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17日訊】 【今日點擊】(3129-2)

提要
香港金像獎揭曉 港星捍衛當地電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星期日4月15日,29年前1989 4月15日胡耀邦死,應該是死在了當天下午4點多,那他的死誘發了長達一個半月的,在中共建政以來從來沒有過的,民眾自發的這種抗暴行為吧。但當時非常遺憾的就是,學生一直在強調維護共產黨,學生王丹、吾爾開希,他們一直強調維護共產黨,他們要打擊的,他們要被他們打擊的,是以鄧小平的兒子鄧朴方為中心的,康華公司反貪腐。學生運動幫著共產黨反貪腐,在我眼睛裡就是他失敗的根本原因,共產黨是活生生的魔鬼的生命,學生被教育的概念,大多數人被教育的概念把它當成政黨,把它當成政黨,而共產黨的理論一定是殺人的理論。

所以學生學過來的東西,同樣是打擊個人,就像今天在很多反共的人士中,所謂的反共人士中,你看到了所有不隨他意的人,他立刻就汙辱那個人,中國人的環境都是這個,汙辱那個具體的人,用的是共產黨的方式,強調的是公平、自由、人權,維護的實際是他自己個人的利益和慾望。同樣他就同樣失去了尊嚴,也不知道用尊嚴去如何對待,把自己的利益和臉面當成尊嚴去描繪。所以這是當共產黨當鄧小平殺了人之後,殺完之後,同樣贏來了現在我們看到的,大屁股崛起的年代,對吧!經歷過89六四的人,當面對財、色、慾,那過去的一切全忘了。

他忘了嗎?他沒有。面對財、色、慾,這是眼前的利益,那曾經的人性的輝煌呢,覺得那東西,也就是那個時代產生的那件事情。你比如像成龍,你比如像曾經的梁振英,這在89六四的時候,都是非常站起來在香港反共的,很特別,你看今天,完全是共產黨的在不同方向的化身。這就是當你生命上缺失的時候,缺少認知的時候,給你帶來根本性的直接的打擊。

在同一天,在英國的利物浦,因為利物浦跟諾丁漢,好像是跟另外一個球隊,在爭準決賽的時候,放進球場的人太多了。而當時球場為了防止球迷鬧事,當時講英國的足球流氓啊很厲害,喝酒、打人、放火,這是當時的英國球迷,而利物浦呢利物浦的球迷就更加有名。所以當時為了防止衝突,在球場他們用了鐵柵欄,就是那鐵絲網豎起來的柵欄,把球迷分開,結果球迷在鐵柵欄四周周圍,彼此之間打起來,結果鐵柵欄被推倒,正是因為鐵柵欄造成了人逃不了,把人壓死了,壓死了96個人,傷了700多。所以在同一天,成為了很大的一件事情,應該是在英國的足球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慘案,那都發生在4月15日。而圍繞著4月15日,我住的地方北美,出現了大規模的冰雹,把整個城市都給凍起來,全給凍起來了。我看那下的冰,連冰帶水帶雨不得有這麼厚啊,疊加起來估計有10公分了,那不得了啦,然後據說要連續下4天吧,後面溫度會高一點。本來這一期節目我都怕拍不了,因為很多地方都沒電了,那學校關門,公共汽車停駛,在很多地方公共汽車都停駛了,從來沒見過。這個時間應該是春暖花開的時候,正常的溫度在15~16℃,正常的溫度15~16℃,迎春花都開了才對,2018絕對不尋常,2018的4月分,就顯出更加的不尋常,沒人能解釋、沒人能描繪,沒人能解釋、沒人能描繪,這是令人瞠目結舌的。而我跟大家講過說,中共歷史中出事情都在4月分,說不好啦,反正今天是4月16日,人跟命爭,人跟命爭,各自都在自己的環境中,按照人的特徵,你的利益的特徵,你的慾望的特徵,你的信仰的特徵、宗教特徵,你信共產黨就叫宗教,那是邪教嘍,那也就來確定了你的生命的位置。

香港金像獎揭曉 港星捍衛當地電影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昨天呢,香港金像獎頒獎,黃秋生呢,香港電影界當中很有名的人,三屆影帝,但是在最近這兩年,中共政權的作法呢,激怒了他人性的善良的一面。所以在香港電影界,在完全仰仗,在某種程度上完全仰仗國內市場的背景之下,那黃秋生就顯得,生命的那種珍貴,那種令人讚嘆。在頒獎儀式上呢請他做嘉賓,是頒發最佳導演還是最佳甚麼,結果他說了一段話,成為了大新聞,在頒獎中黃秋生是頒發最佳編劇獎時,提到劇本最重要的元素,是出人意表和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他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就是合理,但是你又預估不到。假如明年還有沒有香港電影呢,這個就是出人意表,你猜不到,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就是我們年年都有香港電影,很合理,很合理。影帝古天樂得獎時說:我坐了整晚,覺得最重要是我們香港人,要怎樣做好我們香港電影。那按照中共的觀點,按照網上的說法,古天樂,在妄圖顛覆國家政權罪。香港是中國,沒有甚麼香港人做好香港電影,我都給你匯加罪名,這就是中共政權的邪惡,以利益為威脅,以慾望做要脅,全是人的這一面,讓你放棄生命的尊嚴。

許多人將這些話跟成龍日前發言做比較,他在兩會期間被問到,對中港合拍影片怎麼看?他說:現在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那恰恰成龍呢,在螢幕上呢,總是扮演人性的角色,剷除邪惡,他是英雄。所以今天台上看的、電影裡演的都是真的;台下演的,台下的真實生活全是假的,魔鬼咧!

這不是香港電影第一次遇到政治問題,2016年,十年,香港電影十年奪得金像獎,當時的主席爾冬陞被問到,典禮中是否不提到十年,他以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名言說:我們最需恐懼的是恐懼的本身。那它報導中也提到說,叫香港港獨,不是,香港人拒絕的是中國共產黨,香港人拒絕的是中國共產黨。我覺得這個道理很簡單,你爺爺1948年的,你爺爺出生的時候,還沒有共產黨呢,它是中華民國的,中華民國還在。妳是個女人嫁了個男人,第一次嫁叫元配,妳男人三年之後又找了個小,把妳踢出來了,妳永遠叫元配。那個小跟那個男人一直說,你必須給我明媒正娶,那男人說了,妳說怎麼叫明媒正娶嘛,我前頭已經有一個了,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但是那個男人呢,貪這個小,慾望嘛,要滿足他,滿足任何,元配就是元配,如果今天大陸人,連這道理都不懂的話,你是真正的高級動物。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