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再請放人」鬧大 中紀委中宣部介入

【新唐人2013年10月24日訊】(新唐人記者陳潔綜合報導)廣州媒體《新快報》記者陳永洲因揭發上市公司中聯重科內幕遭跨省刑拘事件,連日來持續發酵。繼23日《新快報》頭版赫然出現「請放人」3個大字,24日,又出現「再請放人」4個大字,《新快報》及其支持者與中聯重科和湖南警方雙方尖銳對峙越演越烈,已引發中共高層關注,據傳中紀委中宣部已介入此案調查。

「請放人: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隸屬廣州羊城晚報報業集團的《新快報》23日在頭版寫下這些字。事實上,這已是《新快報》第二位記者被捕事件。今年8月24日,曾在微博實名舉報工商管理局副局長瀆職的記者劉虎也被北京警方以涉尋釁滋事罪拘留。

《新快報》的評論文章寫道:「報社同仁一直以為,只要負責任的去做報導,就不會有問題;萬一出現問題,我們登報更正,致歉;實在嚴重,對簿公堂,輸了官司,該怎麼賠就怎麼賠,該關門就關門。但事實證明,我們太天真了。」

報導說,今年5月以來,《新快報》因接獲舉報,陸續揭發中聯重科去年在華中區涉嫌銷售造假,及去年內部管理層透過控股公司瘋狂套現8億人民幣內幕。

《新快報》表示,陳永洲對中聯重科的15篇報導,經社方查核才刊登,僅有的謬誤在於將「廣告費及招待費5.13億」錯寫成「廣告費5.13億」。

《新快報》頭版疾呼營救記者,在海內外引起極大的關注。原北京《百姓》雜誌主編黃良天向《新唐人》表示:「因為揭露醜聞被抓的記者,在中國大陸是很經常的事情,但是大部分出現這種事情以後就撇清了,《新快報》以一個媒體,向刑事部門叫板,在中國大陸還是第一次,敢於向當局抗爭。所以,《新快報》這種做法還是值得讚揚的。」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也向《新唐人》表示:「地方勢力保護自己的利益,跨省抓人,中國的一些法學院的院長,一些有名的律師都出來講話,過分了,記者報導這個事情,你認為報導不實,那就打官司,不能隨便抓人。」

記者的職務行為是否適用「損害商業信譽罪」、是否可以越過其單位直接對本人進行拘捕等問題引發熱議。《新快報》22日已將此事告知中國記協,中國記協隨後從湖南、廣東兩地宣傳部門瞭解了相關情況,並已介入調查。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曾任廣東省新聞工作者協會主席的范以錦強調不能「先抓後審」。

據報導,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聯重科高管向新浪透露,中聯重科23日臨時取消了原本要進行的發布會,因為「案件社會影響力較大,引發了全國媒體報導,也引發了中央高層高層關注,中紀委中宣部已介入關注案件。清者自清,相信會給我們一個清白,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決定採取無為而治的方法。」

中聯重科背後涉湖南高層

有大陸媒體人透露,由於陳永洲有關中聯重科涉財務造假的報導,令中聯重科的股價蒸發數百億元人民幣,加上公司董事長助理高輝曾連續發微博斥《新快報》及陳永洲,並將陳的記者證及身份信息在網上公開,仍無法阻止相關報導,而惱羞成怒,派警方到廣州誘捕記者。

問題在於,中聯重科竟然可以調動公安跨省拘捕記者,而不是經過必要的訴訟、司法文件送達、法院審判、發佈通緝令等程序,不能不令人質疑,公司高層是否在湖南擁有非凡的政治資源。

中聯重科是中國工程機械首家A+H股上市公司,總部位於湖南長沙,其兩大業務板塊分別為混凝土機械和起重機械。中聯重科2012年營業收入480億元(1元人民幣約合0.16美元),淨利潤73億元。

據了解,中聯重科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詹純新是前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院長詹順初的兒子,其妻子則為前湖南省委第二書記、省委政法委主任萬達之女萬小麗,而中聯重科副總裁兼總法律顧問孫昌軍則是前湖南省委書記楊正午的女婿。

《經濟觀察報》稱,湖南省委的一位人士表示,中聯重科不僅能夠得到省委省政府高層的重視,在下面的執行部門方面,也非常「吃得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