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07日訊】下面請看趙培為我們帶來的微視頻。

趙培:2019年1月31號,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見中共副總理劉鶴。這次劉鶴訪美的主要目的是中美貿易談判,外界對這次會談有很多期待。摩根大通(J.P.Morgan)分析師亞當‧克里亞富利(Adam Crisafulli)就在寫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說:「這是一個非常寧靜的早晨,因為市場進入今年第一季度最關鍵的48小時。」他在報告中預期,美聯儲和貿易談判可能會給風險資產捎來「正面消息」。

類似這種重大進展、樂觀、關鍵的消息充斥著很多媒體,但是事實是怎麼樣的呢?沒有什麼進展,劉鶴來美國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的。劉鶴與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沒有達成具體協議,劉鶴只給美國人留下一個邀請,希望川普在2月份訪華前往中國,與習近平親自談判。

這種招數就是拖延戰術,如果劉鶴來美國都沒有計劃,這次訪美就沒有必要。從來沒聽說兩國領導人坐在談判桌上討價還價的。按照國際慣例,從來都是兩國談判代表一來一往談好條件,雙方領導人同意之後,領導人會面只是負責簽字儀式而已。如果是訪華,那一個電話,一個書面邀請就可以,何必你劉鶴你親自來呢。劉鶴張口就是自己談不了,需要川普和習近平面談,這不符合規矩了。

這種拖延戰術從川普記者會上也可以看出端倪,他說「這將是一個偉大的協議……否則我們將把它推遲一段時間。」這種拖延背後也是有很多原因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共黨內分歧十分嚴重,很多頑固派是千方百計維護黨的既得利益不放鬆,在劉鶴訪美之前,黨內可能都沒有統一,所以只能拖。

下面一個問題是美國怎麼拖呢?如果2月份北京在知識產權、平等進入市場、強迫技術轉移等方面沒有結構性的改革,川普將會怎麼做呢?具體的說就是3月1號的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要不要加呢?這些是考驗白宮的關鍵問題,鷹派的選項就是先加關稅然後再談,如果北京落實了協議,再取消關稅。

鴿派的選項很可能是把3月1號這個截止日期向後推,誰是鴿派呢?代表華爾街和大企業利益的人。咱們這裡不評價鴿派和鷹派對錯的問題,咱們說的是這麼多年以來,誰替共產黨在國際上說話公關呢?那就是華爾街和大財團,這可是資本主義的獲益者,它們為什麼能替共產主義說話呢?這是不是很諷刺,可這就是現實。很多人以收買、滲透就一句話帶過了,不肯深究。

咱們就提出更切合實際的分析,那就是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並不對立,共產主義與普世價值和正常人類對立。馬克思的理論就是共產主義滲透於資本主義,不是黑白對立關係,實際上也是這樣的,共產黨是壟斷社會資源的大資本家。很多社會學者,總是把共產主義與自由社會的對比集中在自由市場、民主等等方面是走錯了路,這些都是表象。共產主義是專政,談不上民主與獨裁,這是反人類文明的現象。如果想深入多瞭解共產黨的本質還是要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