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被打死教師丈夫:不接受虛偽道歉

【新唐人2014年1月31日訊】近期,中共上將宋任窮之女、文革中知名的紅衛兵宋彬彬1月12號回到文革期間的母校北京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就文革期間母校副校長卞仲耘被紅衛兵打死事件表示公開懺悔,道歉。但是卞仲耘的丈夫現年93歲的王晶垚也公開發表聲明,不接受虛偽道歉。

1月12日,宋彬彬和另一紅衛兵代表劉進回到母校北京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就卞仲耘之死表示 公開懺悔。但宋彬彬否認參与毆打卞仲耘,此道歉備受公眾質疑。

1月28日,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發表了關於宋彬彬劉進虛偽道歉的聲明。

聲明中稱:1966年8月5日下午,師大女附中(現師大附屬實驗中學)紅衛兵以「煞煞威風」為名在校園裡揪斗卞仲耘。紅衛兵慘無人道地用帶鐵釘的棍棒和軍用銅頭皮帶毆打卞仲芸,殘暴程度令人髮指!

在聲明中還描述了卞仲耘被打的遍體鱗傷、大小便失禁,瞳孔擴散后沒有得到及時的醫治而身亡。

1966年8月18日,卞仲耘遇難13天之後,黨魁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北京紅衛兵代表。師大女附中紅衛兵負責人宋彬彬登上天安門,代表師大女附中的紅衛兵給毛澤東戴上紅衛兵袖章——這個袖章上沾滿了卞仲耘的鮮血。毛澤東對宋彬彬說:「要武嘛。」

1966年8月18日之後,北京市又有1772人被紅衛兵活活打死,其中包括很多學校的老師和校長。

宋彬彬劉進二人以「沒有有效阻止」、「沒有保護好」、「欠缺基本的憲法常識和法律意識」開脫了她們在「八五事件」中應付的責任。並僅以此為前提,對卞仲耘和其他在「八五事件」中遭受毒打的校領導及其家屬進行了虛偽的道歉。為此,作為卞仲耘的老戰友、丈夫,我鄭重聲明如下:

一、師大女附中紅衛是殘殺卞仲耘同志的兇手!
二、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沒有搶救過卞仲耘同志!
三、在「八五事件」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前,我決不接受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的虛偽道歉!

此道歉備受公眾質疑

旅德學者王容芬向德國之聲表示,非常能夠理解王晶垚的這份聲明,從文革參与者個人再到整個國家,始終未公開和承認事件的真相及文革的罪惡,「無真相無和解。」現在政府推出這麼個人來,這麼說一聲就完了,這真是開玩笑。

王容芬還認為宋彬彬的道歉信寫得很微妙,她在公開信中對另外四位被毆打致死老師的家屬表示道歉,但對卞仲耘更多的是推脫她自身的責任,這也顯示出她並無誠意。

從中也可以看出在道歉的背後,國家也許有什麼策動,否則像宋彬彬這麼小心的人,不會來一個公開的道歉信,我覺得這是一個政治的風向標,說明背後要做什麼了。

南都評論:【南評晚鍾】包括宋彬彬在內的多名紅衛兵近日以「反思文革,拒絕遺忘」為主題聚會,為當年的暴行,特別是打死原北師大女附中副校長卞仲耘當眾懺悔。儘管久因「不認賬」而遭非議,但這次宋彬彬仍不承認是殺人兇手,其責任僅為未能有效阻止同學施暴。真相到底如何,相信終會大白,而能懺悔已屬善莫大焉。

歷史作家金滿樓:卞仲耘在批鬥中被活活打死。次日,卞的丈夫王晶垚到西單百貨,用盡所有積蓄買了部120相機,拍下了妻子布滿傷痕的遺體。2008年,採訪他的人員問他為何這樣做,王晶堯沉默良久,忽然抬頭:「我就是要讓後來的人看看,這是人類歷史上多麼最黑暗的一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