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03日訊】【今日點擊】(3092-2)中共人大和政協的兩會召開在即,人事變動消息頻傳。有英媒消息稱,中共最高檢將換人,中共國家安全部部長陳文清,將接替曹建明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一職。

提要
路透社:中共最高檢換人 王岐山舊部接替曹建明
對習近平沒啥期待 陳小魯生前這樣說:實在不行 可以修憲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家夥看我這期節目的時候,習近平在北京開會了,3月5日。那讓我想到去年的2017年的3月初,開兩會,想想這時間,如果大家感受一下,會覺得這一年時間很長,是因為出的事兒很多。可是這一年時間覺得很長,可是我們每天呢又覺得很快,這是我一再跟大家分享的。時間在我們現實的環境中呢,出現了非常,如果你自己比較敏銳的話,也不好用這詞兒,就是說你去體細自己現實生命中、生活中,遇到的某些你無法分享,但卻真實存在的現象或感受的時候,你會意識到自己生命的複雜性,或者意識到自己生命的另外一面。複雜性的意思你比如說作夢,這是我說過你根本分享不了。

有一期有一次我談到我說,你會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景色,這個東西你見過,那一期節目我以為解釋的,我能理解到的程度,他就是自己真正的元神,靈魂看到了現實在時間背景之下,你現實生活中的這一部分。而這一部分跟你元神所在的那個環境,正好重疊了,因為所有看到那一瞬間的時候,你會感覺到時間是停止的。就是那一刻時間是沒了,而且你有一種透視感,就像如果現實環境我們看到的照片,這個環境就像720點,結果當時你看到那個環境就像4K,甚至6K的,非常清楚。

那這種事情你沒辦法跟別人解釋,對吧!即使你看到這個人就在你眼前,你跟他說:欸,我剛才看到的很奇怪,怎麼我們原來見過似的,那爺們說哥們你沒事吧,吃藥了吧你。你看到了他不一定看得著,儘管你們倆同時發生。說明什麼意思?說明你我們人在同一個環境中,在同一個時間點上,他卻展現出不同的生命氛圍。而這不同的生命氛圍,是我們個體者的存在。而往往這種現象,是年幼的時候,或者說這麼講吧,簡單說這個人比較單純,可是這個單純也被人解釋,我覺得也給解釋亂了。就是說他往往這樣的人,有這種現象的人,他不會在現實的利益中,非常的絞盡腦汁,沒那麼多彎彎繞,這種人他就會容易有這個東西。

那比較典型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在我們年少的時候,年幼的時候,年幼分不出來了,因為即使我們看到別的東西,我們也以為那是正常的。年少的時候我們多少有一些意識啦,就是所謂多少有些意識,是我們開始上學,被現代利益的環境,和科學的環境給侵擾之後,我們突然一看到那個現象,覺得就會很奇怪,但是呢,也沒有能力去意識到它為什麼出現。等我們長大成人了,二十、一二 歲了,娶妻生子談戀愛,熱戀的海枯石爛的幹什麼都有,對不對?賺錢的,中心現在就是賺錢的,樂在當今的,他樂得了嗎神經病,你樂不了,對不對?樂在當今的人,基本上是糟蹋自己這塊肉的人,用糟蹋自己這塊肉的人,來表現自己樂在其中,慾望的滿足的過程中,卻扼殺了自己生命的靈魂,就這麼簡單,我跟你說可容易了,可容易了。

很多人聽我節目一開始聽,哎呀,一開始聽了挺有意思,然後聽聽吧那你就那兩句話,生命啦、人性啦、善啦、惡啦,不管對錯啦,就這兩句話。再看說,喂,不對,有的啊這可不是說,濤哥講的太深了,還是那兩句話沒變,對吧!真正自己師父教導過說,真正的大法大道,那是易簡,非常簡單,非常的廣博。但他的最簡單當中,卻是包涵著天地間宇宙中的理,只是人有沒有能力認識。

路透社:中共最高檢換人 王岐山舊部接替曹建明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路透社中共最高檢要換人,王岐山舊部可能接替曹建明。28日路透社引用3個知情人,和兩個外交官的消息說,王小洪將接替國家安全部長陳文清,而陳文清將轉接曹建明,任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陳文清是習近平的嫡系,也談不上習近平,但陳文清呢可能跟胡錦濤就是,就是他的關係是一個接班的關係。當陳文清進了這個國安部之後呢,其實你看到現在的國安部呢,基本是被弱化的,在國家安全委員會出現之後。而王小洪是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的常務副主任,那他要接替國家安全部長的位置的話,國安部呢是曾慶紅勢力極其深厚的,所以這個消息是真是假,一定會怎麼樣,我們只能這麼看。因為有另外的消息說,國安部呢給取消了,因為它進行大部圍改組。國安部取消了成為國家保密局,國家保密局是國家委員會,而國家保密局所有這些,又規國家安全委員會管,那是政府機構。所以現在我們只是看到的這種狀況啦,因為在開會前。

那文章提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都會換人的,那曹建明的職位呢,也有可能被政法委秘書長王永清所取代,而應勇有可能取代周強任最高法院院長。上海市市長應勇,那他沒有能夠在十九大上成為黨上海市委書記,遭到了狙擊,那他轉任最高法院任院長的話呢,說不好,我只能說這是一個變化,我個人只能說這是個變化。這種變化不等人大開會結束,其實都是不確認的,原因就是25日,所謂修改憲法的消息,是被新華社拿出來的,下午四點鐘,26日開三中全會。而三中全會跟修憲的決定沒有毛關係,可是偏偏那個時候新華社的英文,把這個消息拿出來,而修憲的內容不是不僅僅這一條,可是新華社偏偏只登這一條,英文的出去,外頭吵翻了天再回爐。

就是我的說法是有人向習近平下黑手,然後呢人民日報被迫在昨天又去解釋,修憲不等於終身制,去掉憲制不等於終身制,越解釋人家打得越厲害,因為你共產黨就是終身制。可是習近平修憲搶了半天,搶了一個共產黨裡頭,在最高層的官員當中最沒用的一個官,我講了多少回了。我說明什麼意思?習近平權力至高無上底下全是空的,他不信別人,別人不信他,共產黨不信他,他也不信共產黨,但他一腳踩在共產黨上,因為他是總書記加上思想進黨章,那邊是軍委主席。可是總書記加上思想進入黨章,在黨的權力系統中他是至高的,可是沒有黨員相信他。在軍隊他是軍委主席變成了最高的,可是上將被他殺了唏哩嘩啦的,跟蝦米醬似的,對吧!所以全是懸空的。可是在中共這種國家權力體系中,他又是合法的,所以他又突然又突出了國家主席,而這個國家主席卻被鄧小平給埋汰了。多亂,只是趕上2012年了。所以我說的意思所有的消息不確定,是因為這種打殺。

對習近平沒啥期待 陳小魯生前這樣說:實在不行 可以修憲

陳小魯這件事情衝擊非常大,他病去的時間點上,其實陳小魯死了之後,對他的討論相對相當正面。陳小魯在2018年三中全會之前,曾經10月分三中全會是11月分,他做了一個非常大的舉動,就是他向老師、同學道歉,在南八中對面的一個茶館裡面,因為他當時文革時成立了,紅衛兵西城區糾察隊,他是頭,那西糾,那在過程中有人說他打死過老師,有人說他沒有打死過老師。英國的金融時報2013年的三中全會前,對他進行一個非常長的採訪。那當時的談話中,有一段涉及到修憲問題,當記者問到三中全會有什麼期待?十八屆三中全會2013年,他說我沒什麼期待,期待也沒有用,關鍵在中央決定,現在有各種說法。所以這是13三中全會的時候,習近平沒有展現出他真實的一面,我覺得三中全會重點應該在經濟改革吧,比如土地流轉、金融改革,經濟層面改革會多一些,政治體制改革會之後的,不會有太大的動作,我們說句老實話,你依靠的退伍,還是原來的隊伍也沒有換人,這些人執行政務,會完全尊重法律、尊重人權嗎?不可能,這個事情得慢慢來。要我說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可能要100年,你得培養幾代人。五年前三中全會,五年後的三中全會剛剛結束要開兩會,所以我們看到了他真正的大動作,習近平用了五年時間,這不是經濟改革也不是體制改革,是今天中國社會的大變革,而恰恰在這之前呢陳小魯死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