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08日訊】日前,中共體制內兩名學者,一個鼓吹「消滅私有制」,一個呼籲習近平「既集大權,請辦大事」,保衞「改革開放」,都引起強烈反響。時評人對美媒表示,對北京來說,目前「消滅私有制」和保衞「改革開放」都已行不通,習近平進退維谷。

近日,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一篇題為的文章在中國知識界盛傳。文章指,中共「改革開放」已歷經40年,本應進入最後收官階段,未料「改革」卻不進而退,有人甚至斷然否定「改革開放」,鼓吹「消滅私有制」。

文章還呼籲以中產階級為代表的中國人民保衛「改革開放」,呼籲習近平「既集大權,請辦大事」,最終完成歷史轉型,建立以民主自由為基礎的現代中國。

這篇文章被認為是對不久前人民大學馬列教授周新城「消滅私有制」一文的回擊。周新城上月在中共黨刊《求是》撰文,點名批評兩個自由派學者張五常教授和吳敬璉教授,宣稱「共產主義就是要消滅私有制」,一度引爆海內外輿論。

《美國之音》2月7日節目中稱,中共的「改革開放」又到了生死存亡的關口,人們在密切注視習近平如何選擇。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上述兩篇文章命運截然相反,周新城的被《求是》高調發表,而許章潤的則被網絡封鎖。與以前中國知識界那些更大膽的自由主義觀點對比,顯示了當前中國思想領域的倒退。

胡平說,許章潤將希望寄托在中產階級身上,同時直接喊話習近平辦大事,應該繼續「改革」。但中國的中產階級是64屠殺之後才形成,具備先天不足,就是政治冷感和缺乏政治參與性。因此,呼籲習近平集權後進行政治改革,其實並非寄希望於習近平,而是作者要表達自己的訴求。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分析,周新城和許章潤的兩篇文章顯示,現在中國意識形態領域尖銳鬥爭,已到了生死存亡的程度。

章立凡認為,中共的「改革開放」已經死了,從一個美好的名詞變成了醜陋的概念。多少罪惡都是藉助「改革開放」之名義,包括暴力強拆和利益集團豪奪國有資產並轉移海外。

他也表示,許章潤呼籲中產階級捍衛「改革開放」的成果,只是一廂情願,因為中國的中產階級是一個對中共權貴有依附的階層。

而中共那些權貴後裔,只是藉助「改革開放」巧取豪奪,也就是他們的「打江山坐江山和吃江山」,世代享用財富。但是,鄧小平也說過,如果出現兩極分化,「改革」就是失敗的。現在分化這麼嚴重,根本沒有理由再說是「成功的改革」,當局目前也只是想通過市場經濟手法加強政權而已。

章立凡認為,習近平現在就是進退維谷。「改革開放」是中共提出來的,消滅私有制也是中共祖宗馬克思主義原教旨,兩者本就自相矛盾。

如果要消滅私有制,就會觸動權貴利益集團,動搖中共政權基礎,中共天下一定大亂;而要保衞「改革開放」,也就是從口頭上說說「繼續深化」,事實上並沒有可操作性。因此,兩頭都沒出路,現在就是一個困局。

章立凡也提到,很多批評者認為許章潤捍衛「改革開放」的提法是知識分子的天真,只有超越鄧小平「改革開放」、實現民主自由才是這個時代的最強音。

(記者鄭路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