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陽:奴隸和牲口的繁殖義務

今天,一則來自中國的消息在華語網絡世界引起軒然大波:「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於改善我國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保持我國人力資源稟賦優勢。」

此消息一出,實際上已經宣布「中國正式進入三胎計劃生育時代了。」

早在2015年中共推出「全面二胎」政策時,我就在我的微信朋友圈發表看法: 「個人預計,要不了五年,『計劃生育』這個名詞就會消失,中國將會進入『鼓勵生育』時代。人們歡呼雀躍『可以生育兩個孩子』,卻不曾明白生育是天賦動植物權,我們卻需要別人批准!我覺得很悲哀,我們活在某個荒謬的認知中,當世界有所改變時,我和我妻子已過了最佳育齡……」

時至今日果然兌現,根據2021年中國政府發布的人口普查數據,老齡化、少子化、勞動力人口匱乏,已經是這個國家迫在眉睫需要解決的問題了。

中共實行將近五十年的「計劃生育」,是導致這難以逆轉惡果的罪魁禍首!

我把我當年的判斷貼出來,不是顯擺我的小聰明,而是想說所有事物都逃不過經濟學、社會學、邏輯學規律的。 報應和惡果也許不會如約而至,但它一定在路上了。

我是1975年出生的人,而我恰好也是第一代的獨生子女。記憶中我從沒遇到過比我年紀更大的獨生子女。

親歷,見證,切身感受。所以,計劃生育這個話題,讓我來講,應該沒有什麼不妥。

我孩童時代,就經常在鄉下我外婆家。當年我是親眼目睹大肚子孕婦躲在半山腰樹叢裡,只為躲避計生幹部的搜查。那時候抓住計劃外懷孕的婦女,是要強行流產的!

據說一針打下去,即便臨盆的胎兒也會流出來。「娃娃還在NIU(四川話,動的意思)!」我聽親友中的醫務工作者如是說。

我也在農村親眼見過計生幹部為了執行「計劃生育罰款」而強行搬走農戶家具,牽走農戶豬和牛……

很多人因為被計生幹部強制流產、強制結紮葬送性命或者造成終身殘疾;也有很多人因為超生孩子失去工作,前途毀於一旦……

計生罪惡,罄竹難書!

2015年,我在抱怨計生政策時,就有朋友說:「知足吧,現在政府讓你生二胎了,還抱怨計劃生育做什麼?」

我很嚴肅告訴他,即便「允許你生n胎,那都叫計劃生育!只有牲口奴隸,才需要在別人的計劃下進行生兒育女!」

是啊,今天的「三胎政策」也出來了。那是否定了「計劃生育」麼?

不是,黨國還是在搞計劃生育,還是把我們當成牲口奴隸在掌控,在操弄,在「按需下崽」!

中共之前控制人口,用計劃生育政策扼殺數億胎兒,只是為了「減輕社會負擔」。那是一個荒謬絕倫且愚蠢的認知和決定!

時至今日,人口數據和現實反饋讓中共突然發現,他們需要充足的勞動力,來給他們日益龐大的貪腐組織和膨脹的野心做創造。

他們利用十四億奴工拚命勞作,創造的財富讓紅魔去收買、攻陷全世界。 一帶一路、孔子學院、外交收買、腐化官員、破壞規則、踐踏法律、壟斷資源、破壞環境、竭澤而漁。中共一直在對全世界進行文化、價值觀、經濟、物產的滲透和掠奪,目標就是成為人類霸主。

其實紅魔一直進行得很順利,並且成功在即。 然而習近平橫空出世,性急的一尊一頓瘋癲操作,把中共「百年大計」暴露無遺。 可見,人類世界也有宏觀平衡,習近平就是來終結中國共產黨的那個孽障。 公平合理,孽父債孽子償。歷朝歷代,屢試不爽!

如今中共的後院失火,解決人口問題迫在眉睫。

於是他們開始鼓勵生育,在持續閹割中國人生育權和生育功能接近五十年之後,他們又開始重視我們這十幾億奴隸和牲口的生育功能。

中共認為,中國人有義務按需進行繁殖?

對不起,我們不是奴隸,也不是牲口。

我們生而為人,有尊嚴、自由、體面,我們有天賦人權!我們要自己掌握生育時間、生育數量和拒絕生育的權利。

我們不會再聽從中共的指令,服從你們的意志。這是人權意識的甦醒,也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反觀中共政權開始否定自己曾經的「基本國策」,說明這個政權已經到了進退維谷、舉步維艱的地步了。

中共要完了,各位國人,現在不需要你提槍上馬去滅共。只需要對中共政權所有的政策不理睬、不協助、不宣傳、不配合,就是在做滅共的努力,就是善莫大焉了。

不合作,不作牲口和奴隸,讓中共大廈轟然倒塌。

(葵陽 寫在2021年5月31日星期一 斐濟蘇瓦 時間晚上11:0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