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中共必将在残败中衰亡

【新唐人2011年8月11日讯】中共霸占政权的合法性,在无人相信共产主义的今天,近一些年屡屡改换说辞。最常吹嘘的便是经济高速发展、中国大国崛起等等,并以一系列面子工程为证,其中高铁动车便是重头戏之一。说什么不是中共的领导,中国不会如此国力鼎盛,成为世界上影响举足轻重的大国。但是温州动车追尾惨案的爆发,让世界见识了中共编织的华盖下,遮掩著何其的邪恶与残败。

中共行事的邪恶由来已久,无所不在。但是国际社会大多只是从听闻理解,难有详知的、具体的、震惊人性的鲜活事例,这次为国际社会补上了中共邪恶的真实详情。中共在动车追尾惨案中的表演,像在世人面前摆放了一台放大镜,那种作恶的肆无忌惮和毫无廉耻,还是令国际舆论深感惊愕和无从理解。

例如,国际常识是黄金救援72小时,但是中共救援不足10小时,便宣布结束。宣称是探测灾难现场,没有生命迹象了。但是在中共宣布之后,却发现存活的两岁小女孩。而小女孩所以能够得救,完全是主持这一车厢拆除的负责人坚持搜救方式,而不是拆除方式清除车厢。完全有理由相信没有坚持搜救就拆除的那些车厢,原本能获救的生命,被不搜救就拆除的指令谋杀了。

世界上每有重大灾难发生,收集和保持证据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只有通过研究证据,才能确知灾难的原因,以及造成灾难的责任人等等。然而让国际社会瞠目结舌的是,被撞坏的车头却被命令就地捣毁和掩埋。国内外舆论对如此毁坏证据,都指向这是毁尸灭迹、销毁罪证。

中共这些邪恶令人震惊得难以言表,成了舆论关注和讨论的主要内容。其实温州动车追尾所暴露出来的中共的残败,同样是需要关注、研讨的重点。

因为动车追尾不仅仅是暴露高铁的残败问题,在中共大肆吹嘘的建设成就中,残败现象早已显露、比比皆是。例如在建的整栋高楼歪斜倒地;刚完工的新建公路,一场小雨就冲断冲毁;新建大桥坍塌肇祸,等等,层出不穷。整个大陆就像一个残败场地。

这里更不要说一般民众居住的豆腐渣建筑了。有的居民房所用的水泥居然一捏就散,所以四川地震才会有大量学生惨死。大陆的残败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因为本来应该百年的永久设施,在崭新阶段已经如此残败,时间长些,将有如何的灾祸,无需什么智慧都不难预见到的。

特别严重的是大陆这些残败是无解的,因为这残败的根源是中共体制的属性。中共现在无官不贪、无人不贪。从胡锦涛、江泽民、到连官也算不上的村长,都是手有多长、便捞多少的贪婪之徒。

胡锦涛一撒手就在国际上援助数百亿美元,他儿子随后索取30%以上好处;江泽民的儿子则拥有数千亿元公司的一半以上。当然上行下效,能够捞到钱的中共官吏,没有一个不是尽其所能地贪腐。

就说主管高铁建设的铁道部局长张曙光,一个厅级官员在短短时间内就鲸吞28亿美元。在中共官员个个恨不得蛇吞象的贪腐的行径下,想让建设成就不仅是光鲜的外表、而且有历经岁月也不残败的坚固实体,岂不是像拔著自己的头发、提起身子来一样荒唐?所以在光鲜亮丽的包装下,残败风尘是必然的。

再有一个大陆残败无解的重要因素是中共对人命和法律的漠视、无视,实则已经到了为利所驱、戕害人命的程度。动车追尾数小时后便停止救援,是最近和最典型漠视以致戕害生命的事例。其实中共在拆迁中、征地中,采用暴力或收买黑社会动武,造成的人身伤害和性命剥夺事件,相关揭露早已经在网络上铺天盖地。

人们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这些邪恶激发整个社会愤怒声讨,如钱云会被载重车碾死案;如这次动车追尾的惨死者,中共的做法就是一手拿钱、一手拿大棒,利诱和胁迫难属收点买命钱、并晋升。大肆暴虐、不得已时也用点钱为贪腐通路的中共,其政体如果不处处显现残败,才让人难以思议。

一个以人血祭奠来满足私欲的政权,充满对权势的贪婪、对物质的贪婪。最可笑还四处张扬什么大国崛起,摆出一副想取代美国领袖世界的身价,真是让人好​​笑、又笑不出来的恶心。

不要说中共经济超过美国也不会主导世界,即使有一天中共掌有的财富比美国多一倍,美国依然是世界主流的领袖,中共还是国际少数邪恶势力的代表,绝不会成为主导世界主流的最大政权。

因为当今世界毕竟邪不压正,世界的多数不会信奉邪恶是普世价值。实质上在中共自我膨胀的外套下,难掩虚弱。人们能预见的未来是残败总爆发,中共必将在总残败中衰亡,问题是如何才能让大陆社会付较小代价。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