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貶值壓力大 分析師:半年內匯率會破7

【新唐人2019年01月10日訊】受貿易戰影響,中國經濟急速下滑,前景黯淡。為刺激經濟增長,北京對市場投放巨額信貸,加大了人民幣貶值壓力。分析師預期,人民幣匯率在6個月內將會跌破7的紅線。

中國經濟寒冬 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大

外界預期2019年中國經濟在內外需趨軟的情況下,增長勢頭會進一步減弱,這也促使中共央行採取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以降低經濟急劇放緩的風險。不過,業界認為,中共此舉會導致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大。

1月9日,路透社最新調查顯示,分析師們預期人民幣兌美元在6個月內會跌破7。這是2017年7月調查以來,預測人民幣隨時會貶至7或破7的分析師人數最高的一次。

2018年貿易戰開打後,人民幣走勢極為震盪,其高位和低位之差是近30年來最大。人民幣去年下跌約6%,多次觸碰7的底線。

日前剛剛結束的美中新一輪貿易談判尚未公布結果,但路透社的消息指,雙方在中共結構性改革以及如何讓北京遵守承諾方面的分歧,進一步擴大。貿易戰未來能否結束,存在很多不確定性。這直接影響人民幣匯率的走勢。

有分析師認為,從中國的基本面來看,經濟正在放緩,央行在放鬆貨幣政策,這些都將導致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大。

中國經濟下行已是不爭的事實,但下行的速度令外界震驚。去年12月,中國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向松祚,在一個官方論壇上透露,中共官方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中國GDP增速為6.5%;但官方內部一個研究機構的數據顯示,中國GDP增速只有1.67%,另外一種測算顯示為負數。此消息引起外界嘩然,向松祚的演說也隨即被官方封殺。

去年12月18日,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教授許小年,在杭州就經濟問題發表演說時也表示,中國經濟有工業化的紅利已經耗盡,面臨債務等三隻灰犀牛,未來3至5年難以反彈。中國經濟進入寒冬。

降準是中共最壞的打算

剛剛進入2019年,中共央行1月4日宣布全面降准,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民幣。業界認為,中共此次降准是為了拯救大陸日益下滑的經濟。

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對《自由時報》表示,此次降准動作將存款準備金率從14.5%降至13.5%,如果拿來跟2011年的21.5%相較,已下調了8個百分點。「放出的流動性十分可怕,這顯示央行為了對抗中美貿易戰帶來的緊縮效應,已到了放手一搏的地步。」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認為,中共這次大幅降准,顯示中國經濟下滑的危機,比外界預料得更為嚴重。中共重新又回到貨幣寬鬆的老路上,在金融領域去槓桿的努力前功盡棄。現在為了保經濟增長,中共已經冒著金融及經濟領域崩潰的危險。

而大陸金融界人士分析,由於外匯持續減少、債務累積增大等因素,預測中共央行2019年還將有3次降准。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李赫表示,預計2019年還會有2∼3次降准。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預計,今年央行將下調存款準備金率3個百分點。華泰宏觀李超團隊認為,2019年央行會有3∼4次降准。

不過,倫敦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學家埃文斯-普裡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認為,降准並不會帶來中國經濟的復甦。

新加坡銀行固定收益主管尼克森(Gareth Nicholson)曾對CNBC表示,降準是中共最壞的打算。從降准的決定來看,中共是真的有些緊張了。

中共狂印鈔票「搶劫」

雖然中共央行一直對外界表示,降準不會對人民幣形成貶值壓力。但是大陸金融界人士卻對此不以為然,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認為,降准加強了人民幣貶值壓力。

湖南工商銀行金融分析員黃女士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央行採取的貨幣寬鬆政策,增加基礎貨幣供給,以鼓勵開支和借貸,將導致通脹加劇,人民幣貶值,「所有的東西都會漲價」。

早在去年年初,北京就已經開始祭出「狂印鈔票」的「傳統救市手段」。陸媒統計指,去年央行放水超過4萬億人民幣,2019年大陸將迎來全面的物價上漲。目前,對於物價上漲,大陸民眾已經有感覺了,最明顯的就是油價上漲了。去年油價漲了好幾次,從6元漲7.4元,幅度超過20%。豬肉價格也出現上漲,多地豬肉價格已漲破14元/公斤的水平。

對於中共的大幅降準政策,美國時事評論家章家敦(Gordon G.Chang)曾評論說,「以這個速度印鈔表明中國(中共)很絕望,局勢危急。」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近日也在推特上總結:「(北京的)主要政策工具有:再貸款、中長期借貸便利、短期借貸便利、再貼現、降准…如果看不懂我翻譯一下:向銀行放水、短期放水、中期放水、放大水、大放水、實在不行放洪水。X的工具啊,總結一句話:搶劫。」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謝田教授表示,中共的邪惡之處是,它會通過印鈔票製造通貨膨脹,用通脹來減低債務的泡沫,轉移危機,而在舉債投資的過程中,中共利益集團從中可撈到巨大好處。

「中國(共)的債務危機是新債還舊債,印了更多的錢來還舊債,因為沒有其它力量可以監督中共,讓它不亂發鈔票、不亂印鈔票。它一定會用這個辦法來自保。但實際上對中國老百姓來說,它就像一種財富巨大的轉移。」中共就是從老百姓口袋裡搶錢,來延緩金融危機的爆發。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