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海歸回國記:被投精神病院 妻離子亡(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05日訊】在上一集的節目中,我們報導了成都小伙朱爽的故事。他從新西蘭回中國後,被警察投入精神病院,迫害了40多天,不僅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失去了妻子。接下來,他的命運如何?一起來關注。

在精神病院四醫院,朱爽遭受著各種形式的精神和身體迫害。在成都電子科技大學擔任講師、副教授的妻子,也被警察要脅,必須打掉腹中胎兒,和朱爽離婚。

朱爽:「出來以後,我媽媽問才知道,原來是警察怎麼怎麼脅迫她,去她辦公室怎麼怎麼騷擾她,然後怎麼讓她在所有電子科大的老師面前丟臉,逼她必須跟我離婚,否則她工作都會丟。」

為了救朱爽,父母四處求人。就連朱爽準備用來裝修婚房的17萬元,也被拿來打點關係。

2021年2月3號,朱爽終於逃離了四医院。

當時他無法走路,需要人搀扶。眼睛怕光的症狀持續了一個多月。原本有著健美身材的他,變成了一個痀僂腰的大胖子。

他決定,要離開這片熟悉而又令他感到恐懼的土地。

朱爽:「我的老婆沒了,孩子沒了, 對我的人格造成了嚴重損害,我再也覺得我沒辦法控制自己人生了,我感覺到了一種絕望⋯⋯然後我的記憶力、思維能力全部受到了嚴重的傷害。我本來打算考GRE,去UBC申請AI專業的,再也做不到了。而且我還逃到了加拿大來,我跟我的父母這輩子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了。我也沒有家庭了⋯⋯」

今年2月,他接到了在精神病院四醫院結識的好友斯毅離世的消息,但是朱爽說,自己並不意外。

朱爽:「因為他遲早會死,就這麼迫害⋯⋯但是我有一種,有一種就是透徹心底的那個刺骨的寒冷。雖然在加拿大,當時我開著暖氣,房間裡三十度,我都嚇出一身冷汗,一種後怕,就是如果我也跟他一樣,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然後也沒有錢的普通中國老百姓,那麼他現在的遭遇就是我的遭遇。」

在新西蘭留學時,朱爽曾多次接到法輪功學員遞給他的真相資料。雖然他不相信中共的一些荒謬說法,但他也不相信傳單上說的那些殘酷迫害。

朱爽:「在我自己遭受迫害之前,我看著繁華的中國城市,我完全不相信中國政府會做這種事情。而經歷了這件事情之後,我才明白,就像對我這樣的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反共行為的一個普通人都可以遭受那麼殘酷的迫害。那真的是,我無法想像法輪功的人,還有反抗中共的一些民運分子,他們到底會遭受什麼樣的迫害。」

每每想到在國內的悲慘經歷,朱爽的內心,都是撕裂般的痛。

曾經,他認為,只要小心避開中共劃定的所有雷區,不參與政治,不談宗教,憑自己的條件,還是能在中國過上好生活的。如今,他說,在一個不透明、不民主,賦予了警察和政府無限權力的社會,沒有人是安全的。而且,中共的倒行逆施,只會逼迫大批原本只想過平靜生活的人,投身到到海外的民主人權運動中來。

他決定,為了自己,為了那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同胞,要公開說出這一段經歷。

朱爽:「就像我出國前我去探望斯毅的時候,斯毅說你一定要好好活著,你活著不僅是為了你自己,你更帶著我們許許多多的人。因為每一個在加拿大能講述這個故事的人,他背後一定是有千千萬萬的受迫害到死的人。而他們,就像斯毅一樣,他們死了之後屍體被祕密火化,然後這個人就像再也沒存在過一樣。」

除了向中共國家信訪局投訴,朱爽還來到多倫多中共領事館,抗議成都茶店子、大彎區派出所和四醫院,對他的迫害。

編輯/王子琦 採訪/婉晴 後製/tony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