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来临 失业军转干部有冤无处申

(新唐人记者在线报导)中国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金城镇失业的军转干部谭光辉以运输业维生,被交通局执法人员殴打致残后,申诉无门,反而被两次拘留,去年8月份被判劳教一年。出狱后又面临北京奥运和地方官员的封锁,有冤无处申。

谭光辉先生告诉记者,九年前遭仪陇县交通局7个执法人员扣车罚款时,他要求对方出示依据,反被暴打致残,踢坏生殖器,并扣押车子。

谭先生说︰“重要的是生殖器官踢坏了,一直不让我去做鉴定,因为官方串通一气,现在一直都不让我去做鉴定。我现在把县医院告上法庭了,因为他们串通医院把病历给毁改了。”

谭先生表示,地方当局的信访机构,还伪造事实,编造证据于去年8月份将他判劳教一年,直到今年6月份才被释放出来。而将他殴打致残的人员仍然逍遥法外。由于北京奥运期间的封锁,无法进京上访,但是他坚决为自己讨回公道。

谭先生说︰“我现在就这几点要求,一是要求他返还财产,二是要求恢复健康,第三要求他依法赔偿损失,第四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据了解,谭光辉是一名副营级军转干部,97年所转业的国营企业改制变卖,下岗后为维持生计,购买了一辆二手车从事运输行业。谭光辉残废后家境一度陷入困境,目前靠两成年的孩子养家。

来稿:退伍老兵的悲哀

四川南充仪陇金城镇的谭光辉现年58岁,上个世纪70年代荣幸的步入绿色军营,后来转为志愿兵,最后以副营长的职务于1983年荣归故里。

1997年国企改制,他遭遇了人生第一次的职业劫难。因为企业强制变卖,产权发生根本性变革,他面临着人过中年的失业下岗,失落的心态和措手不及的生存压力,令他尴尬的面对一家五口人的吃穿住行。为了养家糊口他决定自谋职业重操旧业,购买了一辆二手客车,从事城乡之间的旅客交通运输行业。

1999年6月13日,运营的手续还在仪陇交通局(现在属于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申请和办理之中,但是仪陇交通局某些执法人员置若罔闻,采取非常粗暴野蛮的手段进行了扣车处罚。为此谭光辉据理力争不服也不顺从,结果七八个行政从业人员群起而围攻,对他拳打脚踢导致身体伤残,特别是促发了“器质性勃起功能障碍”,同时给全家带来生存希望的客运车辆也被扣押。以后,谭光辉的一家经历一次次的风波,妻子服毒、儿子失学、老母神经,谭光辉的夫妻生活也不能正常进行。

2002年,南充法院做出伤残鉴定并民事赔偿判决,尽管其他财产和其他部位的伤残做了鉴定理赔,但是谭光辉提出的器官病变法院却即不允许去签订,也不做任何叙述性说辞。为此,谭光辉不服继续申诉,结果遭到仪陇县交通局一些从业人员的职权滥用,变本加厉伪造证据,使得谭光辉为此被拘留两次。同时,国企破产的年历福利等遗留问题,也搁置挂起不予解决。

2007年3月,第四次从北京上访回来的谭光辉再次来到南充市信访办,找任云柏主任询问身体生理残障的解决方案问题,结果勃然大怒的主任驱赶不说,最后还委托司法办协助,利用臭名昭著的恶法,可以不使用正当的司法程式的劳教制度,把他再度送进了劳教中心一年,让他再次经历了身心摧残的牢狱生活。这个劳教裁决指控书,编造“破坏公共秩序、打砸办公室设备”等不能成立的罪名,就是裁定的程式也有严重的问题,指控、行政复议,直到判决都没有透过本人出庭或者是在个手续上签名(更不知情),事后管理人员自知理亏,诡称是谭光辉不服改造拒不签字。甚至还有伪造签名的险恶嫌疑。

2007年9月就在谭光辉服刑期间,《南充日报》还污蔑并夸张报道说谭光辉50多次非法北京上访(其实只有4个来回),对此给他精神名节带来新的伤害。
现下刚刚出狱的谭光辉继续走在上访的旅途中,尽管有北京奥运和地方官员的封锁,但是他始终不改的要为自己被剥夺的权益和身体还有精神名节,得到合法的保护并获得经济利益补偿四处奔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