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安倍访华:〝中日友好〞又成主旋律?

纽约时间: 2018-10-30 12:21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30日讯】【热点互动】(1831)安倍访华:〝中日友好〞又成主旋律?
广告

周六(10/27),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结束三天访华行程返回日本。安倍此行被外界称为〝破冰之旅〞,在与习近平会面时双方都表示要提升〝新时代〞的中日关系。另一方面,中共对日宣传基调大变,党媒甚至抬出〝共荣共存〞一词,让众多深陷仇日情绪的中国网民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中日为何会在此时重新走近?中国民众对日本的了解和情绪是受什么影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10月29日,星期一。上周六(10/27),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结束3天访华返回日本。安倍此行被外界称为〝破冰之旅〞,在与习近平会面时双方都表示要提升〝新时代〞的中日关系。另一方面,中共对日宣传基调大变,党媒甚至抬出〝共荣共存〞一词,让许多深陷仇日情绪的中国网民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为什么中日现在重新走近,中国民众对于日本的了解和情绪是来自哪里?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讨论、分析。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杰森博士,二位好!

杰森、横河:你好,观众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我们先看新闻短片。

安倍晋三25日下午抵达北京,这是日本首相时隔7年再度正式访华。安倍随后前往人民大会堂与中共总理李克强会面,并出席《中日友好条约》40周年纪念仪式。

除了天安门悬挂日本国旗外,中共党媒也对安倍的来访做出宣传,《新华社》称,安倍来访是〝高层引领,民众期待〞。

《环球时报》社评甚至称,中日应共存共荣。

这些表现与此前中共官媒煽动民间仇日反日形成鲜明对比,因此引来民间嘲讽。

有人重提中共外长王毅骂〝精日〞分子是〝中国人的败类〞的事,质问道:〝现在也算是精日了吧?为啥穿日本军装在抗战英烈灵前拍照遭刑拘15日,而在天安门广场挂日本的太阳旗就啥事没有?〞

还有网友惊叹:〝原来反日、迎日都是同一批人啊!〞

26日,陪同安倍晋三访华的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与中共外长王毅举行了会谈。据〝共同社〞报导,河野在会谈中要求中共撤除在尖阁诸岛、也就是钓鱼岛周边海域设置的浮标。报导说,王毅没有直接回应,只是强调将妥善处理双方的分歧。

26日傍晚,安倍晋三与习近平会谈,双方确认中日关系重回正轨,两国发布的消息中没有提到钓鱼岛的主权争议,商讨焦点集中在经济、安全等广泛领域加强合作。

有网友说,中共的敌人从来就不是日本!抗日、仇日只是中共欺骗、恐吓人民的藉口和工具!中共的敌人也不是美国,否则大小官员也不会把家人和财产都转移到美国。中共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14亿中国人民!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谈谈您对此事的看法,您可以通过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观看直播、或者打电话。

横河,我想先请您谈一谈,我们看到安倍此行被媒体称为是〝破冰之旅〞,新闻篇幅中并没有回顾到底为什么被称为破冰之旅。能不能简单跟我们谈一谈、回顾一下中日外交关系的起伏历史?

横河:中日外交关系的基础应该是从中共建政开始。中共建政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大家注意到,中共高层领导都是亲日的,没有例外。当时对日本战犯和对国民党战犯是区别对待的,国民党战犯实际上都是抗日英雄,被杀了很多,而且都是判了刑;而日本战犯受的待遇要好得多,全部没有判,都送回去了。

主持人:您指的当时中共高层就是毛、周等这些人?

横河:对,这批人。当然我们知道毛泽东讲〝感谢日本帮他夺取政权〞,这是事实,他们真的是亲日派。1950年代、1960年代的时候,因为中共自己和世界隔开来了,那时候日本跟中共是有一些贸易关系,特别到了1960年代中期,中日贸易超过中苏贸易,变成中国对外贸易的第一大伙伴,这还是在建交之前。到了1972年尼克森访华以后,日本马上就进行了〝越顶外交〞,超越美国提前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就在当年,1972年;美国是到7年以后。

1978年签订《中日友好条约》,今年正好是40周年,也就是前几天正好40周年。发展过程,建交以后中日贸易就开始不停增加,到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当然就增加很厉害了。真正被认为中日关系的所谓〝蜜月期〞是1990年开始的,1989年当时西方国家制裁。

主持人:〝六四〞屠杀之后。

横河:对,〝六四〞屠杀之后西方国家联合制裁,日本参加了制裁,是属于制裁国家之一,但是1990年它就恢复了对华贷款,这一点很重要。1991年日本首相访问中国,使得中国当时突破了〝六四〞屠杀以后造成的政治上的孤立。

主持人:所以中共应该可以说是一直对日本有很亲近的感觉,是吗?

横河:对,一直很亲近的感觉。到了1996年前后,关系就开始不好了,不好的原因有几个因素,可能看上去表面和实质不完全一样。1995年,因为中共核试验,日本停止了第三次对华贷款,就暂时中止了。中国当时就比较恼火,因为1995年正是非常需要钱的时候,而其它的外国经济来源可能不多,那时候日本的贷款就很重要,而且很可能那时候已经腐败很严重了,很可能跟权贵集团利益有关系。所以那时候中共很恼火。

到了1996年,就有4批日本的右翼分子登上钓鱼岛,民间出现了抗议;官方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炒得很厉害,但是埋下了种子,官方可能知道将来可以利用这件事情煽动民族情绪。这就是1996年以后双方关系被认为并没有特别好,但是经济往来一直保持着。一直到了2005年和2012年有两次反日游行,2005年的反日游行重点是教科书事件;2012年我们大家都知道是钓鱼岛事件。

其实之前还有一次,1990年代末,比较冷的那一段时间,有一个事件其实满重要的,大家可能都没有注意到,当时的日本首相6年当中去靖国神社朝拜6次,中共认为这是很大的事件,把中日的关系就冷下来了。但我个人认为这不是关键,是表面上的原因,实际上是藉这个题发挥,为什么呢?江泽民当时访问日本的时候,希望日本把侵略中国和正式道歉写入当时的联合声明,日本没有同意。日本没有同意的原因是:我们可以写进去,但是以后你们政府就不能再找我们政府的麻烦了。中国不同意;江泽民当时不同意。因为找麻烦是一定的,因为他是根据国内需要来找麻烦的:我现在同意你将来不找麻烦了,那怎么行呢!没同意。所以没写进去。这是作为当时江泽民认为是他的重要政绩考虑的。所以中日关系当中,我觉得情绪变动比较大的实际上是中共方面,是根据它的政治需要、气温在变化。

主持人:杰森,刚刚横河跟我们简单回顾了一下,外界都说,在2012年的钓鱼岛事件之后双方关系好像降到了冰点。这一次安倍来华之前,他自己也在推特上说,我已经7年没有访问中国了。在你看来,为什么在此时此刻中日关系会再度升温、重新走近呢?

杰森:这一点是非常简单的。会上是习近平和安倍,第三个人大家都知道,就是川普没有在那个会上。

主持人:叫做〝不见面、不在现场〞的参与者。

杰森:不在现场的一个重要参与者。可以感觉到中共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孤立,在国际上越来越孤立。川普已经在最关键的、对于美国最关键的外贸政策,跟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原来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已经重新确立了框架,在里头已经奠定了未来整个美国外交的样板;跟欧洲、跟韩国、跟日本在外贸上也达成框架式的协议,大方向大家都已经同意了,继续商量一些具体细节。欧盟中共原来想拉拢,虽然川普对欧盟好像不如以前美国的总统那么好,但是欧盟也坚决是站在美国一方直接针对中共。

中共不能只是跟非洲第三世界的哥儿们去撒钱,它毕竟得要跟一些技术好的国家、能购买它高端产品的高端市场国家建立一定的外交关系,从各种角度来说,日本是唯一的可选项,毕竟它的技术是世界第一流,市场又远远大于韩国。中日之间的贸易额几乎达到2,700亿美元的数量,虽然只有美国和中国的一半,但数量也是非常大的。

从各个角度来看,突破中共在国际上现在越来越孤立的窘境,日本是一个突破口,与此同时它也看准一点,日本在经济上非常依赖中国,整个来说,日本的贸易第一大国是中国。我刚才讲了,中日之间的贸易是2,700亿、2,600亿,而且还不断在增加;日本和美国之间也可能就是1,500亿的概念,排第二的日美贸易其实是比日中贸易低很多。

日本下一个经济发展的引擎是旅游业,安倍说,大概在2025年,希望旅游人口能达到4,000万。这事全靠中国,毕竟现在中国到日本旅游的人非常多。从这样看来,安倍自始至终对中国的政策都是:中国对于日本的经济发展是不可缺失的。当然,与此同时中国又是日本在地域中间的一个竞争对手,日美联防其实也就是防中共。从这个角度来看,日本的态势是非常明确的:经济上一定跟你合作,但是其它的政治、意识型态或是军事领域上,你是我潜在要防备的对象。这也是这一次他们能够坐到一块说话的一个基准,刚才新闻中也谈到了,谈话的焦点回避了核心的那些问题,着重放在经济上和一些海洋上的安全等问题,谈这些问题,你可以看到两国在互相的经济利益下作这样的决定。

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另一点,前一段时间国际上有一个统计数据,看每个国家对另外一个国家的好感度,发现有80%的日本人对中共领导的国家是非常反感的,同时中国有90%的人对日本是非常反感的。这两个当然是有不同,中国人这边对于日本的反感是基于历史上的原因,当然也基于最近中共这么多年的宣传,但是这只建立了老百姓的情绪底蕴,这种底蕴也使得两国不可能走得特别近,因为民间的情绪在那里摆着。

安倍这一次出访之前特意提出来:我这一次去要告诉他们,以后我们再不给经济援助了。为什么他要特意在出访之前这么不给受访国面子提出这样的事呢?这事他也知道中共是捂了40年的秘密,没有大量宣传,他却在出国之前这么一下说出来,他事实上是给他国内的日本民众一个交代,因为他知道他的民众是不太喜欢他跟中共走得很近,他把话说出来也是给日本民众一个底蕴:我去访问,只是拿钱,只是经济上的问题;政治上我们还是不会跟它靠得很近。

主持人:横河先生,我们看到安倍说〝中日关系进入新阶段〞,习近平又说,两国的关系恢复正轨。在您看来,到底两国各自的需求是什么?另外,有媒体分析,是日本方面急于要和中国友好,而中国过去一直都是置之不理;也有媒体分析其实不是这样的,日本安倍这一次故意推迟两天去,是因为日本并不想那么急于去中国。我不知道这方面您怎么看?

横河:其实这个问题刚才我说了,中日关系当中比较稳定的是日本方面,因为日本毕竟是民主国家,比较成熟的民主国家,政策发生大起大落的变化比较少;主要是中方的变化比较多一些。你说日本希望跟中国搞好关系,目的是为了经济;它跟中国的经济纽带已经是分不开、已经这么大,而且日本对中国是出超、日本方面是顺差。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就是他希望跟中共政府搞好关系:你以后不要再去煽动民众砸日本店、日本车。他是希望不要出现大起大落的政治风波。

主持人:其实日本一直是愿意?!

横河:类似于跟美国差不多,你照规矩做就可以了,不需要你特别照顾任何人,就照规矩做。而中方就不一样了,中方因为现在面临的问题确实是很大,它曾经想在WTO当中通过和欧盟、和日本结合起来反美国,结果人家因为在经济上利益完全跟美国是一致的,所以就没做成。你看今天还出来最后WTO的几个主要国家发表声明:WTO再不改动的话,现在基本上没有效能了。

这样一来中共就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它需要有突破,不管在政治上,它现在是全方位如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都有问题;就说印太战略,印太战略是日本最早提出来的,所以中共就面临无论如何要找机会突破。因为原来惹事的是它,只要它不惹事,双方就能改善、就可以恢复正常。所以是这么一个关系,并不是哪一方面需要;肯定是中共需要,因为闹也是它闹的、好也是它要好的,日本方面其实没有大变化。

主持人:就是闹有闹的原因、好有好的原因,对中共来说。我们谈谈这个问题,杰森,刚才你提到日本方面宣布要终止援助,40年的对华援助,这个话题一下子进入了中国人的视野,很多人其实过去是不知道的,这一次是第一次听说。能不能先跟我们简单谈一谈,日本对华40年援助的一些基本情况?

杰森:刚才横河谈到,从1978年建立中日友好协议,第二年,1979年,开始以低利息贷款或者无息贷款甚至是无偿赠与等方式,前前后后大概有上千亿的人民币,主要是援助中国的基础建设。日本为什么这么做呢?事实上就是战争赔偿的概念。你知道,打败仗的国家是要赔款的,这是人类历史上的规矩。但是,1972年日本刚开始与中国建交,日本政府是问了:〝我们要不要赔款?〞确实是对中国当时历史伤害很大,当时周恩来就一口说〝没必要〞!因为毛泽东也说了,毛泽东把底调已经定了,说,没你们日本侵略中国,我们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今天。这一点大家都清楚。

但是日本人还是有点愧疚,就找理由;中共那边文革折腾那么多年,1976年刚刚文革结束了以后中国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各方面是百业待兴,这时候没有国际上的资金投入进来,它急需这些钱,基本上这个时候全靠日援,很大一部分中国最基本的建设都是来自于日援。这是为什么2008年胡锦涛访问日本的时候说,没有日本援助计划(叫做〝政府发展援助〞、官方发展援助的ODA),就没有中国现在的经济现实。当然,这话没有被国内广泛、普遍报导,并没有说,只是胡锦涛在表示中日友好的过程中至少是认可这一点。当然这件事情中共是不能说的,因为日本是中共兜里的一张牌,一旦国内稍有点问题的时候,它知道最大的好处就是民族主义情绪。

民族主义情绪一起来,什么国内经济问题、政治问题都可以解决。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内斗的时候鼓动学生去砸日本领馆;中共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又鼓动钓鱼岛事件等等。可以反覆看到这是一张牌;如果它说,我们打的这个人他其实帮了我们40年。这张牌就没有大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它不能告诉大家。

陡然因为这一次安倍出访之前说了这样的话,而它又想让老百姓把这根筋拧一拧,别那么反日。这时它把这个事又爆出来,这个过程中它是给自己铺台阶,但是与此同时也让中国老百姓大吃一惊,甚至很多老百姓筋都转不过来,比如我们看到新闻上谈了,组织大妈去欢迎的时候,特意提出,注意:这一次是〝欢迎〞;不是〝抗议〞,不要闹笑话。

因为这事是中共变得太快,老百姓筋还没转过来。据说过去这几年、五六年电视上一半都是抗日神剧,老百姓觉得:电视上天天在打日本人,怎么突然天安门城楼上挂的都是日本国旗!整个来说,老百姓筋没转过来,所以在通知上得特意标注这一下子。可以看到中共愚昧中国老百姓到了什么程度!

主持人:这件事情我也想问一下横河先生,〝对华援助40年〞真的是很多中国人不知道。我出国二十多年,几年前我才知道这个事情,可以说在这件事情上舆论封锁相当成功。您觉得一旦这么多人知道以后,对大家的心理有什么样的冲击或者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横河:这件事情其实倒没有严格封锁,它只是不说。

主持人:它不说大家就不知道啊!

横河:因为是政府对政府,它不说就没有人知道,是这样子。它倒没有刻意封锁,如果了解情况的人,从很多途径还是可以知道,但绝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我想对于老百姓来说可能过去也就过去了,转不过弯来也得转,像这一次天安门城楼挂日本国旗人家还不就是认了!但是中共以后再要打反日牌就比较困难了;转一次,这一次转大家没有办法,但要再转回来可能冲突就比较大。

在这件事情上日本牌跟美国牌是不一样的。在中共手里会打美国牌,美国牌是建立在意识型态冲突基础上的,所以它亲苏反美。但是日本牌不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因为中共的领导人都亲日,所以打日本牌完全是出于它的统治合法性需要,完全是利益考虑,跟意识型态没有关系。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中共建政的时候是没有政绩的,没有为中国人民做过任何一件事情可以让它执政;打国民党、打中华民国是内战,内战都是中国人,所以不能说它为中国人民做了什么事情,唯一能讲的就是之前的抗战。

抗日战争中共没打过;是中华民国打的,中共就要不停地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变成它自己的,变成自己的就要在宣传上面不停地强化抗日这件事情,不停强化。就像刚才杰森说的,中共当出现内部危机的时候,什么时候就把日本拿出来敲打一下,就变成了解决中共统治合法性过程当中遇到困难的时候拿出来敲打的一张牌。

主持人:就是刺激民族情绪的一张牌。

横河:但是这一次这么一转,在这之前,中日蜜月时期都没有这么大的转弯,因为在这之前没有这么大的打击,现在有过几次大规模的反日斗争,然后这一次突然转过来了;再要转,以后这张牌我觉得比较难打,没有以前这么方便了。

主持人:还不要提再要转的问题,我觉得这一次大家能不能转过弯来?

杰森:大家已经必须得转,因为中共它就是这么……

主持人:比如说,《环球时报》用了〝共荣共存〞一词,大家都说还有没有底线?!之前的宣传甚至说〝要限制安倍入境〞、〝要跟日本断交〞,你觉得这么大的舆论反转,对于民众的心理?它为什么会反转这么大呢?

杰森:大家觉得此时此刻它不可能再反转了,但是看看历史我相信它还会反转。2006年,当时安倍刚刚上台的时候,他好像也有破冰之旅,他也到中国来,当时还是2005年、2006年刚刚发生过砸日本领馆之类的事,他又跑来了,当时也是破冰之旅。没破多少。

主持人:但是当时宣传没有这么高调吧!

杰森:我想,当然规格不一定有这么高、宴席不一定有这么好,吃的没这么好,但是整个来说,当时也说是历史转折点等等,也说到那分上了,这不妨碍6年以后再去砸日领馆。当然这一次再去砸日本货受害的都是中国老百姓,中国人自己用锁链子把另外一个中国人头骨砸碎,这都是中国人自己干的。

我自己的感觉是,不要低估了中共愚昧中国老百姓无底线的做法,也不要低估了中国有那么一群无头脑的盲从者,中共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两点只要看看历史就会发现。我们一次次希望不要历史重演,却一次次看见10年、6年足以让他们忘记今天这一次欢迎仪式。

横河:但是我觉得至少有一部分人可以清醒过来。谁能醒过来,对他自己有好处;不醒过来的人那也拿他没有办法,你再怎么也没有办法。我想,这种事情就是一次次地从中国民众当中找出能够清醒过来、能够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或者愿意思考的人明白中共是什么货。

主持人:刚才杰森提到,90%的中国人可能对日本非常不友好甚至有仇恨情绪。您觉得他们对日本的了解和情绪,多大程度来自于他们对事实的了解、多大程度上是宣传造成的结果?

横河:95%以上应该是宣传造成的结果。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这几代人都没有亲身经历过日本侵华,都没有过;经历过的都很少了,而且当时真正抗战的是中华民国,那些人已经被中共杀的差不多了。这几代人、反日情绪高涨的时候冲出来的人,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从宣传、从教科书当中得到的讯息造成的结果。不管中日关系多么友好、曾经有过多么友好的阶段,反日宣传、反日教育从来没有停止过,大部分人都是从这里得到的消息。

这里我们可以很简单的分析一下确实是不是这样的情况。教科书问题──日本修改过的教科书。因为日本没有统一教材,是各个学校、各个学区自己选,被选用的、修改过内容的教科书的学校不到2%,非常非常少。如果不是有人有意炒作、去找的话,谁会知道人家修改教科书这件事情?因为不是全国普遍修改,它没有这回事。这个事情就是很明确的。

至于钓鱼岛事件,前苏联和现在俄国领土争端要比这个大不知道多少,为什么没有人关注?就是因为它不炒作或者抑制炒作。而钓鱼岛它只要是放纵、放任民众,然后它自己再加上一点炒作,那就变成了大得不得了的事情。相对而言,那海参崴现在中共自己的报纸从来都不说海参崴了,都是用俄国名字,那怎么办?这两件事情一比较,就知道重点的问题是在它愿意炒作到什么程度来影响老百姓。

而日本老百姓的观点、态度是根据中国的民族情绪来的;满街砸人家的车、砸人家的商店,那人家老百姓看了肯定觉得有问题嘛,在日本的民意当中那是一种反应,而不是起点。

主持人:是自己自发地主动要去。

横河:日本的民意是对中国民意的反应,而中国的民意很大程度上是跟中共的宣传有直接关系。

主持人:我现在很快读一下有一位观众在短信上发言,说:〝中共邪党就是一个流氓跟魔鬼,欺骗、不断迫害中国同胞,当它需要中国同胞的爱国热情时就抵制日货、砸车,好像买一辆日本车就成了卖国贼;当它需要日本的时候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杰森,我们看到确实中共这一次宣传基调相当高,你觉得为什么这一次它要一下子在宣传上有这么大的反转,跟它对日本的需要程度有关吗?

杰森:当然。从最开始我们就谈到〝会场上第三个人〞,很重要的人就是川普。事实上这是中共现在国策迅速调整的基本原因。不然,不会连中国老百姓筋都反不过来了,要是看中国的电视剧,可能上半年还在拚命演各种各样的抗日神剧,今天突然天安门广场挂上日本的太阳旗了。因为在中国很多年轻人心目中,太阳旗就是日本侵略中国的一种代名词,这时候在天安门广场挂起来!它连老百姓的情绪的逆转都顾不上了,因为它必须得立刻、此时此刻就改善跟日本的关系。这是它真正生存的需要。

换句话说,中共做的很多事情只有一个目的,它没有道义的原则,它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生存,就是中共的生存。它拿日本来攻击、用日本来挑动民族主义情绪的时候,它觉得可以用日本显出自己是国家的代表、民族的代表,这样的角色;日本这张牌是用来做这个的。但是当经济、社会面临巨大的国际压力,就像〝六四〞屠杀之后,它第一个找日本去建交,这时候又发现,日本又是最能让它突围的一个办法,毕竟日本也是西方社会的一员,这是它唯一一个能突围的办法,这时候它的生存权、生存的必要性,这时候又把日本变成共存、共荣的一个亲密伙伴。这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中共所有的行为最基础的原因,是它自身政党的生存问题。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一次安倍访华好像签了五百多项协议,我想先请杰森谈一谈,你觉得这一次访华从各种报导来看,是不是两国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呢?

杰森:这是样子货。安倍带来很大的团队,好像是四五百人的团队。

主持人:好像是经贸方面的。

杰森:安倍有一个最大的担心,日本是民主国家,他一定要考虑民意。我们刚才也谈到,由于中共宣扬的反日情绪,日本老百姓对中国这边是有很大的反感情绪的,他作为民主国家选举的政务官员,他必须得要给他的老百姓带来好处。我猜他可能是把社会各个阶层,大大小小的商人、谁都带来,让中国给点好处。其实从签的单也可以看出来,报导说是签了五百多单,总数是多少呢?大约是26亿美元,什么概念呢?一张单平均500万美元,这是小得吓死人的概念,现在中国的经济,500万美元的合约在一家公司来看都不是一张大单。

主持人:上次川普访华好像承诺了2,000亿美元。

杰森:对。这么一大堆、几百个人,26亿美元。可以看到的是做秀成分远远大于实际因素,这是非常明显的概念。所以在我看来,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安倍担心自己的老百姓有点不高兴,领了很多人,中国这边不得不散一些钱,帮着安倍买日本民心,就是这么个概念。所谓500张单的概念好像很大,其实在我看来全是样子货。怎么可能500张单的项目加一块儿才26亿美元呢?这是不可能的!一定都是样子货。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这一次安倍访华的成果?另外您觉得双方到底能走得有多近呢?

横河:双方很难走得特别近。一般来说,如果两国之间的温度忽冷忽热都是不能长久的。中国传统上也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之间没有必要一下子搞得这么热络,因为是建立在同样价值观的基础上,所以不会这样子。如果有必要突然之间搞得很热,一定就是有很多使它们不能热起来的因素,才要在表面上做出这么热来,所以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价值体系的问题。

日本毕竟是民主国家,尽管它属于东方国家,但不管是从东方的传统概念还是从西方的、现在的普世价值概念来说,它跟中共完全是对立、没有办法融合的。这是一个。

另外,中共在对日关系上是比较赤裸裸的利益,非常赤裸裸的利益,它每一次变脸都是完全出于自己的考虑,这种情况就是刚才杰森说的,不能保证下一次它又不翻脸;还得翻脸。所以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日双方共同的基础除了经济纽带以外,其它非常少,而经济纽带也是会变的。

主持人:另外可能还有其它如钓鱼岛等因素也是一些阻碍。

横河:钓鱼岛的因素倒是中共可以控制的,它要把它拿出来当作话题它就是一个话题;如果不把它当话题就不会是话题,是这样子的情况。你想,中共建政二十多年时,钓鱼岛根本就没有当作一回事过,后来才把它当回事。因此我觉得很难想像它们之间除了现有的经济纽带能够维持下去以外,其它的还能有什么进展?!

主持人:另外我觉得是不是美国也是因素之一,杰森?比如美国早些时候签的《美墨加协议》里面有〝毒丸〞条款:不能跟非市场经济国家签协议,除非要先告知或怎么怎么样。如果美国在和日本谈的贸易协定之中最终也加上这一条,你觉得对于日本和中共之间的经贸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杰森:一定会加的。这是川普在建立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北美协议的过程中加注了这一条,而这一条款将是它未来国际秩序中最基本的条款之一。叫它〝毒丸〞条款,其实就是防止流氓国家条款:我跟你建立双边关系,但是如果你跟一个流氓国家建立双边关系,我有权力终止合约。为什么?因为它知道中共可以绕道。比如美国现在跟中共签署一项关税条例,中共如果跟日本建立自由贸易协议,日本又跟美国建立自由贸易协议,它可以无任何关税绕道日本又流到美国,这就失去了美国对中共直接贸易协议的力度,这是一定的。

美国国家安全策略已经把中共划为大国竞争的态势,不可能给中共留这么多后门。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世界少有的铁关系;现在整个日本的国防是交给美国的。当然,日本有自己的防卫部队,但是基本国防交给美国,大方向是交给美国的,而且价值观是完全一致的,而安倍的外交核心基点也是跟美国不断加强关系。所以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是主导;中日之间的关系是利益的需要,利益的需要永远不是真伙伴、真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如果日美之间将来的协议会主导中美之间未来的经济关系。

主持人:是,可能会制约它的贸易协议的最终成败。我想问一下横河先生,我们看到中共和日本并不是单一现象,近来中共和以色列、印度都在积极寻求合作,似乎它在贸易战中寻求一种突围。您怎么看它这种做法,另外您觉得会不会有效果?

横河:对日本现在我们讲得很多了,另外一个比较值得关注的是以色列。以色列在传统上应该属于西方阵线,但是它有一个特点,它都被敌对国家包围着了,因此它是在一个非常孤立的中东地区,那里没有其它的民主国家,原来没有,至少原来没有。以色列传统上对中国人有好感,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曾经收留过一些犹太人难民,大概15万左右,在上海,后来有很多人到了纽约、一部分人到了以色列,所以以色列人一直觉得欠中国人民的。

但实际上它真的是用错了地方;那是中华民国的公民保护了犹太人,而这些人是被中共当作敌人要杀、要抢的,并不是同一帮人。但是它就是用这种方式,所以很早以前,以色列跟中共就建了关系,建立外交关系之前就已经有军火买卖来往了。在这种情况下,有各种因素使得中共觉得另外一个可能的突破口,特别是在高技术、高军事尖端技术上是一个突破口,因为以色列跟美国是同一个系统,然后它在美国系统上又自己开发出相当强大的国防力量。

既然现在美国这条路断了,它就想从以色列去找,所以你看这一次王岐山去访问以色列。这是在民主比较成熟的后工业化国家当中找两个突破口,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以色列;至于印度我觉得比较困难。印度跟其它国家还不太一样,想在印太战略当中打一个缺口,难度要比对于日本和以色列还要更大一些,我觉得。

主持人:不知道您觉得这些突破口会有很大效果吗?

杰森:有一厢情愿的成分,我感觉。最终以色列跟美国的关系也是铁得不得了的关系。

主持人:确实是,这两个国家都是跟美国非常好的国家。非常感谢二位,因为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只能先谈到这里。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新唐人网友 2018-10-31
中日友好是指两个国家和两国人民的友好,不是指中共与日本的友好。从这个意义上说,美中贸易战的一个附带积极成果,就是促进了中日友好。另外,中日都是源于中国传统文化。所以不能带着党文化有色眼镜去分析中日问题。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