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11日訊】【熱點互動】(1823)孟宏偉被失蹤 第二個王立軍事件?: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在中國被失蹤,成為中共最新製造的一起國際醜聞,令輿論大譁。在其妻向法國警方報案兩天後,中共宣稱孟因受賄被調查。眾多國際媒體直指此事讓中共的鎮壓手法暴露在強光下,而網民更是熱議孟妻高調向法國警方求助的舉動。

為何中共不惜在國際丟醜,也要緊急抓捕孟宏偉?孟妻向國外警方求助,是否王立軍事件的重演?此事是否也使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滲透和影響受挫?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10月10日,星期三。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日前在中國被失蹤,成為中共製造的最新一起國際醜聞,令輿論大譁。在孟宏偉的妻子向法國警方報案兩天之後,中共承認孟因為受賄而接受調查。眾多國際媒體都指出這件事情讓中共的鎮壓手法暴露在強光下,而孟宏偉妻子向法國警方求助的舉動,也在網路引發熱議。

為什麼中共不惜在國際丟臉也要緊急抓捕孟宏偉,這是否又一個王立軍事件,此事件是否讓中共滲透和影響國際組織的努力受挫?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個事件解讀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橫河: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看新聞短片。

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10月8日凌晨主持會議披露,孟宏偉涉及收受賄賂,並提到要堅決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

孟宏偉妻子格蕾絲‧孟,此前在向法國警方報案丈夫失蹤,並受到法國警方司法安全保護後,7日在法國里昂舉行記者會,但她背對攝影機,不願露面。

據美聯社報導,格蕾絲提到孟宏偉9月25日用國際刑警組織的手機給她發短信「等我電」,4分鐘後,發來一把刀子的圖像後,就失去聯繫。她認為這是孟宏偉示警的信號,表示身在危險中。

她說:「從現在開始,我已經從悲傷和恐懼轉向追求真相、正義和歷史責任。」

在格蕾絲發言後不到一小時,中共中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出現一則重磅短消息: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涉嫌違法,目前正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

而在孟宏偉受查消息傳出後,國際刑警組織聲稱收到他的辭職通知,即時生效。

丈夫官至中共正部級,妻子卻第一時間向法國警方報案,法國警方介入、中共的動作,都讓人聯想到2012年王立軍逃亡美領館案。

孟宏偉2016年起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任期到2020年止。2017年底,他被免去中共國家海洋局副局長和海警局局長職務,今年4月他又被免去公安部黨委委員職務。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跟我們談談您對這個事件的看法。

破空,想先請您談一談。這個事件可以說是引爆輿論,孟宏偉在國內被失蹤9天、10天之後,他的妻子向法國警方報案。先跟我們總的來談一談,您覺得這個事件的看點。

陳破空:我覺得這個事件有三大看點。第一,孟宏偉是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這個組織擁有192個成員國,是擁有大半個世紀歷史的龐大國際組織,巨大的國際組織,所以這件事情非同小可,震動國際。

第二個看點,他回國之後被中共查處,先是密不發聲,而且最後發聲僅僅是以公安部副部長的頭銜實施查處,而且不提他國際刑警組織的職務,這顯示中共內部出了大事,突然的動作說明有緊急情況出現,所以緊急下手,證明背後有重大的政治隱情。

第三個看點,他的太太孟夫人站出來,首先向法國警方報案,然後舉行記者會,把事情公諸於國際社會,而中共方面也是在他妻子報案和舉行記者會之後才公布她丈夫的下落,同時國際刑警組織才接到所謂的「辭職信」。三件大事放在一起,說得好聽是轟動國際;說得中國網民化一點那叫「狗血劇」,狗血淋頭,又是一齣狗血劇。在中共一黨專制下,像這樣轟動的醜聞也好、喜劇也好、悲喜劇也好,或者巴爾札克的《人間喜劇》,或者狗血劇,層出不窮,可以說讓世界民眾大飽眼福。

主持人:橫河先生,我想問一問,我們看到很多人很驚訝,因為基本上就像記者採訪她的時候說,這可能是第一個我們看到中共高官的妻子站出來向海外的警方求助。很多人認為她這個舉動可能是孟宏偉走之前兩個人商量好的。您怎麼看?另外,如果孟宏偉當時走之前就預感有危險,您認為他為什麼還要回國?

橫河:我想是他們商量好的。像異議人士或者是被迫害的群體在海外,對自己的親人在中國大陸被迫害的過程是不是發聲其實是有很大爭議的,有的人認為,發聲更好、就更安全;有的人認為不發聲更好、更安全。所以個人選擇的是為什麼呢?是因為中共整個操作是黑箱的,所以在作決定的時候,不知道結果會是朝什麼方向走。

但是孟宏偉不一樣,他不僅是公安部,長期在公安部工作,而且他是國際刑警組織。也就是說,這些被發了「紅通」的人將來的命運怎麼樣他最清楚,因此當他知道自己可能要被抓的時候,他一定要設計出一套他認為對自己和家人最安全的方式。因為他就是在黑箱裡面的人,所以他知道是怎麼操作的。

主持人:所以知道他們的手法。

橫河:現在看來至少他這一套手法現在是生效了,就像剛才陳破空先生講的,他能夠讓中共立刻就公布他現在的情況,讓國際刑警組織介入,所以至少是有效的,也說明這是他設計的。為什麼這時候他要回去,他既然知道了為什麼要回去?中共這個系統很多人是不理解的,只要是中共系統裡面的人,或者你就是共產黨裡面的,這就有個問題,我們以前一直講,很多人不相信,你等於是跟它訂了約,訂約之後即把自己的命交給它了,所以被它控制的時候你是沒有辦法抵抗的;這不是隨便講講的。

當年在蘇區殺AB團的時候,幾萬整編制的紅軍就被這樣消滅掉了,大屠殺,這種大屠殺就是像軍隊去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一樣的,但是問題是,人家是整編制的軍隊呀!

主持人:完全不抵抗?

橫河:對,完全不抵抗。到延安整風的時候,這種殺法也是一樣的,沒有抵抗的。建政以後搞任何一次運動,我們不講其他運動,整別人不算,就是自己人整自己人也是沒辦法抵抗;劉少奇做到這麼大了、林彪做到這麼大了,中共要整起來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中共確實是一個很邪惡的系統,在這個系統裡面,他能夠在方法上、策略上去定,但是大的方向,他不知道怎麼樣去跟它對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只有回去。

另外,到他這個級別,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他可能在歐洲也找不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我想最主要還是他非常了解中共的內部運作,知道肯定沒有什麼好的選擇啦,因此他選了一條相對來說可能對他個人比較有利的路。

主持人:破空,您對這個有什麼補充?另外我想問問您,您覺得為什麼孟宏偉的妻子敢於走出來,走這麼一步?這等於是跟中共撕破臉了!

陳破空:首先我補充一下。為什麼知道有危險他還要回去?因為他對他妻子有所交代,顯然是他出事之後她應該怎麼樣,是事先商量好的。但是我覺得除了剛才橫河分析的中共系統以外,還有一點,他給中共官員和黨員一個啟示:跟中共撕破臉、跟這個體制撕破臉的時候,你千萬不要回去。凡是回去的人都有僥倖心理,僥倖心都錯了。

他的僥倖心在哪裡?他認為他雖然是公安部副部長,但他畢竟是192個成員國的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他覺得他回去一趟中共不至於把他怎麼樣,因為他還在任內,如果他卸任之後,可能中共把他怎麼樣是另外一回事!他有這個僥倖心,以為國際刑警組織的頭銜能夠保護他,認為中共高層有所忌諱。結果中共高層在緊急情況下是不管這些的,就好像跨境抓捕香港書商、跨境抓捕富商肖建華一樣,是不惜砸爛「一國兩制」出現的緊急狀況。

這一次同樣出現緊急狀況,所以中共當局是來橫的了,不管了!這是他的僥倖心理。其實前面幾個都可以看到,一個是薄熙來案的商人徐明,當時薄熙來一出事之後,徐明和另外兩個商人首先乘私人飛機到了澳大利亞。到了澳大利亞就待在澳大利亞不要再回來了嘛!結果待了3天,他們一看國內好像沒多大動靜,覺得可能沒多大事吧!又飛回來,一飛回來就完蛋了,就落入中共的手中。不僅落入中共手中,徐明被關起來,爆瘦,結果判刑4年,還以為要出去了,結果被殺死在獄中。

再前面就是薄熙來的僥倖。薄熙來出事之後,一看到已經不對了,王立軍叛逃美領館,他的事已經敗露,結果他還幻想,他本來去了一趟雲南,到十四軍,他父親的部隊去。去就去了你就幹嘛、你就弄起軍隊來幹嘛!你跑一趟你又回來幹什麼呢?回去開那個兩會,開兩會他還中途又跑一趟,跑回重慶。究竟你要幹什麼?!

中共這些高官啊,在這個體制下確實存有僥倖心,可能薄熙來盤算畢竟自己是政治局委員,又是太子黨,不至於如何,所以僥倖回去。一回北京,完了!

這些所有的事情,給中共現在的官員和黨員一個啟示,遇到事情你一定要跑。

主持人:要決裂就決裂得乾淨!

陳破空:你一定要把孫子兵法學好,孫子兵法說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中國共產黨這些官員、黨員為什麼不採取這一計,不採取走為上計呢?孫子兵法沒學好!所以這些人倒楣了。從現在開始,中共的官員、黨員一定要注意了,一旦出事、一旦出現跟高層分裂、跟體制撕裂、個人有安危的事情,立即出走,棄暗投明,到了國外千萬不要回去,不管你是什麼部長、副部長甚至總理、什麼級別,你不要回去,一回去你肯定有事。

主持人:另外一個問題,如果照您說的,他還是有僥倖心理,但是他讓他太太出來報案已經是魚死網破的舉動了。

陳破空:對,我覺得他太太非常了不起,這個孟夫人石破天驚非常了不起,所以有人在網上說,跟孟姜女相比可能高了一點,要看她的作為,說孟姜女哭長城。這個孟夫人為什麼了不起呢?第一個中共高官的夫人能夠站出來,他的丈夫在中國失蹤她應該在中國警方報案吧?她不是,她向法國警方報案。而第一個站出來敢舉行記者會,第一個說中共領事館做她的工作,企圖誘惑她,她說:「沒有律師和記者在場,我不跟你談話。」

她在最近接受CNN採訪的時候,中共駐法國領事館打電話給她3次,其中一次她接起來,一個女的說話:「我是副總領事。」她說「對不起」就放下電話,表示沒有律師和記者陪同,我不跟你見面。所以這個女的非常有頭腦,非常了不起,因為她打破了一個慣例,這個慣例是過去的高官夫人要麼是束手就擒,要麼是沒沒無聞、逆來順受,要麼就是低調、沉默、無動於衷,受中共的威脅、利誘:你不要出聲,出聲對你丈夫不利,你怎麼怎麼樣。

但是這個孟夫人畢竟受過良好的教育。孟宏偉本人在中共高官、公安系統裡面是文化最高的,他是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正科班出身,他的太太據說查出來是北京大學經濟系的博士,這兩個人都是有一定的水準,再加上她對孟宏偉在國內、國際的任職、中共內部系統的迫害、國際上的運作非常了解。他們應該是先商量好,孟宏偉已經感到了危險,但他之所以回去是存有僥倖心。但是一旦出現危險,他太太該幹什麼他們安排好了。

所以這個孟夫人是非常了不起,一舉打破了這個情況,創造了最近幾年的第三個例子。一個例子就是王立軍,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相當於副省長、公安廳長的王立軍叛逃美國領事館是正確的選擇,曝光了薄熙來的一大堆事情。因為他跟薄熙來權力鬥爭,他覺得這個體制保護不了他,他向外國求助。

第二件是令完成,了不起,他的哥哥中辦主任令計劃被抓了之後,令完成叛逃,手上掌握「核彈級」機密跟中共叫板,現在在美國安全生活。我相信他把核彈機密已經交給美國政府獲得保護。

另外就是這個孟夫人,非常了不起,她就是要這麼做。雖然她以前是中共裡面的人,都幫助它作惡,但是她這麼做,網上有人說她是另一個王立軍事件。這件事情出來以後,我就說她是女王立軍,我認為她手上掌握有重大的機密,就是她跟她丈夫分享的機密。

主持人:這個事件出來之後,基本上是所有媒體的頭條,都說這個事件影響中共的聲譽、揭示中共的陰暗面等等,可以說是很讓中共在國際上丟臉。橫河先生,您認為為什麼中共不惜冒著丟臉的風險也必須要緊急抓捕孟宏偉,其實兩年以後他也就卸任了,而且他又是這麼特殊的身分,您認為是什麼原因呢?

橫河:我想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最近發生一件什麼事情,當然這件事情跟周永康多少有一點關係。因為無論是公安部發出的聲明「肅清周永康流毒」也好,還是他的升遷過程,現在當然有人文章否定他,但是畢竟是共事了這麼久,在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長和政法委書記的時候,他在這個指揮系統、命令鏈裡面,所有的罪行他應該承擔責任的。公安部是中國迫害人權最嚴重的一個部門,而且是主要的部門,這一點是沒有疑問的。他的夫人後來出來說話也談到,他跟他關係並不好。

主持人:跟周永康的關係。

橫河:跟周永康關係並不好,這跟命令鏈裡面是不是犯下罪行是兩回事情。個人關係可以不好,但是他在執行命令的過程當中,包括他原來在公安部當助理部長的時候,那時候迫害人權多嚴重,後來到了國際刑警組織以後通過發紅通令,讓迫害延伸到全世界,也是很大的罪行。

但是我並不認為這是主要的原因。因為肅清周永康的流毒早就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如果放他一馬的原因是考慮到他在國際刑警組織當主席這件事情的話,那麼現在沒有理由去打破這個規矩。所以很可能就是在幾個月前,我想不會再長了,就是3到5個月之內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我覺得跟貿易戰有一定的關係。

因為貿易戰,美國貿易制裁以後對中共的打擊,整體上對它的統治集團打擊非常大,因為它有很多很多的利益在海外、在這種地方。因此,很可能在大規模反腐以後,又重組過一次。

主持人:您覺得是不同的勢力團體?

橫河:對。勢力重組了,其中包括周永康甚至江澤民的殘餘重組起來,重組起來以後可能跟這件事情有關。今年有人謠傳在北戴河會議期間;北戴河期間發生了什麼我們並不知道,但是可以認為他可能參與了最近一次比較重大的事件。

主持人:你認為是政變嗎?

橫河:政變不政變很難定義到這一步,因為並不知道事情發展到哪一步;就是這一類的事件吧,可以說是非抓不可。如果不抓他,會影響到一大批人;是不是在鼓勵別人去做這樣的事情,結成團體?是不是有這樣的意思。所以他越是有這種地位、越是覺得有保護傘越是要抓他,有這個可能性。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

陳破空:孟宏偉在這個時候突然落馬,而且中共方面表現出非常緊急、十萬火急,不得不落馬,完全不顧國際聲譽或國際信譽,而且中共第一次打入這麼大的國際組織的一個人選是很不容易的。孟宏偉本人在公安部任職,嚴格說,參與了公安部所有的作惡、人權迫害、對中國人民的迫害,他就是人權惡棍之一,毫無疑問負罪累累,這個是不用爭議的,只要是共產黨體制內做到副部級、部級高官,絕對是這樣的人選。

但是中共這一次說的理由是轉移視線,並不成立。說了兩個理由,一是說他受賄,經濟罪。所有的中共高官落網全都是經濟罪,就是受賄、貪腐;所有的官員都貪腐,肯定能找出貪腐的例子來。這個不具有緊迫性,不由於某人受賄、行賄而事件緊迫,他本來還有兩年就結束任期,完全可以在兩年結束任期之後再去法辦他,所以不具有緊迫性。

第二,說是「肅清周永康的餘毒或者周永康的餘黨」,說服力不強。為什麼呢?如果是肅清周永康的餘毒;已經6年了,2012年到現在6年了,他穩當官而且升到了國際刑警組織,沒有中國政府的點頭,他是當不上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肅清周永康流毒」是非常勉強的說法,牽強附會。因為這個孟宏偉在進入公安部之前,給以前的政治局常委喬石做過辦公室主任,那麼它是不是肅清喬石的流毒?而喬石是個改革派人物。

再一個,他到公安系統任職比周永康來的還早,他在公安系統工作了,周永康是在2003年突擊被江澤民空調進入公安部的,所以不見得他就是周永康影響的部下,不見得。再一個,他之所以在周永康倒台之後還能做這麼久,顯然現在的習近平當局認為他跟周永康瓜葛不深。所以這兩個理由是非常勉強的,不是掩護中共的其它事情。

還有什麼原因呢?剛才橫河提到,是不是參與了7月政變。7月政變範圍很大,預謀的政變、未遂政變,有可能裡應外合,他作為國際刑警組織、公安部副部長一定程度的參與,但是這個,到現在10月份也不見得有緊迫性要抓他,因為政變的骨幹可能被抓、被鎮壓了,但是像這些邊緣人物它完全可以等一等,不具有現實的威脅性,可以等一等。

但是我認為有更嚴重的威脅。當孟宏偉成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之後,他掌握了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以上的,在海外償付、洗錢的情況,這是最大的可能性。包括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

主持人:您認為當上國際刑警組織能夠給他更大的便利去取得這些訊息嗎?

陳破空:對,他蒐集了更大的訊息,隨時準備反水、隨時準備棄暗投明,不管是為他個人還是為了什麼其它想法,總之,隨時為了這個,所以他跟他的妻子有長期的謀劃,顯然是有可能想投奔自由世界,但是在這時候被中共所察覺,因為中共在周圍都埋有眼線,眼線可能有報告。

這一次公安部長趙克志的話洩露了重大機密,趙克志說孟宏偉的案件時,說他一意孤行、咎由自取。這兩個詞絕不指經濟問題,一定是指的政治問題。「一意孤行」就是說,一直想這麼幹;「咎由自取」是孫政才用過的話,孫政才因為去年政變未遂突然落馬,他受審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他不上訴、咎由自取。就表示自己是政治上的問題,政治上沒有緊跟習或者反了習,咎由自取。所以這一次公安部長用這句話已經暗示得很清楚,而且還說了一句話:黨中央抓捕他是「正確、即時、英明」。

「英明」這句話就表示粉碎性,政治勢力的一種粉粹。當時華國鋒抓捕四人幫就被稱為「英明領袖」,意思說華國鋒非常英明,如果不抓捕四人幫,四人幫就要抓捕這邊,四人幫就要奪取黨和國家權力,然後說的話就是神話,就是千百萬人頭要落地,另外一頭文革派上台。

現在用了「英明」這一詞顯然涉及範圍很大,而且聯想到最近中美貿易戰所出現的一個情況,當美國指名道姓開始制裁中共高官李尚福──四總部主管之一、上將,中共抓狂了,發出最強列反擊、抗議和反制,以致於軍艦都差點相撞。所以中共是非常在乎這一點,觸動它的底線。

我懷疑孟宏偉可能參與了這件事情,有可能他向美國政府提交了李尚福在美國的資產和財產,才導致美國的3條制裁,其中一條不讓他參與美國金融系統的交易;再一個,凍結李尚福在美國的資產和利益。中共恐慌了。有可能孟宏偉跟國際社會有更廣泛的合作,這就可以看出為什麼他的妻子在第一時間直接向法國警方報案並且舉行記者會,而且他的妻子說的話非常不同尋常,有水平。

她不僅說要追求真相、正義,還說了歷史責任(話中有話);不僅說這是法律問題,關係國際社會,因為他是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嘛;她還說了關係我的祖國和人民。聽起來像是大話,但是她的話中有話,有可能涉及到更重大的掌握。也就是說,她有一點像令完成或者王立軍,手上握有核彈級的機密,她丈夫握的也跟她分享,然後她丈夫一倒楣她就拿著核彈級機密要麼救丈夫、要麼公之於眾,就在這兩者之間。

主持人:很多人都覺得她可能手中握有什麼機密,橫河先生,也有人認為可能跟王健在法國的死亡有一些關係,您的看法?

橫河:我倒不覺得機密是屬於這一方面的。因為他已經是副部級的了,按說……

主持人:正部級。

橫河:對,他是副部長但是正部級的,這樣的話他應該能夠看到很多內部文件。因為內部文件僅發到政治局一級的幾乎沒有,起碼是省部級和各自治區,所以到這一級他什麼文件都能看到了,因此他所掌握的機密肯定要多得多。至於跟王健有沒有關係,我個人現在不能夠確定,因為中共是兩個系統,一個是國家安全系統,就像今天不是說抓了江蘇省國家安全部的一個官員嗎?國家安全部跟公安部是兩回事情,國家安全部在外面的特工它是管不了的;這種事情要麼就是公安部派特工,公安部派特工出去幹這件事情的機會不是特別大。

公安部跟安全部的分工一個是國外、一個是國內,當然我們知道,本來國安部就是公安部的一局分過去的,它們一直管國內;一直到2003年的時候為了迫害法輪功,破了例,公安部可以對外派遣特務。所以由6個省後來增加到9個省可以對外派特工。我想,這件事情如果是公安部在操作的,那可能跟他會有一定的關係;如果是安全部在做這件事情的話,那可能就沒有這個關係。

主持人:但他可能知道相關訊息。

橫河:應該是知道。但是我個人覺得,讓一個名譽職位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去冒險做具體操作的事情,這個可能性不是特別大,有一點違反規則。

主持人:破空,說到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現在也有人認為這個職位就像您剛才說的是不容易的,由中共高官出任。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可能會產生警戒作用,讓其它的國際組織以後都不太敢讓中國的官員擔任要職。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陳破空:這個事情就是非常具有戲劇性和諷刺性。當2016年11月,中國的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被任命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時候,人權團體都表示了批評、憂慮和譴責,認為這樣是不適合的,認為國際刑警組織是一個國際組織,而中共這個犯有人權紀錄、惡棍式的官員出任這個組織的主席,只會使這個組織變質,而且有可能傾向於為中共政府做一些事。果然,他後來發出紅通令通緝中國的一百多位官員。這些官員都是小官、小商人;根本不會通緝到大官員、省部級以上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實際上在為中共的利益服務,人權組織猛烈批評。

結果沒想到兩年之後,這個孟宏偉本人遇到了人權問題,本人被「請君入甕」了。他是個人權惡棍,但是重複了唐代故事。當時唐朝的周興是個酷吏,幫武則天肅清了很多政敵,後來武則天就派來俊臣要搞他了,來俊臣問周興,如果犯人不招你有什麼妙招?周興給他建議:不招啊,你就給弄個大甕把他放進去,四面烤火,他就得要招了。來俊臣說,現在你就來吧,現在該你了。

主持人:請君入甕。

陳破空:周興嚇得趕緊就全盤招了。孟宏偉是古代的一個翻版,專制社會請君入甕的故事會千百次的重複,所以在孟宏偉身上就重複了,國際人權組織現在又只好來幫助他了,因為他畢竟也是個人啊,他雖然是個人權惡棍、是中共官員的一部分,現在的司法就是罪犯也有司法人權保障嘛,司法也有程序正義嘛。你國內、國際的法都違背了,你作為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你沒有正常通報、沒有給國際刑警組織即時通報、沒有讓國際刑警組織參與這個案件、沒有讓國際社會按照國際法來運作這個案件,而是中共私底下把他一下飛機就給逮了,逮了之後想不出聲,想悄悄了事,只有他的太太站出來報警和舉行記者會之後,中共才被迫、緊急尷尬承認,他被扣留了。

它違反國際法,而且國內法它也違反了。國內法是不是這個程序、這個人該失蹤、該不通知家屬嗎?都要替他通知家屬,家屬該不該得到消息等等。中共是內外都枉法,中國是個人治的國家。

現在國際人權組織開始關注他的太太,也關注他本人,這顯示國際人權組織真是人道主義到家了;當年是擔心人權。現在中共這麼一搞之後,當然中共的國際信譽、國際威望是進一步喪失。中共先後竊取了幾個國際要職,一個是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長,他們弄了一個香港的親共分子去當,當了之後動不動把台灣排除在外,這是中共的影響。

現在中共又炮製了一個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在裡邊,國際刑警組織現在全世界都認為它墮落了,因為它每年8,000萬的經費80%來自於民主國家,但它卻被這個專制國家控制了,而且為這個專制國家服務,由專制國家隨意發紅通,根本沒有什麼證據,它想對誰發紅通發紅通。它的紅通真的就是追擊的罪犯嗎?很難說!你中共說不清誰是罪犯。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如果這一次教訓給國際社會極大的教訓。所以現在《紐約時報》就刊登有一個人接受採訪的時候說,如果有一天,(當然有人說聯合國秘書長可能不是五個常任理事國出任,這個我還沒有查證)聯合國秘書長是中國人怎麼辦?說不定聯合國秘書長突然有一天就消失了。

這在國際上還有一點臉面嗎?這國際組織還能夠成立嗎?最後被一個流氓政權、巨大的流氓政權控制了整個國際社會。所以這再一次證明了美國副總統彭斯所發布的宣言,中共不僅是在國內搞人權,而且對國外輸出腐敗、專制、反人權,企圖顛覆世界文明。這個定義完全正確。

主持人:橫河先生,我看媒體說,自從WHO香港的那位總幹事辭職之後,好像國際組織就很少有中國人做要職。是這樣嗎?

橫河:那不是的!就光講在聯合國的組織裡面,國際刑警組織和聯合國是分開來的,它是獨立於聯合國的第二大國際組織,獨立的國際組織。就在聯合國裡面我們現在知道有一個副秘書長是中共官員,姓劉,副秘書長,他是負責經濟和社會事務、原來是外交部副部長。聯合國裡面現在還有幾個,一個是李勇,是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的總幹事;還有一個趙厚麟是國際電信聯盟的秘書長;還有現在國際貨幣組織的副總裁。

主持人:就是IMF。

橫河:對,IMF的副總裁、還有世貿組織的副總幹事都是中國人。現在問題是在什麼地方呢?這些人在這些組織裡面,中國是大國,他參與國際事務以後要加入國際事務,做的時間長了以後他成為一個負責的人,這本來在國際上是通行的,但問題是大家就沒考慮到中共的這些派駐國際組織的人員和其他的國家不一樣。所以為什麼國際組織一般很少有大國、強國去當負責人的。

主持人:為什麼呢?

橫河:就是因為它有國家利益在;小國就沒有很多自己的國家利益在。

主持人:利益衝突。

橫河:所以一般人長期做了以後,他很專業化了,他就可以去當這些負責人,但中共這些官員,我剛才舉的這些例子,絕大部分在中國是副部級的官員,不僅是副部級的官員,他還是這個部裡面的黨委委員或者是黨組成員。這就不一樣了,黨組的組長就不一樣了,他不僅是政府官員,他也是中共的高官,而中共的高官我們知道在任何場合下,現在連教會和廟宇都要接受黨的領導,也就是說他走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他首先放在第一位的是中共的利益,其次才是中國國家利益,放在最後的是國際利益。

因此這些人在這個位子上的時候,他隨時隨地可能會出賣這個組織的國際利益而為中共說話,事實上已經有這樣的事,剛才講的世界衛生組織就是一個例子。其實這些人你看他都有一些頭銜,當然,一旦他擔任國際組織的職務以後,他們就把頭銜去掉了,但是這個並不妨礙他實際上是聽命於中共的,為中共利益服務的。

還有國際航空聯盟,我就懷疑這一次為台灣改名的事情它是不是在裡面搗了一些鬼。這些人是不聲不響的。

還有國際法庭,國際法庭大法官有一個也是中國大陸去的。這些人在考慮問題的時候,他們首先考慮的就是中共的利益,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國際組織很多跟中國人權有關的譴責案非常難通過,就是因為這些人在這些組織裡面,實際上他已經控制了,不僅是滲透問題,而是控制了這些國際組織的方向。

主持人:投票,投票權?

橫河:對,投票權。一是投票權,還有就是他有了這個權力以後,在提案的時候或者有些提案他就不讓你上去,這就是為什麼美國要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它已經沒有辦法了,這些侵犯人權的人把人權理事會控制住了,所以美國只能另起爐灶。

現在國際組織就面臨這麼一個問題,如果中共已經控制了這些組織的話,它又給一些錢,那麼這些組織裡面很多有投票權的又跟著中共跑。

主持人:所以2016年當孟宏偉被選為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時,可能就有這方面的情況?

橫河:對,就有這方面的情況。所以現在並不是說他不在了;其它國際組織像聯合國就有三個,還有其它的很多國際組織都有中共的官員,都是已經級別很高的,是公開的訊息;還有我們不知道的。中共對海外、對國際組織的滲透和控制的情況,對於西方人來說是絕大部分人沒有想到的程度。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中共控制國際組織之後,我們延伸來說,中共有句話「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黨領導一切。其實它在控制國際組織、企圖要領導國際組織,世界衛生組織是最鮮明的例子,自從中共的人、一個親共分子陳馮富珍、香港人,當上了國際衛生組織的總幹事之後,發聲的口氣都變了,中共在處理台灣問題的時候,她的口氣簡直好像世界衛生組織就是中共的、是中共獨家開的,比如台灣要去爭取,說是台灣鬧場,最後蔡英文政府的時候連邀請都不發。

比方馬英九政府跟中共比較配合、有點默契,還比較聽命於中共。馬英九政府的時候,在世界衛生組織裡面台灣可以作為觀察員,但是當蔡英文政府上來,不聽命於中共的所謂「九二共識」,不承認它的九二共識,中共就作為懲罰,就通過世界衛生組織連台灣的觀察員資格都給剝奪,動不動就讓台灣怎麼怎麼出洋相,聽起來就是中共的、「姓共的」衛生組織。

還有一個,除了國際刑警組織以外,前面橫河說的聯合國姓劉的副秘書長,其實前面有一個姓沙的人當了副秘書長,這個姓沙的中共外交官跟李肇星有得一比,都叫做「紅衛兵外交官」。

橫河:沙祖康。

陳破空:沙祖康是紅衛兵外交官、造反派外交官,說話非常強硬,動不動就擺出一副中共的姿態,直接姓共。他有一次居然說了這麼一句話,他談人權:中國的人權比美國好5倍。這是他的名言。當時有一天我讀報紙,突然驚訝地發現,這個人居然當了聯合國的副秘書長,我大吃一驚,這樣的人居然當聯合國副秘書長。多可怕!

所以為什麼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美國說了,因為這些組織都被這些專制國家中國、委內瑞拉、古巴等流氓政權所把持。所以美國不得不退出。而且美國繳的費用是最大的,還被這些流氓國家所把持。搞不好美國甚至考慮要不要退出聯合國,因為聯合國被中國、俄羅斯一票否決,就把很多事情行不通,而且聯合國是美國建立的。就跟世界貿易組織一樣,本來是美國建立的,結果中共在裡面橫衝直撞,像「野牛衝進了瓷器店」,在裡面亂打規則,搞得美國都要考慮退出世界貿易組織。

中共帶來的禍害,真是在國內怎麼禍害就在國際上怎麼禍害,禍害13億人,然後禍害70億地球人。

主持人:是,我覺得這個事件也讓很多人警醒,國際組織被中共的滲透。回過頭談孟宏偉事件,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個事件是不是王立軍事件的重演?造成的後效應有沒有可能跟王立軍事件造成的後效應相比?

橫河:有類似的地方,但是區別還是比較大。王立軍事件是中共後來一系列政治地震的導火索,引起的衝擊最大,雖然是國際上大家都知道的事件,由於他逃到美領館,但是衝擊力主要在中國的政界是最大的,導致後來反腐有直接的關係,實際上就是習近平派和江澤民派的鬥爭有直接關係。

主持人:拿下薄熙來。

橫河:孟宏偉事件在國內的衝擊力應該沒有這麼大,他衝擊最大的是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認識。由於都是屬於公安部的高官、都了解中共的運作,因此他們的行動從某種程度上對中共的衝擊也比較大。

主持人:特別是他太太在國際的求助,您覺得對中共的體制會有衝擊嗎?

橫河:中共害怕的是別人學樣。對孟宏偉本身命運的影響應該不是特別大;對國際上衝擊比較大。我認為孟宏偉被清算還有一個問題是大家沒有考慮到的,從表面上看跟政治鬥爭有關係,但是如果我們講到薄熙來、周永康、王立軍事件,看這一系列的事件很多都是一些巧合拼湊在一起的,雖然有很多人說是報應;你做了很多惡事最後是要被清算的。至於被誰清算?絕大部分不是被受害者清算;而是被一些你根本想不到的力量來清算的,真正清算他的力量也許他都不知道為什麼在那個時候,它就覺得這個人一定要把他拿下來。

主持人:偶然事件甚至是。

橫河:對,從很多偶然事件所造成的;如果是一種報應,它會以各種形式體現出來。我覺得為還在替中共、為中共賣力、賣命的人想一想,這些人應該仔細想一想,如果你要做大,你做不到周永康這麼大;你說國際影響還有多少人能做到比孟宏偉更大?這些人只要作了惡,嚴格說,我覺得就是作了惡的報應,這些人都逃不過,你們怎麼逃得過?!

我覺得這是孟宏偉事件最值得大家去深思的一個問題,在這些表面鬥爭、權力的背後,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其實就是神的手,有一個天平,誰做好事、誰做壞事、誰該什麼時候報是一清二楚的。

主持人:我插一句。破空,我看網上流傳很廣的一句評論:一個經常讓別人失蹤的人,現在自己也被失蹤了。您怎麼看這個事件的一些後效應?

陳破空:我說「請君入甕」是專制社會重複的戲碼,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還會繼續重複。出了王立軍事件,出了令計劃事件、令完成事件,又出了孟宏偉和孟夫人事件,以後這種事件只會越來越多,可以說是讓中國人和國際社會目不暇給。這是中共制度造成的,黑箱作業、暗箱作業操作造成的,這次孟夫人也指出來是黑箱作業、暗箱作業,因為他們自己最清楚自己,所以孟宏偉為什麼會作這樣的安排?他最清楚這套體系,他全部參與了這個體系。

說到作惡,孟宏偉肯定是一個作惡的人,但是這一次他的對立面的惡比他大。談他貪腐,可以說他這個副部級的官員貪腐,我們是數得出來的,但是他對立面的那些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貪腐是富可敵國,可以說是以大貪反小貪。而他準備以小貪反大貪,結果被大貪拿下了;大貪反小貪,大腐反小腐。

第二個,說他是周永康的餘毒餘黨。其實現在的中南海全部是周永康的餘毒餘黨,因為都是政法委,繼續在鎮壓人民。周永康主要是鎮壓人民,他們還在鎮壓人民。

主持人:這個事件的後續發展可能還會有戲看。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