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丰:公然耍流氓的政权还能坚挺多久?

【新唐人2012年10月26日讯】 在《中南海厚黑学》这本书里,作者历数中共党史,从井冈山说到49年,一直说到今天;历数中共领导人物,从毛泽东说到邓小平,一直说到江泽民和胡锦涛。作者分析了中共领导人的个性与心理、谋略与手段,揭示了权力斗争与巧取豪夺的施政黑幕,得出结论:中共统治得以维持至今,得益于其无与伦比的厚黑经。中共的统治法宝,无非是谎言加暴力;谎言就是厚,暴力就是黑。

应该说,西方历史也有过厚黑的时代。所以,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会愤愤地说:“大人物都是大坏蛋。”但是,随着宪政与民主的确立,厚黑终于成为过去。布什总统讲得好:“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摘自胡平的《对厚黑者的成功永远说不》

如今,当中共一党专制走到穷途末路时,竟然连开个非常正常的换届会议,都要发动全国之力誓死保卫之;抵制日本占用钓鱼岛,也要发动全民重拾义和团和文革模式搞打砸抢的暴力反日游行示威,而真正大行其道地祸国殃民一番,等等,真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一、在互联网时代,微薄与各种聊天群日益发达的今天,中共统治的法宝——谎言正被加速全面揭穿。

关于这一点,我想当局绝不是睁眼瞎,一定都心知肚明。但为了维护暂时的受活,只能意淫维稳,固然是越维护越不稳定的。毕竟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合法性可言的政权,本来就是完全土匪黑帮化打家劫舍抢夺来的天下,也同样还用打家劫舍公然抢夺的耍流氓方式来维护。所以,只要人民全部明白所有事实和真相,我想这种政权自然也会终结。毕竟,该政权统治的法宝除了假大空,长期蒙骗愚昧民众,加上暴力维稳,还是假大空,长期蒙骗愚昧民众,加上暴力维稳。长期以来,群众也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比如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肉,欺世盗名蒙骗人民群众的本质属性。

有朋友说,只要是关心国家大事的人,即便什么也不懂,只要在微博世界里混上一周,就会马上转变愤青思维和观念,而成为成熟民主人士。关于这种观点,笔者根据司马南、孔庆东、张宏良等毛左高级知识分子的疯狂表现,感觉这种可能性有些夸大。但事实而言,确实有很多很单纯的毛左愤青,通过微博和各种聊天群获得了及时的启蒙转化。

也就是说,坚守正义和良心乃人之本性和人之常情,是一件真正能够大快人心的最为踏实的举措。所以,当众多勇士克服恐惧心理,勇于挑战强权和暴政而直面现实,只讲真话时,正义就得到彰显,甚至还不断有所发扬光大。由于越来越多的人都跟着讲真话,而且以加速度的形式急速增长著,社会的改良与进步的大转型才会来得更快一些。

很明显,任何社会的变迁与转型,必须只有依靠人力才能真正有所推动。先行者的辛勤努力和不懈耕耘,在人心思变,社会风气必须只有大转变的时刻,才会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否则,如果指望早期的为数极少的先行者就将民主制度奠基成功,这绝对都是痴人说梦。所以,先行者的孤独与苦难,以及率先的付出,甚至牺牲生命的代价,确实是最为可歌可泣的。

历史需要先行者的率先付出与大力呼唤,历史更需要众多仁人志士全部站出来共同发力推动。只要是真理和曙光的东西,就一定要广之四海而皆知,必须播撒到每一个角角落落里,让人人耳熟能详,这当然也是迟早的事情。正义和良心的呼吁,不必过于付出极为高昂的代价,因为人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做此保障大家其实就是保护自己的公益奉献。

二、谎言一旦被揭穿,剩下的只有凶残的暴力,这正如披着人皮的狼,人皮都被撕掉了,狼之本性必然暴露无遗。

当你一开始传播民主知识和思想时,邪恶势力的看家犬初次与你打交道时,他们一般来说还是彬彬有礼,愿意跟你讲法律的。他们在处理你时,一定也不会太过分。可当你一再冒犯他们时,他们就有可能没有任何客气可讲了。这正如经常找我的国保所言,政府(所谓政府也就是这些看家犬们)是有底线的。政府一再容忍你,一而再再而三,你硬要不断碰撞政府的底线,政府也对你不客气了。

当然,政府对待正义和良心的公民也便只有公然耍流氓,比如先是找各种理由和借口拘留你,如果拘留之后还是不听话,那就雇凶砍杀你。如果砍杀不成功,让你有幸死里逃生了,你还是不听话,也便只有劳教你。一般情况下,劳教是政府侵犯践踏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最轻的处罚。再严重的,就给你弄个煽颠或颠覆罪。因为权力就在他们手上,法律全由他们说了算,他们想怎样办你就能怎样办你。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就看这个所谓的政府办不办你,如何办你了。只要政府决心要办你,保证可以把一个正在称之为全国劳模或大英雄的人物办成一个十恶不赦的超级大罪犯。也许可能没有任何说服力的确凿罪证,但也可以人为制造出来,这就是这种政府最擅长的锐利武器。三反五反,文革浩劫不正是这样走过来的吗?

李旺阳被自杀,这是现代暴力机器最直接的杀人手法,这也是现代独裁政权达到最极限的歇斯底里的疯狂。当然只能是被自杀了,而不是通过司法机关处以极刑的任何审判动作。因为那样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麻烦,也太张扬他们的流氓举措了。毕竟他们在公众面前还树立了那么一块贞洁的牌坊,果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张旗鼓操作流氓手法的话,唯恐激怒大多数民众共同起来推翻这个由流氓赤裸裸专权的暴政集团。

三、不能继续维系谎言,再多么恐怖的暴力统治,终究都是纸老虎。

这就正如贼喊捉贼,如果贼人多,贼人们一定会群起攻击一个好人,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也会帮助贼人。当群众一旦识破贼人之奸计,发现确实冤枉了一个好人时,群众一定会愤怒异常,立刻反过来攻击贼人,并且一定会让这些贼人死得更惨。今日之中共,何尝不正是这样呢?很多高素质的独裁政权的捍卫者,由于早已洞悉该邪恶政权的不保与岌岌可危,早日私下或暗地里与民主阵营的人士做着各种各样的疏通。比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过日子,各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敷衍了事敷衍塞责,等等,反正独裁政权时日不长了,何必那么认真呢?认真就是给自己造孽,为将来被清算留下罪证。还不如利用职务之便,手中之权,早日为自己积德,该给这些进步人士提供方便的时候还是尽量多提供方便。何况作为人,他们自己也都有一颗正直良善的心,他们也都希望国家和社会越变越好,而不是像目前这样无限堕落下去。

关于这些事情,中共的那些被蒙蔽的高官绝对不会清楚。所以他们只能还依然睁眼说瞎话,继续坚守厚黑学的意淫维稳法则,比如习近平在今年6月28日的讲话中所要求的,第一,要充分发挥党的理论优势,第二,要充分发挥党的政治优势,第三,要充分发挥党的组织优势,第四,要充分发挥党的制度优势,第五,要充分发挥党密切联系群众的优势。当谎言被全面揭穿,贼喊捉贼也已无效,中共还会有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肉的理论优势、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制度优势和密切联系群众的优势吗?笔者以为,这一切优势都全部瓦解消融,完全化为泡影了。

毕竟在这种体制下,即便是最高统治者,也只是看表面繁荣昌盛的现象,其实,来自下属的欺上瞒下,他们哪里会有那么大的能力全部并一一洞悉呢?即便他们都是超人,有三头六臂,也无能为力啊。所以,很多独裁者,最终都在这种自恋的,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地氛围中走向了断头台。也许即便到了断头台,面临即将死亡时,这些人还依然陶醉在昔日的辉煌与无限荣耀中,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这正如瘾君子们吸食毒品,以及现代的中共某些官员玩女人死,恐怕都是受活死了。

四、腐败制度滋生腐败官权,中共如何能自我脱胎换骨?

广西李美珍说:村长贿镇长,镇长贿县长、县长贿市长,市长贿省长,省长贿中央。阶梯式上供,跨越式进香,几何式暴涨,县级个个身价百万,省级个个过千超亿万。卖官鬻爵,疯狂敛财,已构成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最丑陋之“官场现形记”,你敢拍胸脯说你廉洁吗?你敢对祖宗先贤子孙后代说你两袖清风吗?

正如一网文所评论的,绝对权力产生绝对腐败,这本身就是制度性的,缺少强力监督权力的原因所致。制度性腐败的根源,是奴才专制迫使官员,甚至这个制度中的所有的人——那些掌握任何大大小小权力的人都不得不腐败。不腐败者被排挤出主流社会。这也叫做专制主义制度的“优汰劣胜”效应。这是因为奴才专制社会的政权基础,就是谎言加暴力。政府对人民的管理,不是基于委托信用,而是基于暴力胁迫,谎言欺诈。因此,对谎言的臣服,对暴力的顺从,就成为包括官员在内的奴化臣民的最高生活准则。那些说真话办实事而能力出众道德高尚的人,必须要优先铲除,才能避免其对暴力谎言制度产生威胁。这一点专制阴谋权术,古希腊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早有记载,并被政治学家亚里士多德揭示得清清楚楚。秦朝的赵高指鹿为马的宫廷计谋,就属于这一考验臣下服从度的政治权术。

在这种谎言和暴力互保的恐怖政治条件下,只有谎言和暴力才能生存。既然只有道德败坏或者无知无能的人才能存留在权力体制中,那么制度化的腐败就是必然结果。

另一方面,如秦晖先生对中国专制政治历史的研究,也进一步揭示出类似的规律,你不腐败,不但得不到承认,反而会面临生存危机。

爱新觉罗•胤禛(雍正)就痛恨“清官”,称他们为“巧宦”,“洁己而不奉公”,比“操守平常之人”更坏。他说的“奉公”其实就是对君主的服从,而“操守平常”这种修辞法,其实就是贪官的代名词,和黑帮自称“和为贵”类似。

这样的腐败制度,并非古代史,而是当代史。中共国人很多都有这样的经验常识,一个办公室,如果大家做什么见不得人的损公济私的事情,一个人拒绝好处,同事领导就会立刻对其警惕:你什么意思?想出卖我们自己升官?

第三个方面,则是制度性的腐败,不仅仅是官员,而且包括平民大众。“走后门”的流行病,就是人们适应奴才专制社会的病态恶劣生存环境的策略。这是因为,奴才专制主义社会的律条没有法,只有律,这些“一个又一个的规定”,其建立方式,目的本身就是限制人民的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自由权利,为“统治阶级”削压迫人民服务的。这样,人民如果要严格遵守这些“规定”,必然无法正常生活,因此后门之风大开,人们通过关系网来维持生存,而不仅仅是官员通过关系网加官进爵。你只要在中共国做过企业,就体会到,没有公司不违法,你要守法就根本没法运作。所以,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或者要整肃政治反对派,只要闭着眼睛去查“经济问题”和“腐败问题”,必有斩获。这也是专制权术之一,使得有一点社会财富和地位的人,必须只有唯唯诺诺完全听命于强权中心。否则,因为他们的财富地位肯定有各种违反“规定”的“腐败”问题,这么好的驾驭官僚集团的笼头,奴役百姓的皮鞭,你说他怎么舍得真正地“反腐败”而彻底抛弃呢?

总结如上三个因素:
1. 谎言加暴力的奴才专制制度,优汰劣胜,使跳梁小丑大行其道成为必然,贪赃枉法之人被聚集在权力体制中,甚至成为核心和权贵。

2. 作为一种稳定专制的权术,腐败官员更是专制制度的基本要求,官员不贪反而自身难保。

3. 因为奴才专制制度的律制原理,使得整个社会制度化地腐败变成为生存的必需。

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何专制权力掌控者,根本不会情愿真正地建立完善反腐败的权力监督机制,首先怕民众的监督威胁到自身的统治;其次官员相互监督无非演变成官官相护。那么所有的监督机制必然形同虚设,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也就势所必然了。

这种奴才专制主义制度的制度性腐败的生成和保持机制,在自由主义社会,都是不可能全面存在的,只可能在某些局部,因为人员,权力监督制度不完善的缘故而以暂时的状态出现,个案的形式存在。因为新闻言论自由,法治秩序的正常运转,此类事情一定会被高效发现,并得以及时地纠正或根治。这是因为自由民主社会的权力委托管理机制,基于信用和制度保障,而不需要依靠暴力加谎言。

2012年10月18日于深圳贫民窟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