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09日訊】【熱點互動】(1822)范冰冰案背後 中共上演什麼套路?:大陸影星范冰冰在神秘消失4個月後終於再度現身,官方也給出定論:因偷漏稅而罰款逾8.8億元人民幣。坊間傳聞范冰冰已付清罰款。官方高調宣傳這是整頓演藝界的「不良趨勢」。

然而外界多認為,這是「割韭菜」割到了明星圈。那麼為何中共開始高調整治演藝圈?范冰冰最終能破財免災,是否不幸中之大幸?神秘失蹤後,再現時還感謝黨和國家政策,這是什麼套路?今天節目請到兩位嘉賓,就這個話題進行討論。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10月8日星期一。

大陸影星范冰冰在失蹤4個月後終於現身,而官方也給出定論:因其偷漏稅而罰款高達8.8億元人民幣。坊間傳聞范冰冰已經將罰款付清。官方高調宣傳這是整治演藝界的「不良趨勢」。不過外界多認為,這是「割韭菜」割到了明星圈。

那麼為什麼官方高調整治演藝界?范冰冰最終能平安落地,是否是不幸中之大幸?被失蹤幾個月後,又被鉅額罰款,最終還要感謝黨和國家的政策,這是什麼套路?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就這個事件來做一些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您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10月3日,范冰冰在個人微博上發表600多字的道歉信,透過公開信表示,她將按照稅務部門的最終處罰決定,補繳稅款、繳納罰款。

今年5月,曾任職央視主持人的崔永元,將一組「陰陽合同」在網上曝光,暗指范冰冰擁有灰色收入,有嚴重偷稅漏稅的嫌疑。

江蘇省稅務局在9月30日向范冰冰下達正式的處罰決定書。懲處超過8.8億元罰款。鑑於范冰冰未曾因為逃稅而受到刑事處罰,只要她在限期內繳納罰款,就可以免去刑事責任,否則將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中共國家稅務局還聲稱,要規範影視行業稅收秩序。2018年年底前主動到主管稅務機關補繳稅款的,將免予行政處罰,不罰款,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這個事件和我們來互動,發表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進來。

傑森我想先問您,我們看到范冰冰這個案子,因為她的特殊身分,可以說舉國關注,失蹤4個月之後,終於現身,然後官方又給了這樣一個鉅額的罰款,基本上也許暫時塵埃落定。您對這個結果驚訝嗎?您覺得這個罰款,比如說這樣巨額罰款,然後人又沒事,您驚訝嗎?對這樣的結果?

傑森:細想一下其實不驚訝,只是數字上可能讓我稍微驚訝了一點,沒想到這麼多錢。但是我一開始也覺得,其實中共抓范冰冰主要是殺一儆百,它是劫財不劫人的,你把范冰冰關到監獄裡頭,我不覺得范冰冰跟當年劉曉慶有什麼,因為劉曉慶當時據說是惹了江澤民了,江澤民跟她有舊仇,一定要讓她受點牢獄之災。

范冰冰其實沒有跟哪一個人結了私人恩怨,它其實也就是抓她,也就是殺一儆百,就是「割韭菜」能割多一點。你想你把她搞到監獄裡頭,她不一定能給你湊這麼多錢,所以從我看來,中共從頭到尾達到它的目的,而且把范冰冰留到外頭的話,起的威懾作用更大一些。

主持人:是,當時倒是有一度瘋傳,也許有什麼樣的結果。趙培,一個是您怎麼看范冰冰案這樣一個結果?另外一個,當時新聞中也提到,她的案子還有包括演藝界最近的一些整頓,都是因為崔永元的爆料引起的,所以您覺得現在這樣一個狀況是偶然呢,還是必然呢?

趙培:其實是一個中共蓄謀已久的結果,首先說演藝圈,中共各個圈裡面賺錢都是不同的家族,比如說演藝圈,娛樂事業誰賺錢?我們可以看到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在影視圈賺錢;另外,曾經擔任過中宣部歷屆主事的人,包括李長春,他們的家族都在綜藝節目當中賺錢,這就構成了一個個的圈子,可以說打擊演藝圈就是打擊曾經的曾慶紅家族賺錢的手段,利用范冰冰只是一個殺一儆百的作用,告訴你們,我們知道你們怎麼賺錢,你們不要再這樣繼續下去,這是對上層圈子的打擊。

另外演藝圈還有一個問題,他們跟權和錢關係非常緊密,比如參加商演活動,出席各種飯局的商務活動,他們從中可能都成為「白手套」,在處理范冰冰之前也處理過趙薇股票上一些違規的事情,所以這些「白手套」裡面涉及到權錢交易就非常容易。

其實范冰冰這個案子,大家很多人在等著看,為什麼呢?就是因為王健林的兒子王思聰爆料過,范冰冰涉及到某地產老闆背後,范冰冰很多的影視投資也有某地產公司的大規模的贊助,這明顯是裡面有很多跟地產行業相關的黑幕,還有官員怎麼拿地,這都是巨額的貪腐的項目,范冰冰可能都知道內幕,所以大家指望的是范冰冰暴露出更多內幕,把中國的演藝圈和地產界貪腐的那一幕都掀出來,這樣大家又有戲看了,可能又有很多大老虎又要出來。

這樣雖然對范冰冰是重罰,但是等於輕輕落下,她背後的這些地產商和整個權力的各種交易都被掩蓋下去,就是不追究了,這個是大家沒有預料的結果,大家本來還指望看看打虎又能打出什麼大老虎,現在是甭看了。

那麼崔永元這個事明顯是,他是被有意安排,他怎麼能拿到這個合同,而且精準指出這個陰陽合同裡面的具體數目是多少?沒有人給他精準爆料,他是拿不到的。因為網上傳崔永元是因為私仇,比如說《手機》當時拍的時候就是影射他,因為大家知道以前他主持《實話實說》,一方面是揭露一些社會腐敗現象,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講,他又是幫助中共作為一個打擊中國百姓的節目,洗腦性的節目存在,所以他在2002年的時候得了抑鬱症,他自己說抑鬱症,因此而辭職,換上從上海來的和晶,這樣等於《實話實說》易主了。

而范冰冰當年主演的《手機》電影恰恰影射了他這一段,在電影當中,節目主持人根本不是什麼抑鬱症,而是因為有婚外情、桃色新聞才不得不從主持人的位置下來,崔永元一直認為是影射他的,所以在范冰冰開拍《手機2》的時候,他就跳出來把范冰冰和馮小剛又揭個底朝天。

那麼從表面上看是私仇,當然從中共前後包括對藝人收稅等等,各個稅法的迅速改變,和對范冰冰迅速罰款來看,這是中共蓄謀已久,就是要在演藝圈裡面「割韭菜」,另外是讓洗錢的大老和賺錢的大老們給他們警示鐘,別的家族都沒開始走錢,你們這樣走的太多,是不是太過分了。

主持人:剛才趙培提到對演藝圈,在崔永元爆料之後不久,8月份的時候,國稅局突然就說演藝圈的稅率從百分之六一下子跳到百分之四十幾,所以傑森您怎麼看,為什麼中共現在高調的去整治演藝界?

傑森:剛才趙培談到一個概念叫洗錢,其實利用演藝圈洗錢,是過去這麼多年一個普遍存在的運作方式,因為確實中共很多高官貪了很多很多錢,我們知道有些高官抓到以後,錢一捆一捆的從床底下拉出來、從池子裡頭拉出來等等,那些高官整的那些錢是不舒服的,因為那個錢是不好花的,比如說要買點什麼東西的話,很難,你的工資就是1個月1萬元,你怎麼可能有幾千萬的錢?對他們來說有個龐大洗錢的需求。

什麼行業最好洗錢?影視行業是其中一個,因為影視行業很多帳目是非常難計算的,比如說拍個大場面,請一堆群眾演員,烏壓壓的一大群,你說我放進去幾十萬上百萬,都有可能性,製作一個特技效果,你說我這個特效有多高的技術,我花了幾百萬可能也有人信,其實你給技術員可能付了幾萬塊錢,演藝界是非常容易洗錢的。

主持人:但是這個洗錢的概念是不是把錢弄到國外去?

傑森:不是,那是第二個,洗錢的概念是,比如我投資演藝界,我說投了500萬。

主持人:就回收了多少,然後又回收了多少。

傑森:對,他說我整個電影花了1億元拍的,拍完以後,我最後賺了1億元,那等於不賺不賠。但事實上他真正花了1,000萬,帳面上只投了100萬,你這個家庭出了100萬是可以理解的;要是這一家出了1,000萬,它就會問:「你這錢是從哪來的?」但他事實上出了1,000萬,他只說「我帳面上只投了100萬,最後我賺了1,000萬回來。」事實上這個過程中賺回來的1,000萬就是正當的錢了。

主持人:轉手之後它就是正當的錢了!

傑森:就是正當的錢了。就好像他是理智的投資:你看我只投了100萬,我用我的工資積攢了100萬投到影視行業最後賺回1,000萬。這時候他的1,000萬就可以名正言順花了。這就是洗錢過程。

剛剛你提到國外,很多人確實要把錢轉到國外,因為他有國外投資需求,在這個過程中,國外的影視拍攝就是非常好走錢的一種方式。比如到西雅圖街頭拍一部電影,只拍幾個街景,我就說花了500萬美元;500萬美元可以幫很多人把錢轉一些出去。而事實上花多少錢誰也說不清楚。所以影視行業在過去這麼多年來,為什麼各個房地產老闆、各大公司老闆就包括馬雲都來拍電影?電影行業門道很多,中間有很多洗錢的機會。這個概念,一直是很多人明知而不揭穿的事情。

這一次因為范冰冰事件挑得很大,中央直接就在看了,中央看到這件事就會說:我在這反腐,同時你卻給所有的這些人一個走錢的機會。那怎麼堵呢?不能以後你的每部電影我都查你所有的帳,不可能。把稅率提高,原來6%的稅,稅率低就使電影業很容易洗錢;現在百分之四十多的稅,那怎麼洗啊?根本就沒法洗了!這個過程中所有掙的錢都給政府上繳了。

這項法律8月份出現的,法律一般是出來以後才開始生效;它說,前面6個月都生效了。換句話說,追溯感就使得它認為幾乎所有在過去這幾年拍的電影其實都是洗錢,所以它才敢這麼倒追著去要這些錢。這個過程可以說是中共看到了監管的一個漏洞,以范冰冰案為例把整個給堵一下子。當然,一方面是對於貪官洗錢的防堵,另外也是阻擋資金外流,畢竟中共現在太需要把錢留在國內。

主持人:我很快問一下,你覺得為什麼要挑范冰冰來開刀,是偶然還是有什麼特定原因?

傑森:第一,當然是崔永元把這個事爆出來了,爆料證據那麼確鑿,不管是不行的,另外范冰冰的牌子也很大呀,她畢竟是國際知名。如果能拿下她,那其他人還不規規矩矩都繳了;果然就是這麼個情況!抓到范冰冰以後,偷稅漏稅比如說2億、3億,但是罰她8億多,稅務局知道她資產是16億,罰她8億,砍掉一半,能活得下去但是又很心疼。

同時又立一條:今年年底主動把所漏的稅都繳上。現在好多人拚命補繳,包括一些人全都是幾百萬的去補稅。可以看到確實起到效果,而且很多以前這些明星掛牌的影藝公司拚命關門。好像新疆有一個小城,因為以前當地的稅率很低,結果大部分的影藝公司、百分之七十幾的影藝公司都在那裡開的,現在因為范冰冰,當地關門的影藝公司太多了,一天報紙上有六七十家影藝公司聲明關門。

主持人:霍爾果斯。

傑森:對,霍爾果斯。你可以看到這個爛攤子確實有很多貓膩在裡頭,通過范冰冰這個事兒它就是打一點蓋全面,整個方向堵住了。就是這麼一個概念。

主持人:我想問趙培一個問題,剛才傑森也提到以前劉曉慶的案子。很多人都會想到二十多年前,劉曉慶因為被指控逃稅而坐牢;現在范冰冰似乎是破財免災就平安落地了。你覺得為什麼這一次她能夠平安落地呢?

趙培:官方說法,2009年中國稅法有變動,第一次初犯者,以前沒有偷稅、漏稅的犯罪紀錄不列入刑事追究,只要把罰款和稅款補齊了就完。官方說法是這樣,但是實際上的說法就像傑森博士講的那樣。劉曉慶當年是為什麼江澤民一定要整她呢?江澤民讓她叫大哥她不叫,叫了一聲「江叔叔」,惹怒了江澤民,江澤民一定要收拾她,所以她不管欠多少,一定要受牢獄之災。而這一次范冰冰你看,中共就是為了立威,迅速能在兩天之內網上傳她拋了多少套房產,一下子就把罰款湊齊。

大家想一想,「湯臣一品」豪宅在上海要賣上好幾個月,為什麼她能迅速賣掉?就證明這個事壓下去了,中共只是為了拿她立威,那麼她沒有供出的這些地下老闆立馬明白:「我們替你把稅補齊。」怎麼呢?「我們把你的豪宅給接了。」各種後面的運作我們就不說了,就等於是把這事兒給它過去了。所以現在范冰冰就是這麼一個樣子。

另外,為什麼要針對范冰冰呢?因為范冰冰是中國女星當中收入最高的,她一年的收入大概是2.24億到3億人民幣的情況,所以中共就是一定要拿她做模範來把她打下去,別人老老實實地繳。而且中共甚至現在為了防止這些明星通過各種合同把錢打到外面,怎麼辦呢?最近廣電總局又出了新聞,禁止港澳台主持人到大陸主持電視和電視台節目。可能大家剛看過《中國好聲音》,估計周杰倫、哈林明年能不能來都成問題,因為他們現在是導師,還介於主持人和演藝明星之間。

它防止這些老闆找國內明星洗錢不過癮,直接找港台的啊,直接打到他的演藝公司,然後他們的演藝公司再通過各種合同再洗成白的給這些老闆在海外的公司,這不錢就洗完了嗎?中共等於現在是很懼怕人民幣流出中國,所以它一定要堵死這條路,也是它一定要挑大頭打范冰冰的原因。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一位觀眾,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是洛杉磯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洛杉磯張先生:大家好。我想先說句玩笑話,以前是妲己鬧朝廷,現在朝廷太邪惡了,妲己只能被它扒皮、抽筋。范冰冰有那麼多錢沒繳稅,也沒有坐監獄,但是一個代購只帶了那麼一點東西,就要和她的男友坐5年監獄。我覺得沒有抓范冰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其他演藝圈的人它還是得要去「殺豬宰羊」,還得繼續做;把范冰冰給抓起來關了的話,其他人可能就聞風而逃了。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幾年前他們拍的那個國殤大典都是請了一幫外國人來拍的,如果這些個外國人再給他們因為殺豬宰羊給嚇跑了,那下一次再開拍那個什麼大典就沒有人了,就比較糟糕。所以范冰冰真的得感謝黨,其他演員都得感謝黨,就是這樣。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傑森,我也想問這個問題,剛剛張先生提到「殺豬宰羊」,現在另外一種說法是「割韭菜」。你剛才說的那個是比較狠的,稅率一下漲那麼多,又要回補半年。更深層原因我覺得大家也在考慮,像萬科董事長在年會上談到范冰冰這件事情,他說:「當社會全方位進入轉折點的時候,所有行業無一倖免。」他把它放在一個大的社會環境的背景下,你怎麼解讀他所指的「社會全方位進入轉折點」?

傑森:他是從經濟層面來看范冰冰被抓、最後罰8億這件事。整個經濟的轉折點在我看來,中國經濟從一路狂奔的拚命上漲,變成了現在基本上從2017年開始不漲,到現在真正的是在往下走這樣的概念,一個轉折點。

中共在這個轉折點的過程中,它展現了一個最核心的問題,GDP在放緩,甚至進入不太增長的階段,但是中共的財政收入是絕不可能減少的。因為中共在過去20多年,它已經習慣了每年GDP 兩位數的增漲這樣的概念,它絕不可能承受GDP緩慢增長的現實,因為它整個目前的運作機制是完全靠財政收入。

主持人:您指的財政收入是稅收的總和?

傑森:稅收總和這個部分,就是政府從整個GDP拿到的錢。這就出現了一個核心的矛盾,就是GDP增長很慢,那麼政府拿的錢還要跟你去年比要多很多。它就會出現一個概念就是說,以前它看不上眼的地方,以前怕影響安定團結的地方,現在為了錢它都不管了,它都要出手了。范冰冰以前這都是喉舌那種人物……

主持人:它可能要拉她來一個包裝它自己。

傑森:對,就是說這樣的人讓他們歌頌黨,需要她去歌頌,賺點錢無所謂,黨也看不上你那些錢,但是現在不行了,現在中共要求這筆錢也得要看上眼了,這個時候它就針對這一群人開始下手,就是說「割韭菜」,老百姓那兒已經沒法割了,股市已經割成那樣子了,這時候轉過臉來,這些人雖然一次割得量很大,但是幾個范冰冰,中國也沒幾個范冰冰。其實你把演藝界這麼割一把,演藝界其實也沒多少錢給你拿,但是中共不能放過這些錢,因為中共現在太缺錢了。

在歷史上GDP增長速度百分之十幾的時候,整個這個餅漲得很大,中共割走這塊餅,割走的這個數量很大的時候,老百姓不是那麼感覺得到。但是現在餅幾乎不漲了,但是中共還得比去年再多割百分之十幾的時候,那麼它就得從老百姓那地方割了,老百姓這個地方割的時候,普通老百姓能割的量已經非常非常小了,房地產把老百姓的6個錢袋都已經拿走了。

主持人:好像現在儲蓄也在跌。

傑森:儲蓄也在下降,然後整個股市這2年內憂外患,基本上股市也跌到了歷史上幾乎快到最低點了,你還從哪裡割呢?這個時候又面臨龐大的財政收入不斷增長這樣一個需求,中共就開始瞄準其它的領域,這個領域就包括演藝界。我想萬科談到這樣的一個概念其實是從經濟看這個事,不是從演藝層面,不是從個人恩怨的角度來說,他更多的是從經濟面,他看到的是政府連這一群人都不放過的時候,就證明政府太缺錢了,那麼此時此刻我們也得小心政府對我們下一步下手。

主持人:或者是經濟的話也太……

傑森:太羸弱了,政府從其它地方都榨不出錢的情況下,從這幾個演員身上榨錢。

主持人:是,趙培你怎麼看?因為萬科他在年會的時候也喊出了「活下去」這樣一個口號,所以很多人就很關注。你覺得他這樣一個憂患意識到底是從哪兒來?中共如果說它很缺錢的話,它的錢到底花在什麼地方?

趙培:其實他的憂患意識不是空穴來風,他是從自己的銷售這邊看到了問題。為什麼呢?因為他在廈門,廈門大家都知道是個地產熱的城市,他在郊區搞了一個聯排別墅的項目,結果現在腰斬,原價500萬的房子,現在一口價278萬,就接近跌了40%到50%的結果。

這種危機不光發生在廈門,北京遠郊一點的燕郊的房子也出現了降價,比如說2018年9月地產項目天洋城二手房價跌到了多少了?是每坪16,000到17,000人民幣。今年此前一年它的二手房價穩定大概是19,000到23,000人民幣之間,可見跌勢一直都在。但是大家不知道高峰的時候中共把它炒到多少?炒到每坪35,000人民幣,可見這個跌勢是從燕交到廈門郊區都已經開始了。

這就證明一個什麼問題呢?就證明中國百姓能被中共壓榨的潛力達到極限了,所謂的入口紅利也好、出口紅利也好,都沒了。而中共還在不斷的印錢的這種情況下,還不能夠催使房價漲,那麼房價的跌勢一定會到來,這是他認為的大的價格的轉折點,他認為我們一定要活下去。

在這個時候,我們欠了那麼多貸款怎麼辦?包括恆大,包括萬科,在2016年、2017年為了活下去,他們甚至借了美元的外債,這個時候他們要怎麼活下去?這個是擺在他們檯面上的問題,他們要去社會上找錢了。那麼房地產可能降價,但是一降價,前面買了你一期房、二期房的人就開始鬧,這個大家已經看了很多報導,中共為了維穩,又不讓你降價,你又賣不出去房,你怎麼活下去?這個對他來說是十分艱難的問題。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這幾年它開始有一點思潮,它發現我再改革開放下去,我就得改我自己,我就得跟著美國總統川普要求的那樣,公平貿易,我共產黨不能控制社會。那個等於是讓中共自殺,中共能幹嗎?中共不幹。因此有一個國進民退,其實它是中共有點想倒回市場經濟這個想法,但是它一直在否認,但是它實際做得也是這樣。像萬科這種半民營企業就十分的困難,我們雖然有很多共產黨的投資,但是我們不是國營企業,我們怎麼活下去?這個也是他要考慮的問題。

那麼我們知道中共在百姓身上搜刮了很多錢,其實它的去處也就是四類,第一類是補貼國企和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債務明面上有40億到60萬億人民幣,但預估它隱性債務加上去大概超過100萬億人民幣,所以中共現在允許城投公司破產,也就是當時地方政府隱形債務破產,它借老百姓的債務不還了,可能比P2P的危機還大。

第二個是國防開支和維穩開支,這兩個放在一塊兒,為什麼?兩個都是貪腐項目,國防開支就是我立個項,然後層層剝皮,真正用於國防的很少。維穩,這個實打實的打在咱們百姓身上,咱們百姓感到疼,那麼多警察都來鎮壓我們的,我們感到疼。

第三個就是公務員和黨的花費,中共的黨庫是通著國庫的,它沒有黨庫,共產黨是個違法組織,它直接往國庫裡面拿錢辦它的黨慶,它是不打借條、不開任何帳目的,中共十一大慶什麼慶,那是花老百姓的錢,這個錢它就是白花,而且它養了那麼多黨員,我們為什麼要養著市長、養著市委書記?這在老外那邊是不可理解的,我們不會養你政黨的人,我們只會養國家公務員。

第四點就是海外灑錢,本來川普給你個台階下,你不要在海外給人家增加債務了,結果中共還裝大頭,全都給你免了!這老百姓就不幹了。敘利亞那個地方它戰亂,政府都給老百姓1個月97塊人民幣補貼,我們這邊養老,你答應給98塊,現在過90歲的可能給我升到105塊人民幣,我還不如一個戰亂。大家的想法是對的。

中共收的這筆錢,整個是在打一場戰爭的錢,這場戰爭對誰打的?對著老百姓打,它付錢養了所有的貪官、養了所有的暴力機構,就是為了鎮壓你不造反,這就是它收起來的錢,那是江澤民允許的,腐敗治國,你貪不要緊,你只要幫我鎮壓百姓,我讓你貪,這就是中共維持的命脈,所以中共還要不斷的收錢。

今年1到8月份收的財政稅收突破1萬億,超過2016年全年的稅收,你可見它「剝削了老百姓的增長比是多快?每年10%、20%的增長,可是GDP增漲多少呢?6%!這就證明咱們老百姓創造大部份財富就被中共搜刮去了。你看一下中國GDP的排名,從1978年的全球15名到2010年排到第二,但是人均呢?平均到你我頭上的呢?1960年的時候,中國人的人均GDP還是全球78名,到2010年竟然達到了127名。說明什麼呢?說明外國GDP增長讓百姓得到好處了,人家平均到每個人身上都在增長,而中國平均到咱們身上還在倒退,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咱們用人口紅利撐起來的「國富民貧」的局面。

主持人:說到中共撈錢,傑森,前陣子不是有個稅制的改革嗎?我想請您談談這方面的觀察,因為有人說這樣的結果下去只會讓很多企業破產,這是不是一種殺雞取卵的行為呢?

傑森:對,剛才我們談了,萬科是從經濟層面來看范冰冰事件,范冰冰是看得見的,其實范冰冰只是一個人。真正中國的中小企業過去這麼幾個月裡頭,最煎熬的其實不是范冰冰在哪,他們煎熬的是他自己那個企業怎麼活下去。

事實上中國的稅賦你要完全按它所有的稅繳,中國能活下來的企業不超過20%、30%,整個中國的稅賦是極高的,幾乎所有的人都得想辦法稍微能讓自己活下去,有點喘息空間。

你比如說歷史上很多中小型企業、私營企業,他在個人就是說三金。

主持人:對,什麼五險三金。

傑森:特別是養老金這樣的概念上的時候,他其實都是按社會最低工資水平給自己員工繳的。但是現在突然說有一個表面上看著根本就沒有任何傷害性的改革:以後養老金由稅務局接收。大家說,反正原來也是政府機構;現在也是政府機構,沒什麼區別。區別大了!稅務局知道每個員工的工資,那麼這時候你就不能再拿最低工資給他繳社保了,你就得拿他現在的工資水平繳社保,這一下就是個巨大的差別。

很多公司一算帳,一年就變成虧的了,從賺到虧。原來是養老金系統收錢,現在變成稅務機構收,就這一個舉措,沒有任何政策的改變,只有行政行為就把很多公司從賺到賠,就給擠下去了。

主持人:弄到破產的邊緣。

傑森:而且這一次范冰冰的事情中間有一條大家沒注意,他們不但對范冰冰處罰;準備對范冰冰當時不行為的稅務人員要追究責任。

主持人:地方稅務局的。

傑森:地方稅務局的人。換句話說,范冰冰事件,內心驚恐的不光是這些演藝圈的人,還包括稅收人員。底層的稅收人員歷史上可能對於這些大名人有點下手不是那麼狠,現在他一定要非常狠的不管是從小民到高官、到名人全都拚命收。因為第一,完成他的任務;第二,不然他也有牢獄之災。可以看到從中央到地方,它事實上用各種方法加迫對這個社會的盤剝,這個過程有的人就說,太蠢了,殺雞取卵。

中國現在整個經濟環境已經很糟糕了,而且中國的物價在上漲,房地產已經把老百姓的存款榨取得差不多了,這時候你不去養這些企業;整個中國全靠民營企業在支撐著就業。但是這是中共體制決定的,因為整個中共體制剛才趙培談到了,它缺錢,共產黨體制極端缺錢,離了錢這個體制就沒法存活,而現在整個意識形態又往左走,它需要更多的錢來維護強權統治,這時候它只能要更多的錢,它顧不了未來,只能顧眼前。

主持人:有一封短信發言我很快讀一下。這位觀眾朋友說:「主持、嘉賓,你們好。美中貿易戰中共流氓政權的官員搞貪腐、維穩、大撒幣已感不順了,只有重操建政時的打土豪、分田地、公私合營的老路,明搶除了「趙家人」之外的國民財產,以維持其欺騙、恐怖、暴力統治的政權。」

這是這位嘉賓的反饋。趙培,在這方面你還有什麼補充?另外我想問一下,我看到有一種法說,很多企業說,不偷稅或者不漏稅我就活不下去。有中共官員跟他說:「我們就是有意讓你處在這個狀態,我們隨時可以抓你的辮子,如果你有什麼讓我們不滿意的地方。」你有什麼評價?

趙培:其實中共歷來是這樣。記得我們之前作節目曾經講過這個問題,中國民企的利潤率都被壓縮到6%到10%,社保基金突然增多起來,它肯定是破產的狀態,而它又不能不做下去,為什麼呢?因為前期投資的設備在那兒。中共等於是把這些民企給放到了兩難的境地。民營企業一定要做下去,做下去等於是一直虧本經營;很多民企老闆突然發現,賣了廠房竟然賺錢了,地值錢了。

這就是中共的一貫策略。大家想一想,很多人說文革沒有了,其實它一直在這麼幹;很多人一看:唉?這個手法跟它當年公私合營、打土豪、分土地的手法一樣!是,它一直這麼幹。中國的所謂「改革開放」一言以蔽之,中共把社會的所有資源掐到手理的時候,它發現不行;只有中國人的勤勞、智慧才能創造財富。它只不過是放鬆一點,讓咱們創造一點財富,但是他搜刮速度一旦超過咱們創造財富的速度的話,那麼中國經濟就完了,就沒有了生機和活力。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我想再談一談范冰冰案引出的另外一個問題。現在確實很多人說,全國人民都看到了范冰冰突然被失蹤4個月,但是基本上官方不屑於給任何交代;在中國很多人被失蹤很久可能大家都不知道,因為不像范冰冰這麼有名氣,現在有人說中國是「失蹤人民共和國」。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傑森:這是這件事情另外展現出的可怕,范冰冰就如你所說的是名人,其實很多中國人持續在失蹤,讓我更揪心的比如像高智晟高律師,據說他在過去這5年裡頭失蹤了3年,現在一千多天。

主持人:就最後一次失蹤。

傑森:對,最後一次失蹤。據有人傳言,高律師現在幾乎已經快不行了。整個過程中可以看到,中共對它自己的法律是完全蔑視的。從一開始對於范冰冰的失蹤,大家的關注是茶餘飯後對於明星的關注。我們知道最近中共搞了另一個大笑話,中共自己派駐到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被失蹤了,然後被他老婆全世界找人;整個過程其實我不知道,據說這位公安部的副部長歷史上可能也不是善類。

主持人:好像跟周永康走得比較近。

傑森:人們可以看到,不光是像高律師這樣的正義人士、不光是像范冰冰這樣有名、有錢但是沒權的人,也包括這種歷史上讓別人失蹤的人,他其實說不定也是在失蹤之中。中共所有的狀態、在它的體制之下沒有人是真正的所謂受益者。

主持人:還有之前那個大富豪蕭建華,他已經失蹤到現在還不知道。

傑森: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人間蒸發」目前在中共的運作方式下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中國人民已經無奈地接受了這個現實,很多時候不得不小心一點。但是這個狀態不正常,可以明確地說,在全世界人來看,這不是一個正常國家的運作方式;國家政府不是黑社會集團,非常清楚,所有的運作不應該按黑社會的方式運作,明明制訂了一套法律卻蔑視法律,整個這個過程事實上是在對中國法律的踐踏,同時也對中國人民最基本生存權的汙衊、侮辱。

主持人:趙培,我覺得這也有點像你剛才說的,文革的手法一直在重複。就包括這一次范冰冰出來以後,我們看到她寫道歉信、感謝黨和國家的政策。她被失蹤了幾個月,又被罰,然後出來感謝,這種套路是不是也可以說是文革的套路呢?

趙培:對啊,大家知道悔過書這個東西在文革大家經常寫吧,包括劉少奇、鄧小平都寫過悔過書吧,這是很正常的。文革時候中共不光殺人而且誅心,讓你連做人的最後一點尊嚴、連沉默的權利都給你剝奪的乾乾淨淨,有很多人自此都達到一種信仰崩潰、精神崩潰的邊緣,這個東西太可惡了!而且大家總認為文革再現,其實文革從來沒有停止過,只不過按照毛澤東的說法是,每次針對5%,這一次針對黨內的人和演藝圈的明星,大家看得到。

那麼之前的5%是誰呢?是法輪功學員啊。我們看它的手法:法輪功學員被抓,要你被迫放棄信仰,不行就讓你失蹤,甚至有人被活摘器官,喪失了生命,在這種情況下,你要想苟延殘喘活下去,可以,寫悔過書、寫各種違心的東西,讓你人格的最後那一點尊嚴都給踩到地下,讓你徹底崩潰,甚至精神崩潰的境地去毀一個人。大家想一想,文革停止過嗎?文革沒有停止過,歷來沒有停止過,不過是因為打擊的人群5%,有的時候您看得見,有的時候您看不見而已。

共產黨這個罪魁禍首不除,中國人的災難不可能停止!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點評。今天節目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