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觀】韓戰《英雄兒女》如何炮製的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6日訊】各位看官好,歡迎新老朋友再次光臨。今年是韓戰70周年紀念,那場耗時三年,死傷數百萬人命的區域熱戰,被中共70年來為洗腦中國人、自我定性為「抗美援朝」運動,也是它炮製愛黨愛國的重要題材。然而,它為何要派重兵援助金日成,就算百萬死傷也要對抗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到底正義還是邪惡,很多年輕朋友並不清楚。好,70年後的今天,讓我們和大家一起,努力扒下共產黨宣教的「金玉」,看看「抗美援朝」光鮮外表下的敗絮。

因為案情複雜而慘烈,我們想為大家做幾集的系列,儘量以我們【欺世大觀】的獨特角度,把韓戰這個話題說到位。今天這集節目,以人盡皆知的電影《英雄兒女》開板。

韓戰《英雄兒女》如何炮製的

記得小時候看《英雄兒女》,一到男一號王成妹妹王芳大唱主題曲《英雄讚歌》的時候,很多人會情不自禁地跟唱,甚至熱血沸騰。和現在台上歌星領唱情歌,台下上萬歌迷搖著熒光棒動情合唱一樣一樣的。

公平地說,音樂旋律和歌詞對啥也不懂的孩子殺傷力巨大,不瞞看官您說,歌詞到現在大叔我都還記得:「烽煙滾滾唱英雄,四面青山側耳聽……」1964年共軍空政歌舞團張映哲的小亮嗓兒也確實感染人,而且歌詞設計得也是先給你展示畫面、帶入、抒夠了情、話鋒一轉,就開始扯了,「人民戰士驅虎豹,捨生忘死保和平……」可誰是虎豹,保哪方和平?就是到今天,腦漿洗得紅紅的人們還是不知道上了中宣部的大當,當時看片跟唱的人都不會發出大問,和現在暈暈乎乎跳廣場舞唱紅歌的大媽也是一樣一樣的。

那麼,到底有沒有王成?有沒有那句戲詞兒:「為了勝利,向我開炮」?別說,還真有,但真人不叫王成,口號也沒那麼高大亮。

先來說說這個故事的背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金日成野心爆棚,想獨霸朝鮮半島,悍然出兵南韓,攻勢很猛,據說以中共林彪四野給的三個朝鮮族師37000兵力助攻,很快占領了漢城,金日成眼看打敗李承晚政府軍,占領整個半島的關鍵時刻,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9月15日從漢城西面的仁川登陸,十幾天就將北韓共軍打回了「三八」線以北。

眼看聯合國軍長驅直入進抵鴨綠江中朝邊界,嚇傻了老金,趕緊跪求蘇共大哥斯大林和中共二哥毛澤東,狡猾的斯大林號稱在度假,不想管這事,就要求老毛發兵救金,最終造成1950年10月19日開始,中共軍隊135萬人陸續大舉入朝,對抗聯合國軍,挽救老金,共軍以人海戰術打,三年死、傷、病、失蹤、被俘近100萬,打到1953年7月,老毛一看實在扛不住了,不得不同意坐到談判桌旁,最終和聯合國軍達成了停火協議。南北各自回到早年劃定的三八線兩側。韓戰結束。

協議簽署後,雙方開始撤兵,遣返戰俘。當時聯合國軍俘獲的中共官兵共21,000多人,自願遣返者6,670人,另外的14,325人以「毋寧死」的堅決態度拒絕返回共產中國。中共一看,這大大地丟臉啊,就採取威逼和色誘之法,最終有440人回心轉意同意返回中共國。

您可能了解,每個正常國家都很珍惜為國效命的軍人,對不幸被俘的士兵那也是竭力營救,特別是美國。但這些為中共出生入死,僥倖活下來的幾千人萬萬沒想到的是,等待他們的是生不如死。

怎麼個結果呢,別急,您接著聽。第一批自願遣返的戰俘在三八線以北的開城受到了夾道歡迎。開城大家最近都聽說了,對,就是金日成孫女金與正下令炸毀開城朝韓工業園區辦公大樓的那個開城。戰俘們開始心裡還暖洋洋的,沒想到,再往北進到自己祖國,立馬被關進遼寧昌圖「志願軍」歸國人員管理處(歸管處)。從1953年11月開始政治審查。

過來人都知道,共產黨的政審就是整人。整個過程分為四步:動員教育、檢查交待、做出結論、安置處理。歸管處後來還下發文件稱:「共產黨員是不能被俘的」。那當然啊,你入黨時候發誓要把小命獻給黨啊,黨派你上戰場,你怎麼敢不為黨戰死,還讓敵人俘虜,居然還敢活著回來!所以,戰俘必須交代這個問題,沉痛反省。於是,共軍戰俘們個個蔫頭耷腦,開會檢討,自我贖罪,寫出深刻檢查,反省投降行為。在黨的詞典裡,被俘等同於投降敵人。

說到關鍵點了,在這批戰俘中,有一個叫蔣慶泉的軍人,他,就是黨宣十年後推出的洗腦影片《英雄兒女》的原型之一。為什麼說之一,咱一會兒再說。

《英雄兒女》的文字版本叫《團圓》。1952年韓戰期間,作家巴金參加全國文聯組織的赴朝創作活動。1961年,巴金發表了反映韓戰的短篇小說《團圓》,故事主人公就叫王成。當時受到文化部副部長夏衍的青睞,要求長春電影製片廠拍成電影,1964年《英雄兒女》上市。

來到2005年2月,中共《解放軍報》刊登了「電影《英雄兒女》的幕後珍聞」,算是個政治花絮吧。文中說,夏衍責成長影導演武兆堤和編導毛烽將《團圓》改編成電影的時候,毛編看到巴金小說中寫到王成的犧牲時只有一句話,說「只是王成沒有能回來,他勇敢地在山頭犧牲了。」毛編覺得就這麼一句話怎麼塑造英雄啊,是吧,真是無從下手,沒想到武導竟威脅他說:「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上了這『賊船』就不能下來。」

然後呢,王成就被毛編打造成了「向我開炮」的英雄。再然後,王成就在一代代中共國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公務員和愛國憤青頭腦裡紮下了根。您看到今天,王滬寧一下令反美,電影播放清單裡必定有《英雄兒女》。正所謂:管它洗你千百遍,你還愛它如初戀。中共的成功洗腦術,可謂獨門絕技,蓋世無雙。

王成的原型 蔣慶泉是戰俘

再說到為什麼蔣慶泉是王成之一。根據大陸媒體披露的資料,韓戰中,確實有幾個被中共洗腦洗透透、甘心當炮灰的軍人發出過類似呼叫,其中有一個叫于樹昌的步話機員,在喊出「向我開炮」之後拉響手榴彈與敵軍同歸於盡,炸死了自己。還有一個在于樹昌之前呼叫自家炮火的,就是蔣慶泉。

據曾經擔任赴朝共軍23軍《戰地報》的記者洪爐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憶,1953年4月的一天,聯合國軍攻上了北山陣地,指揮所裡與蔣慶泉聯絡的另一名步話機員陸洪坤,親耳聽到蔣在步話機中呼叫:「敵人離我有50米、30米、10米……向我的碉堡頂開炮!」

戰役結束後,洪爐記者聽說了這件事,就寫了一個報導。然後,蔣慶泉的上級也準備為他請功——因為大家當時沒找到蔣慶泉,都以為他死了。可洪爐寫完報導還沒來得及發表,卻得到了通知,稱不宜再宣傳蔣慶泉,因為他的名字出現在戰俘名單中。

您聽清了吧,在共產黨看來,一個軍人不管他之前多麼英勇,只要被俘,就是背叛。意思就是,你一個敵人也沒打死,後來被敵人打死了,沒關係,你是烈士;你打死了十個敵人,但被敵人打傷打暈抓了俘虜,你是叛徒!看官,這混帳邏輯其實不是邏輯問題,就是邪教黨的幫規定的。你入了它,你的小命必須為它死。沒道理可講。

洪爐一想,蔣慶泉不宜再宣傳,這不白幹了嗎?別急,于樹昌出現了,巧的是,小于也喊了和小蔣類似的話,洪爐趕緊把寫小蔣的報導修改一遍,換上小于,以《向我開炮》為題發表。於是,電影《英雄兒女》1963年拍攝的時候,採用了洪記者報導中的部分內容,「高大全」人物王成出爐。

再說回到這個沒死的蔣慶泉。和其他戰俘一樣,小蔣一回到中國就被關進了昌圖歸管處交代問題。據他回憶,當局認定他暴露了部隊的番號、武器和飲食情況,本該嚴懲,但就因為能被證實曾喊出「向我碉堡頂開炮」,最後得以從輕發落,保留黨籍和軍籍,僅獲黨內警告處分。這真是一句話撿回半條命哈。

可其他俘虜就沒他這麼僥倖了。蔣慶泉說,弟兄們「其實都挺悲慘的」。怎麼悲慘?據官方資料顯示,「志願軍」戰俘自願回大陸的6,000多人中,700人被開除軍籍還抹去從軍史,4,600多人只承認被俘以前的軍籍,意思是你當俘虜那天起就不是我軍的人了。2,900多名共產黨員當中,絕大多數被開除黨籍,保留黨籍的只有120多人,還分別給予了黨內警告和留黨察看等處分。

蔣慶泉從烈士到「叛徒」

王成的原型蔣慶泉呢,昌圖教育改造結束後,被責令退伍,只好回到老家錦州大嶺村種地。他說,「開始都以為我死了,家裡還掛了烈屬牌子。我回去,補助烈屬的小米先沒了。剛回去那幾年還是挺難,因為地都不會種了。我們村有當兵的會講在前線的事兒,我就聽著,不說話。我們村沒幾個人知道我怎麼回事。」

最屈辱的是,蔣慶泉自己出生入死的親身經歷,對老婆孩子都不敢提及。直到他第一次看到電影《英雄兒女》,一下看到鏡頭裡那幾乎就是自己生命遭遇的扎心片段時,這五尺東北漢子忍不住在路上掩面大哭起來。回到家鑽進被窩裡還是哭,妻子不知出了什麼事趕緊問他,他卻只能搪塞,絕不敢說出真相。因為小蔣當時想,「說了不就等於把自己當俘虜的事說出來了嗎?那年頭當俘虜還了得?!」

然而,就是這麼低調,蔣慶泉依舊沒有逃過。文革爆發後,蔣的檔案被造反派翻了出來,一下炸了鍋,他馬上由退伍軍人變成了敵人,被打成叛徒,動不動就拉他去遊街批鬥。直到十多年後的1981年,當局才宣布取消對他的處分。這時他已欲哭無淚。

記者洪爐又找到了他。後來對外界披露說:「他受的苦太大了,那是三重的苦啊。」「我在錦州的民政局,查到的戰俘管理處的材料,他寫的檢討、認罪書一大堆啊,他認為自己給祖國丟了人,不配當共產黨員。那段受的屈辱痛苦,別的人體會不到的。」

蔣慶泉不僅屈辱,還一直納悶一件事:據洪爐透露,2009年,蔣跟著兒子到丹東參觀「抗美援朝」紀念館。老人突然現場發飆,非要把一張炮兵陣地的照片扯下來,兒子費好大勁才把他攔住。

一問,老蔣這才說:他一直對當年的炮兵滿腹怨氣:當時我喊「向我開炮」他們為什麼不開炮?開了炮我就死了啊,就不再會當戰俘了!洪爐說,「他是不知道,當時炮兵沒開炮僅僅是因為炮彈打光了。」

聽了這話,我們正常人會很辛酸:老蔣肯定沒想到他的黨會因為他被俘而這樣遭害他,只能反過來後悔自家炮彈沒炸死自己!看官,人需要多麼扭曲的毅力才能活得這麼憋屈呢?

一朝為俘,終身恥辱

大家慢慢知道他是王成原型後,2013年7月,蔣慶泉在接受香港《蘋果日報》採訪時卻堅持說,「我是戰俘不是英雄」。同時透露了自己被俘回國後遭中共打壓的經歷。等於告訴世人,他大半生飽受「一朝為俘,終身恥辱」的痛苦,不是所謂平反、撤銷處分能一筆抹去的。

還有讓人惻隱的是,2014年,《中國青年報》爆出80多歲的「英雄兒女」蔣慶泉11年來一週三天上集市賣鞋墊的事。

天剛蒙蒙亮,蔣慶泉就從住了20年的老房子裡推出一輛滿是鐵銹的「倒騎驢兒」式三輪車,將幾百雙老伴兒縫製的鞋墊一點點塞進幾個黃色的紙箱,再用麻繩將幾塊木板綁在三輪車上,勒緊,然後招呼老伴兒坐上來準備出發。

為掙錢補貼家用,一週三天的集市,他一天也不敢落下。一塊錢一雙的鞋墊,賣幾十雙的時候有,賣一兩雙的時候也有。家離集市只有二里地,卻是個坡度很大的下坡路,趕上下雪天,車翻過好幾次。回家的時候,蔣慶泉一個人蹬不上去,老伴兒就下車和他一起推。路不遠,卻要推上半個小時。

中青報說,當時的蔣慶泉83歲了,這樣的日子,他已經過了11年。

戰爭還給蔣慶泉留下了病患,他的右眼突然不行了。大夫告訴他說,「可能是打仗時留在眼睛裡的。其實好幾十年了,天天頭痛,吃止痛片。眼前人一多就難受。」

中共「卸磨殺驢」

故事講完了。銀幕上王成的形象和王芳的激情歌聲,駐守在幾代中國人的記憶裡,可很多人聽都沒聽說過蔣慶泉這個名字。事實就是這麼殘酷,「卸磨殺驢」這個成語就是這麼扣題。一方面,蔣慶泉等人「向我開炮」的大詞被中共拿來包裝給其他人洗腦;另一方面,這個黨對為自己賣命、用完了的炮灰卻冷漠殘酷。

諷刺的是,英雄包裝工巴金和他的短篇小說《團圓》也沒躲過劫難。文革期間,巴金和《團圓》被批「渲染戰爭恐怖、有意讓英雄死亡,鼓吹和平主義」;而電影《英雄兒女》卻被赦免,但字幕裡「根據巴金小說改編」這句話被刪掉了,和現在中宣部、網信辦刪敏感詞一樣。然後,《英雄兒女》和主題歌《英雄讚歌》成了家喻戶曉的「紅色經典」,也是中共國最著名的抗美援朝影片之一。

如今,王成塑造者巴金已經作古,最早採訪蔣慶泉的記者洪爐也剛剛去世。壓抑半世,憋屈一生,已界92高齡的蔣老先生,您還好嗎?

欺世大觀》製作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