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內涵段子惹了誰?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搞笑APP「內涵段子」被中共廣電總局下令永久封閉,理由是「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熟悉中共政治術語的人一看就知道「格調低俗」只是一 個藉口,這裡我們當然不是說「內涵段子」有多高雅,但是比它更低俗的快手、抖音卻安然無恙。那麼「導向不正」是不是真正的原因呢?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跟大家 討論的話題之一。

話題之二就是,剛剛宣布的對平民百姓的一個好消息,抗癌藥物零關稅。官媒當然說是要感謝政府,但是有網友卻說,我們應該真正感謝的是川普。到底抗癌藥物零關稅是誰的功勞呢?我們來聽一聽橫河先生的見解。

在節目的過程中,如果您願意參與討論或者發表您的看法,歡迎您撥打我們的大陸熱線電話950-405-20100,或者是通過Skype及電子郵件和我們溝通,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我們的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橫河先生,「內涵段子」被封,段友們是哀鴻遍野,說一覺醒來家沒有了。我們看到網上有一些視頻,段友們以各種方式哀悼,或者是抗議「內涵段子」被 封。但也有一些人他們不太相信,說是這些段友們主要是一些90後,或者00後,他們怎麼會有這種膽量去向政府叫板呢?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我想抗議肯定是有的,網絡上有這個不奇怪,我們都看到了,主要是現實的社會當中,抗議行動有沒有發生。一開始的時候不清楚,但是陸續有人就上傳了一些地方當局的通知和文件,這個文件裡面就有本地段友聚集的準確時間和地點,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肯定是有的。

有這麼幾種抗議形式,一種就是汽車按喇叭,他就是按「滴-滴滴」,這本來就是段友的暗號,而且汽車加上車貼,再加上航拍,它本來也就是段友的標 記,所以一下上傳這麼多各地的視頻,那應該就有。當然了,也有人質疑說視頻可能不是現在的,是以前的,但是我相信至少有一部分是現在的,即使是把以前的視 頻或者是現在的視頻上網的話,它其實也是抗議的一種形式,我們現在指的抗議不拘於哪一種固定的形式。

第二種就是抗議的形式,就在「內涵段子」的首頁,它是一個關停公告,首頁的視頻是停在頭一條,那個標題就是「厲害了,我的國」,這也是一種抗議的形式。

那麼80、90後,敢不敢有勇氣跟中共叫板?當然這個用戶主要是年輕人,很多甚至到了00後的,當然他們這一代,從一代人來說的話,他們並不關心 政治,而且他們可能也以為以前被打壓的都是不安分的,而被當局不容的。一方面他們是經濟條件好起來以後成長起來的一代,就這一代人沒有經過太多的挫折,我 說的是指80、90到00後的,不是所有的段友。

就是離最近的一次政治運動,1999年迫害法輪功到現在已經快19年了,最後一次政治運動剛開始的時候,這一代人當中、這一批人當中可能有的人還 沒有出生,大多數對這個事件事是沒有印象的,由於信息的封鎖和教育的扭曲,他們可能會對被迫害對象的被妖魔化的形像稍有一點印象,但是因為他們不關心政治,所以很可能印象也是很模糊的。

然而另外一方面,由於消息的封鎖,他們對政治運動和政治迫害的殘酷性也就沒有感覺,就不像成年人會覺得不敢叫板,也許他們就沒有這個感覺,所以這是兩方面的問題。也許就是這一批人第一次有了他們被權力剝奪了屬於自己的東西的這種體驗和認識。我想這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當然,不見得這麼多人通過封殺一個應用程式就會一天就變成反對派,這個倒不見得,即使是今天的民主人士也好、維權人士也好、反對派也好,他也是逐 漸養成,也不是一天形成的,但是至少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思考的開始,就是原來他們認為他們不介入政治,他們只是娛樂,當局不會惹他們,結果當局還是惹了他們。所以這個是一個開始,這是第一個,我想凡事都有個開始。

主持人:有人在留言裡就提到說80年代末的抗議,當然我們知道這是指89「六四」了,可見學生運動之後,學生運動被鎮壓之後就很少有像這種民眾上街,普通民眾上街這樣子的事件發生,這次段友的抗議確實是近年來比較少見的,對吧?

橫河:全國範圍的應該是非常少見的,就像妳剛才講的,在89「六四」的那一次規模是很大的,我們講的是全國性的,地方上的上街、地方上的抗議不 算,因為那個是散在一個城市,或者過半年另外一個城市,這種情況,那是經常有的。全國性的,89「六四」有一次,第二次是1999年4.25法輪功的萬人上訪。這個萬人上訪不僅僅是當天,還有後來鎮壓以後,持續了一年多在天安門廣場和全國的抗議行動,這個應該是說前無古人,我相信也是後無來者,這種說法比較恰如其分的。但是1999年以後,全國性的抗議活動就是很少見的了。

我想說一下,中共對民眾的迫害,它跟民眾是不是有意識的去挑戰中共,其實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因為我聽到一種說法,說你不關心政治,政治就會來關心 你,好像這是因果關係一樣的。其實更準確的說法我覺得應該是,你不關心政治,政治照樣會關心你,這兩者不一定要有因果關係。像法輪功當時,一直到現在都是 不參與政治的,根本就沒想到煉功會遭到中共的鎮壓,但是中共還是鎮壓了。所以這是完全由單方面,就是中共的本性決定的,當然了,當時江澤民和中共以為3個 月就鎮壓下去了,它們誰也沒想到踢到鐵板上了。就是說中共製造了一個本來最不可能成為敵人的作為它的敵人,也就等於是製造了自己的掘墓人。

中共建政以後,它所有的迫害民眾的政治運動沒有一次是因為被迫害者挑戰了中共,都是中共自己製造出來的敵人。你像57年反右,57年反右指的這個 右派,說右派去向黨提意見,連提意見都是被中共鼓動起來的,就是你必須提意見,所以說沒有人真正是主動的挑戰中共的。這樣看來的話,任何人以為只要不觸及 中共的紅線,不觸及它的底線,你就能夠獨善其身,中共就不會來迫害你,這種想法是不實際的,因為紅線是會變的。你知道中共會根據自己的需要和它的意志,隨 時擴大紅線的範圍來製造新的敵人,從來不會減少的,也就是說民間的空間只會越來越小,不會越來越大。中共從來沒有停止過製造新的敵人,它從當政的第一天就 開始了,至今沒有改變。

但是這裡我有兩個問題想提一下,從這個事件我們可以看出來,第一個就是,對中共來說的話,很多事情是防不勝防的,在最想不到的地方出現了讓中共最 害怕的組織形式,我認為這次的封殺跟組織形式有關。第二個是中共永遠也不會知道,其實老百姓也不會知道,引發燎原之勢的那個引發點,就是這個火種是從哪裡 開始的?很可能就是當局自己下的一招臭棋,主動的惹了一個很大的群體所造成的。想說一下,從這個突發事件可以看到中共不斷的製造敵人,也就不斷的在給自己 的墓碑上加磚,但是它是想不到這一點的。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這一次為什麼中共想來鎮壓這個APP,您是說它的組織形式,我也想來討論一下,它為什麼要來封殺這個搞笑網站,廣電總局的理由說「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當然我們都知道這個是表面的理由,一個搞笑網站怎麼會有導向問題呢?您怎麼看呢?

橫河:這個網站我從來沒聽說過,一直到這一次被打壓才知道,然後我看了幾個搞笑的短片,看了一些段子。我想它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和每個人都有關係,和每個人的生活都有關係,當然我看的是人家選了以後放上來的,當然也避免不了和政治環境有關係,像前蘇聯就有很多政治笑話。

這裡我們不去分析「內涵段子」有多少百分比是哪個類型的,但是肯定的說,只要是真正受歡迎的段子,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和當前的政局有關係的,和當局是有關係的,所以觸動當局神經的這些段子和短視頻一定會有,而且不會少。

共產極權統治下最不缺的就是政治笑話,而且笑話這一類的東西,它必須是不被當局所容的、必須是當局不喜歡的,因為一旦被當局收編以後,變成當局所 說的那種正能量的話,那麼它就不惹人笑了,就一定死亡了。中國的相聲就是前車之鑑,本來相聲就是調侃現實的,就是針砭時弊的,結果中共搞了一個什麼呢?叫做歌頌型的相聲,那種歌頌型的相聲就再也沒有人看了。所以網站本身的內容裡面有觸動中共神經的地方。

但是我想不管是為了什麼原因,封殺絕對不是為了所謂的低俗,因為第一個,在中國大陸所有的低俗沒有比中共更低俗的了。我舉個例子,文革剛剛結束以後不是開始高考了嗎?幾乎在同時開始招研究生,所以第一批研究生不是77級入校以後畢業去考的研究生,而是當時已經大學畢業的,包括工農兵學員。

我有一個朋友讀黨史研究生,讀的過程當中就說,才發現黨史研究到後來就是研究中共的創始人、高級領導人當中誰和誰睡覺了,所以「共產共妻」是真的,那個還是80年代初的事情,當然後來大家都知道了,也就見怪不怪了,但事實就是如此,最低俗的就是中共。

第二個就是網絡低俗,網絡低俗化其實就是中共相當長時間的目標,當然我不是說「內涵段子」,我指的是整個網絡低俗化的現象,中國的網絡和世界的網絡是隔離開來的,它有完全不同的特點,就是你完全開放的話,西方的這些網絡進入中國以後還真的有點不適應,因為它已經養成中國這種特殊的網絡文化了。其中最大的特點,跟世界上的比,它就是高度娛樂化和低俗化,就是特點之一。

那麼它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它是想把人們從比較敏感的宗教、信仰、政治問題上引開,引到娛樂上去,同時又可以使人以為這是一個非常自由的網絡,降低 人們翻牆的慾望。我們上次做的節目講到國會聽證的時候,國會議員就問了,中國年輕的網民究竟有多少想翻牆的?就是說它製造了一個假象,中國內部一個網絡的假象,以為世界就是這樣的,造成很多人不想翻牆。所以所謂網絡低俗化本來就是中共造成的。

主持人:談到低俗問題,的確沒有人說「內涵段子」是個高雅的網站,但是也有一些反對的聲音說,就算低俗,但是我們人民就有低俗的權利,您怎麼看?

橫河:當然這種說法是對的,因為第一,誰來定這個低俗?什麼叫低俗?這個本來就沒有一個明確的界線。但是在這件事情上還真的跟低俗沒有關係,這件 事情是高大上還是低俗?毫無關係!為什麼呢?什麼是「高大上」?中共所說的高大上根本就不是。我們講人類的生活和行為,他從物質層面是基本生存,然後到了生存下去不成問題的時候,就會有其它方面的追求,物質生活就開始逐漸要豐富了,他生存以後就要豐富起來,要提高,然後就會有文化精神上的需求,再到文化、 娛樂、體育、文學、藝術、音樂等等。

在管理層面上就出現了政治,那麼再到精神層面就是宗教信仰。你要說高大上的話,就是人類最高的那一層就是宗教信仰,就是人和神的關係。而中共從來都是對宗教信仰殘酷鎮壓的,所以中共從來就不會去對人類生活行為當中最高大上的宗教信仰去推崇或者是保護,它是要鎮壓的。

在精神文化層面當中,你看中共現在哪一樣不封殺,哪一樣不鎮壓?文革結束以後,我們可以看到,文革之前我們就不講了,政治運動一個接一個。文革結束以後,它對民間的封殺和鎮壓的順序,按時間算的話,先是政治鎮壓,1989年是政治鎮壓;然後是信仰鎮壓,1999年是信仰鎮壓,就是迫害法輪功;然後是維穩和維權,就是中共的維穩和對維權的鎮壓,這個是以2008年的奧運作為一個標記的;再發展到現在就是網絡上的鎮壓,就是所有的政治、宗教的都鎮壓完 了,都封殺完了,然後終於對娛樂下手了。

所以基本上我們可以看到是10年一個周期,剛才講的,毛澤東以前還說過七、八年來一次,你看中共它就逃不開這個魔咒,為什麼呢?它就是要折騰,沒有辦法的。就是即使從時間順序,因為這個時間順序是跟中共的當時覺得最重要的、可能會危害它統治的這個因素來看的,所以從時間順序來看的話,娛樂無論是不是低俗,在中共眼裡面其實並不是最重要的,封殺也是在最後,別的都封殺完了,才要封殺它。

當然封殺我覺得是一種最無能的表現了,它是競爭不過別人,它只能封殺。中共的意識形態早就死了,任何新思想、新理論都不可能從中共那裡出現。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我們說中共是腐朽的、垂死的,一點都不誇張。它不僅競爭不過法輪功的這個信仰層面的東西,它連搞笑網站都競爭不過。

主持人:那說到這個搞笑網站,我們發現「內涵段子」它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就是說它的段友們,它有一種特殊的暗號,就算不認識的人在馬路上, 他一對暗號,就知道他們是有個共同愛好的,就說是段友,而且他們還有線下的聚會。那很多人認為說這個才是真正引發中共封殺它的原因,因為它踩了紅線了,這個紅線是什麼呢?就是這種認同感它會演變成一種民間組織。

橫河:對,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說這個「內涵段子」的話,它是有線上和線下的活動,在虛擬和現實之間也是有連接的,它甚至有慈善行為,所以說這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共最忌諱的有組織的行為了。你比如說用戶之間他自稱「段友」,又比如說他的暗號,當然剛才你都舉了,而且我想那些段友們比我知道的 多。這些暗號哪怕是開玩笑,中共也不會把它當玩笑對待的。

另外就是在現實生活當中,你比如說「滴-滴滴」,你去開車的時候就可以按的,所以它是有現實生活當中的意義的,它有車貼,這已經不是虛擬世界,而是進入現實了。包括另外一種形式,就是段友自發組織的線下聚會,這個規模不等。

中共歷來最害怕的就是民間有組織的行為,所以它建政以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各種民間組織全部都打散了,消滅掉了。當年迫害法輪功除了意識行形態對 立之外,法輪功的集體煉功、集體學法,就是被中共當作組織行為了,這也是迫害的重要原因。1999年迫害以後不久,我記得有人就講過,開個玩笑講的,說中共絕對不會對全國性的組織行為坐視不管。不相信的話,他說你去組織一個全國釣魚協會,你看會不會馬上就宣布你非法?

當然我們知道中共最害怕的是信仰,對神的信仰,但是這種有組織行為,它也是一個害怕的因素,也是非常害怕的,尤其是很多段友他已經把「內涵段子」當成了自己的家。我看到有一個人曾經講到他自己,說是終於有了一個找到組織了的感覺。你說說看,這個不把中共給嚇死!

主持人:這是最忌諱的,這句話是最忌諱的。

橫河:中共是要當每個人的媽的,它怎麼能允許你有一個自己的家呢?絕對不允許的!「內涵段子」還犯了一個中共的大忌,就是參與並且組織了公益行 動。各地段友都有參與公益活動的情況,最大的一次是2017年年底的時候,甘肅段友俱樂部,看看還有段友俱樂部!給甘肅一個希望小學送了90多套服裝、 60多套學習用品和體育用品,有900多個段友參加。這個也是犯了中共的大忌。

中共做什麼事情,好事、慈善事業、公益事業它都要壟斷的,那是中共壟斷的東西。為什麼呢?這是它統治合法性的替代品之一,就是包括公益、慈善事 業。所以中國沒有真正的民間慈善,兩個原因,就是中共的公益事業它都是官員腐敗的溫床,那麼一旦有了民間競爭以後,官方的就垮掉了,所以官方不能讓你存 在。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官方的是腐敗的,民間呢是真正做事的,這樣的話就把民意從中共手裡搶走了,就民間的支持一下子就會轉移到民間的慈善事業去,那中共 也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所以我們剛才講的是,就是從理論上、思想上、文化層面上,中共都沒有辦法跟任何人、任何團體競爭。那麼這裡也是,在公益、慈善事業上也是因為它沒 有能力和民間公益競爭,所以它一定要封殺。你說你「內涵段子」犯了中共這麼多紅線,踩了這麼多紅線,它能不封殺嗎?所以這是中共的問題,倒不是真的是因為 這個網站怎麼樣了。

主持人:好,那麼現在我們收到網友的一個評論,他的評論是這麼寫的,說:「這次出來反抗的人群,90後、00後過去從來不關心政治的人,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共產黨早晚會把所有的人打到對立面,我們就坐等看戲」。

好,那麼我們下面還有幾分鐘時間,我想向您請教一下抗癌藥物零關稅這個問題。這個消息是大家非常高興看到的一個利好消息。有人表示說這個應該感謝 美國;那也有的人說,中國官方早就想宣布的,只不過剛好這個時間點這麼巧,被川普搶了功勞。您怎麼看?您覺得真正是因為美國最近貿易上的施壓,中國才做了這個決定嗎?

橫河:肯定是,為什麼呢?就是說中共現在要做的事情,最忌諱的,就是說如果說這件事情不是因為美國施壓的,它最忌諱的是讓人覺得是美國施壓了,所以說如果真的和美國沒有關係的話,它應該避開,作為決策人的話,它肯定會避開這個風頭,換一個時間。

我覺得這件事情就是跟美國有關的,因為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是3月20日回答中外記者提問的時候說到一些、特別是抗癌藥物要降低關稅,或者爭取到零關 稅。正式宣布的時間是4月12日,我們看這個時間點很重要。我們不考慮以前的那些制裁,就是這次正式的對中共的制裁,第一步是鋼鋁加稅,是3月1日,也就 是說是李克強宣布之前;3月22日,就是李克強宣布的第二天,但是這個風聲早就傳出來了,宣布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加稅;第二天,中國商務部宣布500 億美國商品對等報復加稅;4月5日川普要求考慮加徵1,000億中國商品關稅;4月10日,習近平在博鰲論壇宣布中國將實施四大開放新舉措;到了4月12 日就正式宣布藥物零關稅。

所以你說這兩者之間完全沒有關係是講不過去的。當然,中共它不會承認這和美國制裁有關,就是連四大開放新舉措,它也不承認跟美國關稅增加有關係,它是不會承認的。

講到這裡的話,就說感謝美國的,美國要求中共兌現加入世貿的承諾當中,就包括降低進口商品的關稅,我們上次就講過了,現在更可以證實這一點,就是說如果中共真的在國際壓力下兌現了加入世貿組織時候的承諾的話,得益的是中國的民眾,是中國的消費者。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節目的時間已經到了,那麼非常感謝您的收聽和參與,如果您有更多的問題,希望您可以給我們留言,或者是在網絡上給我們留言,或者發郵件,我們下次有機會的時候再給您解答。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轉自《希望之聲》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