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習要建川藏鐵路 治藏兩大難題無解

石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1日訊】《有冇搞錯》。8月31日。

最近北京召開第七次西藏工作會議,習近平講了治藏工作,還提出川藏鐵路要儘快上馬建設。今天,和大家談談西藏和川藏路。

談到西藏,我覺得和香港有相當奇怪的關係。西藏是中共建政之後,第一個一國兩制的地方。西藏的一國兩制,實際上持續了不到10年時間。1950年西藏和北京簽《十七條協議》,1959年3月拉薩發生武裝暴動,中共軍隊全面鎮壓,然後對西藏社會主義改造,前後其實只有9年時間。

有關1959年拉薩暴亂,有很多種說法。但我們客觀上看,其實那一次暴亂,也就是藏人和中共徹底翻臉,其實是不可避免的。《十七條協議》,保證西藏舊有制度不變,條約上寫的是,中央政府不在西藏地方推動社會改革,維持原來社會制度,和香港一樣,西藏的外交和軍事,都由中共管理。

1950年,中國大陸通往西藏沒有公路,當然也沒有鐵路和機場什麼的。中共軍隊進入西藏非常困難,中共18軍進藏,走了兩三個月,完全靠兩隻腳,最多是騎馬。所以當時來說,就算是中共軍隊打仗非常厲害,但幾萬人在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基本上是九牛一毛,根本無法管理西藏。中共最擔心的,是西藏上層集團跑了,然後全西藏到處暴亂,到處是游擊隊,那就真的變成了毛澤東說的,掉進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了。

所以簽署「十七條」,不用武力拿下西藏,當然是上策,不戰而屈人之兵嘛。

1951年,也就是中共在西藏駐軍之後,開始全力修建公路,到1954年和1955年,兩條公路修好了,就是從青海格爾木進入西藏到拉薩的青藏公路,和雅安、瀘定進入西藏到拉薩的川藏公路。青藏公路用了2年,川藏公路用了5年。

公路建好了,當然中共對西藏的政策就不一樣了。

1957年開始,中共在青海、四川、甘肅等地的藏區,進行全面社會改革,中共稱民主改革。這個改革是非對錯,到底應不應該,可能有很多爭論。但對藏人來說,這個改革等於是徹底改變西藏社會的制度,帶來的混亂很嚴重。

我們談一下西藏的情況。我們現在說的西藏,是指西藏自治區這個行政地域,但實際上藏族人居住的地區遠遠不止現在的西藏。藏人還住在青海、甘肅、四川和雲南等地。1949年的時候,西藏拉薩政府,實際控制的地區只有現在的西藏,西到金沙江,北到唐古拉山。所以中共和西藏簽的「十七條」,規定的是西藏,而不是藏區。但很多藏人理解的,是藏區。這是第一個區別。

等到青海、四川藏區進行社會改造的時候,首先觸及藏區的上層,包括領主和寺廟。中共的方法很粗暴,直接就是請領主和喇嘛去開會,然後把人扣住,逼他接受改革,然後大批群眾就會跟隨。但這個辦法,當然也引起了藏區的全面反抗。藏人反抗不客氣的,直接就是動刀動槍,中共的對應是收繳所有槍枝。西藏牧民以前很多槍的,因為要放牧,要對付野獸,或者是部落打仗,所以都有槍。

收槍引起更大範圍的反抗。尤其是在四川的康區。康區藏人非常凶猛,個子長得也高大,所以西藏的士兵,多來自康區。最後,康區的反抗,變成了四水六崗游擊隊。

最有名的,是四川理塘。理塘是叢山峻嶺中的一片高山平地,有一個西藏很有名的大寺廟,叫做理塘寺。中共政府去接管,遭到反抗,軍隊去的時候,理塘藏人5,000多人去支援,解放軍一個連打不過,因為藏人也有槍。

最後,中共直接派出剛剛從蘇聯要來的圖-4轟炸機,從西安直接飛過去。轟炸的後果當然是很慘的,理塘寺守衛的僧人和牧民,據說死了3,000多人,理塘寺完全被炸成了平地。理塘寺的一個年輕喇嘛,就成了後來四水六崗游擊隊的頭目。

游擊隊打不過中共軍隊,就往西藏跑,很多人跑到拉薩。他們的數字比藏軍正規軍還多,而且不信任中共,而且有血海深仇。

所以,1959年的拉薩暴動,就是必然的。

1959年中共徹底拿下西藏之後,就開始社會主義改造,把原來散居的牧民和農民集中起來,變成人民公社。到1980年,這個西藏的經濟,和以前沒有什麼改變,很多藏人中產階級的生活反而更差了。

到1989年,西藏爆發騷亂,胡錦濤率先在西藏實行戒嚴。所以藏人更恨胡錦濤。

兩天前,習近平在西藏工作會議上講話,談了很多所謂政策,其中有四點比較重要。

第一,堅持中共領導,堅持民族區域自治政策。中共領導不說,民族區域自治,就是新殖民主義,和現在新疆、西藏的做法一樣,沒有任何改變。

第二,要修建川藏鐵路

第三,要藏傳佛教中國化。

先說第三點,藏傳佛教中國化。這個意思是說,現在的藏傳佛教沒有中國化,是不是這個邏輯。進一步說,西藏沒有中國化,所以,西藏不是中國的,如果是中國的,如果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那就根本談不上什麼中國化的問題。事實上,藏傳佛教從來沒有外國化,沒有印度化,就是西藏化的,如果西藏是中國的,那就是中國化的。對不對!

從根本來說,習近平說的藏傳佛教中國化,其實是「中共化」,就是全面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也全面接受中共的意識形態。這對藏人來說,對藏傳佛教徒來說,當然問題很大,共產黨是無神論,用無神論來駕馭有神論,領導有神論,本身無法自圓其說的。

我採訪過阿嘉活佛,他是青海西寧塔爾寺的住持,也是班禪喇嘛的主要助手,也是班禪十世靈童委員會的祕書長。他說,中國大陸的很多佛學院,是中共的宗教局書記去講課,教和尚什麼是佛法,所以他根本否認中國大陸還有佛教。

其實,藏傳佛教格魯派,就是漢人說的黃教,主要有兩個分支,一個是達賴喇嘛派系的,一個班禪喇嘛派系的。兩個派系,從清朝開始有權力鬥爭,班禪系從來是親中國中央政府的。但班禪本人後來坐了中共監獄10年,阿嘉活佛也是班禪系的,也坐了中共大牢10年,到了90年代仍然受打壓,最後跑到美國去了。

所以,中共在西藏面對的,不止是什麼達賴集團,還有宗教問題。習近平說的藏傳佛教中國化,就是中共要把藏傳佛教變成大陸的佛教,關鍵是切斷藏傳佛教和達賴喇嘛的精神紐帶關係,藏傳佛教寺院掛上中共黨旗,掛上習近平的畫像,每天喇嘛操正步搞升旗禮。

中共這種對宗教的戰爭,根本沒有辦法取勝的。基督教不行、天主教不行、伊斯蘭教不行、對法輪功也不行,對藏傳佛教同樣不行。比如說中共樹立的那個十一世班禪喇嘛,達賴喇嘛不承認,西藏一般老百姓也不承認,只有官方承認他。所以,這是一個無法取勝的戰爭。

中共在西藏面對的,不僅是宗教問題,還有民族問題。

以前中共治藏,以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為基礎,也就是說他不看種族、膚色什麼的,他以階級來劃分,來進行管理統治。但80年代之後,共產主義在中國大陸崩潰了,中共現在要靠民族主義來治理社會。對新疆、西藏、內蒙這些地方,民族主義治國,就會出現問題了。

藏族人也不承認什麼炎黃子孫,也不認可漢人文化,什麼民族自尊心,什麼民族復興,什麼民族崛起,和他們關係不大。

其實,這是所有共產專制國家都面對的問題。蘇聯、南斯拉夫都有這個問題,共產黨倒台,民族國家恢復,民族矛盾就激化升級。在大陸也一樣,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崩潰之後,新疆、西藏、內蒙的民族問題都激化了。

民族問題和宗教問題,除了實行包容寬容政策,用其它方法都是無解的。這是中共深陷新疆問題和西藏問題的真正原因。當初滿清王朝比共產黨厲害多了,滿清是一國五制,滿州一制、漢地一制、蒙古一制、西藏一制、新疆一制,滿清皇帝搞了兩百多年。現在中共一國兩制,20多年就不行了,而且還是在香港,並沒有什麼種族文化和宗教問題。

在西藏同樣的,問題隨時全面爆發,共產黨以為單靠武力就可以解決全部問題,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另外一點,習近平提出在西藏建設一批基建項目,包括川藏鐵路。川藏鐵路大概是十年前勘探設計的,全長約1,742公里,從成都到拉薩。預計投資總額3,045億元人民幣,通車後,從成都到拉薩12小時。

現在,開車如果走川藏線公路,大概要6天時間。川藏線最困難的地方,是金沙江到林芝,也就是橫斷山脈和雅魯藏布江大轉彎這一帶。當初修建川藏公路,號稱每公里死一個人,地勢險要,可見一斑。

不僅如此,這一帶也是青藏高原的擠壓帶,地質情況非常複雜,地震頻繁。如果要修鐵路,大概就要修隧道了,那個難度遠遠超過阿爾卑斯山。比如橫斷山脈,寬度200多公里的範圍,就有3條大江,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很多地段,山下江邊是熱帶有仙人掌,山頂是寒帶,雪山長年積雪。這個落差有三四千米,修鐵路當然非常困難。有專家說,川藏鐵路比青藏鐵路難十倍。

當然,只要丟進去足夠的錢,那是一定能建起來的。

不過,那一帶,橫斷山過後到林芝之間,是中國境內最後一片原始森林。我估計,一旦鐵路修通,當地環境以及人文遺產也就完蛋了。橫斷山有很多礦藏,再往西去,也有很多森林,鐵路一修,開礦砍樹,環境大災難根本無法避免。

現在,成都到雅安的東段,以及拉薩到林芝的西線先動工,中間最困難的一段,也就是橫斷山那一段,大概有1,000公里,建起來比成昆鐵路還要困難,可能會延續到三五年後開工。

修建川藏鐵路,有人說方便軍隊調往西藏,所以是強化了軍事部署。尤其是麥克馬洪線的東段地區,估計印度又要緊張了。

但這種鐵路,是否能夠應付現代戰爭恐怕很難說,因為如果有太多橋和隧道,等於是弱點太多,現代精密導彈又難防,一個關鍵部位就可以癱瘓整個交通。

川藏公路,在林芝到波米縣中間,有一個泥石流區。公路差不多每年都沖毀,常常是幾個月不能通車,最長一次一年多中斷,無法通車。所以如果有大型戰爭,或是全面戰爭,這些鐵路恐怕沒有太大的幫助,但對小型衝突,或者是鎮壓藏人拘捕騷亂很有幫助。

好,我們今天談了西藏的三個問題,宗教和民族問題,中共的政策無法善解,而修建鐵路,將動用大筆資金,最後的結果如何,還是要看經濟大環境和大陸內部政局的變化。總體來說,反正是凶多吉少。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