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錢荒背後究竟掩蓋著什麼?

【新唐人2013年7月7日訊】 突如其來的錢荒令中國資本市場驚慌失措,如今風暴似乎已經過去,媒體焦點也紛紛轉向提振市場信心,《人民日報》7月5日重批西方唱衰中國經濟:別搬石頭砸自己腳!把剛剛平息的錢荒歸咎於媒體和西方,似乎可以轉嫁危機,好使上上下下繼續陶醉在夢幻之中,無視銀行系統存在的風險。

《人民日報》文章說:唱衰中國的聲音聽了無數次,言中的事例寥寥無幾,留下笑柄的卻比比皆是。本世紀初,中國銀行體系被西方判定為「技術性破產」,並預言將拖累中國經濟步入深淵。他們話音未落,中國開啟了新一輪銀行改革,如今中國的銀行業多項指標全球領先,當初看空的機構也從中賺得盆缽皆滿。在本輪全球經濟危機的最高峰,有很多機構都替中國捏把汗,而中國經濟卻上演了大逆轉。

是的,1998年,中國銀行系統壞帳約為14,000多億,2006年,中國銀行系統壞帳高達3萬億,中國吸引花旗、瑞銀等十餘家大外資銀行做為「戰略投資者」入股,然後包裝上市,於是,巨額壞帳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日本銀行同業對中國消減壞帳的能力深感望塵莫及,因為他們花了十幾年也不過才將壞帳降低了1、2個百分點。

中國銀行業在長達10年的房地產瘋狂中,也獲取了巨額的暴利,支撐暴利的是千千萬萬萬的房奴,還有靠存貸款差吞噬千千萬萬儲戶的利益,暴利並不意味著銀行有什麼業務創新,也不意味著銀行的管理方式有什麼突破,而是受益於貨幣超發。

據央行公佈的資料,最近3年半裏,中國的貨幣供應量從60萬億上升到100萬億,增長了67%,結果中國成為目前全球最大的「印鈔機」。100萬億,接近全球貨幣供應總量的四分之一,是美國的1.5倍。從M2/GDP這一指標來看,中國已經接近190%,而同期美國為64%。

M2從2002年的16萬億到現在的100萬億,僅用了不到11年,年均增長速度達到18%,增幅超過6倍,這是嚴重的貨幣超發,巨額貨幣供應導致通貨膨脹,引發資產價格上漲,特別是房地產泡沫的急驟膨脹。

如此之多的貨幣在市場氾濫,為何會出現錢荒?這是令管理層和外界迷惑不解的問題,更加詭異的是,迄今為止還沒有找到錢荒的真正原因,究竟是資金外流還是政府債務包袱抑或是影子銀行還是西方唱衰?都沒有一個明確可信的答案。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全球金融誠信組織(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年初的報告指出,從2000到2011年,中國非法外流的資金高達3.79萬億美元,僅在2011年這一年,非法流出中國的資金就高達6029億美元,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約10%。

有意思的是,媒體援引中紀委內部通報,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中國非法資金外流是4120億美元,2011年達到6000億美元。這些資料與國際金融誠信組織的統計相當接近。這份通報估計,2012年的非法資金外流已突破1萬億美元,預計2013年的非法資金外流規模將達到1萬5千億美元。

至於富豪的資金外逃,沒有確切數字,但在外匯上可以顯示出來。據統計,2012年第一季度中國對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高達160億美元,比2011年同期增加95%,對比進入中國的外資210億美元,整體外匯資本只餘50億美元,是中國近15年以來最低的水準。

招商銀行與貝恩管理顧問公司共同發佈的《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顯示,擁有資產一千萬人民幣以上的企業主中,約有27%已完成投資移民,另有33%正在考慮移民。同樣,外資也開始撤離中國。據金融界網站今年4月26日的報導,美國《福布斯》週刊表示,滙豐集團將在未來幾個月內出售其在上海銀行8%的股份,這些股份價值8億美元。今年,滙豐也清空了15.6%平安股權。

滙豐並不是唯一一個先知先覺的機構。美國銀行(BAC)在去年已經出售了中國建設銀行的大部份股份,高盛投資公司也於今年1月出售了中國工商銀行的股份。從2009年至現在,外資銀行減持、套現中資銀行股份成為熱門話題。根據一家財經媒體統計,近4年外資銀行從中資銀行股份中減持套現2230億港元,僅美國銀行一家就套現1433億港元,高盛、淡馬錫也分別套現260億、280億港元。

4月5日,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惠譽下調了中國主權信用評級。惠譽將中國的長期本幣信用評級從AA-調降至A+,稱由於「影子銀行」活動升溫導致的信貸迅速膨脹將引發金融風險。
「影子銀行」擴張的嚴重性更警示官方,是到了該收拾「影子銀行」的時候了,否則類似的錢荒事件還會頻頻發生,甚至不排除伴隨挾持政府的行為,疊加諸多資訊不對稱的渲染,演變成爆發系統風險的金融危機。

「影子銀行」的規模到底有多大?官方並沒有權威說法。據央行披露的資料,截至2011年底,民間金融地下銀行活動3.38萬億,據中國信託行業協會資料,截至2011年三季度,中國65家信託共計持有6.3萬億資產,有報導稱現在已達8.6萬億。IMF「全球金融穩定報告」稱,中國理財產品存量2012年三季度約有8至9萬億。綜合以上三個資料,影子銀行總量在17—19萬億之間,占GDP總量的三分之一。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在「2013陸家嘴論壇」上透露:如果把銀行體系之外的理財、信託都計算進來,中國的「影子銀行」規模為36萬億,占GDP的比重約70%左右。

今年頭五個月,銀行理財產品的未償還金額增加了5000億元達到13萬億元,這相當於中國儲蓄的16%。影子銀行正在衝擊整個中國的資本市場,而官方也己經意識到影子銀行的危害,只是苦於找不到解決辦法,更加令人擔心的是,此次錢荒促使個人投資者再度熱捧高息的銀行理財產品。

彭博社7月4日報導說,過去兩周,創記錄的1137個投資計畫被大約70家銀行出售,幾乎比6月14日之前的兩周增加50%。民生銀行、招商銀行接連推出的短期理財產品,年回報率都是7%。

實際上,巨大的債務危機也在逼近中國,由於債務門類太多,資料更不透明,雖然大家都承認地方債務已經處於失控狀態,地方政府財政風險極大,但到底有多大風險,卻是莫衷一是。更為嚴峻的是,目前披露的債務資料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地方政府的負債已經到了無人敢提及的地步。

《財經》雜誌的「摸底中國負債」(2013年4月7日)是篇詳實可靠的文章,該文經過分門別類計算,金融部門債務、政府部門債務、居民部門債務與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合計,總債務規模高達120-128萬億左右。僅2012年中國的非金融部門債務就達到了GDP的2.21倍。該文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重點實驗室主任劉煜輝,他的結論是:「在人均收入6400美元的情況下,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維持如此之高的債務水準」。

里昂證券今年5月發表的報告認為中國債務規模高達107萬億,即GDP的205%。里昂證券統計資料顯示,在2008至2012年間,中國債務規模/GDP從148%暴漲到205%。2012年中國新增債務比2011年增長了一倍,2012年新的債務占GDP的比重達到110%。新增債務增長了58%,約為GDP增長的2.9倍。

如果官方仍然無視這次也可能是自導自演的錢荒,認為中國絕不會出現金融危機,也有可能搬石頭砸自己腳!或許我們不必忋人憂天,中國的金融完全由政府掌控,其商業信用與國家信用是連體嬰兒,西方國家在面臨金融危機時不能採用的手段,在中國,只要政府認為有必要,都可採用。想想幾個人一商量就可投4萬億,還有什麼事情幹不出來!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
新版即將上線。評論功能暫時關閉。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