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评论 > 正文

谢天奇:周恩来主导〝一打三反〞杀人或逾十万 凶狠鲜为人知

中共〝一打三反〞运动杀人或逾十万 手段令人发指(上)

纽约时间: 2017-01-30 07:01 AM 
点此看大图片
〝一打三反〞是中共〝文化大革命〞当中大规模杀戮思想犯、言论犯的一个政治运动。学者估计,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应在十万以上。图为〝一打三反〞运动现场。(网络图片)
一打三反〞是中共〝文化大革命〞当中大规模杀戮思想犯、言论犯的一个政治运动。学者估计,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应在十万以上。各方资料显示,周恩来发动、主导了〝一打三反〞运动,并把北京市树立成这个运动的〝样板〞。
广告

197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2月5日发出《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和《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三份文件合而为一,便成了〝一打三反〞运动。

这个所谓〝一打三反〞真正的主旨不在〝三反〞,而在于〝一打〞。因为〝三反〞,〝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属经济范围,最多是刑事犯罪, 〝反铺张浪费〞,更是工作作风问题,连犯罪也谈不上。而〝一打〞才是政治问题,是怕危及政权的核心要害。

中国大陆当代史专家丁抒在《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记实》一文中表示,中共以思想言论定为反革命犯,加以逮捕、关押、屠杀,并非始于〝文化革命〞。但是,就杀戮思想犯、言论犯的规模而言,〝一打三反〞运动是中共自1949年至1970年执政二十多年间最大的一次。

〝一打三反〞是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国家机器正式登台,动用公检法机关,全国几乎同时进行的一次〝依法〞处置政治犯的运动。〝一打三反〞的目标集中于文革以来新生的〝反革命分子〞,其中很大的比例是中共执政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

作家张郎郎在该运动中被判处死刑,后改判有期徒刑。他表示,该运动被杀的大都是知识分子。与1966年〝红八月〞运动不同,〝红八月〞由出身决定人的命运,而〝一打三反〞则是不管出身,只要你有〝反动〞的思想,就可以处死。

〝一打三反〞运动或致逾十万人非正常死亡


为了在短期内杀人够多,产生震慑效果,中共中央把原本属于最高法院的死刑审核权下放到省一级,省一级只要把杀人人数报到中央备案即可。但有些省份又将此进一步下放,一直放到县一级都有权力宣布执行死刑,被判处死刑的一律立即执行。杀人变成了达成数字的任务。

该运动在北京于1970年底结束,其它地区结束的时间则晚得多。中共官方没有发表该运动总共镇压了多少人。

已故的文革学者王年一先生在《大动乱的年代》中提供了相关数据:〝据统计,1970年2月到11月共十个月挖出了‘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184万多名,捕了28.48万多名,杀了数以千计的人。〞

关于这些数据的出处,海外文革学者王友琴女士在《顾文选的故事》中评述说:〝该书没有提供数字出处。问及该书作者,他说书中这类数字都是中共中央文件上抄下来的。但是普通人看不到这些文件。〞

不过王友琴女士质疑这些数据,尤其是死刑数。王友琴写道:〝既然是政权机构所做,应该有一个文字记录。不管定死罪的标准是什么,杀了多少个人应该至少有记录在案。王年一的书中竟然只能用‘数以千计’这样一个对死刑判决来说是太含糊的数字。另外,‘数以千计’在数量级上也离开实际情况很远。从各地都大批枪毙人的密度来看,全国被枪毙的人的数字不可能只是数千。〞

王友琴女士质疑这个〝死刑〞数字的依据之一,是五十年代初〝镇反〞运动时,中央(实际是毛泽东讲话中)给各地规定的〝杀人指标〞。当年的《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决议》中指出:〝各地杀反革命的数字,必须控制在一定比例以内:在农村中,一般应不超过人口的1‰;在城市中以0.5‰为宜;对党政军及文教、工商、宗教及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内部清理出来的应判死刑的反革命分子,一般以处决十分之一二为原则。〞

文革研究者王锐分析称,照当时中国人口官方数字以6亿人计,农村4亿多,城市近2亿人计算,按〝镇反〞杀人指标,起码有数十万之多。由于这个〝一打三反〞运动的高潮仅有10个月左右就突然中止转向,不像1950年代初那次〝镇反〞搞了近3年。不过,〝一打三反〞运动当年实际处决数达数万人之多是真实的。

丁抒在《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记实》一文中细述大陆各地〝一打三反〞运动杀戮情况。文章认为,〝一打三反〞中至少有二百万人受迫害;就全国而言,在〝一打三反〞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应在十万以上。

周恩来发动并主导〝一打三反〞运动


文革研究者王锐研究发现,这场对国人危害甚烈的〝一打三反〞运动是当时实际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周恩来发动并主导的,周恩来要负主要责任。

王锐在《周恩来与〝一打三反〞运动》一文中表示,各方资料显示,1970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出台的《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是周恩来的意思并亲自主导。

中共官方出版的《周恩来年谱》1970年1月30日记载:〝1月30日将中共中央《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的讨论修改稿报送毛泽东、林彪,并提出‘我们几经讨论,认为现在需要发这样一个指示,给在备战动员中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以打击。’毛泽东批‘照办’。三十一日,《指示》发出。〞

这个记载显示,这份中共中央的《指示》,是周恩来主持相关会议〝几经讨论〞后,送交毛泽东批示的。这份至关重要的、令数百万人蒙冤、数十万人被捕入狱,数万人被处决的中共中央《指示》,从起草,到主持中共政治局〝几经讨论〞,再到报送毛泽东批示,都是周恩来一手操办的。

《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对这场运动提出了6条要求。其中,第2款规定了〝打击的重点是现行反革命分子〞;第3款是规定打击手段是关、管、杀,尤其强调〝对于那些⋯⋯反革命分子,要坚决杀掉〞,为日后的大规模处决行动,开了绿灯;第4款是规定〝杀判时要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宣判,立即执行〞,这是文革中以及其后数十年间普遍实行的对罪犯搞〝公判大会〞、〝游街示众〞的由来和政策依据;第5款是将杀人许可权重新交与地方,中央仅是〝备案〞,这是1960年代中共中央收回〝死刑〞判决权以来最重大的变动。

周恩来对〝一打三反〞运动多次督促和指示


王锐研究《周恩来年谱》还发现,周恩来主持开展了全国范围大规模的〝一打三反〞运动,在〝打击反革命〞运动全面铺开后,他还对各地、各部门单位的运动进展情况有过多次检查、督促,并作过一系列明确指示。甚至在研究解决北方7省煤炭产量下降这种纯生产性问题时,也硬要将之与〝一打三反〞联系起来。而且,周恩来搞这场〝打击反革命〞运动发动之初,就把北京市树立成这个运动的〝样板〞。

中共中央《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是1970年1月30日发出的,但中共中央内部及相关部门的酝酿准备要早一些,内定为全国〝样板〞的北京市,早在中共中央文件发出之前就已经动手执行了。

研究显示,在该文件发出三天前的1970年1月27日,北京市公法军管会已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了一个号称10万人参加的〝公判大会〞,处决了包括〝文革思想者〞马正秀、王佩英在内的19人。

而此前的1月9日,北京市公法军管会就以《通知》名义向各单位下发了包括遇罗克在内的20人〝处决名单〞。

北京第一次〝公判大会〞处决后,不到半个月的2月11日,北京市公法军管会发出当年第二份类似《通知》,公布了包括〝北大才子〞顾文选、沈元,以及张郎郎、闻佳等在内的55人〝罪行〞名单。

之后的3月5日,这份名单中的顾文选等18人,加上遇罗克共19人,同样在北京工人体育场10万人〝公判大会〞后被处决。同一天,闻佳被北京市西城区公法军管会判处有期徒刑20年。一个多月后的4月18日,这份名单上的〝北大才子〞沈元等一批人被处决。

不到三个月时间,北京市公法军管会就如此高密度,强态势地开展宣判处决行动,显然是周恩来主持的中央要以北京市作为全国〝打击反革命运动〞的〝样板〞,给各省、市、自治区当局开展〝一打三反〞运动做出示范。规模和范围空前的〝一打三反〞运动,很快在全国开展起来,各地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抓人和处决浪潮。

(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