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10萬大專8萬 出嫁聘禮明碼標價

【新唐人2013年10月29日訊】(新唐人記者顧星音綜合報導)「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在我們看來稀鬆平常的事情,卻成了這個年代不少適婚男女的難題。隨著物價持續高速上漲,婚嫁所需開銷自不必說,光是女方的彩禮錢就能讓兩代人都背上婚債的沉重包袱。

近日,有大陸媒體揭露,中國農村的一部分年輕人想要成家,卻因女方要求的彩禮過高而造成大批剩男。文中指,秦安縣葉堡鄉一個名為王溝村的偏僻小山莊,其小兒子結婚竟被女方要求13万彩禮。這對身體不好,家境貧困的農村四口之家而言簡直是天價。於是,這段婚嫁也就此無疾而終。而25嵗的大兒子也至今獨身,爲此只能跑去城市打工努力存錢娶媳婦。

另外,最近農村婚嫁,還會依女方學歷分不同等級的價格。比如本科10万,大專8万,中專6万。而有些地方男女雙方自由戀愛,連孩子都生了,卻因爲男方付不出彩禮費,女方家中一直不願出示戶口也就無法順利成婚,導致孩子都成了黑戶口。

而另外一個困擾大多數年輕男女的問題即是攀比成風。原本彩禮確實是代表女方身價的一種禮儀,但近年來隨著價目越漲越高,竟然漸漸有了低額彩禮會招來猜忌的嫌疑。周圍人會懷疑女方背後是否有什麽不可告人的隱情。於是高額彩禮的風氣使這些年輕人包括其背後的家庭無法反抗,最終只能走向舉債成婚的地步。而往往這也會成爲家庭、夫妻之間感情糾紛和矛盾激化的導火綫,波及的或許是幾代人的生活。

這樣的事情並不僅僅發生在農村,城市的剩男剩女們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多數人必須面對的是無房便無妻的局面。而近年來高起的房價,讓大多數年輕男女們望而卻步,或者因爲沒有房子分手,或者爲了房子寫誰的名字發生紛爭。

這類原因也直接導致中國晚婚化現象嚴重,以上海為例,2006年,上海男性的初婚平均年齡為28.17、女性為25.97,但2007年上漲到男性28.64、女性26.43,截至2012年,上海男性的平均初婚年齡已經突破30嵗大関,而女性也延長到27.3嵗。

說起這些結婚的彩禮,實則源自中國《儀禮•昏禮》中所記載的「昏有六禮,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迎親」的説法。

上述的六禮是整個婚禮儀式的中心,也是古時中國婚姻合法化的主要程式。但在現代社會中,這些古老而文明的禮儀有很多程式被遺棄、利益化了。這些被遺棄的部分往往是我們中華文明深邃内涵的精髓所在。文化大革命使得中華文化與習俗被大量摧殘,人們對婚姻的重視和尊重也大大降低,導致現在社會亂象頻發與婚姻利益化的苦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