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竖一:最好的压岁钱是爸妈健康快乐

【新唐人2012年1月24日讯】 2012年1月19日,新华网有文章指出,到了春节,小孩子们最喜欢的是得到大人们给的红包,俗称“压岁钱”“过年钱”。古代过年的时候大人们用红绳串起来一百枚铜钱,发给小孩子们希望他们长命百岁,又因为“岁”与“祟”谐音,能镇压鬼怪,也是给小孩子让他们用来贿赂鬼怪的,以化凶为吉,平安度过来年,所以称“压岁钱”。

  
显然,“压岁钱”的意义非凡。而龙年春节将至,试问,最好的压岁钱是什么呢?
  
全国工商联国学中心首席专家、中国第三八卦创始人、中华易道文化研究会会长耿奎作词并谱曲,而由北京市小童星耿海童演唱的“我给爸妈拜个年”这首歌告诉我们:“……过新年,过新年,我给爸妈拜个年,只要爸妈健康快乐,那就是,给我最好的压岁钱”(网络上有相关视频)。
  
其实,2012年1月19日的《新安晚报》,充分证明了这个至理。该报刊发的一篇题为《外出打工夫妇回家过年时发现留守独居老父已病逝》新闻报导显示,1月14日,在合肥双凤经济开发区打工的杨师傅和媳妇分别带着孩子回老家长丰过年。到了家门口时,杨师傅发现父亲住的房屋门用木棍反抵著。多次敲门没有应答后,杨师傅将门撞开发现,72岁的老父亲躺在床上已经咽气了。“没想到我还是回来迟了一步,对不起老人家呀!”杨师傅自责地说。“从合肥出发的时候还开开心心的,我骑着摩托车载着儿子回家,还带着年货,妻子和女儿坐车回家,也提着年货,一家人准备回家过小年呢!”
  
这样的人间悲剧,对于每一个家庭来讲,都是非常残酷的;对于整个中国社会而言,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大家认真反思的。
  
诚如“我给爸妈拜个年”这首歌所唱:“爸和妈,一年年,时时把我来挂牵,总见爸妈甜甜笑,不知道,为我付出的是辛酸。病床上,睁开眼,爸妈守在我身边,爸说妈妈一夜未阖眼,妈笑笑,两眼已是泪水满。放学后,校门前,妈妈拿衣雪中站,跑来给我披身上……”但是,作为人之子、人之女的我们,平时又是怎么做的呢?
  
众所周知,在一段电视公益广告中,有个小男孩儿看见妈妈给奶奶洗脚之后,他也转身去端来一大盆水,甜甜地说道:“妈妈,洗脚!”这个广告,感动了很多国人。
  
也许是受到了这个公益广告的启发,反正中国有些学校就将“给父母洗脚“作为一项暑假作业布置给了学生,意即让学生明白反哺、感恩的道理。而有的学校则直接安排学生在操场为家长洗脚。结果,不少家长激动地当众泪流满面。
  
但是,学生给家长洗脚的消息一经传开,却很快就引来了无数人的口诛笔伐。甚至有人以为学校的做法,对学生而言是耻辱,是侵犯学生的人格尊严。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些社会名流也纷纷提出了反对意见。
  
譬如,中国知名历史专家、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就声称:“小学生给父母洗脚,不就是把我们推倒的东西又捡起来了吗?这种愚孝,已经在鲁迅时代被推翻,为何现在还要去捡起来呢?孝道本身是什么?洗脚就是尽孝吗?我不这样认为。今天来佛山的路上,谈到现在的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很多人感到两个人养家里4个老人觉得责任重大,这才是最本质的孝道与家庭责任感,根本就不需要把母亲的脚抱一抱才能体现。许多传统文化要放在历史的长河中看,传统文化中的孝道,讲究的是对等的尊重。”
  
此类说辞,可谓“有鼻子有眼睛”,且文化味、人权味等气味十足。然而,小时候我们卧病在床,当父母跪在床边伺候时,难道父母也会觉得那是耻辱吗?小时候,父母给我们洗脚时,难道也会认是损害其人格尊严吗?父母可以为我们跪着,可以为我们洗脚,但作为孩子的我们,凭什么就不能为父母跪着,为父母洗脚呢?另外,中国传统文化所倡导的“王祥卧冰”、“弃官寻母”等“二十四孝”,蒙曼等人难道真的不知道吗?既然连给父母洗脚这样轻而易举的事情,都觉得不必要去办,那么还能指望为父母尽什么孝道呢?还有,中华传统美德就是儿女该有儿女的样子,而并非子女不必为父母洗脚。何况,依照蒙曼等人的语言逻辑,既然父母能为我们跪着,能为我们洗脚,那么作为“对等的尊重”,我们也该为父母跪着,也该为父母洗脚。还有,小羊羔尚且懂得“跪乳”,难道作为人之之女,还不如小羊羔吗?
  
当然,予以驳斥蒙曼等人之言论者也不乏其人。

但是,反对给父母洗脚的那个群体相当庞大。而且,像“上海留学生刀捅母亲”之类的恶性事件,以及宣称让父母“全款在北京给他买房”,不然就没有人格尊严的歪理邪说,依然在现实中国社会中四处游荡。
  
所以,笔者在龙年春节来临之际草就此文,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能明白这样的至理:“最好的压岁钱是爸妈健康快乐“;”爸妈是最值得我们感恩一生的人“,而不要再错误地理解给父母洗脚之类的尽孝之事,也不要相互间攀比“压岁钱“的多少了。

文章来源:《大河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