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子麻州就医 美佛州夫妇痛失监护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11月06日讯】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对夫妻,带两个年幼的儿子远赴麻萨诸塞州波士顿为长子就医,未料被主治医师指控,痛失两个幼子的监护权。担忧孩子心切的夫妻,求助无门,向英文大纪元哭诉悲惨经历,希望得到援助。

错愕的父母

迈克尔·塞克莱基(Michael Seklecki)和妻子萨曼莎·格拉博夫斯基(Samantha Grabowski)育有两个可爱的儿子,分别是5岁的迈克尔(Michael)和3岁的诺亚(Noah)。迈克尔从小肠胃不好,塞克莱基与妻子一直带着孩子寻医问诊,希望他能快速康复。

今年7月,一家人应医生要求,从佛罗里达州再赴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就诊。7日,酷暑难耐,于是夫妻俩带孩子离开医院到附近的冰淇淋店享受了一把清凉。

没想到,当一家人重回医院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包括警察、麻州政府孩童与家庭部的社工和医生。简单解释称夫妻俩没有给孩子提供恰当治疗,两个孩子有人身危险后,社工宣布接管监护权,并在警察的帮助下带走了两个孩子。

这对错愕的夫妻,眼睁睁看着孩子在哭喊中被抱走却无可奈何。他们被医院安排接受了包括吗啡、海洛因等各种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却无法带儿子回家,只允许每周一次在有人监控的情况下,去麻州的福利院见一下两个孩子。法庭告诉他们,最早的听证在11月9日,届时他们可以聘请律师,为他们夺回孩子的监护权。

麻州政府指控这对夫妻医疗虐待长子,罹患“代理蒙乔森综合征”,即监护人出现精神障碍,假象被监护者罹患疾病。对此,这对年轻的夫妇百思不得其解,认为这一指控完全是捏造。

医患纠纷

迈克尔从小体弱,尽管不觉得恶心,没有呕吐,但就是吃不下饭。塞克莱基和格拉博夫斯基一直为他不断寻找最佳的治疗方案,但佛罗里达州的医生们会诊,无法给小迈克尔一个最佳的诊断。换句话说,他们无法判定这位小朋友到底得了什么病。

今年2月,一家人决定带孩子回格拉博夫斯基的老家波士顿碰碰运气,毕竟波士顿儿童医院声名在外,对各种儿童疑难杂症有经验。

为了带孩子去波士顿,塞克莱基一度登上了全美国的报纸新闻,因为迈克尔还罹患自闭症,拒绝戴口罩,而航空公司规定,不戴口罩不让上飞机。为了乘坐飞机,塞克莱基不得不起诉到法院,最后由联邦法官判决自闭症儿童有诊断书就不需要乘飞机戴口罩。

波士顿儿童医院的诊断速度很快,2月16日就出具了一份长达14页的基因诊断报告,判定迈克尔罹患法布里病(Fabry’s disease),因基因缺失,先天体内无法生成完整的用来分解脂肪的酶。该医院的儿科胃肠病学家塞缪尔·努尔科(Samuel Nurko)判定,迈克尔将终身需要接受治疗。

努尔科先建议迈克尔立即开始促使体内正常分泌酶的理疗,同时服用两种尚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FDA)批准的药。之后他改变主意,给迈克尔使用大便软化剂,同时服用加巴喷丁(Gabapentin)。

塞克莱基出于谨慎,带着所有的诊断报告回到佛罗里达,请迈克尔之前的医生团队分析努尔科的治疗方案。医生团队看了波士顿儿童医院的检查报告,决定马上给迈克尔进行理疗。

3月30日,为监测理疗的效果,医生在迈克尔体内置入一个肠镜。一位医生认为加巴喷丁的治疗效果不佳,于是给迈克尔注射微量的吗啡,以减缓他身体的痛苦,希望因此可以帮助他多吃一些食物。

6月30日,努尔科用视频回访迈克尔。在听塞克莱基介绍佛罗里达医生并没有严格按照他的要求进行治疗后表示,需要对迈克尔进行再一次全面检查。于是一家人再赴波士顿,于是出现了孩子被带走的一幕。

无助的父母

塞克莱基和格拉博夫斯基一遍又一遍地仔细阅读迈克尔的全部病例,没发现任何医生留下治疗不当等字样,也没看到任何医生怀疑迈克尔的父母患有“代理蒙乔森综合征”的说法。

一名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外科医生在了解到同事计划给迈克尔做外科手术的时候,在病历上留下一段话,认为小朋友看起来很好,没有任何急症的表现。

麻州政府在带走两个孩子之后,立即请位于春田市(Springfield)的贝斯特医疗中心(Baystate Medical Center)的一名儿童虐待专家斯蒂芬·布斯(Stephen Boos)医生出具报告,以证明政府社工带走孩子的合法性。

报告指称塞克莱基罹患“代理蒙乔森综合征”,并说格拉博夫斯基作为母亲,在孩子被带走的时候保持沉默,是受到了塞克莱基的家暴。报告怀疑塞克莱基偷用了迈克尔的吗啡。不过,报告明确写道,迈克尔的确有病,而且病症很难治疗,但认为迈克尔不是自闭症,而是罹患一些行为障碍症。

布斯承认他从没见过塞克莱基一家四口,只是按照波士顿儿童医院送给他的资料完成了报告。

看到布斯医生的报告,格拉博夫斯基很生气,她直言这份报告完全是胡说八道,是编造出来的想像。她告诉英文大纪元:“我的焦虑已经冲破了房顶。我不信任这些人。我不是安静,而是被震惊到无话可说。”

英文大纪元分别质询波士顿儿童医院、布斯医生和麻州政府孩童与家庭部,仅得到一名社工的回复:“我没什么能跟你们分享的。”

不仅塞克莱基和格拉博夫斯基夫妻,包括琳达·佩尔蒂埃(Linda Pelletier)等多位父母在带子赴波士顿儿童医院就诊后,失去了对自己子女的监护权。

(记者任浩编译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