体跳江自杀;2,养殖场污染严重,到江边喝水不小心淹死;3,惊闻铁道部殁了,伤心殉葬;4,因吃不到香港奶粉,绝食而死;5,身在雾霾自强不吸,憋死了;6,猪圈遭暴力强拆,绝望自杀;7,放着现成的路不走, 说那是邪路, 非要摸著石头过河, 结果淹死;8,笨死的……等等。

曾有深圳《晶报》三月一日的北京雾霾风沙灾害报导,赫然出现《雾霾再袭 沙逼北京》这条标题,现在,竟有“猪投上海”作对,真是“猪联逼合”!对联不但精炼形象描画了当下中国“奇象”,更一针见血暗示其中的深层意义。有人更把此对联发展一下,成为,上联:“猪投上海水质稳定”;下联:“沙逼北京情绪正常”;横批:“申京并”(“申”即“申城”,上海别称,谐音“神经病”)。网路流行这个小段子,自然也是权充调侃:

北京人:“咱北京人儿最幸福,打开窗户,就有免费的烟儿。”

上海人:“那算什么!阿拉上海伶,侬打开自来水,就是排骨汤!”

线民还调侃说,今年之所以有“猪投上海”的状况,已经是某种“进步”表现,应该大大“称赞”才是。因为据有关方面透露,以前江河上没有这么多的死猪,那是因为大多都被收买去加工出售成了各地大小餐厅上你我已经享用的“佳肴”了。

这首仿古词也反映了民众无奈的心情:

滚滚黄浦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七千五百转头空。/死猪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人流猪踪。/一江死猪竟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哀莫大于心死。线民说,面对黄浦江上漂浮的过万头死猪,我们已经学会了不吃惊,不动气,懒得追因,无力问责。剩下的,就是隔岸观火的嘲弄,是身在其中的听天由命。我们周遭这个生态环境,身处这个社会,说不定就像这些猪尸一样,一天天腐烂下去。

确实,由于长期决策错误,治理不力,这些年来中国恶性的不计后果的发展模式积累的环境成本大得非常可怕。众所周知,中国沙漠化严重。根据中国国家林业局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公布的数字,中国沙漠以及半沙漠的面积约为一百七十三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土地的百分之十八,直接或间接影响着近四亿人的生活。空气污染方面,今年全国几百个城市经历了骇人的空气污染危机,空气品质在短短几天内严重恶化,污染物浓度达到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安全水准底线的二十至三十倍之多。特别华北一带,已成为全世界其中一个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以至于都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了。具体地说,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十个城市,中国占七个,分别是:太原、北京、乌鲁木齐、兰州、重庆、济南和石家庄。中国五百个大型城市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一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空气品质标准。至于水污染,现在黄浦江上万头死猪的“奇幻漂流”,不过是因为肉眼见到,印象深刻罢了。专家让人震惊地指出,江河受死猪污染,与日夜不停排进的工业化学废水相比,的确微乎其微。中国原本就是一个水资源奇缺理应视为珍贵的国家,可是,据有关资料,全国水污染已经逼近危险临界点——目前中国七大水系的百分之二十六是五类和劣五类水,九大湖泊中有七个也是五类和劣五类水,这种水不能接触人体,连作为农业用水也不可能。全国许多城镇的河道,污水横流,臭气熏天,可谓触目惊心。所有这些,早已不是新闻。可叹的是,各级很多党政领导,还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是习惯性的大话假话连篇。看来习近平总书记也看不下去了。三月八日,苏州市委书记蒋宏坤在两会上高谈阔论“携手共筑幸福美丽新家园”,话音刚落,习近平插话说:“现在线民检验湖泊水质的标准,是市长敢不敢跳下去游泳。”

其实这就是线民肺腑之言!不久前,杭州某公司董事长金增敏发微博,说他家乡这条河是他童年游泳、母亲洗衣的地方,现在污染严重,“环保局长要敢在河里游泳二十分钟,我拿出二十万元。”仅隔一天,温州苍南网友“CHUAN-庆”也发出微博:“悬赏三十万元人民币,盛情邀请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三十分钟。”网友“尚书咖啡”则发出了集资五十万请乐清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提议……这些挑战,让各地领导原形毕露。

针对这个情况,网上还流传一首歌《书记你大胆地下河游》,讽刺道:

嗨,/书记你大胆地下河游哇,/下河游,/莫发呀愁。//浦江的死猪,/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书记你大胆地下河游哇,/下河游,/莫发呀愁。//下河后,/你,/喝一口猪粪水呀,/咬一口死猪肉呀,/叫一声猪爷爷呀。/欢迎游上海啊,/清清的黄浦江呀,/清清的黄浦江呀嘿。//嗨,/书记你大胆地说谎言哇,/说谎言,/莫回呀头。/美丽的谎言,/千遍万遍,/千遍万遍吹呀。/书记你大胆地说谎言哇,/说谎言,/莫回呀头。//撒谎后,/水,/就变成矿泉水呀,/环保局就下班呀,/电视里无谣言呀,/习总就安心呀,/猪爷爷少骂名呀,/猪爷爷少骂名呀嘿。

佛经有言:“生死疲劳由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中国当今社会这些贪婪腐败道德沦丧的“生死疲劳”的种种怪事奇象,也让很多线民不能不作思考。正是:沙逼北京,使实现中国梦的愿景变得模糊不清;猪投上海,让通向中国梦的道路步步惊心。中国梦离民众到底有多远?这个问题让中国民众自己回答吧。走笔至此,笔者禁不住只能也像中国的线民一样悲愤地叹一声:

中国,每一头死猪,’仿佛都丢掉你的尊严!

(三月二十四日于悉尼。)

后记:

澳大利亚全国,打开水龙头,流出的水都非常清洁,可以浇花洗车,可以煮开泡茶,也可以对着水龙头就直接喝下肚。当然,历史上也出现过事故。2006 年,悉尼部分地区有几天水质被污染,后来发现是由于有一只狗跑进水厂的蓄水池淹死了。一时间电台、电视、报纸等各种传媒竞相报导。记得当时SBS 电台(澳洲民族台)的中文主播义愤填膺对此进行抨击,言辞十分激烈。出事后,悉尼水厂花一大笔广告费用,警告市民自来水不可生饮,必须煮开;每天更三番几次发布检测报告。这样慎重其事历时一周,然后负责任地发表公告,告诉大家又可以放心饮用自来水了。为了补偿用水客户的损失和不便,悉尼水厂被责令赔偿每家十五元澳币,是用减免用户部分水费的方法赔偿的。什么可以称作“以民为本”?这就是!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