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道县9000多人被屠杀内幕

【新唐人2012年11月9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韵综合报导)“报告文学”作家谭合成花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对文革期间发生在湖南道县大屠杀进行调查,写了《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一书,书中记录了当年道县人们大规模的血腥屠杀行为,恐怖程度让人不敢想像。

作者谭合成当年曾任职《芙蓉》杂志编辑,得以接触到有关1967年湖南道县及其周围大屠杀的机密资料;此后,谭合成多次前往道县采访,补充原稿;2007年道县文革大屠杀四十周年前夕完成了50万字的最终稿。

这场杀戮是如何开始的?

当年,中共官方提供的材料是说当地的一个武器库被抢,一个农民和一个工人被杀,由此开始了“人民”和“反革命”的血战。然而,作者谭合成调查却发现,被杀的9000多人里没有一个人是“反革命”,没有一个人参加过所谓的“反革命”活动,可几乎没有一个人反抗和为自己辩白。

屠杀过程中,当第一个无辜者被杀,剩下接二连三的残杀就显得那么顺畅,那么理所当然。人变得如鳄鱼,对血腥味异常敏感。

书中写道,道县大坪铺农场在周围地区都杀得风生水起的时候,还没有发生一桩杀人,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大开杀戒的指令。直到有一天,农场厕所里发现了一块毛的语录牌,那可是反革命恶攻的大罪。

调查最后把犯人锁定在农场医生谢志向的11岁儿子身上,革命群众推理一定是“反革命”谢志向教唆了自己的儿子。简单潦草的“审判”之后,决定把谢志向一家五口处死。

在强奸了谢志向美貌的女儿之后,他们一家五口被捆绑到山上,背靠背绑在一起,中间放了一个炸药包。轰然一声响,五个人全部被炸飞。革命群众把这个叫做:“天女散花”,书中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满门抄斩株连族人

作者湘子在“文革中的道县大屠杀”一文说,道县大屠杀中被杀的人,大多是满门抄斩,有的大队甚至株连族人。1967年8月24日,杨家公社以刘代修为首的大队贫下中农,杀了李念德家4口;就在47军进驻道县制止杀人的8月29日,刘代修还顶着禁令,又杀害李念德家9囗人。李家14口,只剩下李念德一人逃脱性命。

大坪岭公社土地塘村蒋汉正全家和同村几十人,被当做反革命一齐赶下岩洞,摔得半死,活活饿死闷死在岩洞里,凄厉惨烈的哭叫声持续两天两夜。洪塘营公社的杀人团,把两百多名反革命绑到附近的矿坑旁边,杀人团的李波清等先用枪打,然后不管死活,一律推下矿坑活埋。

横岭公社小路窝大队支书唐兴浩和民兵营长蒋文,指挥民兵和积极分子,将蒋汉镇及妻子周军阳等15个地富及子女五花大绑,押至大队部仓库边的禾坪,吩咐人到蒋家捉来他的三个崽女,一起押至枫木山的天坑边,民兵们围上来,用鸟铳、梭镖对着他们。唐兴浩站在高处点名,点到谁,谁就被拖到不远处的天坑边处决,然后推下天坑。

杀人凶手还对受害人妻女进行集体轮奸。8月26日晚,田广洞大队贫协主席陈登义指挥民兵,在大队部打死陈高肖和另外两个地富子弟,用马刀砍下3人脑袋,以示其革命坚决。陈高肖的妻子吓得逃回娘家朱家湾,大队民兵营长义正希闻讯带着民兵追到朱家湾,把她押回大队部。

陈登义率11位民兵,在大队部吃饱喝足,把陈高肖的妻子拖了出来,集体轮奸,还从这个女人的衣袋里掏走20元钱和4丈布票。次日,他们将气息奄奄的女人抬到老光棍陈高月家,强迫她嫁给这个贫下中农。当晚,她又饱受陈高月的蹂躏。女人恢复神智后,乘人不备,逃回娘家。后来,腹中胎儿早产,产后十天死亡。

在大屠杀风潮中,凶手每杀一人,报酬是二、三元或十斤谷,由大队或公社开支。胡茂昌这个人,一字不识,好吃懒做,手脚不干净,平时村里人就瞧不起他。即便是杀人风起时,大队也不安排他去杀人。胡茂昌坐不住了,嚷着要去杀,谁都拦不住,你总不能不让人家杀阶级敌人嘛。胡茂昌为什么争着去杀人呢?一是他心里发冲,想杀,二是杀人有补贴。

河里漂浮着尸体残骸

作者章成在“道县农村文革大屠杀纪实”写道:1967年夏末,湖南道县河流上到处漂浮着是一具具浮肿的尸体: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的赤裸著,有的仅剩下丝丝缕缕挂在身上;有的被铁丝反绑着双手,有的骨骼折裂,肢体残缺,饥饿的鱼群把他们啃得乱七八糟,河面浮动着一层暗红色的油腻。

一群孩子竞相点数着河面的尸体,比试眼力。突然,他们看见一具女尸漂过来,怀里还紧紧抱着个尺来长的婴儿……孩子们轰地一声吓散了。

当时,到处是斩尽杀绝“黑四类”,永保江山万代红的口号,到处是贫下中农最高法院的杀人布告,整个道县以及周边地区完全处于红色恐怖之中。

在城郊乡下,村口渡头,一切行人过往的地方,岗哨密布。荷枪实弹或扛着土制武器的民兵,日夜盘查。稍有动静,他们便攥紧大刀或拉动枪栓,喝问:干什么的?什么成分?于是查看路条、搜身、盘问,稍有嫌疑便捆起刑讯。

道县电业局工人陈某,因查线路来到城郊公社,遇上民兵厉声喝问,吓得说话结结巴巴,马上被认定为逃亡的四类分子,拖进被杀的地富及子女行列,准备处死。幸亏一名农村基层干部认出了他,才幸免于难。

许多在外地工作的道县人,或因出身不好,或因家里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被一张“母病速归”之类的电报骗回乡枪决。

县城道江镇虽然没像农村那样公开杀戮无辜,但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学校停课,商店关门,工厂停工。人们上街行走,或到街头看大字报,听到一点风吃草动,所有人立即吓得抱头鼠窜,人们的心弦已绷紧到一碰即断的程度。每到黄昏人们都龟缩到家中,把门拴紧、抵牢;头上的横梁上铺着棉絮棉衣之类的,担心被乱飞的流丧命。

道县然人事件伤亡人数记录

道县杀人事件……从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历时66天,涉及10个区,36个公社,468个大队,1590个生产队,2778户,共死亡4519人,其中被杀4193人,逼迫自杀326人……

受道县杀人事件影响,全地区其余10个县市也在不同程度上杀了人,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9093人,其中被杀7696人,逼迫自杀1397人;另外,致伤致残2146人。死亡人员按当时的阶级成分划分:四类分子3576人,四类分子子女4057人,贫下中农1049人(大多数有不同程度的历史问题),其他成分411人。其中未成年人826人。被杀人中,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10天。

杀人手段可以归纳为10种:枪杀、刀杀、沉水、炸死、丢岩洞、活埋、棍棒打死、绳勒、火烧、摔死(主要用于未成年的孩子)。

道县大屠杀只是文革中中国各在大屠杀中的一个缩影,由前中共党魁毛泽东发动的文革给中国人们带来了深重灾难,杀死人数更是不计其数。外界广为流传的叶剑英一九七八年文革死了二千万人之说,但最新综合数据显示,文革死亡人数达三百四十二万人,失踪五十五万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