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雲飛:三鹿奶粉事件的命門

中國真是個人禍遍地的國家,以至於天災背後從來不缺少人禍之推手。在每天發生的眾多人禍裡,又有許多是明知故犯;不只是明知故犯,而是縱容著犯;不只是縱容著,出現了問題,還竭力包庇、掩蓋、推委,對這些事故重大的人禍,從來都沒有一個像樣子的處理方案。面對人禍危機,從政府到事故方,他們所做的不是清查事故,公開相關的信息,徹查當事人,向受害者賠償道歉。而是政府和事故方合起來,掩蓋事實真相,坑害民眾利益。這次三鹿奶粉事件,只不過是中國眾多人禍事件的又一次東窗事發罷了。

為什麼政府和廠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大規模坑害民眾的事,但民眾就沒有辦法制止自己的權益不受侵害呢?其根源當然是源於政府的執政不是民眾選舉的結果,而且政府之所以不承認自己所犯的錯,那就是因為民眾無法用選票將不稱職的政府選下台,因為目前中國民眾的選票依舊是一張象征意義大過實際用途的廢紙。中央政府到各級地方政府的權力不受約束,民眾不能真正制約他們不作為或者亂作為乃至作惡,才是一切人禍頻發的總根源。請記住,每天頻發的大大小小的災難裡所包含的人禍因素,無一例外指向這個政府的權力來源和合法性,可謂萬箭集。這個政府中的有識之士也深知這一點,但沒有競爭對手的六十年“單幹”已經使執政黨和政府百孔千瘡,他們被巨大而惡劣的執政習慣,被權力集團的利益所裹狹,已經上了一趟混裝各種危險品的快速列車,既缺乏緊急處置的能力,也不想改變方向,清除掉車上的危險品。只是在那裡像征性地高喊三十年改革開放,卻不做一星半點的政治改革的實質舉措。這樣的政府管制下出現許多匪夷所思的對民眾生命的漠視,實在是他們執政特質之體現。

我這樣說,不僅有歷史紀錄,有理論根據,而且更有現實的靶子。三鹿奶粉總部所在地石家莊政府在衛生部的調查報告尚未出籠的時候,他們已開足馬力,為袒護三鹿奶粉殫精竭慮。三鹿奶粉方面與當地政府穿了連襠褲是傻子都看出來的道理。三鹿廠方和石家莊政府,甚至是衛生部、國家質檢局等相關部門都是極有瓜葛的利益相關單位。這些利益相關單位早都從內部獲知消費者投訴或者醫院病況,但是為了所謂穩定,為了奧運,為了更多的相關利益鏈,他們當然可以置人命於不顧。中央政府有穩定的壓力,各部門有自己官員的官帽和實際受賄利益,當地政府的稅收以及GDP,大批與此相關官員的貪腐,組合在一起成了類似三鹿奶粉這種企業危害民眾利益而不受真正懲處的保護傘。商業利益使得這個保護傘的組合不只是政府各部門的貪腐與違法,而且連結到新聞媒體在其間的貓膩。新聞媒體受官方之打壓,不能隨意報道,我們暫且不說了,因為沒有新聞自由。但新聞媒體和產家的利益瓜葛,因廣告的投放的競爭,難以避免利益交換。這種利益交換的得益者,當然是廠方和新聞媒體,損害的是民眾的知情權,從而損害民眾利益,危及民眾生命安全。同樣的利益交換,當然更大規模地發生在與企業相關的政府行業主管部門,這裡面的貪污腐敗形成了有效的利益鏈鎖,徹底出賣了民眾的利益,所以你看到許多利益相關的政府部門、官員、媒體及其從業人員,聯合起來願意為不法廠商背書,你一點都不要吃驚。到要追究責任的時候,要麼拿錢來不了了之,要麼允許你走起訴的過場,但公檢法也在後面等著不法產商送好處去,連怎麼背書的調子都已經定好了。

也就是說,當一個產家通過許多關系使自己變成一地乃至國家的龍頭企業後,這樣的企業危害起民眾的利益來,民眾要討回自己的利益可謂難上加難。這裡面有一個充滿痛苦的悖論:消費者在不知情與信息不充分,在媒體的誤導並且壓制了所有該企業的負面新聞,在虛假廣告的誘惑下,使得消費者成就了某一個商品成為所謂的名牌,而一旦成了名牌,你要是受到了它的傷害,那它的力量就千百倍地能夠彈壓消費者。因為中國產品的名牌都是各種相關利益鏈(唯一不受重視的是消費者的利益)所組成的,而這相關利益鏈最可怕當然是政府在其間的貪腐和媒體在其間的誤導。但不幸的是,中國沒有哪一次傷害民眾的事件,不是由政府相關部門亂作為乃至作惡,媒體受壓誤導或者受利益關聯袒護而造成的。在中國社會,這就形成了一個通過不合法手段形成的強者通吃的社會局面,遍布各個階層。而民眾作為利益個體,利益分散,不容易組織起來,不容易形成合力來與這些不法的政府部門和虛假新聞媒體作鬥爭。因為你不僅沒有言論自由,而且你沒有遊行、結社等憲法賦予的自由。如果不在制度設計上加以改革,那麼民眾作為利益受害者而得不到實質性賠償的命運不僅無法改變,而且你只要生在中國,你是普通民眾,那麼就注定你受害的必然性。只是你受害的程度多少、受害時間的長短、受害秩序的先後而已。換言之,在中國做一個不受傷害的民眾,或者說受到傷害而能得到真正公正補償的民眾,你的概率是無限趨近於零。也就是說,在中國,如果你是普通民眾,你一生都未受到過不公正對待,沒有受到過傷害,其概率比中六合彩還難。

三鹿奶粉事件不單純是個食品安全事件──海外國家只需要拒絕進口中國這樣的食品就行──但對中國來說,只是拒買或者懲罰三鹿奶粉是遠遠不夠的。因為一個三鹿倒下了,千百萬個三鹿站起來了。查出了三鹿奶粉的問題乃至我們幻想著能夠合法處理它,在沒有真正的制度保障食品安全問題的情形下,只不過是那些目前尚在扮演安全角色而實則一樣有安全問題的企業在偷偷發笑,從中獲益。普通民眾的利益依舊不能得到真正的保障,普通民眾成了永遠的受害者。任何民眾利益的大規模受損,最終矛盾的焦點,無一例外指向最高當軸應該進行民主政治改革。三鹿奶粉事件中諸方利益的博弈,受害方要得到真正完全公平公開公正的處理與賠償,並且有效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必須仰賴中國的民主政治體制改革。我個人認為,中國社會已經到了充滿很大危機的十字路口。

——轉自《新世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