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 95後學會了摳門 正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9月20日訊】中國的95後如今已進入社會踏入了職場,紛紛陷入了經濟困境中。近日在網絡上熱傳着一篇長文,反映了95後如今捉襟見肘的生活現狀。

經濟觀察等中國大陸的網站,近日轉發了一篇題為《一線城市的95後,正在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長文。這篇文章最初發布在微信公眾號「五環外」上的熱文,通過採訪報導,展示了95後年輕人不得不想盡辦法節約省錢的困窘現狀。

文章寫到,從小被父母作掌上明珠養大的95後們,當帶著一絲興奮踏入職場開始自己養活自己的時候,才發現原先那種富有的生活已經逝去。而如今,他們必須面對的現實是,每個月收到的工資,付出房租、吃飯、交通等各種剛需支出後已所剩無幾。於是95後們開始走上「摳門」的道路,「宣稱自己奉行『極簡主義』,練就了一身『省錢哲學』」。

精打細算、錙銖必較的「深漂女」

文章講述了一位來自湖南女生陳零零的生活經歷。這位女生在長沙工作了兩年仍沒有任何積蓄,為了多掙點錢今年終於鼓起勇氣離開家鄉,去深圳「探索新世界」,結果找到了一份月工資6500的文職工作。

這位「深漂女」(指漂泊在深圳打工的女子)對深圳的高房租感受特別鮮明。她說:「我第一次打開找房軟件,把地址切換到深圳時,那個價格我驚呆了,幾乎是長沙的三倍。」而陳零零在深圳的收入也只比之前在長沙時的工資多兩千。於是,「吃不窮,穿不窮,算計不到窮一世」成為了陳零零的座右銘。

抱著「能省則省」的心理,陳零零和同去的一位小夥伴共同租了一間地下室改造的房間,不到20平米,每月2800元,並排擺放兩張床,這裡就成了她們的蝸居之地。

為了省錢,陳零零在吃穿住行各方面都精打細算、錙銖必較:過24歲的生日時,她花66元買了店裡最小的蛋糕,當得知刀盤是另外計費時,她摸摸頭不好意思地對服務員說:「那個……刀和盤子就不用了,我家裡有的」。

陳零零的手機備忘錄裡記錄了不少超市的打折攻略,進到超市就專門挑打折力度大還附帶贈品的東西,同時還會在心裡默默盤算精確到每毫升價格多少,如果有臨近過期食品專櫃更加便宜,即使繞道也會去購買。

她總是用現金支付,「因為攤主會省掉那一毛兩毛,如果手機支付就得全部付」;她也從來不錯過任何能「薅羊毛」的機會,一切外賣、打車、減免的優惠券都逃不過她的眼睛,不管紅包用不用,有沒有錢點外賣,都先搶了再說。她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資本家的羊毛不薅白不薅」。

在穿衣方面,陳零零也同樣在堅持「精簡主義」。在商場遇到喜歡的衣服但超過預算時,就拍下來往淘寶上識別同款,然後放入購物車,等到618、雙十一大打折時再購買;或者為了以更低的價格購買而特意反季買衣服,例如:夏天下單羽絨服。

喜歡閱讀的她,為了節約,會翻遍各種論壇,去找到自己想要的那本書的免費電子版;週末和假期基本都宅在家,這樣可以減少不必要的社交支出。

「上一次看電影還是在大學,大學看電影重體驗,現在重內容,反正過陣子手機上看是一樣的,忍忍就好了。」陳零零說:「生活教我摳門。」

曾經的「玩鞋一族」過上了守財奴般的生活

年輕的男孩子們「摳門」起來,與女孩們相比也毫不遜色。

文章講述了一位在深圳出生並長大的95後男孩陳劉的經歷。陳劉曾經是「玩鞋一族」,讀大學時曾經一個星期買了8雙球鞋,電子設備也永遠都是 「蘋果全家桶」最新配置。但進入職場後,他卻過著「近乎葛朗台(小說中的守財奴)的生活」,頓頓吃10元一份的盒飯,還經常和旁邊四五十歲的農民工嘮嘮嗑。

陳劉所工作的那家上市企業最近三年連續虧損,「退市」的鐘聲時刻圍繞在企業內,而他自己現在已經6個月沒收到工資了。陳劉只好開啟了夜晚兼職的模式,主業工作之餘擔任小小包工頭的角色,有時候甚至需要自己帶上黃色施工帽親自下工地。

今年3月份,在無休息的工作和兼職壓迫之下,陳劉累倒了,在醫院躺了半個多月。此後他領悟到,「腰纏萬貫,每日不過三餐;廣廈千間,夜寢不過六尺,人活著,開心就好。」

如今的陳劉,除了腳下還穿著多年前買的名牌鞋子外,身上穿的都是淘寶30元兩件的衣服。

陳劉說:「這次疫情對我的消費方式也有很大影響,意識到了存款的極度重要性,同時也會思考超前消費是否為商家設立的陷阱。畢竟手有餘糧,心中不慌。」

文章最後稱,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結伴過上了「低慾望」生活,在豆瓣上甚至有30萬人參與了「極簡生活」小組,有8萬人在研究如何才能「低消費」,社會上不想出門、不想消費的年輕人的數量與日俱增,「而這無欲無求的背後,其實是經濟壓力攀升、可支配收入的降低和從踏入職場後消費精力的驟減」,他們只是不得不成為「低慾望群體」。

「這不是主動選擇的極簡主義,而像是一種對生活的妥協」,文章寫到,「得了窮病的95後們卻早已經放棄治療,擁抱低消費,他們看著手裡的儲蓄永遠停留在六位數以下,也只得苦笑一聲,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繼續為生活賣命。」

(責任編輯:何雅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