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07日訊】【今日點擊】(3406-1)

提要
華為起訴美國政府違憲 勝算幾何?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偶然再翻了封神演義,有朋友說濤哥你可又講封神演義了。隨便就看到這個雲中子,那第三章就講雲中子,第四章。雲中子到了朝歌,最後削了劍,然後如何如何。等他還沒離開朝歌呢,他就看見妖氣從這個朝歌城上,深宮中就又升起來了。而雲中子當把那首詩題在司天台上,結果就在同時間,司天台的官叫元甚麼,我記不住名字,他看天象,他也看到了妖氣,他就上書了。上書,他是三朝老臣啦,這個上書跟皇上說,跟那個紂王說,說不好,這看到了妖氣,希望紂王能夠潔身自愛,對吧,去讒言、 禁色慾,如何如何如何,是由商容遞進去。

本來紂王呢,其實這是老臣嘛,他也很尊重,他說哎呀都是好話都是善意,也沒關係啦,反正你奏完就奏完了。妲己不幹,妲己說前頭走的那個老妖道,就是惑眾之言,指的是雲中子。然後說這個人就是結黨營私,就是當時害妾身的雲中子的黨徒。他故意妖言惑眾,故意要跟紂王作對。他的真正的內心是跟妾身,他看妾身不順眼,這個人是壞人,他要讓整個百姓能夠動盪起來,就會出現社會的動盪。他故意造成社會的動盪,從而促成朝廷的不穩,他才這麼說的,他胡說。紂王就把他給殺了。

所以維穩這個詞,是民眾的呼聲與妖言惑眾的說法,是妲己來的,你看說是妲己最早說的,現在的共產黨的用語。而他殺掉的誰,殺掉的是司天台的大臣。司天台,天、地、人,你可以說主管迷信的,主管命運的,能夠探索命運的,與神與天與地接洽的官。而中共的邪惡,它把人的信仰殺掉之後,扼殺掉之後,就像妲己毀掉司天台的主官一樣,它以迷信的說法毀掉這一切,那愚弄百姓。所謂愚弄百姓就是百姓們只注重利益和占有,卻缺失了跟神明跟自己靈魂接洽的途徑,斬掉信仰其實就是這個。

而孟晚舟昨天出庭了。那孟晚舟這個案子,走起來是比較熱鬧了。庭審沒有多長時間,大概只有十幾分鐘。它延期引渡庭審到5月8日,所以一下延下兩個月,這是他真正的想法。就我個人的角度來講呢,是2月28日川金會,川普跟金正恩的會談崩盤之後,我那天節目中說了,我說你看,以今天為點後面出事。3月1日華為展開整體的戰略攻勢,打廣告,買記者,孟晚舟狀告加拿大政府三個部門,都在其中的。然後中共政法委對兩個加拿大人,以間諜之罪呢如何如何。然後還把加拿大的一個油菜籽的公司,說它產品有毒,不進口了。然後開放深圳的總部,在歐洲建立兩個展覽中心,它是全範圍的。

而2月28日也是巴塞隆納的,全球的電信大會的結束日,所以電信商電信大會是它行業內部的。從3月1日它對外展開整體的全面攻勢,它現在聘請著名一些著名記者,希望能夠到華為工作,年薪20萬美元。年薪20萬美元相當高啦,掙工資的人,這是路透社報的,所以它展開了全面攻勢。而最新的攻勢昨天夜裡,在孟晚舟出庭完了之後,沒大概兩三個小時,以3月7日。在北京時間3月7日,這個華為的董事長,輪值董事長,宣布狀告美國政府。

華為起訴美國政府違憲,入侵我們的服務器和郵件。3月7日華為發表聲明,美國國會未能提供證據支持它的禁止令。它指的是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當時裡面有一條,去年美國總統川普簽署的列入法案,禁止聯邦政府機構和其合約合作方面,使用華為服務跟設備。也就是華為起訴了川普,對吧。在3月7日這天,北京時間3月7日這發表聲明。我覺得滿有趣的。去年川普封殺了中興,那習近平自己找他,那川普又放行中興,罰了13億,前後交了13億美金。

那今年呢圍繞著華為一直沒出頭,這個川普一直就,傳說中的東西一直沒出來,你沒出來人家先告你。那告的是他啊,因為這是美國政府拿出來的禁令,由國會通過的對吧,也就是說等於習近平跟川普撕臉,完全等於習近平跟川普撕臉。所以川普如何應對,現在的在這個貿易協定本身,最後階段還沒簽,還沒簽呢,那以川普的性格,會不會由此而出現中美之間的對壘呢,有可能,因為很明顯衝著政府去的。國防授權法案,是在政府拿出來東西之後,那是由國會來通過成為法案,這是一個,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

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說,完全正當,也完全可以理解的。而相關的起訴文件並沒有被披露,我們不得不採取這一法律行為,作為最後的適當手段。這一禁令不僅違法,而且阻止了華為參與公平競爭,最終傷害的是美國的消費者利益。邪惡者之正義,邪惡者使用人間之正義,這就是表現出來最淋漓盡致的。就是我們剛才,我剛才舉例子說的,妲己呢說了一句,說妖言惑眾,故意結黨營私,妖言惑眾,故意要跟大王作對,這是來對紂王的,三朝元老的直接的評價,而原因就是對方知道她生命的真實。所以應該講3月7日告的是川普,與其告美國政府,告的就是川普。那會怎麼樣?一般評價就是反擊,是,它是一個整體的反擊。一切表現的都是共產黨的意志。這個案子成不成呢,這個案子幾乎不成。

華為起訴美國政府違憲 勝算幾何?

在此之前頭一天BBC的另外一篇文章,說勝算幾何。它採訪一個華盛頓大學憲法學的教授,這個人叫做特利。因為時間關係我跟大家介紹,特利在講說它引用的法律法規,在美國法律中有,但是呢,根本它只針對個人,或者一個團體,它不是針對公司。華為的做法是以法人的身分出現,那裡面帶有的相應的成分呢,是包括一些歧視的成分在其中。所以這個人曾經打過一個類似的官司,他說根本就是可能性不大。而在2017年俄羅斯的一家公司,也引用了同樣的法規打過,但基本就是敗訴的。因為從執法部門跟立法,它同時告了政府跟這個國會,因為法案是國會要通過,所以它必須告國會,告政府。立法跟執法都告了之後,在法院的角度來講,你沒有任何理由,這是一個國家本身,這是這個國家本身安全,和國家本身社會政體的間架結構賦予他們的權利,所以幾乎它是沒有勝利的可能。

沒有勝利的可能,就像孟晚舟那個案子一樣,她幾乎沒有勝利的可能,但她為甚麼這麼幹。它唯一產生作用的就是在中國境內,為習近平,為中共,貼上,叫甚麼,愛國主義的金縷外衣,金箔玉衣。那人們會看到,會感受到,大陸人會感受到他的強悍。花的錢全在於宣傳上,全在這種氛圍中。氛圍,你如果餓了,你盯不上一口饅頭,其實是這樣。那好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